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忆文丛(牛汉、邓九平)》

不要怕民主

作者:政治类

徐懋庸

1957年4月16日《人民日报》 第六版刊登的武汉电中说:“武汉市干部学习毛主席讲话获得初步成绩”,但“干部中还有一些思想问题。有的干部认为‘情况比过去复杂得多了,干部难当了’,也有的认为‘现在群众民主太多,事情难办’,留恋过去的某些简单的工作方法。”

这电文把有的干部的嫌“群众民主太多”,也归结为“留恋过去的某些简单的工作方法”的问题,我不免有些怀疑。当然,干部的民主不民主,对工作方法的复杂和简单,不是毫无影响的。但是,不一定民主的就复杂,不民主的就简单。据我所见,有的不嫌民主多的干部,工作方法也很简单,就是让群众说去,干去,放任自流, 不研究, 不集中,不解决问题。而有的极讨厌民主的干部,为了嫌某一个“群众”的“民主太多”,于是“首长负责,发动群众,统一思想”,费尽心机。他的工作方法,真是复杂极了。

所以,我以为嫌民主太多就是嫌民主太多,不应与工作方法混为一谈。

现在的比较高级的干部,都是吃过国民党的不民主的苦头,曾为争取民主而奋斗多年的;他们也深知国民党的压制民主的“工作方法”之复杂。现在是社会主义民主的时代了,而有的高级干部,却嫌“群众民主太多”了。这是什么原因呢?也许,因为他现在已经是“干部”,从“群众”身份中解放出来了;也许,他过去的争民主,仅仅是为了他自己,并非为了群众——但我不敢武断。

但总而言之,现在有些干部却实在是嫌民主太多,而且愈来愈怕民主。我看,对百花齐放的怕,对百家争鸣的怕,尽管动机有好坏,理由有工拙,实质上都是对民主的怕。

为什么怕民主呢?有的自以为是为党为国,怕民主多起来,社会主义就会动摇;他看得党、国的基础薄弱得很。也有的,却只是为了自己,怕民主多起来,自己的什么架子摆不稳了;他暗中对于自己的基础,倒是有点自知之明的。

党、国的基础,并不那么薄弱,因为那基础是马克思主义,是真理,而且也就是民主。民主的党、国,怎么会被民主所动摇呢!所以,真正为党为国的同志,是大可不必担这“杞人”之忧的。

至于个人的基础,当然很难说。倘若,这基础只是教条主义、宗派主义、官僚主义……构成的,那么,自然经不起民主的冲击的。但既然如此,怕,也不中用,而且愈怕愈不中用,还是自己也赶快和“群众”一道,站到民主的基础上去的好。否则,开始的时候,群众嫌民主少了,你嫌民主多了,但因多少还有一点民主;所以,那矛盾还是非对抗性的;而处理不当,群众对你的不满就要加深,你却更害怕,那么,发展下去矛盾就可能变成对抗性的了。所以,人民内部的矛盾处理得正确不正确,会不会转化为对抗性的矛盾,是决定于民主不民主,而不是决定于工作方法之简单与复杂的。

世界上有许多东西,在生命力发挥完了以后,或者在任务完成以后,是必然要消亡的。将来,共产党要消亡,国家要消亡,至于现在的民主制,据列宁说,到了共产主义社会,也是要消亡的。但那是遥远的将来的事。在目前,而且在整个社会主义时期,只供少数的富人享受的资产阶级民主,已经失去存在的理由了。而供广大劳动群众享受的民主,却不但不会消亡,而且有着强大的生命力,要大大发展的。现在这种民主不是太多了,而是还不够。正是这种民主的发展,社会主义社会才能日益完美以至过渡到共产主义去。

《人民日报》上,在发表上述的武汉电的同时,发表了关于上海知识界也在讨论毛主席的讲话的消息,其标题是《在民主的气氛中展开激烈争论》;我以为,这比武汉电的提法来得中肯。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思忆文丛(牛汉、邓九平)》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