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忆文丛(牛汉、邓九平)》

长歌行·读舒芜《让伐木者醒来》[1]

作者:政治类

黄苗子

         读舒芜《让伐木者醒来》

奇文不可读,读之盈襟泪:往事不堪忆,忆之肝胆碎。去年已闻荒芜病,不意夙如殉星坠。掩卷怕看舒公文,此文铺天盖地横风骤雨,一似半夜蛟龙呻!当年我亦北大生,生幸不死死微尘;慾遣巫咸叩帝阍,黑奴吁天天不闻。不幸生,不促死;“投之有北”常事耳,祖龙之坑亦如此。当年我亦北大徒,浑浑噩噩生死途,日记白写焚无奈,文献无征愧荒芜。当年子弟江湖老,我老江湖徒懊恼,小妻宝马遍官街[2],独不见荒芜坟上草。完达山,雪如银。啾啾鬼哭天惨昏,幢幢绰绰游冤魂。祖龙之坑平如砥,诸儒地下埋千纪,伐木之人醒何俟,太息“陈陶十万良家子”[3]!牡丹江水流,密山山气浮;手持《惠特曼》,肩扛沉木头,芜魂今大荒,啸傲归兹丘;迎汝者谁?老晁、老于、吴大姐与胡小鹏,撅臀“大圣”欢且蹦,一曲《森林》广陵散,“刽子手”来歌《卡门》[4] 。黄泉浊世孰凄苦?屈原比干竟何许?风光北国此“多娇”,恰称诗魂来此土。我昔服役兹山麓,饥肠赢骨支肿足,最是荒唐李景波,开荒要种红烧肉[5] 。我歌声竭谁复怜?众伐木者终长眠;抉目国门,子胥呼天。君不闻,先君去者聂绀老,曾问“我是何材值几钱?!”

             1995年岁末于澳洲

             (选自《三家诗》,广东教育出版社)

--------

[1] 舒芜《让伐木者醒来》,载《读书》一九九五年第七期,内容介绍荒芜的《伐木日记》,兼悼逝者。

[2] “小妻”,二奶的古称;“宝马”,名牌车也。

[3] 借杜甫句。

[4] “迎汝者谁”以下,均《日记》中的人物、故事。

[5] 李景波当时语人:“眼看大伙嘴馋,想种几亩红烧肉,给大家过个瘾。”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思忆文丛(牛汉、邓九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