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杀手》

第二十章 华尔街赌王

作者:经济类

……虽然他投入了l00亿美元的赌注,这可能是他历史上最大的一次赌注,但他一点也不担忧,他开始人睡。

第一节 英镑末日

1992年9月15日.星期二上午。

梅杰原计划到西班牙访问,但为了处理欧洲货币汇率机制危机问题而不得不予以取消。

英格兰银行仍自信它能赶走像索罗斯这样的投机商。午餐前,交易商们开始注意到了里拉的下跌。于是,他们开始疯狂地进行英镑交易。

星期二下午。

英镑与马克的比价下跌为2.80,傍晚有消息说英格兰银行又购人30亿英镑,但英镑比价居然毫无反应。

星期二晚间。

在伦敦,英镑对马克的比价只是比汇率机制中所确定的最低线1英镑对换2.778马克高1芬尼,这是英国加入汇率机制以来的最低价。白金汉宫也开始注意到这一问题。除非英国政府采取紧急措施,否则英镑将继续贬值。

当一个国家的货币受到投机商的发难时,金融部门有几项对他们来说是行之有效的措施。一是干预市场交易,购人本国货币。如果这一措施无效,另一防范措施则是提高利率,这是假定高利率将吸收货币以支持本国货币并使之稳定的。

英国政府被迫提高利率,而这无疑将使经济更加衰退。

随着英镑在银行和投机商手中大量聚积,财政大臣只得孤注一掷了。他正在与美国大使共餐,但每隔10分钟,他就走近德国联邦银行的官员身边。

他有一个善意的请求:

请降低你们的利率。

如果莱蒙能成功地劝说德国遵从,那么将减轻英国受到的压力,有可能使英国渡过以后几天而不致于使其金融混乱,但德国拒绝了。

用餐之后,英格兰银行的高级官员与莱蒙的财政部在处理英镑危机方面的职责不再分明了,他们一起坐在两盏明亮的吊灯下的橡木桌子边共同制定着第二天的计划,他们计划从第二天一开始,英格兰银行大规模干预货币市场,购人英镑,如果需要,利率可以急剧提高。

投机商们认识到了英国财政部与德国联邦银行之间的争吵,他们预测英国将第一个感到担忧。政府最可能采取的步骤是提升利率。于是,他们开始大规模地投机英镑。

星期二晚,8点。

在财政部召开的会议结束了,当官员们走出会场时,他们最大的担忧是他们的决定是否真正有效。事情变化对于他们来说太快了。5个小时前,许多官员还不知道,施菜辛格与莱蒙进行了会晤,他不让公开他的讲话。问题愈加严重了,交易商疯狂炒买英镑、里拉,以及其他疲软的货币,大量抛售这些不走运的通货。

莱蒙听了施菜辛格的讲话后,他感到震惊不己。他曾试图压低这一事件的影响,但反应还是席卷而来。

星期二晚、星期三早晨。

在绝境中,美国联邦储备银行和日本的中央银行站到了英国一边。

第二节 索罗斯的自信

星期二下午5时30分,纽约。

索罗斯正坐在位于曼哈顿一座大厦的第38层自己的办公室里,眺望中央公园。

他的信心在增强,英国不久将退出汇率机制。“这明显是一种赌博,是一种只赚不赔的赌博”。后来,他说:“在最坏的情况下,我以相同的利息偿还我的贷款,那我顶多损失4个百分点,这种风险大小了”。

他看着这种结果临近,他感到不可避免,现在他一点也不怀疑他将收获巨大的利润。后来在他的第五大街公寓里,晚饭后,他上床休息了。虽然他投入了l00亿美元的赌注,这可能是他历史上最大的一次赐注,但他一点也不担忧,他开始人睡。

他是那种自信的人。

第三节 手忙脚乱

星期三,上午7:30。

在伦敦的斯瑞尼德大街,8个负责处理外汇交易的人员聚集在英格兰银行的办公室里,把各自的计算机放在一起,开始购人英镑,他们输入命令分三部分购人,共花费20亿美元。

但结果失败了,几百家英国公司和拥有英镑的股票、债券的养老基金、保险公司急切地抛售手中的股票、债券。

郁闷的空气笼罩着英国金融界。

星期三上午,8:30。

财政部处理危机小组成员聚集在莱蒙办公室,每个人脸色都阴沉着。莱蒙刚给英格兰银行市场部付主任和首相通了电话。挂断电话后,莱蒙下令动用外汇储备进一步干预。

记者们已出现在财政部主要人口处。

星期三,上午9:00。

首相梅杰坐上他的防弹车,用了两分钟时间离开白金汉宫来到老海军部大楼,这是他的临时住宅,因为唐宁街10号正在修整。在老海军部大楼,他要与政府官员开一个会,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会议主题竟是马约。

当即将来临的金融灾难的消息传人会议室时,与会人员感到他们成了事实上的战时内阁。

星期三,上午10:30。

莱蒙放下电话声称英国金融界人人自危。梅杰离开马约的会议室来到电话机房,在那里他听着莱蒙向他描述英镑是如何继续下跌的。德国利率仍固定在原处,德国人见死不救,用任何代价也要防止贬值,关键时刻即使是政府信誉也在所不惜,莱蒙请求首相同意把利率提高两个百分点。

梅杰点了点头。

星期三,上午11:00。

宣布发表了,利率提高了。莱蒙声称:“这是因为货币压力和不稳定情况正在减弱”。他希望利率下降,但很少有人相信这种情况会很快发生。

尽管莱蒙宣布利率提高,但不幸的是英镑比价并没稳定。金融官员们知道政府的干预无效。

梅杰也改变了他早先拒绝重开国会的立场,他要求议员们重新聚集以讨论货币汇率机制危机以及英国经济问题。国会被要求于9月29日开会。这一行动是异乎寻常的。自二战后,英国国会只有10次是被要求开会的。

星期三,中午12:00。

英格兰银行又进一步干预,但太迟了。在决定命运的星期三,英格兰银行花费了价值55亿英镑的外汇储备购人英镑以支持英国的货币,但仍毫无作用。

第四节 自信的红利

纽约,上午7:00,电话响了,吵醒了索罗斯。

是德鲁肯米勒的电话,他带来了好消息。

“乔治,你赚了9.58亿美元,”他激动他说。

德鲁肯米勒有点不成熟,但这无关紧要。他知道英国正在于什么,他与索罗斯将是最大的赢家。

(以后,索罗斯将得知他的收益更多一些,因为他站在法国一方反对那些企图投机法郎的投机商。)

总之,从黑色星期三事件中,索罗斯收益为20亿美元,其中10亿来源于英镑投机,另10亿来源于意大利和瑞典货币以及东京股市混乱的赢利。

一个受伤较轻的人可能被劝说打开一瓶香摈酒以庆贺幸免重灾,但索罗斯不是这样,“我之所以这样,是因为我比别人做得好,做得大,”他说。

第五节 告别欧洲

星期三下午早些时候。

处理危机小组成员围着财政大臣谈了一些令人毛骨惊然的念头。

星期三,下午l:30。

该是美国市场运作的时间了,英镑被抛售。一名商人说:“好比水流出龙头一样,这极正常。

星期三,下午2:15。

英格兰银行进行了又一次的挽救,又提高了利率,一天内的第二次,利率已达15%。

在英国历史上从来没有过一天内利率提升两次的例子。现在的利率与梅杰使英国加入汇率机制时的一样了。

投机商们并没有后退,英镑仍低于汇率机制规定的对马克的最低比价。显然,政府的政策已不可能再拥有政治上的支持了。

一天内,英镑利率从10%升到12%,接着又升到了15%。人们知道英国没有办法较长时间承受这么高的利率。英镑与马克的比价持续下降,英格兰银行则连连买进。

一天的努力无济于事,英国将不得不脱离欧洲货币汇率机制,英镑也不得不贬值。

梅杰又拿起了电话,这次是给法国总理和德国总理,梅杰的消息是严酷的,他宣布他不得不使英国退出汇率机制,他别无选择。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融杀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