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杀手》

第十九章 挑战英镑

作者:经济类

乔治·索罗斯的天才就在于比别人更快地发现长远的发展趋势。

第一节 石破天惊

1992年·9月,索罗斯采取了他有生以来最大的一次行动,这次行动使他一举成为世界上最著名的投资商。

他的这次著名的行动是针对英镑的。他选择了英国两个很有权威的目标。

一个就是曾经具有极高权威的英镑。英镑曾在2oo年间成为世界主要的货币,采取金本位制,曾与英国海军一样是英国力量的象征。但是由于第一次世界大战以及1929年股市暴跌,英镑的作用大力削弱了。英国政府对英镑采取浮动制并放弃了金本位,其地位江河日下。

另一个日标是英格兰银行。长久以来,英格兰银行代表了繁荣和力量,是英国金融的坚强支柱。没有东西能够动摇它作为国家对付市场混乱坚强堡垒的地位。

索罗斯要试一试英镑和英格兰银行到底会有多大的权威,而以前任何人连想都设想过。他要做以前没人做过的事,他为此准备了很长时间。

第二节 战争序曲

在他行动之前,有几件事情的发展正交织在一起。

建于1979年的汇率机制是试图建立欧洲单一货币计划的第一阶段。单一的货币将稳定欧洲商业。它也将削弱交易商和投机商使国家银行运作困难的能力,特别是当政府不参与货币一体化时。

随着货币汇率机制的实施,西欧国家的联系日益紧密。他们的这种机制不是固定在黄金上,也不是稳定在美元上,而是相互之间的稳定。每一种货币在一个固定范围内浮动,如果超出这一范围,各成员国中央银行有义务进行干预。在这个固定范围内,成员国的货币可以相对于其他国家货币进行浮动,而核心的汇率则以德国马克为基准。

1992年2月7日,当马斯特里赫特条约签订时,欧洲一体化进程得到了加强。由欧洲联盟12个成员国签订的马约试图为渐进的全面的一体化建立地区性货币和经济制度。这一计划是想在2000年前建立一个欧洲中央银行和单一的货币,也试图使欧洲朝政治一体化迈进。

这是一个多么宏伟的规划。

通过这个期望所透出来的信念就是欧洲国家共同行动,为了整体联盟利益而抑制国家利益。

困难是:有人忘了告诉欧洲各国,他们应行动一致。

经济一体化的成功较多依赖于各国相互协调各自的经济政策。但无论这些国家签定了多少文件,无论他们发表了多么重要的演讲,西欧的政治家们不可能做到相互之间真正的协调一致。

1992年秋,索罗斯用来对英镑进行日险投机的凡亿美元只是世界金融市场上巨大资本的一小部分。随着技术的进步和市场各种限制制度的取消,世界上每天都进行着数万亿美元的交易,其交易颁是1986年的3倍多。美国工人的养老公司有1,5oo亿美元投资于海外,是1983年的20倍。各种组织,从日本的保险公司到美国的基金,正在使世界的投资狂热化。

从1987年开始,大多数欧洲货币稳定在德国马克上。例如。英镑与马克的汇率为1英镑兑换2.95马克,这使得加人货币汇率机制成本很高。1992年,十分明显的是,几个欧洲国家的货币。不仅有英镑还有意大利里拉,在与法郎和马克的挂钧中开始贬值,由于英国经济衰退以及认为英国不可能保持与德国马克的高汇率。投机商们相信英国政府将被迫退出货币汇率机制。

第三节 索罗斯的天才

乔治·索罗斯认为货币汇率机制不可能保持协调一致。他知道,欧洲国家使投机商无机可乘的唯一途径就是在所有国家保持同一水平的汇率。如果汇率多样化,象他这样的投机商就会进行投机一一一利用疲软的货币进行。这就是1992年夏季所发生事情的根本所在。

索罗斯早就预见到了这一结果。

乔治·索罗斯的天才就在于比别人夏快地发现长远的发展趋势

索罗斯投资管理经理加里·格拉斯藤说:“乔治的天才在于比别人更快地发现事情发展的长远趋势。乔治在柏林墙倒场时就已意识到将要发生什么,由于他思维开阔、明晰,因此他知道德国统一将花费巨大,超过总理科尔及其他人的预测。他对宏观经济的理解正是我们所需的。他不必看到现实的变化发展,但在脑中,他早已想象到了。”

第四节 谁对谁错

欧洲的困难正在加剧,在马斯特里赫特条约签定后不到一年时间,几个欧洲国家已很难协调行动。

虽然英国决定加强它的经济地位,但索罗斯和其他投资者相信英国不可能保持它的高利率,英国政府唯一可行的解决办法就是降低利率,但这将削弱英国货币,并迫使英国退出货币汇率机制。同时,在伦敦金融领域内,投机商们如索罗斯正在投机英镑,在最初的几个月里他们已开始占据了相当大的市场份额。

随着时间推移,1992年,英国政府日益陷入尴尬的境地。英国需要德国降低它的利率,但众所周知,这根本就不可能。

英国需要改变它的政策,但这元疑将使政府动摇,甚至有可能倒台。

梅杰不得不作出决定,他坚持英国将坚定地执行留在货币汇率机制内的政策。接着,他的财政大臣莱蒙也强调了他的观点。

但是新闻界正在激烈反对首相不惜血本以维护英镑地位的政策,就在梅杰讲话的同时,英镑对马克比价开始低落于2.85。

1992年7月初。

6位货币专家联名写信给伦敦《泰晤上报》,要求英国政府从汇率机制中退出。他们要求政府降低利率以克服经济的不景气。

但政府并不愿意降低利率,固为这将削弱货币地位,将使英镑面对投机和套汇而进一步脆弱。英国政府可以降低利率,但只有在德国际低利率时。可是德国联邦银行拒绝了来自英国政府方面的多次请求,坚决反对降低自己的利率。

1992年7月末。

批评声越来越多,许多金融专家质疑政府的汇率政策,他们质问梅杰在英国经济衰落面前,谁会支持他执行那样的政策。

英国商界领袖要求在汇率机制内,各国采取一致的汇率,即英国货币对马克的2.60比价,他们要求降低利率至少3个百分点。

几个月后,英国财政大臣莱蒙还是拒绝了考虑货币贬值一事。

1992年8月中旬。

英国财政大臣声称:“我们并不进行货币贬值”。为了回答他的批评者,他宣称:“象某些人所建议的那样,如果我们退出汇率机制,松动利率,事情将更槽,英镑将急剧贬值,通货膨胀将十分严重。

“不退出汇率机制,我决不放弃我们的努力。”他在报纸的一篇文章中写道。

1992年8月28日上午8时26分。

菜蒙的立场能坚定下去似乎已不可能。几分钟前,一名财政部工作人员正在忙着把财政部门前的铜牌擦亮,使之适于电视摄像机拍摄。不久,财政大臣莱蒙出现在财政部外,站在电视摄相机前,他摄着拳头,面带微笑,好象在掩饰心中的激动。

现场记者既在研究他的言谈,又在揣摸他的身体语言,试图探究真相。菜蒙不断地点头,通常在涉及到敏感问题时,他屏住呼吸。当他讲话时,吐词极快,显示他在极力恢复常态。他不想让人打断他的谈话,他穿着严肃,试图向人传递他的可信和可靠,但很少有人上当。

他拒绝使英镑贬值,希望平息金融市场:以防利率上升。他相信英国在很长时间内不会退出汇率机制。他坚定他说:“为了明确英国的立场,我认为英镑不可能贬值,英国不会退出汇率机制,我们对汇率机制负有绝对义务,这就是我们的政策——我们政策的核心。”

他重复着近来在唐宁街听到的讲话:“我们将做任何必要的事情。”这意谓着政府对于利率提升,如果需要,将毫不犹豫。他不理睬其他问题,他所说的正是他所发表的:“我们正在采取行动”。

莱蒙的公开讲话是随着英格兰银行积极干预英镑而发表的。英格兰银行购入33亿英镑,英格兰银行的这一行动试图使人明白财政大臣讲话的意图,即防止投机商使英镑与马克的比价低于最低水平的2.7780。

当天英镑对马克的比价为2.7946,菜蒙的讲话以及银行积极干预都没产生预期的作用。“此人自身就心存疑虑”,凯瑟琳。查尔顿说,她是语言教师,是曾分析过莱蒙对《每日电讯》讲话的录音磁带的几个专家之一。查尔顿认为,莱蒙眨眼的频率就透露了他的秘密,她注意到,大多数人一分钟眨眼6到8次,但莱蒙巧秒眨眼64次。她的结论是:“通常情况下,如果你讲实话,你的眼睛较静,眨得少”。

身体动作,眨眼频率,抛头露面,这一切综合起来透露出了一件事情,即英国政府的影响正在削弱。投机商们意识到了。

1992年8月28日。

莱蒙还发表了另外一次讲话,这次是在欧盟财政部长会议之后。

是什么内容?

他宣称,欧洲货币汇率机制内各国将不会再一致。

这话听起来有点矛盾。

1992年8月末。

索罗斯曾与德国联邦银行行长汉姆·施莱辛格谈过,知道德国不打算拯救欧洲其他国家的货币。

索罗斯从施莱辛格处得到的一个信息就是德国不会做任何损害本国经济的事情,施莱辛格不愿意帮助英国,梅杰和莱蒙试图使英国留在汇率机制内不可能。

灾难渐露端倪,索罗斯开始相信一笔巨大的投资是可能的。“我们为此几乎做了6个月的准备,”一名未明身份的发言人替索罗斯说道:“现在我们终于开始实施了”。

第五节 固执的约翰牛

1992年9月初。

索罗斯并不是唯一投机汇率机制中疲软货币的人,那些长期进行套汇经营的投资公司和跨国公司也开始抛售脆弱的欧洲货币。

在银行进行外汇交易的投机商们很快注意到他们经营的货币正在大量增加。很显然,欧洲国家的中央银行们正在承受着巨大的压力。这些银行将不得不花费大量金钱以支持各自的货币,英格兰银行长时间地维护英镑地位的可能性越来越小。

英国仍在坚持。

莱蒙正在为其犹如困兽的英镑耗尽血本,争取时间。

1992年9月3日。

菜蒙宣布政府计划从国际银行组织购人75亿英镑,这前所未有的举动试图重振英镑,伦敦充满了乐观气息,大家都松了口气。

在这之后,莱蒙又可能使英镑坚挺,以留在欧洲货币汇卒机制内,他在阻止货币贬值。

第六节 万事俱备

1992年9月10日。

菜蒙又一次拒绝了英镑贬值。同一天,梅杰用强硬地语调在格拉斯哥对苏格兰英国工业联盟发表演讲时说:“进行货币贬值的选择,或货币膨胀的选择都将是此时对我们未来的背叛,我告诉你们,这绝不是政府的政策”。

讲话赢得了热烈的掌声。索罗斯听了梅杰和莱蒙的讲话,他并不相信这些。

“现实”对索罗斯来说,就是英国保持英镑的过高价值将面临巨大的压力,已导致了经济萧条。(一名电视台记者后来问索罗斯为什么他不相信菜蒙的话,他大笑,说:“我能告诉你的是我以前说过的:他的讲话没使我感到信服”。)

索罗斯一直关注着局势,等待着时机。仙认识到时间的炸弹已咬嘈作响,但他不知道什么时间爆炸。

“我个人并设想到汇率机制能破裂”,他说,“我只是看到了内部的紧张关系。但不久这种紧张关系日益公开化,不和谐音如此之大。有一次与德国联邦银行行长施莱辛格交谈,施莱辛格的谈话后来发表在《华尔街季刊》上,这明显是号召每个人都要放弃英镑于不同。”施莱辛格认为,签定以意大利里拉贬值来换取德国降低自己利率的协定不可能完全解决欧洲货币市场的危机,他认为避免混乱的办法就是货币贬值。这次谈话成了让投机商们抛弃英镑的动员令。

对于斯但莱·德鲁肯米幼来说,施莱辛格的“进军号角”使投机英镑的决定更加坚决。”真正的决定并不是是否购买股份,而是投人多少。起初,我想在30亿到40亿美元之间,但这时,索罗斯的本能、第六感觉以及使他成为伟大投资商的一些事情介人了,于是我们投入了大量钱。对索罗斯来说,无论你对或错,但当你知道你正确时,你要做到极限。我们确实投入了很多钱,但我们所耗尽了的只是时间。

由于投机经营英镑,德鲁肯米勒名望也为之一振。但如同平常一样,德鲁肯米勒认为是索罗斯给了他以极大自信,索罗斯鼓励他投入很多钱。“我告诉过你,要做到极限”,索罗斯说。

当货币市场危机爆发时,索罗斯正准备进行投机经营。

他的运作是十分复杂的,原因在于他相信货币汇率机制的分崩离析是一步步发展的。起初,大部分欧洲货币协调一致;然后,欧洲国家利率急剧下降:接着是欧洲股市的下跌。

因此,他决定卖空疲软的欧洲货币,投资于利率和证券市场。这是一个大胆的行动,在这一行动中,索罗斯与他的合伙人抛售了70亿美元的英镑,他们购进了60亿美元的马克,还少量地购进法国法郎。

同时,索罗斯购人价值5亿美元的英国股票,这一操作是以假定一个国家的股票经常随着其货币贬值而升值为前提的。另外。索罗斯还投资于长期的德国和法国债券市场,同时,他卖空自己的德国和法国的股票。索罗斯的想法是德国的马克升值将损害其股票,但对债券有益,因为利率将降低。索罗斯有根高信誉,因此他能用10亿美元作抵押,借出刀亿美元进而发展到100亿美元的投入,这样他在市场上雄踞一方。

并不是索罗斯一个人在进行这种投机,世界各地的货币经营商都在进行,因此英镑的价值就很难维持。

索罗斯在纽约也正在进行巨大的投资,“我们有70亿美元的股票,我们在市场的资本总计为100亿美元。这是我们公司资本的1.5倍”。索罗斯说,他借人50亿英镑,接着他把英镑以2.79马克对1英镑的比价换成了马克。现在,他又拥有了大量坚挺的马克。

于是他在等待。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融杀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