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还是能说不》

附录 神州新一代反美情绪发酵(节选)

作者:政治类

香港《亚洲周刊》

一、神州新一代反美情绪发酵

北京新书《中国可以说不》洛阳纸贵,反映在中美明争暗斗中,一些年轻知识分子对亲美思潮的反思,但也引起海内外的忧虑。

七月的北京正值盛暑,一部三十五万字的《中国可以说不》正在京城畅销,掀起热潮。在市中心王府井和沙滩一带的书摊、书亭,此书早已脱销。“李记”书摊摊主说:“这书一个月前开始上市,我进了几百本货,卖得特快。”

这本全称《中国可以说不——冷战后时代的政治与情感抉择》的政治评论著作,由中华工商联合出版社出版。首版发行五万册,只用了二十多天就赶印出版。中国大陆各地纷纷向出版社和第二渠道发行网络要书,希望书赶快增订再版,四川重庆等地报刊正联系连载。此书也已惊动境外,特别是西方媒体派记者去大陆多方寻觅作者采访。英国、加拿大等国出版商正洽谈出版英文版。中文繁体字直排版也将在香港出版。北京《中国图书商报》和《工人日报》等都对此书作推介,北京中国国际广播电台七月三日对此书作者作了采访。 

此书走俏已引起中国国务院和外交部的关注,有关部门不久前就买了一批。中国外交部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官员说,中央对这本书很重视,特别是外交、外贸系统,都鼓励拿来看看。“据说中央有领导看了后,认为这本书有一定的理论基础。特别是针对西方大国、尤其是美国对中国的种种阻挠、指责和压制,从理论上提出了中国可以说不的根据。”所以这本书出版时,官方的新华社、中新社都发稿介绍,这在中国大陆并不常见。

这本书受到关注,主要原因是它发出了中美关系解冻二十多年来罕见的反美音符。几位年轻作者叙述自己如何从亲美走向反美,对这个世界上唯一的超级大国口诛笔伐,论题触及美国的内外政策和价值观,并批判中国国内的崇美、亲美思潮。指美国谁也领导不了

自从去年台湾李登辉获准访问美国以来,中国大陆老百姓中的反美情绪逐渐高涨。特别是今年三月台湾总统选举前解放军举行军事演习,美国派遣航空母舰对北京施加压力,更使这种反美情绪进一步升温。《中国可以说不》一书,正折射了这种情绪。该书《前言》就称:“美国谁也领导不了,它只能领导它自己;日本谁也领导不了,它有时连自己都无法领导;中国谁也不想领导,中国只想领导自己。”该书的五位作者都是三十岁上下的年轻人,主要策划人张藏藏,毕业于上海华东师范大学教育系,是上海城市诗派的代表人物。宋强毕业于上海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现在四川省重庆经济广播电台当记者。乔边,上海华东师范大学八六级毕业生,曾分配到宁夏回族自治区工作,现在北京谋职。另两位作者都在北京,古清生是自由撰稿人,汤正宇任职北京中华工商时报。

《前言》作者何蓓琳是张藏藏的太太。她说,这五位作者跟《日本能够说不》的作者盛田昭夫、石原慎太郎以及《可以说不的亚洲》的作者马哈蒂尔无论在资历、身份和地位上都不可同日而语。写作此书,是出自一种情感选择——因为他们也不是国际问题专家。“但唯其如此,该书才具有了更广泛坚实的民意基础。”作者们从自己的经历出发,说了各人从崇美到反美的思想转变和心路历程。宋强在书中披露了他八十年代在上海读大学时的崇美心态。宋生于**年,在七十年代末思想解放时期开始关注世界。

他说:“很难想象许多和我一样有着自由思想特征的中国青年,不会对美国产生浓厚的感情。这种感情上的根深蒂固是真实的,它不一定以十分狂热的形式表现出来,而是以深沉、持久甚至温馨的状态,左右着我们认识现实的尺度,影响着我们的追求。”宋毕业后,对美国梦渐生怀疑,终于彻底幻灭。乔边自称原是个“国际主义者”,看到美英等国在中国申办奥林匹克运动会问题上的表现,深受刺激,以后慢慢变成一个民族主义者。

这几位作者抨击美国的对外政策尤为激烈。乔边说:“美国有一套自己的逻辑,大约有两条:凡是与美国的价值标准不符的国家,美国就要干涉,美其名曰:保护美国利益,此其一;凡是美国说话不算数的地方,美国就要遏制,美其名曰:维护地区平衡,此其二。”他说:“这两条如果是强盗的逻辑,也就不难理解了,假如美国拿自己的一套逻辑在美国的范围内玩把戏练魔术,也就由它去吧,要是在中国人民面前表演起来,而且是攥着霸权主义、人权外交、强权政治、经济制裁一类道具,并且还想达到遏制中国的舞台效果,问题就没有那么简单了。”

张藏藏说,日本对世界和平的最好贡献就是它应该无所作为,美国试图让日本成为安理会常任理事国是对联合国宪章的反动。因为联合国本身就是在世界各国打败德意日法西斯以后,为防止法西斯复活而成立的。在日本还没有检讨其侵略罪行的今天,中国及亚洲国家应该坚决地站出来说不。张认为,日本是一个恩将仇报的国家,在中国没有提出战争索赔的前提下,它居然学着美国的腔调要对华实行经济制裁。

主张批中国威胁论

古清生认为,美国是一个制造事端而又自充调停人的奇怪角色,不死的麦卡锡幽灵仍徘徊在美国国会。中国应该揭露美国的“中国威胁论”是玩弄冷战政治游戏的卑鄙手段。汤正宇则认为,美国是一个信仰丧失得最彻底的国度,抵制它的侵略,是当今必须做的一项工作。

一本书的畅销总是和社会思潮有关。人们普遍认为,此书反映了民族主义情绪在中国知识界特别是青年知识分子中间的蓬勃兴起。此书成为热门话题,特别在北京乃至沿海城市走红,正是中国大陆知识界反西化思潮的又一表现。早在八十年代,中国大陆曾有过一场“新五四启蒙运动”的文化热,宣扬西方文化,批判传统文化,以促进中国早日现代化。不过进入九十年代,中国大陆知识界风气有变,反西化思潮不仅仅是一种情绪,而是打出了鲜明的旗帜。

近一个时期以来,中国大陆传媒时常刊登一些民间抨击美国的时事述评,反映强烈的民意。今年五月的《中国青年》就刊登湖南读者展声一篇短文《“保卫夏威夷”?》就颇有代表性。文章说“三月份,我们在自己的家门口打了几颗导弹,不想却招来了‘世界警察’的两艘航母(航空母舰),进而地球那边的国会山上又喊出一句本该是中国人喊出的口号‘保卫台湾’。仿佛我们的宝岛成了他们旗上的一颗星星。可如果现在地球上冒出一帮人,天天嚷嚷着‘保卫夏威夷’、‘保卫阿拉斯加’,‘山姆大叔’又作如何感想呢?动不动就插手人家‘家务事’的人,是这个世界上最讨厌的。“

北京长城社会调查所前不久在中国大陆几个主要城市作过一次“中国知识界对前南斯拉夫战争的一般反应”的调查,百分之八十五的受访知识分子具有较强烈和深厚的东方情结,同情塞尔维亚族,普遍有抗美情绪。调查者分析调查结果后认为,这和中国大陆知识分子普遍存在的抗美情绪和官方的引导有关。宣传上的控制,加深了人们对美国一系列“阴谋”的反感。

中国大陆七千万知识分子大部分尚未进人中产阶级行列,他们往往是社会不稳定而又动荡的“造反群”,他们的情绪找不到发泄点是危险的。长城社会调查所所长王山说,《中国可以说不》一书可以说正是中国知识界人士抗美情绪的一种宣泄。上海华东理工大学社会科学系副教授许纪霖认为,九十年代反西化思潮先锋的知识背景和治学方向并非国学,而是地地道道的西学。许多人多年留学欧美,对西方文化有着相当深刻的感性和知性层面的双重了解。而且,他们在八十年代文化热时期,几乎无一例外地是激烈主张西化的斗士。《中国可以说不》的五位作者的心路历程也“异曲同工”,即从崇尚西化到激烈反西化,从“国际主义”到“民族主义”。

被批评不符官方口径

不过,在北京也有一些不愿透露姓名的学者认为,这本书从严格意义上说,是亲政府文人的一次成功“炒作”,从根本上说是为中共第三代领导代言,以“黑箱操作的内幕语言”说出了官方只能在“客厅里说的话”。北京、天津、上海一些知识分子对书中表达的“狭隘民族主义”不以为然。还有学者认为,此书在半年前还有社会意义,而今北京在中美关系上一再强调“减少对抗,减少麻烦”的策略,此书透露的情绪已与官方的战略不完全符合了。

六月三十日《北京法制报》第一版头条位置刊发了一篇长文《对话比对抗好》,文章引用了国家主席江泽民的话:“对于(中美)两国之间存在的分歧,中国历来主张以建设性的态度,通过平等协商加以解决。……对话比对抗好,互利合作比制裁好。”文章强调,中美两国在某些问题上存在分歧,是十分正常的现象,但这些分歧不应该成为发展双边互惠往来的障碍。人类社会有着许许多多不同种类的语言,但从不因为语言的障碍停止过对话,尽管中美两国处在地球的两个几乎相对的区域,但终将随着地球的自转,共同迎接二十一世纪的到来。

尽管《中国可以说不》一书再三强调:“中国说不,不是寻求对抗,而是为了更平等的对话。”但作者在字里行间流露出的“抗美情结”还是十分明显的。正如此书所言:“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里那些怀念冷战时代、热衷于制定‘对抗’和‘遏制’政策的政客们应该明白,他们已经使中国人特别是中青年厌烦、反感到了极点。”

谈到这本书时,外交部一位官员说,近年中国在人权、贸易,例如美国给中国最惠国待遇,中国复关和后来争取加人世界贸易组织,还有西藏等问题上,不断受到美国等西方国家的指责,还有最近中美就保护知识产权的谈判等等。中国国内,特别是在知识分子中间,巳形成一种欺人太甚的印象。在中美签订保护知识产权协议后,女强人吴仪就受到国内不少人的非议,认为她虽然表面上强硬。但却出卖了“民族工业”。

出版社坚持低调处理

他说,不过中央还是支持吴仪的。认为她做事很有分寸。“因为要在既不与美国闹翻,又不令国家利益受损之间取得平衡,做到合情合理、不卑不亢,可以说是一门很高的艺术,吴仪可说是其中的佼佼者。所以中央希望同‘外’字工作沾上边的工作人员都能看看这本《中国可以说不》。当然不是说这本书是金科玉律,但最少可以提高一下理论水平。”

这位官员还说,北京一些人曾担心这本书深入民间后,人民可能会指责政府的某些做法,就像指责吴仪那样。事实上,有些人一直指责政府不让人民向日本追讨战争赔偿。“但这样,反而可以让人民了解中国在同西方打交道的也有我们自己的筹码,有助于减少民间的崇洋成分。”

北京外交部近日宣布,自今年九月起,定期举行的新闻发布会将不设英语翻译,会上全部用中文问答,预料可节省一半时间。今后外国记者提问,必须用普通话(中国国语、华语),这引起一些外国记者不满,认为是中国闭塞的表现。但一些中国大陆新闻界人士却认为,美国白宫记者会也不会用中文翻译。为什么中国官方要说英文,更何况中文早已是联合国的工作语言?

相对于知识界的“热”,《中国可以说不》的出版者中华工商联合出版社显得十分冷静。该社高层再三向有关编辑人员强调,要学会不事张扬,小心翼翼,低调处理。“一本书令人意外地走红,总潜伏着许多险机,这就是中国的国情。今日红得发紫,明日往往紫得发黑。中华工商联合出版社规模不大,经不起折腾。” 

二、《中国可以说不》发出警号

像《中国可以说不》(简称《说不》)这样的书能在中国大陆各地走红,是向美国、向日本、向整个国际社会以至向北京当局,都发出了一声别具含义的警号。“将来若有那么一天,美国人在台湾问题上逼迫我们再奉陪一次,我们郑重建议:华盛顿建造一座更大更宽的阵亡军人墙,预备刻上更多的美国青年的名字。我们深信,那座大墙将成为美国人心灵的墓地。”美国总统克林顿读到这样一段话时,难道不会打个冷战?

早先,日本人写《日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附录 神州新一代反美情绪发酵(节选) 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中国还是能说不》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