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下幸之助经营之道》

一 立企业精神之妙用

作者:经济类

公司经营好比人的一生。小时候起码不要危害到社会,长大了,就要负起贡献社会的责任。

考虑到公司发展的时候,第一要先检讨这个公司在社会上存在的意义,一个人在世界上总不能作些偷鸡摸狗的事而生活,为了社会生活他绝对不能危害社会,所以如果是个人的生存,其存在虽不能有利于社会,但最少不能危害社会,这是他第一个被允许存在的理由。

如果公司成长了,拥有数百或数千名员工,则不危害社会是存在的惟一理由。光这些还不够,这样大的公司,不但不危害社会,还应该在某种方面受到社会的欢迎与喜爱,要有这样的经营方针,公司才有存在的价值。如果公司大到员工有几万人,则该公司的一举手一投足都足以给社会带来很大的影响。所以经营的基本方针,应该是要为社会才对。大体上把它分为三类,公司小时要不危害到社会,中型公司则不但不危害社会,多少还要有被欢迎的成分。至于大公司,不但应具备不危害社会,受社会欢迎的条件,基本上对国家,对社会要有明确的贡献方针才行。经营上首先考虑到这些问题。能多发展的公司,就是对这一点有充分的认识与理解的公司,并抱有一种责任感与使命感,这是公司发展的首要条件。

人的一生,在孩童时期受父母之恩惠与爱护成长;稍大一点,在学校受教育,这时最起码不应使父母烦恼;再大的话就是为人父母,养育儿女,指导他人了。个人与公司,该考虑的,可说都是相同的,因此应该建立明确的想法。

在人心有进步的时候,这种效果还是有的,因为想赚钱,就得想办法做出好东西,这个结果不就是奉献给社会吗?所以说,本质是相通的,只是要提高他的效率与效果,就要“有意识地”来做比较好,这种意识最近很强烈,可能这就是所谓的“近代式经营观”。

以社会大众为考虑前提,才是有灵魂的经营。

关于公司经营,当然因人而异,各有不同。世界愈是进步,对于接洽顾客的方法及设备的改善等等问题,都需要更详细加以研究。常常开研究会的目的,也就是要探讨更高明的经营法,以这样的目的为前提,这种研究会才有意义,才能生存。若不是站在这样的基本立场上,只是一味研究,当然也可产生各种的方案,不过这些方案恐怕不能说是有灵魂的经营方案。更进一步地说,当课长的人或者董事长的人,要有上述牺牲的精神,但仅有这种觉悟还是不够充分的。应该同时考虑到今日社会的情形,要站在人生的观点、社会的观点,认清什么是正确的,为了执行正确的事,才能为部下、为公司,甚至为国家而牺牲,如果不顾社会观、人生观,换句话说,不分青红皂白,不顾是邪是正,一味地为部属、为公司、为国家而牺牲牲,那也是没有意义的。

然而究竟什么是理想的经营法呢?各人站在各人立场考虑,研究出正确的经营法,当然每个人不会产生相同的结果。有时虽然目标相同,但个人的人生观、社会观并不完全相同,因此必然会有不同的经营法产生。但如果没有经营理想而去经营,那真是令不人敢恭维。

宗教是普度众生的处世事业,而经营事业则是创造社会财富的工作。

松下先生在一次参观某宗教团体总部后,联想到自己的事业、正派的经营方式;进而又想起整个业界的经营现状,不觉对宗教与商业两者的经营与管理问题,深加思索起来。这个宗教的宗旨是:引导多数烦恼的人脱离苦海,指导他们安身立命,然后享受人生幸福。我们事业的宗旨则是无中生有,创造社会财富的人世工作。自古以来,消除贫穷就是人生的神圣事业。因为生产可以帮助人类生活趋向富裕与繁荣,自然也是神圣无比的使命。

人类生活要求精神上的心安,与物质上的丰富,两者互相配合,才有进步、有幸福,二者不能缺其一。如果精神安定,但物质缺乏,维持生命就会发生因难。但是如果物资丰富,却无充实安定的精神生活,那就毫无生存的幸福与价值可言了。因此这两项事业就象车辆的“两轮”,缺一不可。

“我们的事业、我们的经营,应该比宗教事业,更要蓬勃发展,更能扩充延续才是。为什么企业却常有倒闭、裁员等情形呢?那是由于他们经营不善的缘故。那是只顾私利的经营,偏离正义的经营,不知道事业是神圣的经营,是仅限在商业界的经营,仅站在传统基础上的经营。因此,这种守旧的经营方法,就是造成倒闭的原因。所以,我们一定也要脱出这个因循的外壳。”

辛勤劳动被肯定后,所流露的感激,是无以伦比的喜悦。对自己生产的商品,在社会上有何种地位,我们应该保持高度的关切。松下先生在以前曾直接参与生产的时候,每次将产品向代理商展示时,只要他们看过后就一再说:

“松下先生,这是您苦心专研出来的产品,对吗?”这就肯定了松下先生的劳动,他感到非常高兴。

这种意识,并非是将产品卖了高价,或是多赚点钱的慾望,而是对一个人几个月的辛辛苦苦,制造出来的产品给予肯定,所产生的感激心理。

这种感激的滋味,是有恒地将至诚的心血,投注于制造产品的人,才可能享受到的高尚意识。而且全体员工都能做到。享受这种感激意识时,也就是松下电器真正发扬生产报效国家的时候,也是获得稳固的社会信用的一天。

不管别人的嘲弄,只要默默地坚持到底,换来的就是别人的羡慕。

江户时代,江户的花街柳巷——吉原,和京都的岛原、大阪浪花的新町一样,是武士与商人的一大欢乐街,非常热闹;就象歌谣所唱的“白日如天堂,晚上如龙宫”,受到公子哥儿的喜爱。

吉原有多达数百名的艺妓。其中属于最上等的艺妓叫“大夫”。在大夫之中,一位具有十万名诸侯地位的“松之位”艺妓,就是当时名扬天下的“高尾大夫”。“松之位”具有相当的权威,因此,“高尾大夫”所接的客人都只限于诸侯或富商巨贾,是一般武士或商人高不可攀的一朵花。大夫本身也不愧其权威,由于严格的自我修练而精通各种技艺,很懂情趣,又会作诗,有很高的教养。

带着穿戴华丽的随从,在街上游行的行列,就是所谓的“道中”。大夫道中的情景可真是豪华绚烂,总是招来许多人观赏,尤其是这位高尾大夫的道中。

有一天,一位在染房作工匠,名叫老久的年轻人,为要一睹风闻已久的高尾大夫风采,探出身子静心等待。不久耀眼的道中行列出现,高尾大夫用大夫独特的内八字慢慢走向这边。不久,她的美貌容姿就近在眼前了,使老久看得目瞪口呆,一动也不动。他的同伴敲着他的肩膀说“老兄,你在发什么呆?你爱上那大夫了?”并笑着说:“既然爱上,不妨去找她呀。她虽然是有地位的松之位大夫,但毕竟是个妓女,只要有钱,任何人都可以跟她做上一夜夫妻的!”

听同伴这么一说,老久才苏醒过来,认真地问:“那大约需要多少钱?请告诉我,如果用金钱就可以解决,我一定要试一试。”同伴回答说:“老久,这可不是个小数目,我看,总得十五两黄金吧。”“十五两黄金?这要储蓄多久呢?”一个染房工匠说:“总得三年吧。而且还要系紧腰带,拼命工作才能勉强攒足。你如果愿在一夜把那十五两黄金用光,大概就没有问题吧。”同伴半嘲弄地说。可是老久听完就暗自下定决心,开始省吃省用拼命工作。

三年之后,老久果真储蓄了十五两黄金。虽然是在任何人都可以自由召大夫的吉原,但以他染房工匠的身分来说,还是吃不开的。因此,他就请一个在老板家进出的医生当“棒场的人”才如愿以偿,终于跟高尾大夫相会。临别时大夫说:“请再光临。”他竟然回答:“我得再等三年才能再来一次。”平常即使不想来,一般应酬也都说:“我会再来。”然而老久却老实地回答:“再等三年才能再来……”大夫觉得奇怪,再三追问后,他才说:“老实说……”

高尾大夫听了大吃一惊。为了想跟她共度一宵,竟然苦了三年,被他的诚实、纯真感动的她说:“我这里的年限一满,就嫁给你。为了表示我的诚意,我将储蓄的三十两黄金,交给你代我保管到那时。”于是将三十两黄金交给他。

当时的大夫都以高尚的地位为骄傲,对象自然以诸侯或巨贾为多;然而这位高尾大夫却被染房工匠老久的诚实所感动。听说,后来顺利满工的她果真和老久结婚,夫妻二人同心协力,创立了全江户第一的染房。

以上就是有名的“染房高尾”大概经过,不知各位读后作何感想?也许有人会认为,好不容易那么辛苦才攒下来的钱在一夜之间就用光,实在“好无聊”。但松下先生认为,他把别人认为无聊的事,认真贯彻到底,实在有勇气、有胆量,有衡心。人生有超越得失的一面,对自己所决定的“目标”,即使赌注一命也要勇往迈进,又有什么不可呢?

十五两黄金对诸侯巨贾或许只是小意思。但对老久来说,他以三年的坚忍,用血汗油垢才储蓄到宝贵的十五两;而为了他所热中的,竟把这十五两一夜就花光。这种精神与气魄,对经营者多少具有启发性。

另外的启示是:“能打动人心的,毕竟还是诚实”。口才、金钱固然重要,但最能感动人、抓住人心的,还是诚实。抓住高尾大夫心的,也是老久的诚实。

在诚实往往被轻视的世态中,我们对老久所表现的可贵诚实,应该好好再思考一下。

经营者,不应该凭权势与金钱做恶性竞争,应以建设公平、合理的社会为已任。

在自由经济的社会中,企业之间的竞争是无法避免的。有竞争,才会互相切磋琢磨,才会有进步发展。但是,竞争不应该只是较量彼此的权势,应该还有比这更重要的东西。

比权势更重要的到底是什么呢?它就是:“到底什么才是正当的?”这种哲学或理想。松下先生认为,大家应该秉着这种信念,去对抗与竞争。否则,会出现“弱肉强食”的社会。如果“弱肉强食”能使社会繁荣,倒也无所谓。但事实不然。历史的教训,如果容忍“弱肉强食”的社会存在,权势往往会沦为暴力。因此,我们应该秉着“到底什么才算是正当的”的信念做事。

再具体一点说,我们应该从事一种竞争,那就是“使资金比别人少,能胜任经营企业的人仍然有成功的机会。诚然,一个人是否适应经营企业,很不容易判定,这不象其他东西可以用长度或磅秤来度量。不过,姑且可以用“他在买卖上,是否具有某种程度的良心,是否努力且有某种程度的创意”这一类大家看得到的标准,来判断什么样的人才能胜任。能胜任这种工作的人,在自己的行业中,考虑如何竞争才能继续生存,是很重要的事。

一旦陷于仅凭权势的竞争,则雄厚的资本,甚至“资本的暴力”的重要性,势必凌驾经营者能力。资本单薄的自然无法与之对抗,甚至很有经营长才的人也会被埋没。对社会或人类而言,这诚然是可悲的现象。

因此,不能完全倚仗资金,应该不断地力求创新并节省资源,借此降低成本。成本降低后,即使减低售价,仍然有利可图,自然就乐于降价促销,这就是进步。同业间应该透过这种方式认真地竞争。

惟有如此,中小企业才能够对外竞争,甚至,若能找到胜任的经营者,中小企业反而容易生存。

任何工作或事业,只有胜任的人能继续存在;其他人只要另找适合自己做的事,一样可以成功。这就是社会进步的原则,并盼望这种社会的来临。

智慧、时间、诚意都是企业的另一种投资。不懂这个道理的人,也不是真正的公司从业员。

你要怎么收获,必先怎么耕种。因此,松下电器公司投资在建厂、广告、宣传等方面。在这里我们谈一谈松下公司另一方面的投资。

太阖秀吉(丰臣秀吉)是一个伟大人物,他能取得天下绝非偶然。据说当他担任主人织田信长的马僮时,常用自己微薄的薪水,买胡萝卜喂马,因为他觉得光靠主人供应的饲料营养不够。以一般人的想法,一定认为秀吉不要求加薪,还拿出自己的钱来替马买饲料,实在是傻瓜。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一 立企业精神之妙用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松下幸之助经营之道》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