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忆文丛(牛汉、邓九平)》

祖光是个男子汉

作者:政治类

新凤霞

祖光具有父亲的性格。我的老公公一生爱为人打抱不平,做官清正廉明,一生刚直讲骨气。祖光也如此,他在香港做编导,有优厚的待遇,1949年为建设祖国,回到北京,就明里暗里受到歧视。记得香港导演朱石麟被国家约请回国观光,国家拿他当贵宾招待。他来我家吃饭,朱先生对我说:“祖光回来得早,我是没有什么羡慕的,就是你们这所四合院真好!”我说:“您回来这么大的举动,国家领导人约请,专家接待,海外的艺术家太光荣了。”朱石麟说:“祖光不是爱国吗?早就回来了吗?要是他现在才回来,受到的招待要比我高多少倍哇!”

是我们国家对这些忠实的知识分子太苛刻了,从50年代中期后就对知识分子不信任。从1957年祖光就挨整,打了右派。文化大革命挨整,受尽打骂折磨,险些家破人亡。但他仍是爱国,不失有良心的知识分子本分,说真话硬骨头。我在这方面更同情他,理解他,尊重他难能可贵的为人。

我跟祖光40年的夫妻,从50年代就觉得,他是一位心口如一,对国家、对朋友、对亲人真诚的人。为什么有的人总是对他采取不信任的态度,有机会就整他呢?像他这样无私的人有多少?把父亲留下的字画、古董,都是价值连城的古物哇!一分不取地捐献给国家,动员妻子把多年唱戏的戏衣全部捐献国家,把自己从香港带回来的钱,买了一所地段最好的坐落在王府井的四合院捐献给国家,自己落得一无所有。这和那些向党要级别,要待遇,想尽方法争房子,还有那些发国难财,像老鼠一样偷偷地挖洞的人怎么比哪?

祖光这人也太真了,他就不会说一句假话,更不会顺情说好话。一个人对国、对家、对人、对事都公正无私是很难得的。我跟祖光这四十年,风风雨雨,坎坎坷坷,虽说受他株连,我受了不少罪,但我觉得我一生不冤枉嫁了一个男子汉!一个民间艺人戏曲演员,和这样一个丈夫建立的这个家庭是幸福的!

祖光他一九四九年从香港回来,说心里话,很多的从领导到具体工作的干部,就没有拿祖光当成自己的同志,他们从定级别到各种待遇,都带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成见,这就是对知识分子历来的不公正,把好同志当成内姦。文化大革命也把国家主席刘少奇都当成内姦、特务、赫鲁晓夫打嘛。

祖光在建国后都在受着不信任,也是文艺界说的:“不干事的整干事的,没有文化的整有文化的。”我们国家几十年的运动,不是很多无知识的整有知识的吗?把诚实的人整了。有的被整的人,为了应付领导,虚假地奉承讨好,领导说他是改造好了。真奇怪,培养了人们做奴才。顺情说好话,耿直惹人嫌。这些年国家搞运动,损失很大,更大的是人们总结了经验,少说为好,不要惹火烧身,睁开眼看热闹吧。可祖光他就不,看到不对就说,这里不好说到那里说,做人就是要尽到做人的责任:

“四人帮”被粉碎后,我们全家也像全国人民一样,开心顺意,政治上彻底平了反。海外的亲友们,可以随便来往。过去是因有台湾的亲戚而受罪挨批斗,平反后,祖光去了美国、德国、英国、法国、澳大利亚、意大利、日本等,这在以前是绝对办不到的。据我知道,美国有几次约他去一年、半年讲学,他都没有答应,也有不放心家里的原因。祖光好就好在对名利金钱不放在心上,他几十年如一日,坐汽车自己花钱,去医院看病检查身体,不报销自己花钱。祖光做人,无论在中国人、外国人面前,他都是无愧的男子汉!是有骨气的男子汉!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思忆文丛(牛汉、邓九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