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忆文丛(牛汉、邓九平)》

党啊,我们批评你,是真正爱你!信任你

作者:政治类

姚仁杰

“煮豆燃豆箕,豆在釜中泣;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这首沉痛的旧诗句引起了两年前辛酸的回忆。在肃反运动时我虽然被斗了,究竟我错在哪里呢?当时的确我自己也不知道。斗争我时,我的同志竞歪曲事实地力图“证明”我思想是反党的,也有个别同志竟捏造中伤我的私生活和人格。组织上抛弃了我,群众被一般歪风所蒙蔽。这种社会性的误解和孤立,给一颗年青的心灵所带来的伤痕实在是沉重的。我想任何一个共产党人也会为这种无辜遭遇洒几滴同情的泪水。生活中有甚么痛苦能比心灵受伤更可怕呢?!何况自己的良心是拥护党的事业的,刚好就被同志们误解自己是反党的,就连一个人生活的内心支柱也被拆去。亲爱的同志们啊!你们难道知道由于“三害”的偏见,你们伤害了手足之情呀。难道有谁真的忍心把党儿女,把正直的公民说成敌人,把他(她)们推向虎口去。想想吧!我们应该为以往的委屈抱头痛哭的。我们沉痛地哭以往的误会!我们兴奋地笑今日的谅解:我们从此就会相爱更深,相依为命。

党毕竟是公正的。根据中央规定的“不冤枉一个好人”的政策,我主动地协助了党组织查清了我的历史:铁的事实证明了我从来就没有参加过任何反动组织,也没有任何反动政治问题。同时也澄清了一些不符合事实的“检举材料”。党帮助我认识了从前的一些立场不明的言论(主要是1951年在清华大学学习时,由于认识不清受别人影响。说过一些不满当时统战政策的话),并证明我没有反党思想。党的同志也指出我从前由于自高自大在一些同志中激起的反感,以及和班上一些干部同志之间相互的成见等等缺点。最后,虽然我没有被冤枉成反革命分子。但是当时肃反工作组的一些同志对自己的错误是认识不够的,没有勇气诚恳的对我道歉和在公开的场合恢复我的名誉(包括法院早于去年就因为根据事实性质的不符而撤销了原来对我的处分的判决。我历史上没有受过任何的法律处分及行政处分)。这使我一方面感到党的伟大(因为毕竟没有冤枉好人),而另一方面又怀疑党是否能在人民面前公开地大公无私地承认自己的错误。我也曾请求过党委会应该及早细致地加强肃反善后工作, 然而党委会没有足够的重视我的意见, 显得有些拖拉和魄力不够(如教育肃反工作干部诚恳的贯彻中央的政策)。以至于使很多在肃反运动中蒙受冤屈的同志长期在群众中抬不起头来,而且有时还受到一些无理的歧视(如我自己在接受分配工作时就遭受过北大人事室党员同志的歧视和盛气凌人的侮辱。后来由于党委书记史梦兰同志去检查了人事处的工作,及我的导师张龙翔教授(党员)和生物系党总支书记陈守良同志能够坚持正义支持我反对歧视待遇才得到基本解决的)。这些工作中的缺点我再一次向党委会提出批评,希望在整风运动中能够作深入检查。尤其大家对我校人事处同志们的意见是特别多的,我代表一些受过他们气的同志请求党委会特别检查他们严重的宗派主义和官僚主义,我愿意参加一次人事处的整风座谈会,我要去提意见。希望人事处纠正以往的错误,特别是由于肃反后对很多同志的歧视。

以我良心的正义感谢党中央和毛主席及时地提出了除“三害”的整风运动,我深切地拥护,而且下决心用自己的觉悟和认识,公正而热情地帮助党整风。我认为这次运动的深刻社会意义不仅在于给有“三害”错误的同志提提意见而已,我认为这是党中央非常有远见的一个革命措施,通过这次从共产党带头反躬自省的思想改造运动,将为我国树立一种全新的社会正气(或即称为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方法)和人与人的关系。难道我们能不高兴么!以往的错误和社会歪风将从此了结,真正的同志关怀的友爱和社会正气将从此兴起。历史学家们:重视这样伟大深刻的社会思想变革吧!从前英勇的人民在共产党领导下推翻了经济和政治上人与人的对立关系,今天英明的党又自上而下地领导人民改造社会思想中的人间关系。人民的精神面貌将为之一新。真正的民主、自由、平等、公正、……给国家,人民带来的幸福乐事将无穷无尽!

当然,问题并不如想像时那样单纯。有很多问题不仅是工作中“三害”的结果,同时也涉及深刻的社会歪风和习惯势力。至今不少同志还没有很明确地觉悟到这次整风对社会历史的深远影响,尤其没有很准确地了解人们思想意识中的“三害”的危害性。这需要长期、艰巨、耐心、善意的以理服人,以正义感动人才能真正的帮助同志们清洗“三害”,才能真正达到治病救人,才能真正的挽救人民不再被歪风歪气侵袭!

我认为:1955年进行的肃反运动中所犯的错误是典型的“三害”例子。当然,肃清反革命分子是绝对需要的,人民也是拥护的,我们当然应该肯定运动的成绩,因为的确查出了不少对人民犯有罪行的反革命分子。今天我国政治局面之更加稳定,党对人民的更加信任,难道不是由于真正的反革命分子已经基本肃清了么!理智和良心不允许我们抹煞事实。

然而,在运动中用极为粗暴的办法错斗了许多好同志,这难道不值得我们惊醒么!我们党的领导同志和全国人民应该以政治家的远见和正义的同情去理解由于我们的错误给社会带来的损失,给受委屈的同志们所带来的心灵上的创伤和政治侮辱这些难于估计的损失是每一个正直人士不应该忽视的!每一个共产党人应该痛心的:这是人民自相侮辱的惨痛悲剧呀!

我以受过伤的心灵向不自觉的犯过错误的同志呼吁!我以对社会主义事业的忠诚良心向全体同志们招请!请相信我们,一个真正懂得了心灵受伤害时的痛苦的人,绝不会用自己的手再去伤害别人!对社会主义事业和对党的真诚拥护使我们不会由于个人的委屈忘记了对人民利益的责任!我也向一切有委屈的同志们祈请:让我们首先以革命者的开阔胸襟,去了解以往的错误。相信吧:绝大多数犯错误的同志当时也是不自觉的,当他们了解了自己的错误给党的事业带来了损害,当他们的良心同情了受损害的兄弟姐妹们的内心衷情,所有的人都会痛心的,看吧!在生物系党总支召开的一次对我们这些被斗错的同志公开道歉和恢复名誉的一次大会上,我们没有厉声厉色的质问,也没有敷衍道歉的虚伪,我们(犯错误的同志和受委屈的同志)以哽咽的悲调倾述出自己的真情。误解消除了!我们又真正的回到了正义的怀抱!很多教授先生们哭了!很多年青人哭了!党总支书记陈守良同志也哭了!多么沉痛而又畅快的泪水啊,你清洗了以往的一切愤怒,你带来了最真诚的心的一致。我们哭出了往日的悲痛,我们哭出了今日的温暖。真正亲如手足的兄弟姐妹们又重新团结到了党所领导的正义事业的周围。

今后,我们将更加热情的,公正无私实事求是的跟党一起整风。我以生命和良心发誓:将一生为正义的事业奋斗!

但是,整风是一次深刻细致的思想改造,因而特别需要耐心和理性。

我欢迎激动的正义冲击!因为正是这惊心动魄的战歌震荡了人们在习惯势力中的蛰睡。

但我更拥护心平气和的讨论!因为只有用最深刻的正义才能服人的心。才能真正揭出“三害”及一些其他社会歪风的症结所在,才能对症下葯,才能治病救人而且避免一些消极的“后遗症”。

我认为:肃反中的错误,集中表现了“三害”的恶果。而且反映了不少社会歪风(如是非心和正义感被舆论所压抑,违背良心说话而不感到惭愧等等),这些东西不但使我们工作造成严重的错误,而且腐蚀了人们的心灵。

诸如:肃反运动中某些同志(当然不是每个人全有)主观主义的捕风捉影!形而上学的断章取义:宗派主义的倾轧排挤!官僚主义的偏听偏信!实用主义的逻辑论证!以及违背事实和良心的乱“揭发”,不以是非为标准(真正的党性应该是与人民的利害是非统一的)的盲从冒进等社会歪风。难道这些不都需要彻底铲除么!显然这些都是与真正的马列主义违背的。是先进社会所不能容忍的。每一个有良心的人和每一个真正马列主义的卫道者都应该下决心客观地、冷静地、理智地、深刻地、科学地、大胆地、公正地揭露出这些问题出现的真实根源。然后用最果断的魄力和对子孙后代人民的责任坚决地消灭它。

我建议:党委会支持召开由在肃反中被斗错的同志、肃反工作组干部同志、党委会领导同志(最好能请中宣部派人参加)、群众代表联合发起一种长期的(因为决不是一次会谈得完的),心平气和的,说理的关于肃反中错误的研究会。这个会可以深入的研究一些有关当时的理论根据,干部水平、政策执行情况、工作方法、以及错误对革命事业和社会带来的深刻而惨痛的损失。这将对党真正地从根本上铲除“三害”,扭转社会歪风起最积极的作用。

我希望党委会支持我的建议!希望同志们支持我的建议!让我们通过这些活动锻炼自己对社会主义的忠心,让我们从最生动的政治生活中去锻炼成为国家的主人。

最后,我希望一切受过“三害”之苦的朋友们能用理智克制一些愤激之情。冷静热情地帮助党整风,因为我们的体会比别人更深沉!我们的正义呼声也更能打动人心。

今后将陆续发表我的意见,愿与同志们共同讨论。

目前,中国共产党正面临一次严重的历史考验。

全国人民和全世界的善良人类都在期待:

“党是否能真诚透彻的整风,是否能真正大公无私地对待人民,……”。

我们以爱党的心祝愿:

党顺利地通过这一历史考验(当然会需要很艰苦的努力),我相信全国人民也会本着爱国一家的精神帮助和鼓舞我们的领导者通过这一考验。

我无法概括将来会如何美好,我只赤诚地等待着去歌颂礼赞。

                    (原载北大校刊123期)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思忆文丛(牛汉、邓九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