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忆文丛(牛汉、邓九平)》

发言摘要

作者:政治类

黄继忠

昨天冯先生谈温德的事,我很反感,你说对温德生活上关心,肃反中没有什么可以道歉的,我反对。

温德是真正的人,是闻一多介绍来的,是美国进步人士,在美国反对种族歧视,美国学校里规定不许把好分数给犹太人,温德就反对。到中国后,一直很进步。解放前,他比冯先生,比我都进步,帮助很多人到解放区去,与吴晗是好友,温德亲自把吴送走。

解放后,共产党员、进步人士对温德疏远,告诉群众不与他来往,不让东欧学生与他来往,来北大后,给他破房子,不让他开课,把他孤立起来。

肃反时有一人提出温德发过牢騒,我们每人也轮流说我们听到过的牢騒,也不敢和他往来,我也这样,现在感到这是十分可耻的,温德说“要容忍”。

有一教授曾在强烈灯光下受审,说温德是特务,已坦白了。以此来逼供其他教授,这是什么做法。

我们这样对待他,是把朋友当成敌人,我很反感,恐怕这是党的秘密,温德如果是特务,我愿和他一起被枪毙,在这个国家里没有真理。

学校高级知识分子的会上都是迂回曲折地提意见。党员应与群众站在一起,党员所以落在群众后面是因党员有很多特权,整风应打掉党员的特权,否则国家就没有希望。江副校长说大家提我们一定改,做得到否是另一回事。党员应先放下身价与群众一起。党员缺乏人性,拿假面目对群众。我从未听见过冯先生说过有独立性格的话。冯先生只有这样才能得到大家的爱戴,他解放后的诗没人爱看,因已失去其独立人格,希望冯先生不要做应声虫,要有独立人格,要有血有肉。

要慎重全面考虑,多磋商(按指出去宣传)。今天主要目标是什么,英三走在前面,不要让别处党委走在后面,我们对党中央有信心,应有妥善办法,考虑出校目的,后果,组织起来先在校中扩大影响,取得党委会合作,同学组织代表团找党中央,使党中央认识问题的严重性,使运动更彻底。

党委落后于群众,我们搞运动也要有组织有纪律,党要不同意,我们就说服他,再不同意就做,还应派代表到中央让他们看到运动的发展、问题的严重性,这就是目的。

    黄继忠在5月24日下午西三班会上的发言摘要

马副校长请去掉党员的身份,作为搞教育的人、长辈和你谈谈,这几天我受的教育很大,我有疑问。党要把青年培养成为怎样的人材,要把我们培养成为骗子,你骗我,我骗你,互相妒嫉,把特权交给一些人去压另一些人(拍桌子),这是最痛心的,这是不能想象的。要把青年人培养成怎样的人,很多同学没有个性,党员都有假面具,不能都怪党员,这是党的一个风气,这谁负责,共产党负责。党给了他们特权,骑在人头上,出校门后形成一批特权阶级,将来到社会主义社会是什么样子,如果不把这个问题解决,这社会就没有希望,中国就没有希望,人和人之间没有真心,我不要这样的社会,我冷静地建议,作为一个普通的上一辈的人,马校长希望他多听取群众意见,请教育部长、毛主席来听听青年的意见,不要把青年人培养成死气沉沉的人,否则我们国家没有希望,每个人应有的人性,真诚相见,希望马校长传达我这个意见。在过去的这个基础上来加强思想教育工作没有用。

  黄继忠在5月26日江隆基同志召集的座谈会上的发言摘要

从大字报出现以来,党是落后于群众,没有领导群众,这是危险的,先是瞿副书记,后是江副校长作讲演。控诉会同学争取到学生会和团委会的支持,但党委不重视这一领导,在会后江副校长又说:这一方式不很好,这是很难使人心服的。对违法乱纪的人控诉,没有什么不好。

今天有29人去清华,昨晚江副校长同意这样做,今天早晨我找谢道洲同志征求他的意见,我认为党不能禁止,但也不等于不能领导,但党委放弃领导,对这后果党委要负责。今天这样行动的效果还不知道,但希望明天党委别再来一个反对。

对北大肃反的估计究竟是成绩为主还是缺点为主, 希望重做估价。全校有200人被斗错,西语系有两个斗错,其中一个是有根据的,但只是思想反动,并不是现行犯, 同学中英三斗了6个,除了一个是一个集团的成员之外,其他都斗错了。东语系斗错的也很多。今天就要搞清楚,错就要承认,不然不仅被斗的人不能平心,群众也会有意见。

今天要把青年培养成什么样的人呢?现在有彼此猜忌,党群之间有矛盾,青年中的正义感埋藏起来了,青年中的生气消失了,青年中一些美好的理想淡薄了。今天我们教师在谈教学上的问题,但培养目标却更重要,要让青年中的一切美德开展起来。

参加了西三会议后,我才真正地看到青年中的纯洁和可爱,我受到了教育,我希望高教部、毛主席来北大看看抹杀了青年人的人性和基本美德是不好的。毛主席是否了解这一情况,我表示怀疑。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思忆文丛(牛汉、邓九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