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忆文丛(牛汉、邓九平)》

小客——伐木日记(附后记)

作者:政治类

荒 芜

我们伐木队是个“右派”队,又被安置在边疆的深山老林里,基本上是跟外界隔绝了的。不许家属探亲,亲戚朋友更不敢沾边,所以在我们住区内,很难看到一张新面孔。我们平常自称为虎队,不是老虎的虎,而是虎列拉(即霍乱病的译音)的虎。

但世界上一切事情都有例外。1959年旧历元宵节的中午,上山送饭的人给我们带来一个不平凡的消息,一个小客人来到了伐木队。消息象一颗卫星在山上引起了轰动,连当天最引人的话题,晚上的一顿元宵都没有人提了。

“谁的小客人?”

“吴大姐的。”

“她的什么人?”

“儿子。”

“多大了?”

“14岁。”

“不是不许探亲吗?”

“他的情况有些特殊。”

“怎见得?”

“他一家爸爸妈妈、姑姑叔叔全是右派,简直是个右派之家。在学校里,他的同学把他叫作小右派,他火了,跟他们大闹了几场。去年年底,他爸爸在八五一农场病故,他下定了决心要来奔丧。他外公外婆扭不过他,又怕管紧了,出了什么事,只得打点他到这里来。”

“你怎么知道得这么详细?”

“吴大姐告诉我的,还有错!”

“居然有人自愿跑到这么个深山老林里来,和我们这种人混在一起,可见世界之大,无奇不有。”

晚上,在工棚里,在吃元宵以前,队长报告了十天来伐木的进度以及集材、装车的问题,接着话题一转说:“今天是个好日子,我们队上来了一位小客人胡小鹏同志,希望大家好好招待。”

小客人也说了话:“我爸爸死了,妈妈在哪里,那里就是我的家。我到这里,不是作客,是回家。我是个学生,到哪里,都得学习。希望伯伯、叔叔、阿姨们帮助我学习劳动,学习各种知识。”

所有的人都拍手表示了欢迎。

小客人面目俊秀,很象他的妈妈。两只眼睛炯炯有神。讲话不多,但有分量。总之,是那种容易引起人们好感的小伙子。他被安排在老晁原先住过的铺位上。晚上,他妈妈和伙房的两位女同志也来问这问那,于是在他的周围,便响起了笑语之声,活跃了工棚的空气。有人看见吴大姐手里还拿着针线活,问她忙些什么。

“小鬼哪里知道这里冷得厉害,以为北京用的棉帽子棉鞋,一样可以在这里过冬。我只好在帽子上给他缝几块皮子,挡挡风。看来,大号棉胶鞋也得买一双。”

“让他也帮帮你的忙。。

“是的,是的,队长说了,上午让他自修。我们各种专家都有,将来让他自拜老师。中午跟着伙房的人上山送饭,下午帮着伙房打打杂,劈点劈柴,决不能白吃公粮。”

“听你说的,咱们这一百来条大汉子,每人每月还有二百大毛,还能养活不起一个小伙子吗?”

以后,他果然上山来送中饭了。吃饭时,我们大家都聚在一处。饭后还有半个钟头的休息。一天,就在我灌开水壶的时候,他和我闲聊起来。

“你是黄伯伯?”

“你怎么知道?”

“妈妈告诉我的。我见过你。”

“在哪里?”

“在我外公家里。”

他外公是个书法家,爱收藏字画。我跟他同事,每当他收到名家作品,就找我们去观赏。由他外公又谈到当时常去作客的几位老先生,他都有印象。

“我妈妈还要我拜你做老师呢。”

“学什么呢?”

“学写文章。”

“我们这里有许多人,都是因为写了文章才到这里来的。我说与其学写文章,还不如学伐木。”

又过了两天,还是在午饭后休息的时候,我看见他坐在一根横躺着的枯木上,正向摊在膝头上的一本大册子上写什么。我轻轻走到他前后。原来他是在画画。画面上是一个中年妇女。我在他身边坐下,仔细一瞧,才知道他画的是他妈妈。她坐在伙房门口削土豆。阳光斜照在她脸上,显得神采奕奕。生活的艰辛虽然在眉梢眼角留下痕迹,却掩不住发自内心的善良与耿直。

“画得很好。不太象,但是画出了她的精神。”

他抬头对我微微一笑说:“我每年给她画一张,这是第八张了。”

“那么你已经学了8年了?”

“是的,我六岁就开始学画了。我喜欢画人,我更喜欢画我理解的人。”

“可是,小鹏,要真正理解一个人,可不那么容易。有时也许要用十年八年的工夫。”

“但是,也有这种情况,一个陌生人,素不相识的人,他的一个表情,一个眼神,一个笑容,一下子就打动了你的心。怎么说呢?你喜欢的人你就想多加了解,你越了解也就越喜欢。”

我问他为什么千里迢迢跑到这里来。他说:我相信爸爸妈妈都是好人。因此,跟他们一同遭殃倒楣的也是好人。谁都愿意和好人生活在一起,到这来,就是对妈妈和你们的一种信赖。

离我们住地25里路,有个清水镇,镇上有一个澡堂,一个小饭馆。碰上大礼拜天(十天一休),我们常去洗个澡,吃一盘野味,野猪肉,狼肉或熊瞎子肉。路上他拿他的新作给我看。

“这是我上月画的一张。”

老场景,还是伙房门口那块小平地。后方是堆好了的两大堆劈柴,前景左方是一块大石桌,桌前斜倚一把大斧。劈柴人坐在石桌右边一张矮椅里。他仰着头呆呆地频视远方,右手里夹的一支卷烟已经快烧完了,但还在冒着烟。

“简直是痛苦的化身。这是谁呀?”我问。

“他的原型是杨子山伯伯,你知道他的事吗?”

我摇了摇头。

“杨伯伯和她的爱人感情很好,他们有一个小女儿已经进了小学,她爱人在一个外事机关工作,机关近来一定要她划清界线。我和杨伯伯连铺,我常常半夜醒来,看见他瞪着大眼睛瞅屋顶。”

“其实对方也是出于无奈啊。”

“这一点杨伯伯倒很能体谅她。但是我还是要说,为什么非要苦苦折磨好人呢?这不就是株连九族吗?”

3月15我们就要下山了。 3月5日是个大礼拜,小鹏和许多人上了清水镇,临走前还从妈妈那里要了一个大饭盒,说是要带两条大鲫鱼给她吃。晚饭时,所有的外出的人都归了队,只不见他回来。天黑下来了,仍无消息。大家觉得不妙。派一个小队拿了电筒,打着铜锣,连夜上镇去找。据说他确实洗了澡,也买了鱼,以后便不知去向。又过了两天,一个打猎老汉来到队部,他说他在东南十多里外一个山凹里,发现了死者的遗骨。衣服都撕成了碎片。只有一顶帽子完好,他带了来,果然是小鹏的。据老汉的推断,小鹏在归路上,受到了狼群的袭击。

吴大姐从五号夜里,便神志不清。她好像变成了傻子,突然老了十年。六日上午,人们让她坐在伙房门口小平地石桌旁边矮椅子上晒太阳,她就坐在那里,一动不动,不说,不笑也不叫。给她吃她就吃,给她喝她就喝。但过了不久,就昏迷过去。当天下午,队部就用担架把她送到清水镇医疗所去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思忆文丛(牛汉、邓九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