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在我心中》

四、中国共产党领导人民得解放

作者:政治类

争取和平民主

抗日战争胜利后,中国革命进入全国解放战争时期。这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夺取新民主主义革命胜利、创建新中国的重要时期,也是整个民主革命过程中最生动、最活跃的时期。

战后的中国,面临着向何处去的严峻问题。种种迹象表明,国民党要维持一个大地主大资产阶级专政的旧中国,而共产党则要建立一个工人阶级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人民民主专政的新中国。两种命运,两个前途,摆在了中国人民的面前。

蒋介石的内战决心已定,但他也有许多困难和顾忌。在这种情况下,他接连三次电邀毛泽东到重庆谈判。1945年8月28日,毛泽东偕同周恩来、王若飞,从延安乘专机赴重庆同国民党当局进行谈判。经过艰苦的谈判,10月10日,双方正式签署《国民政府与中共代表会谈纪要》,即双十协定。国民党当局表示承认“和平建国的基本方针”,同意召开政治协商会议,承认人民的某些民主权利。

重庆谈判期间,国民党当局并没有放弃通过战争来消灭人民革命力量的企图。自日本投降至10月17日两个月的时间里,有30座解放区的城市被国民党军队侵占。到1945年12月初,国民党军队调往前线的总兵力已达190万人。

为保卫人民抗战的胜利成果,壮大人民革命力量,9月19日,中共中央确定“向北发展,向南防御”的方针。为贯彻这个方针,中共中央先后从各解放区抽调11万军队和2万名干部进入东北。与此同时,人民军队站在自卫的立场上,先后进行上党、平绥、津浦、平汉(邯郸)四个战役,歼灭来犯的国民党军队14.5万人。

内战阴云笼罩着中国大地,使渴望和平、民主的人们深感痛苦、忧虑和不满。1945年12月1日,昆明发生国民党军警屠杀罢课学生的惨案,引起声势浩大的群众运动。以“反对内战,争取民主”为口号的一二一运动,使国民党在政治上处于被动地位。

这时,美国政府任命马歇尔作为杜鲁门总统特使赴华“调停”内战。在这种情况下,蒋介石同意按照双十协定的规定,召开政治协商会议。

1946年1月10日,国共双方下达停战令。同一天,政治协商会议在重庆开幕。会议历时22天,在通过和平建国纲领等五项协议之后,于1月31日闭幕。政协协议虽然还不是新民主主义性质的,但它有利于实行民主政治,和平建国,因而受到人民群众的欢迎。但国民党当局并没有履行这些协议的诚意,不久就在美国的支持下,以扩大内战的行动,使之成为一纸空文。

1946年5月初,周恩来率中共代表团到南京、上海继续与国民党进行谈判,力争避免全面内战的发生。但由于蒋介石的内战决心已定,谈判无法取得成果。

事态的发展表明,蒋介石发动全面内战已迫在眉睫。5月21日,中共中央指出:国民党现正积极布置全国内战,我应积极加以准备,加以制止。在这之前,5月4日,中共中央发出解决农民土地问题的指示,即五四指示,以便进一步调动农民的积极性,为进行自卫战争奠定更牢固的群众基础。

尽管中国共产党作了种种争取和平的努力,然而,内战终于还是降临了。

奋起自卫

1946年6月下旬,国民党军队突然向中原解放区发动大规模进攻。接着又向苏中、淮北、晋冀鲁豫、晋绥、东北等解放区大举进攻。全面内战终于爆发。

全面内战开始时,国民党军队用于进攻解放区的总兵力为160万人,而且得到美国的援助,装备精良。相比之下,人民军队的总兵力为127万人,装备基本上是步兵武器,仅有少量火炮。解放区的人口仅1.36亿人,面积约230万平方公里,内部的封建势力尚未肃清,后方还不很巩固。

敌我力量对比如此悬殊,内战的前途到底如何?中国共产党坚定地指出:我们能够打败蒋介石,因为人民军队所进行的战争具有爱国的正义的革命的性质,必然获得全国人民的拥护,这是战胜国民党的政治基础。8月,毛泽东会见来访的美国记者安娜·路易斯·斯特朗,提出“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的著名论断,表示了对貌似强大的敌人的蔑视,表明了打败国民党反动派的信心和决心。

为打败国民党的军事进攻,中共中央制定了一系列方针和政策。在政治上,建立党领导的最广泛的人民民主统一战线。在军事上,实行“集中优势兵力,各个歼灭敌人”的作战原则和积极防御的方针,以歼灭敌人有生力量为主要目标,而不以保守或夺取城市和地方为主要目标。按照中共中央的部署,人民解放军贯彻积极防御的方针,到1947月2月,共歼灭国民党军队70万人,收复和解放城市135座。

由于战线延长同兵力不足的矛盾日益尖锐,国民党军队终于丧失向解放区全面进攻的能力。从1947年3月开始,改为对陕北、山东两解放区实施重点进攻。在山东,华东野战军在陈毅、粟裕等指挥下,于5月中旬在孟良崮战役中全歼整编第七十四师,基本粉碎国民党军队对山东解放区的重点进攻。在陕北,中共中央和人民解放军总部于3月主动撤出延安,开始转战陕北的艰苦斗争。在彭德怀指挥下,数战皆捷。到8月,国民党军队对陕北的重点进攻也被粉碎。

中共中央撤离延安后,决定以刘少奇、朱德以及一部分中央委员组成中央工作委员会,到华北进行中央委托的工作;毛泽东、周恩来、任弼时率中共中央和人民解放军总部的精干机关,继续留在陕北,指挥全国各战场的作战;叶剑英、杨尚昆主持的中央后方委员会,转移到晋西北统筹后方工作。

从1946年7月起到1947年6月,人民军队在一年的内线作战中,共歼敌112万人;人民解放军的总兵力发展到190多万人。正是在这种情况下,人民解放军结束战略防御阶段,以新的态势跨入新的阶段。

在解放区军民取得军事上的重大胜利的同时,国民党统治区的人民掀起声势浩大的爱国民主运动。

1946年12月24日发生的美国军人在北平强姦中国女大学生的事件,触发了一场抗议驻华美军暴行的群众运动,即抗暴运动。在中共地下党组织的发动下,全国各大城市学生纷纷举行集会、罢课和示威游行,并得到各阶层人民的广泛声援。以抗暴运动为标志,以学生为先锋的爱国民主运动同国民党政府之间的斗争,逐步形成配合人民解放战争的第二条战线。

这时的国民党统治区内,官僚资本同美国垄断资本结合在一起,控制着整个社会的经济命脉,使国民经济陷入严重的萎缩。庞大的军费造成巨额财政赤字,通货膨胀,物价飞涨。在这种情况下,人民不得不在饥饿和死亡线上挣扎。

1947年2月28日,中共中央发出指示,指出党在国民党统治区应“建立反卖国、反内战、反独裁与反特务恐怖的广大阵线”。5月20日,南京学生走上街头,呼喊“反饥饿”、“反内战”等口号,引发了五二○运动。除学生运动外,国民党统治区内的人民运动这时也迅速高涨。1947年2月28日,台湾人民为反抗国民党当局的暴政举行武装起义,遭到血腥镇压,被害者达3万人以上。1947年,有20多个大中城市的约320万工人罢工。在农村,农民掀起反抗抓丁、征粮、征税的斗争。

这时的形势,正如毛泽东在为新华社写的一篇评论中所指出的:“无论是在军事战线上,或者是在政治战线上,蒋介石政府都打了败仗。”“蒋介石政府已处在全民的包围中。”

转入战略进攻

到1947年7月,整个战局发生了有利于人民解放军的重大变化。这时,国民党军队的总兵力已下降到373万人,其中正规军下降到150万人,且士气低落,军心涣散;人民解放军的总兵力则增加为195万人,其中正规军近100万人,虽然数量不及国民党军队,但它士气高昂,并得到人民群众的支持。

中共中央当机立断,作出出人意料的决策:不等到完全粉碎国民党军队的战略进攻,不等到解放军在数量上占有优势,即以主力打到外线去,将战争引向国民党区域,立刻转入战略进攻。

战略进攻的主要突击方向选在地处中原的大别山区。在中共中央的部署下,1947年6月30日夜,刘伯承、邓小平率晋冀鲁豫野战军主力12万人在鲁西南一举突破黄河天险,揭开战略进攻的序幕,开始了千里跃进大别山的壮举。经过艰苦的行军和激烈的战斗,在8月末到达大别山区。到11月,共歼敌3万余人,建立33个县的民主政权,初步打开了大别山地区的局面。

在刘邓大军跃进大别山之际,由陈赓、谢富治率领的晋冀鲁豫野战军一部8万人在8月下旬渡过黄河,挺进豫西。由陈毅、粟裕率领的华东野战军主力也在9月越过陇海铁路南下,进入豫皖苏平原。至此,三路大军都打到外线,布成“品”字形阵势,纵横驰骋于黄河以南、长江以北、西起汉水、东迄大海的广大地区。与此同时,仍在内线作战的人民解放军也加紧发起攻击,并渐次转入反攻。

各个战场上的攻势作战,构成人民解放军全国规模的战略进攻的总形势。对此,毛泽东评价说:“这是一个历史的转折点。这是蒋介石的二十年反革命统治由发展到消灭的转折点。这是一百多年以来帝国主义在中国的统治由发展到消灭的转折点”。

人民解放军转入战略进攻的新形势,要求解放区普遍深入地开展土地改革运动。1947年7月至9月,在刘少奇主持下,中共中央工作委员会在河北平山县西柏坡村召开全国土地会议,制定《中国土地法大纲》,10月10日由中共中央批准公布。这个土地法大纲是一个彻底的反封建的土地革命纲领。在解放战争胜利发展的时候,它指引着在封建制度压迫下的亿万农民汇入民主革命的洪流。全国土地会议以后,解放区各级党政领导机关派出大批土改工作队深入农村,发动农民,迅速形成土地制度改革的热潮。到1948年秋,在1亿人口的解放区消灭了封建的生产关系。在如此广阔的范围内进行土地制度改革,是中国几千年历史上一次翻天覆地的社会大变革。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不仅在反对帝国主义的斗争中,而且在反对封建主义的斗争中,创造出过去任何政党不曾有过的丰功伟绩。

广大农民在政治和经济上翻身以后,政治觉悟和组织程度空前提高。在“参军保田”的口号下,大批青壮年农民潮水般涌入人民军队。各地农民不仅将粮食、被服等送上前线,而且组成运输队、担架队、破路队等,随军担负战地勤务。他们还广泛建立与加强民兵组织,配合解放军作战,保卫解放区。人民解放战争获得了足以保证夺取胜利的取之不竭的人力、物力的源泉。

随着人民解放战争进入战略进攻阶段,1947年10月10日,中国人民解放军总部发表宣言,响亮地提出“打倒蒋介石,解放全中国”的口号。

为了制定“打倒蒋介石,解放全中国”的具体行动纲领,1947年12月,中共中央在陕北米脂县杨家沟召开会议,毛泽东在会上作《目前形势和我们的任务》的报告。这个报告是整个打倒蒋介石反动统治集团、建立新民主主义中国的时期内,在政治、军事、经济各方面带纲领性的文件。会后,中共中央集中全力研究和解决新形势下,党在土地改革、新解放城市等方面的各项具体政策和策略问题,使全党有条不紊地开展工作。这就为迎接即将到来的全国范围的革命胜利,创造了最重要的条件。

人民解放军转入战略进攻后,国民党当局为维护自己摇摇慾坠的统治,进一步加强对国民党统治区人民的压榨和对爱国民主力量的镇压。广大学生寄希望于人民解放战争的胜利,因而不再提“反内战”的口号,而是在“反迫害”的口号下展开斗争。各民主党派和广大无党派民主人士日益倾向于支持人民革命。

国民党当局不断地用暴力手段对民盟等施行迫害。继李公朴、闻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四、中国共产党领导人民得解放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党在我心中》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