《思忆文丛(牛汉、邓九平)》

我的自我批判

作者:政治类

鲁中速

自从我的论“阶级”的一文发表以后,很多博学善心的党内外朋友、同志,以丰富的事实和材料,证明了我的论点有问题。我回想起来发表文章的第二天,就是大哥在去年这个时候因工牺牲了,这是官僚主义的杰作。留下七岁的孩子和年轻的寡妇,一周年纪念。在气愤悲伤之余,在一个晚上写完了文章,希望内心的石头下沉,另外尚有一些旅途中目睹水灾之祸,又见拥有无厌要求之领导人员,故吾怀疑阶级存在乎?为便于问题提的干脆,我先作了大胆的结论,且附声明,若有材料请补充。我也认为广大人民生活水平有显著提高,我急于天下皆温饱,离开历史和实际可能。现在,我同意经四同学的分析,应该看到不合理的分配正在消灭,真正趋于合理中,事实上我也无法说得具体,得出一个标准,因为这是个很复杂的经济问题,有时为照顾某些生产部门能迅速发展可以适当的提高工资等等。

关于社会地位问题, 5401130已写出,完全一致,过去我是幻想过的所谓真正的社会主义,其实有无政府主义的色彩,低估领导的作用和集权。从前,因阶级斗争尚未终止,美帝国主义尚在台湾横行,“斗牛”式导弹威胁着我们的安全,昨晚看宋景诗有感,深知无党坚强领导,国家就要迷失方向,我当时想,宁愿死在自己人的子弹下,只要能保护其余许多人的幸福。我希望以后尽可能多吸取人民群众的意见,保证人权并采取具体措施,如可否出国半工半读,研究生一视同仁的建议总工会妥善安排牺牲工人的家属,以加强安全措施。我真要说的就是这些,为了变成理论问题,故提“阶级”之类,许多论点的确荒谬,虽有些个别例子是事实,是不是通也,其他不再写出了,有兴趣请留尊址。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思忆文丛(牛汉、邓九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