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忆文丛(牛汉、邓九平)》

无产阶级专政是产生三大主义的根源

作者:政治类

陈新桂

如果不从根本上解决,官僚主义宗派主义将越反越多。

陈新桂认为目前“鸣”“放”中有五种顾虑。他说:其中有人根本怀疑整风有何用处。储安平在统战部的座谈会上提出“党天下”“一党治国”。储安平的话还没有说完。在苏联以及新民主主义国家是无产阶级专政,是通过工人阶级先锋队——共产党专政。把党外人士看成异党分子,这样,不出宗派主义就很奇怪了。这是个理论问题:如何一党专政?一党专政,民主党派如何监督?这要毛主席继续发展了。在延安整过主观主义,愈整愈厉害,无产阶级专政是个“根”,如果不从根本上解决,官僚主义、宗派主义将越反越多。

陈新桂在发言中,首先说光明日报登载他的谈话没有登完全。他说,他所接触到的知识分子,当前对“鸣”“放”有五种顾虑:(1)耽心再有一次暴风雨;(2)怕变相报复; (3) 提了意见没有下文;(4)怕卫道者、全面论者围剿戴帽子;(5)少数人怀疑整风有无用处。

他认为人民日报这几天所发表的社论,证明知识分子的顾虑不是过虑。

陈新桂说,储安平“党天下”的论点,是完全合乎实际情况的,只是他没有再进一步追究根源。我们要从本质上看问题。无产阶级专政是历史范畴,不是自古有之,也不是万古长存。它不是目的,是手段,是工具,是在一定的历史阶段中阶级斗争的产物,是资本主义过渡到社会主义的政治形式。这一政治形式可以有多种多样,可以根据历史经验作适当的必要的改进。他认为毛主席正在这样做,已经这样做。

陈新桂说,无产阶级专政已有40年的历史,它的正确性应当确定,但它有缺点的一面,有阴暗的一面。“再论无产阶级专政的历史经验”中也提到,无产阶级专政还有很多困难,很多弱点。陆定一在纪念整风运动15周年的文章中说,中国共产党的执政的地位,领导的地位,便利了“三大主义”的发展。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危害?陈新桂说,共产党的执政和无产阶级专政是同义语。共产党在执行国家领导和政治统治的时候,依靠党员作核心,而民主党派和群众团体是杠杆,传导带,这样一种方式就值得研究。他认为我国这几年来对旧知识分子的利用和改造采取了阶级斗争的方式;选派留学生主要看成份,看政治条件,按照无产阶级专政的逻辑,这是必然的。这样做,没有宗派主义就说不通。他认为说专政是对敌人,对人民内部是民主,这说法是对的,但不全面。因为无产阶级专政的职能除镇压反动派外,还要组织经济工作、政治工作和思想工作。他说,党首先信任党员,党员信任团员和积极分子,这样,如果没有宗派主义以及由此滋长主观主义、官僚主义,是难以想象的,还不是“党天下”,是难以想象的。1200万党员,如果百分之一的人犯了“三大主义”,就是12万人,这12万人在全国各部门起决定作用,对天下大事关系重大。因此他说他竭诚地拥护党的整风,但是只依靠多少年一次的整风不是够的。他认为民主党派、人民团体作为无产阶级专政用来联系群众的杠杆、传导带,实际上是工具,完全被动,不可能发生主观能动性。要改进弱点和阴暗面,必须使党进行领导时所应用的环节(原文如此编者注),发挥主观能动性。他说他认为毛主席已经这样做。“百家争鸣”“百花齐放”,“长期共存,互相监督”,就不是传送带,他认为这已经发展了无产阶级专政的理论。他又说,毛主席想的这办法,时间还短促,还需要更进一步推动。如果真正“鸣”“放”,真正“互相监督”,这就能使党员经常洗脸。

陈新桂说,归根结底,就是扩大民主问题。

          (原载《光明日报》1957年6月8日、6月11日)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思忆文丛(牛汉、邓九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