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下幸之助经营之道》

三 让资金万能的技巧

作者:经济类

引进的资金不是私人的财产,要全部投入事业。

经营事业,当然需要追求利益,至于私益与公益的关系应该怎样去想呢?一项事业如果是必要的,社会对它就有所要求,希望它越发展越大,也就是要求的更多,因此就需要资金。这些资金的筹措有两种:一是以利益的型态筹措;二是以借贷型态筹措。如以借贷型态来筹措资金,不能认为是健全的经营,所以应该以利益型态来筹措资金。本质上,因为这个公司所做的工作对我们有效果,所以我们希望它能再扩大。扩大便要资金,所以以利益的型态提供资金;因此,本质上不能把这钱当作是自己的。公司为了增加生产需要资金,这资金是以利益的型态由他人提供,所以本质上应该认清在事业不做的时候,资金是该还给人家的。

松下先生认为这种想法是能够成立的,事业不做就不需要资金,自己能温饱就可以了。要做事业才要资金,所以集来的资金不能视为私人之物,要全部投入事业、扩大事业,使之能贡献社会。

大众参加企业,不论是对企业本身,或社会团体,都是利多弊少。

今天,社会上各式各样的企业,各依社会的需要而生存。可是随着时代潮流,各种企业都逐渐扩大规模,而产生很多大企业。

这些大企业都是股份公司的组织,而股份都是大众所共有。二次大战以前,有所谓“财阀”,股份由少数的人占有。现在欧洲也还有相当大的企业由个人或家族来经营。

可是现在的日本,个人想在大企业中独占股份,几乎不可能。因为所得税法修正后,个人所得税的累积税率很高,一个人虽然赚了很多钱,可是一大半都变成了税金,因此不能象以前的日本或现在的欧洲,个人能拥有很大的财富。

个人创设的公司想扩大规模的时候,个人的资金已经无法应付,不得不引进外来的资金;所以事业愈扩大,个人的股份反而愈减少。现在大企业创办人持有的股份能占百分之一已经很好了。“住友”、“三并”等财阀系统的大企业,原老板持有的股份已经等于零,现任董事长的股份也是微乎其微,不能与往日相比。

现在所有大企业都从以前那种由特定个人占有的形式脱胎变为以大众为基础的近代式股份公司组织了。也就是说从独占资本转移为大众资本,这是很好的现象。

大众成了股东以后,对自己出资的公司会很关心,时时提供意见,加以督促勉励;这样,公司的发展就更加迅速了。公司发达、利润增加,而这些利润又以各种方式分配给股东,如此良性循环……所以说大众参加企业,无论是对企业本身或是社会团体都是利多弊少。

可是最近这种大众股东的持有股份越来越少,而所谓“法人”股东占的股份却越来越多;大众股东持有股份的比率,到了今年三月已经跌破百分之三十的大关。虽然“法人企业”也是以大众为基础,但是这种情形,毕竟不是好现象,应该想办法改善才好。

以自由化的经营方式,突破区域性的限制和增加国际性竞争的能力。

对资本自由化,每个人都有各自的立场和意见。可是为了国家整体的发展、国民的幸福,进而关系到世界繁荣的观点来看,基本上,资本的自由化是件极重要的事项。也就是说自由化不仅有利于国家的利益,同时也与世界的繁荣与发展有密切的关系。

追究其原因,就是因为自由不限于经济界。在这个世界上,自由是有弹性的活动。在广泛的被认识以后,才有创造、发展的可能。换句话说,处在自由之下,才可作真实、正确的竞争。这也是基于人类本性是追求繁荣与发展的原理。

举例来说,如果现在在日本的九州、四国、本州、北海道之间,限制资本的移动,那么结果如何呢?假如,东京有一家公司,想在九州建立一座工厂,但是九州的经营者会以怕受到压迫为借口,限制开设这个工厂。如此各企业和地域间的发展,也就受到很大的限制。而要突破这个限制,就惟有自由才能做到了。今日的日本企业能不受限制地急速发展,正是因为自由经营的活动所促成的。

对于自由化的体制,并不是十分完整和妥善的,所以政府应给予辅导。延期之年的自由化计划,或许就是因为政府认为有予以指导的必要。自由化既是繁荣的主要条件,而且也是时势所趋必须推行的事项,经过一定时间后,必须毅然决定如期实施,所以在一定期间内,各企业应培养国际性竞争的能力与实力。政府方面,也要提出强而有力的援助和指导。并欢迎外国企业进入日本,同时促使企业之间的共存共荣,也使日本的企业能扩展到国外,并受到各国企业界的欢迎,而与世界各地的企业同享共存共荣的成果。

资金方面也需要“水坝式的经营”来调节,必要时提出来用,不需要时蓄存起来,这样不断地调节,才能有安定的经营。观看日本,几乎可说都没有资金水库可言,水库都是空空的,就象久旱的农民祈求早降甘霖一样,向银行要求货款,但银行又会说他们的水库存量不多,所以很难满足企业的需求,企业为了增加资金,只好将产品降价求售,完全忽视了适当的利润。所以没有资金水库的经营,可以说并不是好现象。讲到战前的情形,当时银行是不轻易把钱贷放的,要经过严格的调查,或有不动产的抵押才能借贷,也就是非常注意安全性。这也是理所当然,因为当时常发生银行挤兑事件。所以银行也很为难,如果经营稍微马虎,或随便借贷给不健全的企业,一传出去,马上会有挤兑的情形发生。所以要放款时,就谨慎再谨慎地调查。当时的银行绝不超贷的,有了一亿的存款,只会贷放八千万,其余两千万当预备金寄存在银行内,这是很坚实的经营法。

在那样的时代,松下先生就考虑到从银行多借一点钱,以自己的名义再寄存银行。今日的银行为了安全起见,常在贷款时或支票贴现时,要求三成款暂存银行。当时是没有这种规定的,因为不容易贷放所以也没有这种必要,可是松下先生在当时就做了象现在积存银行的事。他说:

“我准备做某某种事业,请贷放三百万元给我。”

“哦,如果是这种情形那很好,我们乐意放款。”

“谢谢你,但这资金我不是一次使用,所以贷出之后暂时存在你们行里,等公司需要时再领出来用。”

就这样把资金存在银行,这当然不是受银行之托而存,而是他自动自发的。为何这样做?因为要用钱时再临时跑银行去借贷,既费时又费力,何况如果那时请求贷放被拒,那事情不就变糟了?所以这样做,随时都可以领出来使用,就是事先多贷一点,又暂时存入银行。

有人会说这样做不是多花利息,那不是损失吗?的确是如此,虽然是损失利息,但把它当做是为保存企业资金安全的保险费;松下先生一直这样做,所以战前他从来没为资金的问题伤过脑筋。银行方面也认为是你自己自动要存款的,对银行有利,何乐而不为?松下先生很早就用这种方法,这不就象是一种资金的水库吗。

象设备与资金都需要水库一样,货品的库存方面也该考虑水库的问题。最近各企业考虑到这个问题了吗?不得已而成为库存的是有,但总是认为存下来会麻烦,尽量要想办法卖出去,而成为廉价竞争,这就变成了恶性竞争而互相伤害。如果把存贷想成放入水库存起来,又何必廉价出售?在适当的时期卖出就好了。有否考虑这种水库,对经营的安全度就会相差很多。

在谈到“水坝经营法”中,谈到了设备、资金、库存三种水库问题,其他还有很多问题存在。关键是,今后如何去考虑这些问题,使经营法有很大的改变。如果大家能对“水坝经营法”有正确的认识,就可从今天忙了大半天得不到利益的不安定状态,渐渐移向健全而高利润的经营状态。

当然,这种“水坝经营法”也是说来容易做来难。但是为了确保正当的利润,安稳地经营下去,并求对社会发展有所贡献,一定要断然实行下去。象今天这样没有水库,让水任意地流失,资金与设备随便使用,必要的库存也任意卖掉,那是绝不会有适当的利润,经营也不会安定的。不但不能对社会繁荣有所贡献,反而妨碍了社会的繁荣。

应该在经营方面发挥“水坝经营法”的想法,期求企业的安定与成长。不知道美国他们的经营是否在“水坝经营法”的意识下进行,不过他们确实经常是开动设备的八成,而很成功地得到一定的利润,我们应该承认人家的优点,慢慢地走向这方向。企业不论大小、种类,这一点可说是共同的问题,不仅各企业、各行业,甚而全经济界都应该如此。虽然已有很多公司强力地推进这种“水坝经营法”,但是以全国整体而言,这种思想还应该有更大的推广。

为了做生意才订预算,不是为了预算才做生意,所以要有变通的弹性。

一个国家的营运从财政方面来看,许多政策都是按照编定的预算实施。也就是说把国民缴纳的税金分配到各个省政机关去办事。而这些预算必须由议会承认,也就是由议会代表国民承认这些编列。在实施政策时,要以预算的范围为准则,不能有超出的情形。

在日本的买卖里,也有很多人同样在预算范围内经营生意。正因如此,公司和商店的营运才能顺利进行,并很有效率地展现成果。总之,在计划的预算范围内做买卖是最理想的。其次要注意的,是在实际做买卖时,就象活生生的东西一样,并不是死死的依照预算才能做买卖。换句话说,我们是为了做生意才订预算,而不是为了预算才去做买卖。

对于政府机关而言,若在国民承诺的税金总额以上,要求再增加款项,是可以用“没有此项预算”来拒绝这项支出的。除了遇到战争的非常时期,政府机关会编列特别预算来应急。而商业买卖可说天天都在战争;因此,以没有预算为借口来拖延必要的措施是不容许的。

这些事大家都非常清楚,但在现实生活中却常犯这种错误。一宣布没有业务推广预算,就等于是在终止与顾客的交流,必要的广告来源也被扼杀了。

而顾客看不到这家公司业务推展活动,就可能到别家去购买他们的需要品。

在预算的范围内做买卖当然是很重要的。但是,在必要的时候,也可向外贷款来增加预算,这才算活用做生意的方法。松下的经营太完善了,连给他贷款的银行,都要向他学习。

目前经济不景气,资金短缺,以致生产不顺利,在这种情况下想要顺利经营公司实在不容易。这一点银行也很清楚。偏偏在这个时候,松下公司必须考虑向银行借款;而借款的第一个条件,必须银行或社会认定松下电器公司是一个值得信用的公司。无论产品的品质、生产数量、公司营运、员工旺盛的工作意愿等,都必须是令人放心的公司,银行才愿考虑。所以松下公司首先必须痛加反省:生产是否逐渐增加?勤怠情形如何?为了公司,员工是否拼命努力?对顾客的服务态度如何?等等。

这一切,松下公司在战前都已做到。全国多数的代理商、经销商,也都能把握松下经营方针的精神,努力推销松下产品。另外,与协力厂商的关系也非常容洽,无论在经营管理或价格合理化方面,双方都能朝一致目标前进。

公司内部也对所谓经营精神、作业精神之类的精神教育非常注重,使每位员工都有强烈的使命感,旺盛的工作精神。这一方面,松下公司做得很成功。

上述这种经营态度,也给银行留下一个很好的印象。因此对松下的借款申请,连一次都没有回绝过。“松下的经营太完善了,我们应从银行的立场来学习松下方针。”这就是战败前松下的情形。

今天固然可将公司经营不善,归咎于战败后一片混乱的影响,但是本公司情况不理想的责任在哪里?经营者本身有责任,各位员工也有责任,战败的事实也是一个因素。这样下去,要获得银行信用恐怕很难,而目前却有赖于银行的贷款。所以,必须尽快把松下带回从前那种生气蓬勃的状态,以此做为礼物,申请贷款。松下兴亡在此一举。

在资金调度困难的时代,企业要对自己的实力,做客观、严厉的评估,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三 让资金万能的技巧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松下幸之助经营之道》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