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杀手》

第十三章 一生难再的消遣

作者:经济类

“如果你的投资运行良好,那么,跟着感觉走,并且把你所有的资产投入进去。”

第一节 敢吃“美洲虎”

1984年底,乔治·索罗斯在公司的地位上升。或许他虽想尽可能地把量子公司的指挥棒交给别人,但他仍然不想完全退下来。他仍然相信一场风暴将会危及世界经济。他虽然不能猜测它的性质或者它在什么时间到来,但是,当这场风暴到来之时,他希望能亲临其境,乘风破浪,去征服它利用它。与此同时,他密切地关注着公司的活动,更多的时间他是在办公室里度过的,以确保1984年和1985年生意兴隆。

19sa年12月,他把注意力转向英国,当时英国正流行数量巨大的利己股票。不列颠电讯公司、不列颠煤气公司和美洲虎公司三者都出现了问题。索罗斯知道,这是英国首相玛格丽特·撒切尔希望每位英国公民都持有不列颠股份公司的股票的结果。怎么来宾现这一目标呢?那就是降低证券价格。

索罗斯要求阿兰·拉裴尔去看看美洲虎和不列颠电讯公司。拉裴尔对美洲虎公司进行研究后告诉索罗斯,美洲虎公司的总裁约翰·艾根先生工作非常优秀,正使美洲虎转向在美国进口汽车业务上。现在它的股价为160 便士,量子公司拥有它将近4.49亿美元业务量的5%,大约2000美元。对于别人来说,这已是较大的股份了,可是,对索罗斯来说就并非如此。

拉裴尔见到索罗斯。

“我已经对美洲虎作了研究。

“你的意思怎样?”

“我打心眼里喜欢美洲虎的经营方式,我想,我们拥有这么多股份,我肯定不会出乱子的。“

使拉裴尔惊奇的是,索罗斯拿起电话指示他的经纪人“给我再买石万份美洲虎的股票”。

拉裴尔不想破坏索罗斯的心境,但他仍然觉得这是他的义务,说出自己的保留意见。“请原谅,可能我没有表达清楚。我说‘我们会不错。’”

“不错”的含义对拉裴尔和索罗斯来说,显然不同。对阿兰·拉裴尔来说,它意味着:我们已经做到这种程度很不错。我们不要再做更多的事情,除非我们看到了结果。对索罗斯来说,它意味着:既然你喜欢目前的形势,为什么不跟着感觉走,并把你的所有资产投入进去呢?索罗斯把他琢磨出来的道理告诉他的助手:

“听着,阿兰,你告诉我这家公司转产工作十分出色,这是他们获得源源不断的现金和股份利息的基础。你想想股票利息上涨。国际投资者就会对它发生兴趣,股票马上就会升值。”

对索罗斯来说,在这种形势下,他可以运用他的反馈理论。他感觉到股票价格即将上升,投资者不久就会发生狂乱,进一步驱使股价上扬。

拉裴尔从索罗斯的话中找不出可以争论的东西。

“是的,”他同意,“股价毫无疑问会上涨。”

“多买一些。

拉裴尔嘴上说是,但他怀疑索罗斯是否真正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既然股票上涨,”索罗斯继续说,“那么你该多买一些。你不必在意你的业务量部分占了它多大比例。如果你认为对,那你就去做。”

索罗斯微微一笑然后开口,表明他对这个问题的争论不感兴趣。“下一个。”

索罗斯很自信,他认为美洲虎和不列颠电讯公司肯定保险。他知道和这些平衡股相比有更多的东西在发挥作用。实际上,真正在起作用的东西是唯一的,极为关键的现实:玛格丽特·撤切尔想让英国的利己股降价。

拉裴尔在轻轻地发抖,他担心索罗斯会拿股票下赌注。

其实,他用不着担心。在美洲虎公司里量子公司的赢利是2500万美元。

套头交易概念的部分含义索罗斯把它定义为卖空。在80年代中期,索罗斯进行的最大卖空交易是西部联盟公司。

那是1985年。当时,传真机在美国已经很普遍。西部联盟公司的股票,早几年就已经很高了,现在价格在10一20美元之间。索罗斯和他的助手特别注意到,这个公司仍然有大量的用户直通电报装置,跌价补偿它的平衡股。因为这种装置是陈旧的机电型的而不是什么高新技术,因此,在市场上几乎没有什么价值。西部联盟公司也还有不少债务。

索罗斯怀疑这家公司能否抵债或偿还优先股。

“我们所想的就是,西部联盟公司淘汰了西部小马快递邮政制度,传真机也会淘汰西部联盟公司。

许多长时间做资产评估的分析家们在对西部联盟公司资产评估时,没有考虑到七资产的价值比西部联盟公司申报的要少得多。当然,索罗斯看到了这一点,他卖空了l00万股。所获利润,阿兰·拉裴尔说,有百万之数。

第二节 一夜赚了四千万

到了1985年,索罗斯仍然担心美国经济会走向崩溃。8月。他认为“帝国循环”处于信用膨胀的最后一环,是为了刺激美国经济和补偿军事膨胀,缓解办法即将出现。对索罗斯来说,幸运的是,他能够及时地意识到机会并且利用机会。当美国政府和其他经济巨头意识到证券市场已经变成一个危及他们利益的怪物时。缓解的办法就会出现。

安索尼·萨普森在《与大富豪的接触》一文中提到了这一点,他写道:“还在60年代,全球性减少市场限制主张的热衷者,期望世界性证券市场逐渐地有理性地调整彼此间利益对立的情况,因为,除非他们在有些地方达到利益平衡,否则,各国就会出口量减少并且经济贬值。美元、日元或者英镑应该精确地反映各国经济效益。”

“1971年,尼克松总统割断了美元与黄金的联系,货币开始自由地浮动,货币的相互流通有了新的比价。汇率似乎不再与出口挂钧。到1980年末,美元对日元在同一天可能会有4%的变化。

起初,索罗斯在所有的证券交易中运气不佳,在80年代初损失惨重。80年代中期,他认清了形势,重新树立了信心。他知道,美元——以及它与日元和德国马克的关系——在证券世界可能会产生巨大的变化,因此,他密切地关注着。

80年代初,美元的价值蹒珊摇摆,使得依赖于稳定美元的世界担忧和吃惊。

80年代初,里根政府实行美元坚挺政策,希望通过允许廉价进口和吸引外资来平衡贸易逆差,抑制通货膨胀。

终于,里根转向降低税收,同时,增加国防投入,美元和股票市场开始走向繁荣。外资引人美国,使美元和资本市场升值。经济的进一步发展吸引了更大量的外资,这都推动了美元的升值一一一索罗斯再一次把它称之为“里根帝国的循环”。

索罗斯认为,内在的不稳定性是帝国循环最终注定了的。“因为美元的坚挺和很高的不动产利率,是与增加预算赤字和削弱美国经济等刺激性的影响紧密联系在一起的。”正如索罗斯所料,到了1985年,美国的贸易逆差以惊人的速度上升,而美国的出口由于美元升值很高而遇到了极大的障碍。美国的国内企业由于日本低廉倾销,危机四伏。索罗斯注意到这些情况,认定这是典型的繁荣一一一萧条序列的第一个阶段。

与此同时,其他的分析家正在兜售轮流股。当然不是索罗斯。与此相反,索罗斯转向接收股和国债利息一一一二者都在跌价。例如,量子公司在首都公司接管美国之音电视网时,购买了美国之音电视网60万股的股份。三月的一个下午,首都公司宣布以每股118美元的价格收购美国之音电视网的股票,按这个底价量子公司可赚1800万美元。

此后不久,索罗斯打电话给正在处理这方面事务的阿兰·拉裴尔。“这非常好,”索罗斯说,“不过,现在我们应该怎么做呢?”

在多年以后谈起这件事的时候,拉裴尔模仿索罗斯的匈牙利语调重复了这句话。拉裴尔非常明了,索罗斯并不是真的要问他这个问题,而是想考验他。索罗斯似乎是要说:“我非常高兴,但是,不要被冲昏了头脑。”

拉裴尔说,“我们再买一些首都公司的股票。”

从索罗斯的沉默中,拉裴尔知道自己在这场测试中得了满分。索罗斯相信里根列美元的政策最终会导致经济的萧条,这位总统先生似乎对保持美元坚挺具有充足理由,但是,索罗斯更有理由使美元下跌。在80年代初,短期信贷利率上升到了19%。黄金达到了每盎司900美元。膨胀还在上扬——以20%的水平上扬。1美元高涨到可以兑换240日元、3.25德国马克。

对于索罗斯来说,现在终于可以看得很清楚了,随着石油输出国组织的解体,原油价格开始下跌。这将给美国增加要求降低美元价值的压力。原油后来达到了每桶40美元,而目标是要上升到每桶80美元。石油输出国组织的解体缓解了世界范围内的膨胀。膨胀的缓解,相应地使信贷利率下降。这些变化的结果,使美元大大贬值。

拉裴尔对索罗斯作了说明:“显然,要采取的措施就是卖空原油,使处于劣势的美国信贷率曲线和行情看涨的日本信贷率曲线上升,因为日本依赖于进口石油。另外,美元对日元和马克的比价下跌。因为商品、固定收入和流通市场在规模和数量上要比证券市场大得多,投资者和投机者在相对短时间内可以采取许多手段。也因为证券的需求范围相对小一些,许多策略也可以实施。因此,公司当时虽然只有4亿美元,但对公司的影响作用是十分巨大的。

“乔治·索罗斯在所有事情上有根多很多的策略。你一辈子只要去做就行了。”

从1985年8月开始,索罗斯坚持写投资日记。它记录了索罗斯试图回答帝国循环能持续多长时间这一问题,同时,这也可作为投资决定的背景,他称之为“当下的经验”。他把日记作为测试自己预言证券市场的变化能力的依据——也同样作为检验自己的理论的机会。由于有日记,从1985年8月至1986年11月,索罗斯的观点和投资战略就有了详细的记载,并收入了索罗斯1987年写的《点石成金》一书。

对索罗斯的一次大测试是在1985年9月。这一年9月6日,他预言马克和日元将会升值。但是,那时它们正在贬值。他开始怀疑“帝国的循环”这一理论。他拥有大量的这两种通货,总量达7亿美元一一一比整个量子公司的价值还多。虽然他受了一些损失,但他仍然自信,事实可能会证明他是正确的。因此,他又增加了对马克和日元这两种通货的数量,差不多8亿美元一一一比量子公司的价值还多2亿美元。

到了1985年9月z日,索罗斯的设想开始变成现实。美国财政部的新任部长詹姆士。贝克,认为美元必须贬值,因为美国开始要求保护自己的工业。贝克和法国、西德、日本和英国的几个财政部长一一一也就是所谓的“五国集团”一一一在纽约市的普拉扎宾馆碰头商讨。索罗斯知道了这次会议,并且很快意识到这些财政部长打算做什么。索罗斯通宵达旦地工作,又买了数百万日元。

部长们果然是准备让美元下跌,鉴订了所谓的“普拉扎协议”,提出了通过“更密切的配合”“有关非美元通货升值的命令”。这就意味着现在中央银行被迫使美元贬值。

这份协议公布后的第一天,美元兑日元从239下降到222.5,即下降了4.3%。这是历史上下降最大的一天。使索罗斯高兴的是,他一夜之间赚了4000万美元。那天早上拉裴尔见到索罗斯就说:“高招,乔治,我真佩服。”索罗斯继续购买日元。

在1985年9月28日的日记中,索罗斯把《普拉扎协议》签订时的突然而敏捷的行动称之为“一生中的一次消遣,最后那一个星期的利润比最近四年金融贸易损失的总和还要多……”

《普拉扎协议》投资使量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三章 一生难再的消遣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融杀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