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下幸之助用人之道》

二 重视胸襟宽怀的领导人才

作者:经济类

作为领导者要宽怀大度,从大局出发,不可拘泥于眼前枝节小事,要放弃个人的意见和利益,以大局做为判断的标准,才是应有的气度。

明治维新可以说是日本近代史上最精彩的一幕连续剧。剧情的gāo cháo出现在幕府和天皇之间的决战前夕,那时,不管是拥护幕府的武士和拥护天皇的官兵阵营中,都各有一批主张决战的人,并认为自己的一方必然可以获胜。双方剑拔弩张,大有一触既发的形势。那一场战争如果爆发了,不知道要造成多大的牺牲。而且,就算是天皇获胜,日本能不能一跃成为世界强国,也很难说。幸好,当时日本有两位伟大的政治领袖,那就是胜海舟和西乡隆盛,由于他们两人的互尊互敬,并以最大的诚意居中调停各方面的力量,最后终于劝服德川家族末代将军,不战而奉还大政,解决了日本国内分崩离析的危机。能审时度势,这就是德川家族的“大度”。

事实上,当时如果爆发决战,胜负很难预料。更严重的是幕府背后有法国,而天皇方面有英国在支持,这两股殖民帝国的势力都想帮助所支持的一方,获得全日本的支配权,使得形势更为复杂。

在那种局面下,不论是拥护天皇的官兵或德川幕府,如果一味地想用武力取得权威地位,谈判必然会破裂,战争爆发后,短期内也必然无法获得和平。胜海舟和西乡隆盛两人都能看清这种时势,同时考虑到日本的将来。在当时来说,亚洲各国已经相继成为欧美帝国主义者的殖民地了,一旦日本发生内战,不论哪一方获胜,国家也必然会陷入困境,而导致殖民势力的侵入,日本终将沦入灭亡的境地。

他们深知无论如何要避免这种结局,所以极尽全力劝说双方放弃私人成见,顾全大体,顺应历史的潮流,也因此使得幕府愿意做不流血投降,奉还大政。

当然,也是因为他们的这种想法,被当时的志士所赞同,事情才能进行得那么顺利,并因而确立了近代日本富强康乐的基础。

总而言之,领导者不可拘泥于眼前的细节小事,而必须从大局出发,从大局来判断,这是非常重要的。在许多不同的情况和顾虑下,分得出什么才是最严重的、或必须优先解决的问题,不断地探索和追究,为了大局的利益,放弃个人的意见或利益,这才是领导者的远见与应有的气质。

身先士卒,冲锋陷阵,可以振奋士气;居中策划,指挥部属,则可以决胜千里。

源赖朝自从在富士川不战而攻破平家之后,野心大增,想趁机进袭京都。此时,他听从了部下的建议,先巩固关东的基础,再力图全国的霸业,于是就把军队撤退,回到镰仓。而自此以后,他把绝大部分的时间都花在规划幕府体制的工作上,至于征服抗令诸侯的工作,则全部交给他的弟弟范赖、义经和其属下,他只担当居中策划的工作,不再领兵亲征了。

松下也有这种亲身体验。创业后的十多年,有位和尚曾经对他说:“领导是居中策划者,应该居于后方,外边的事要交给掌柜去做,这才是最好的办法。”起先,他对这句话很不以为然,可是后来经验的累积,慢慢地使松下了解了这句话的深刻含义。

最高领导者是应委身士卒、冲锋陷阵好呢?还是要居中策划、指挥众人?这是个值得争论的问题。譬如说,以武田信长在桶狭间会战的事来看,若不是主将在场下定决心,可就难免要一败涂地了,可见主将身临阵前,确实有其必要。

然而,一般而言,派遣部将在外担当军事行动,似乎比较合理。如此可使主将不必亲受生死的压力,而能冷静地作出判断和决策,以指挥众人,使事情更顺利进行。

尤其是现代科学昌明、物质科技发达的社会,一个大公司的社长往往只要一通电话,就可以向全国或全世界的人员联络、指示,或搜集情报,如果凡事都要亲自去处理,那他将会心力焦粹,一事无成的。

一旦有事时,自己就要考虑是否有到第一线的必要,但原则上最高领导者还是身居幕后,居中策划,外头的事则尽量委托给部属去做,这仍是值得考虑的好办法。

身为一位领导者,要具有爱护竞争对手的同情心,这才是真正的英雄豪杰。

日本战国时代,上山千信和武田信玄是死对头,他们在川岛会战之后,又打了好几次激烈的战争。有一天,一向供应食盐给信玄的今川氏和北条氏两个部落,都和信玄发生了冲突,因此中止了食盐的供应。而信玄的属地申州和信州又都是离海很远的内陆,不生产食盐,因此使这两州的人同都陷入了无盐的困境。

千信听到这个消息后,马上写信给信玄说:“现在今川氏和北条氏都中止了对你食盐的供应,使你陷入困境,我不愿趁火打劫,因为那都是武将最卑鄙的作法。我还是希望在战场上和你分个胜败,所以食盐的问题,我来帮你解决。”而千信也果然遵守诺言,派人运了大批的食盐到申州和信州,替信玄解决了问题。所以信玄以及两州的人民都很感激千信。

千信是当时最骠悍善战的武将。每次发动战争都可以说是惊天动地、鬼哭狼嚎的,但在另一方面他又非常重义气。从这个故事中我们可以看出,千信实在是一位具有深厚同情心的人。也正因他的武功高强,为人光明磊落,重义气而富有同情心,所以很受后人的敬仰。

以人之常情来说,会因敌人陷入困境而幸灾乐祸;也会认为,可利用这种难得的机会打败敌人。可是千信并不这么想,虽然他和信玄是死对头,不断交战,但目的只是在争个高低,而不是要陷百姓于困境。所以千信认为,虽然两国正在战争,但面对敌人因为没有食盐而陷入困境时,决不能落井下石,趁火打劫。理应先设法拯救,至于争夺胜负,那是战场上的事,千信有这种气度,正是他伟大的地方。

现在世界上有很多国家,都处在敌对的状态。甚至在同一个国家内,也有党派、团体和企业间的竞争与对立。而由彼此的对立、竞争,扩大成为仇恨的事,更是不断发生。

在这个世界上,竞争是免不了的,对立有时也是必要的。但是身为领导者,应该学习千信那种不分彼此,甚至具有爱护竞争对手的同情心,才算是真正的英雄豪杰。

一个领导者应具有兼爱天下的胸襟。要依循适当的原则,以达成共存荣。

墨家的创始人墨子,曾经说过:“什么是天下的公敌呢?那就是国与国之间相互攻伐,家和家之间相互争利,人与人之间相互残杀。然而,公敌是怎么发生的呢?完全是由于人与人之间缺乏博爱的缘故。每个人只知道爱自己的国家,不知道爱其他的国家;只知道爱自己的家庭,而不知道爱别人的家庭;只知道爱自己,而不愿去爱别人。久而久之,强大的会欺侮弱小的人,富有的会欺凌贫困的人,尊贵的会瞧不起低贱的人,而姦诈狡猾的人也会欺侮愚蠢鲁钝的人了。可见天下会发生祸害和怨恨的原因,根本上在于人们不能互爱。所以要和平相处,就必须互爱互敬,重视对方的利益。”

在二千五百年以前,圣贤们已经给我们明白的教训,如果人人照着去做,一定会造成美好和谐的世界。可是人们不遵循这些道理,又不能实行兼爱,所以才形成世局的混乱不安。墨子常劝告世人,不要过度竞争,只要顺着自然的法则,便可以带来进步。如果只知使用武力,以暴力铲除竞争者,这就是所谓的过度竞争。

国与国之间的过度竞争,往往会导致战争;个人与个人间的过度竞争,会引起仇恨和争执,甚至做出伤天害于理的事;而企业间的恶性竞争,会产生资本的独占、不平衡,小者造成中小企业的破产,或使自己身败名裂,而大者会引起社会及世界的混乱。

总而言之,人类的利害是相通的,能做到爱人如爱己,爱他国如爱祖国,才会使世界幸福和平。身为一个成功的领导者,更应彻底实行兼爱,切忌投入过度的竞争中,要依循适当的原则,以达成共存共荣的大同世界理想。

先衡量自己的能力,设计长远的目标;而根据现有的基础,制订长期的计划。

公元一八七六年,美国亚马士都大学的校长威廉克拉博士,应聘到北海道刚创立的札幌农校,担任教务主任。他和学生其同生活,教育他们达八个月之久。培养了佐藤昌介、内材鉴二、新渡等杰出的教育家。克拉博士在任满离校时,给学生们留下了一句名言:“少年人要立下大志”。

无志者常立志,有志者立长志。我们生活中,必须立下志愿,才会有奋斗的目标。否则浑浑噩噩地过日子,那岂不是虚度光阴吗?孔子曾说过。他在十五岁的时候就立志向学。日本高僧日莲法师也在十二岁时,立下志愿要成为日本顶尖的人物。他们都是在年轻时就立下志愿,而终身为目标奋斗,终于成为名人,不但使生活变得有意义,同时也提高了生命的价值。相反的,一个人不知道自己一生中将做些什么事,不但不能体会人生的快乐,也会失去生存的意义。

即使是乞丐也会发下宏愿,努力乞讨,以求致富。所以,一个领导者更不能没有志愿了。领导者把自己的志愿向部下公开,并鼓励部下共同朝着即定的目标奋斗,便能产生一种无形的力量,使事业顺利进展。所以松下先生认为,领导者可以把自己的志愿,转化成部属的目标。

松下先生并不是说志向要愈高愈好。因为所立下的志愿若超出自己的能力,或脱离了现实范围,也就成了妄想。所以,我们应该先衡量自己的能力,设计长远目标;从实际出发,制订长远的计划,一日一日地逐步去执行,才能达到理想。克拉博士给札幌农校的临别赠言,真是语重心长。因此在企业的经营上,我们可以换个语气说:“领导者要立下宏伟的志愿。”

具有仁慈心胸的领导者,才能得到部属的拥护。

保科正之是德川幕府第三代将军德川家光同父异母的兄弟,当时日本东北会津地区的诸侯,由于不服幕府的领导,阴谋叛变,被削藩废籍,取消武士的头衔,贬为平民,所以德川家光将军就派保科正之去担任会津的新诸侯。

保科正之刚上任,第一道命令就宣布取消农民过去所未缴的田租,并运用种种方法,大幅削减平民的赋税,就好象现在各国所实施的社会福利政策一样。正由于这一连串的德泽,使得百姓更心悦诚服地拥护他。原来从外地诸侯所遭受的阻力和排挤,都获得解除,他的地位也就非常稳固了。后来,保科正之被调回幕府担任最高执政官,而继任会津地区的每一代新诸侯,也都沿袭他的政策,于是使会津地区一直到明治谁新时代,还是日本东北最富庶的地区。

在德川幕府时代,不只保科正之推行“仁政”,几乎绝大多数的诸侯都能以仁慈的胸怀爱护百姓,为了使百姓摆脱困苦,都会在一定的时期内减免租税。而将财政上的需求,转向巨商富豪借贷,直到人民的生活安定,才再开始征收税捐。这一点几乎成了幕府时代政治行为上的常例。

据说在古代,仁德天皇发现民间的炊烟稀疏,就联想到荒年欠收,民生困苦,于是立刻下令停止征收租税,以至政府财政拮据,连皇宫也破烂不堪,没钱整修,所以发生逢雨漏水的情形。直到三年后,百姓家家户户炊烟四起,民生已经恢复富裕,才再开始征税,由此可见仁德天皇真是慈爱的仁君。他曾说过一句感人很深的话:“国君是上天为了照顾百姓而设立的,所以国君应该以百姓的痛苦,当作自己的痛苦;等到百姓富裕之后,自己才能富裕。”也正如孟子所言“民贵君轻”。

象这些领导人物对待他人的一片仁慈之心,可以说是整个东方受儒教影响下最优良的传统,正因为有这样的好传统,所以能使领导者和大众的心连结在一起。

贤明的国君对人民有慈爱之心,人民和国家的财政才能富裕;政策的推动也才能顺利而没有阻碍。在过去的封建时代,有没有仁慈之心,已经是君主统帅百姓,促进民生繁荣和国家安定的重要依据。如今是个民主时代,领导者更应该处处为众人着想,否则,一旦失去权威,想统驭别人,便将成为不切实际的空想。

天地万物为天下人所共有,连企业的财产也是如此。吉川英治所写的《太阁记新书》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二 重视胸襟宽怀的领导人才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松下幸之助用人之道》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