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忆文丛(牛汉、邓九平)》

给《人民日报》的批评

作者:政治类

陆坤元

最近有人对储安平“党天下”的批评,是可以的,但批评他反党,反人民,反社会主义的批评,我不同意。为什么会发生这种反批评呢?根源在于《人民日报》对储安平的发言作了断章取义的摘录,用小题标出的结果。这样对整风是否起好作用,我怀疑。特与同学探讨,并请《人民日报》公平答复。

根据6月2日《人民日报》刊储安平的发言是这样的:(我是根据小标题原文抄录全段含意的)这几年来,党群关系不好,而且成为我国政治生活中急需调整的一个问题,这个问题的关键究竟何在?在我看来关键在于党天下这个思想问题……在全国范围,不论大、小单位,甚至一个科,一个组,都要安排一个党员作头儿,事无巨细,都要看党员的颜色行事,都要党员点了头才算数,这样的作法,是不是过分了一点?……党这样作是不是“莫非王土”那样的思想,从而形成了这样的一个一家天下清一色的局面,我认为这个党天下的思想问题,是一切宗派主义现象的最终根源,是党与非党之间矛盾的根本所在。读者请注意储安平讲“党天下”是宗派主义的思想根源,并不能用“蒋天下”来比喻和理解,而是带有括号的“党天下”即是只相信自己不相信群众,他指党组织只相信党员,不相信非党的知识分子,至于把这种现象扩大为清一色,那是不对的,但批评基本是对的,更谈不到什么反党反社会主义了,这样的批评好像叫人不“鸣放”似的,建议党报表示态度,否则有碍“鸣放”。

现将《人民日报》摘录的标题抄下,请注意所摘重点和原意是否有出入,他说:在全国范围内不分大小单位甚至一个科一个组都要安排一个党员作头儿……从而形成现在这样一个一家天下清一色局面,我以为这个党天下的思想问题,是一切宗派主义现象的最终根源。

最后建议大家两线作战,要对反社会主义言论批评,而更重要的是对“三害”作斗争,今天的形势虽有逆流,但有的是否逆流?我们不欢迎逆流,但更欢迎与非逆流作斗争,假想一个敌人反击一下有什么意思呢?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思忆文丛(牛汉、邓九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