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忆文丛(牛汉、邓九平)》

一封公开信

作者:政治类

张志武

江书记:

本来想同你面谈,但因种种原因,没能如愿以偿,我来到北大还不到一年,对情况还不熟悉,对过去北大存在什么问题还不了解,加之自己又是个党员,所以对“五一九”以来的整风运动就不敢乱云云。

现在gāo cháo已经过去了,更确切点说,第一个gāo cháo已经过去,辨论会消失了,民主墙上的大字报只剩了稀疏几张,与当初比较起来,使人有日落西山之感。当初;正像您说的是“琳琅满目”,现在我说是一片凋零,如果说运动在发展中,我们不断(管)好坏是可以的,今天第一步已经过去了,本着盖棺论定的保守主张,现在来同您谈谈这个运动及党委对这个运动的领导。

从5月19日贴出第一张大字报开始的运动, 有人叫它民主运动,有人叫它整风运动,反正就是运动吧!我想现在您不反对这句评语,从它的起因,暴露出的问题,群众运动的情况来看,运动是健康的,群众的要求是正当的,离开社会主义的言行是极少数的,而且是为群众所指斥的,至于有些人言语尖刻,情绪激动是可以理解的,它的主要缺点是,运动没能直接在党委领导下有步骤有计划的进行。您曾代表党委向全校师生宣布,党委完全支持大字报,但大字报不是最好的形式,并对崔副书记的态度表示遗憾,现在第一个gāo cháo已经过去了,回味一下党委是怎样完全支持的呢?我想不出来,是不是崔副书记的不禁止就是完全支持呢?或者他被大字报不是最好的形式给否定了吧!是你在党内的话起了作用吧:记得您在党支委干部会上(党委、总支、支部),叫我们领导党员和群众用大字报或论坛反驳那些污蔑、谩骂和反社会主义的言论,解除某些误会,向那些人讲清情况,这些无疑是正确的,但您对党员可否用大字报来揭露三害却只字未提,而且我们法律系党总支委员肖永清同志和张国华同志还告诉党员,党员有意见不要用大字报形式提出,当然这不是不叫党员(鸣)吗?这种作法在客观上就使党员小手小脚起来,妨碍群众大鸣大放,从全校来看,在这次运动中党员和靠近党的积极分子是比较沉默,没能起到积极带头作用,有些人质问党员是有道理的。

我们的党是没有私利的党,这一点8年多的党内生活使我坚信无疑。

在这封公开信里,我提了一些党内的事,照理说党内的事情是不应该讲的,无论什么时候党内外还是不同的,党的纪律到什么时候也不能忽视,不过要看情况,具体问题,具体对待。

党委在这个运动中是被动的,放弃了领导。所以如此,我认为您和党委委员除了对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缺乏经验外,还有一个错误的看法,认为这个自发的运动超出了党委领导是闹事,事前心中无数,估计不足,事情起来了,张慌失措,不能预察运动的进程,只怕出乱子,一味的希望平息,看不到它是崭新的冲破传统习惯的大变革大运动。

如果党委很好地领会了中央、毛主席的鸣放方针,事前有足够的估计,运动起来之后能积极领导,号召党员带头采取一切形式大鸣大放,会使很多想讲话的人能无顾虑的讲出来,会使党团员和全体同学紧紧团结在党委领导下,会使离开社会主义言论及其不应产生的错误言论更加减少,会对三害攻击得更有力,但是您和您为首的党委会没有这样做,你知道这个损失有多大啊!您知道这挫伤了多少积极热情的心啊!希望党委好好总结这次运动,希望在考试完了后,或者下学期初,党委重新掀起这个运动,积极领导这个运动,我愿在党委领导下和群众一起,把风整好。

在这封公开信里我提了一些党内的事,是否妥当,请指示。我们的党是没有私利的党,八年的党内生活使我坚信不疑,指出党委的缺点并不意味否认全党。

此致

敬礼

                         张志武

                         1957.5.26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思忆文丛(牛汉、邓九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