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下幸之助用人之道》

五 挖掘洞察机先的领导人才

作者:经济类

在实行某项措施时,有时可以用权威的力量,增加说服力和感染力。

织田信长在桶狭间会战前,把全体军队集中在热田广场前,恭敬地焚祭了必胜祈祷文。在仪式进行中,后殿突然传来兵刃交击的声音,于是织田信长对军队说:“大家听见了没有?神明已经接受了我的祈祷,答应以威力来保佑我们的战士。”官兵们听了这句话,士气激昂起来。

本来信长的兵力居于劣势,部下又都主张闭关自守,但信长利用祭祀神明的机会,把士气激发出来以后,军队都愿出城攻击,而终于获得奇迹般的胜利。信长虽然并不信佛,但却巧妙地利用了群众的心理,以鼓舞士气。这个故事说明领导者要用权威来鼓舞人们的士气。

可见一位领导,在想推动某一件措施时,虽然坚持自己的信念去力求贯彻,也是一个好办法,但如能借助高于自己的权威力量,来说服部属,往往更能收到意想不到的成果。

正如和尚或牧师在劝告世人时,往往不说“我的意思是……”而说“释迦牟尼认为……”或“耶稣认为……”这个用意也就是在借助释迦或耶稣的权威来加强说服力。人们都有相信权威的心理,所以,如果能假设以某个权威为中心,去引导人们推理事务的道理,便很容易形成一致的想法及统一的步调,才能够发挥强大的力量。

所以,领导者如果能有效地借用神明的威信、伟大的教诲,或引据传说习俗、格言谚语,去说服别人,事情将更会容易解决。

身为一个领导者,不仅要秉持公正的奖惩原则,也要对规章制度保证严格的实施下去。

中国春秋战国时代,各国征战不休。秦国原是西陲的小国,到了秦孝公时决心变法图强,就任命当时的大政治家商鞅当“左庶长”,制订并执行新法。

商鞅一连颁布了好几项严格的法律,秦国人民都觉得吃不消,同时对那些法律的效力,心存怀疑。怎样才能使新法顺利推行呢?在新法面前能做到人人平等吗?有一次秦国太子犯了法,商鞅认为“就算是太子,犯了法也不能宽恕”,于是当机立断处罚了太子。由于他坚持“法律之前人人平等”的原则,不久,秦国人民都相信了法律的威严,而不敢犯法。所以,在商鞅当政的时期,秦国真正做到人人安居乐业,百姓不敢作姦犯科,国力也因此日渐强盛,最后终于完成了统一的大业。历史记载,商鞅所制订的法律,原本有许多过于严酷而且存在许多弊病,所以很有斟酌的余地。但幸好他在执法时能采取绝对公平的态度,所以使得大家心服,才拥护新法,这才是造成秦国富强,后来统一中国的关键。

如果一般老百姓犯了法,就不客气加以处罚,一旦皇室贵族犯了法,就可以不加制裁,象这样的法律,难道会有信服力吗?难怪百姓会在表面上奉公守法,暗地里却怒声载道,对政府失去信心,如此国家怎能强盛呢?

现在是民主时代,法律是公平合理的。可是实际看到的情形却是,当某个人使用暴力犯罪时法律会去处罚他;但有影响力的团体使出无形的力量,从事政治、经济种种犯罪行为,扰乱社会安宁,执法者往往不敢严惩他们。象这样,有法律等于没有,社会组织又如何能健全呢?整个社会人心惶惶,国家建设又怎样推动呢?对于一个企业而言,不也是如此吗?

企业团体内部的规章纪律,也要公平、严格地去实施。人事管理章程和作业守则等规定,不只是新进的小职员,连公司的社长、会长也必须遵守,公司的秩序才能走上正规轨道,职员的士气也才能提高。因此领导得要依照事实得失,公平而严格地施予适当奖惩和惩罚,才能使整个公司建立起良好制度,使公司的经营顺利开展。

一个好的领导就得有忍别人所不能忍的气度,才能坚持自己的原则,以静待最好的时机。

诸葛亮率领大军北伐曹魏时,迎战的魏国大将司马懿虽然也是三国时代的名将,可是对诸葛亮灵活的战术,常常觉得无计可施。吃了几次苦头后,干脆就闭城休战,采取不理不采的态度,来对付诸葛亮。因为他认定诸葛亮远道来袭,后援补给都很不方便,只要拖延时日,消耗蜀军的力量,最后一定可以把握战机,反败为胜。

果然,诸葛亮耐不住他的沉默战法,好几次派兵到城下骂阵,企图激怒魏兵,引诱司马懿出城决战,但魏兵在司马懿的控制下,一直闷声不响。所以,诸葛亮就想出了一着“激将法”,派人送给司马懿一件女人的衣裳,并附上一封信说“如果你不敢出城应战,就穿上这件衣裳,我们也就回去了。如果你是一个真正的勇士,希望你堂堂正正地列阵决战。”

这封充满轻视的侮辱信,果然在曹魏的军营里激起很大的反应,那些少年气盛的部将纷纷向司马懿说“士可杀不可辱,象这种欺人太甚的信公然送来,如果我们一味地沉默,未免太懦弱了。我们希望主帅赶快下令,出城和蜀军决一生死。司马懿虽然也被激怒了,但他毕竟老谋深算,知道蜀军人人怀着建功的心愿而来,斗志昂扬,在没有力竭以前,绝不好对付;所以在紧要关头,仍勉强把心中的怒气压抑下来,讲了许多精神鼓励的话,把自己的军心稳住,终于没有让诸葛亮的计谋得逞。

想一想,当时司马懿如果不能忍一时之气,贸然出城迎战,一战而败,那么结局将会如何呢?历史是不是可能会重写?人类喜欢争斗,因为自古以来即以成败论英雄,所以人们总是宁肯进攻而不肯撤退。宁肯轰轰烈烈打到剩下一兵一卒,也不肯无声无息地被看成是没勇气的懦夫。在这种心态下,坦白说,叫人忍耐,有时只是一种安慰或奢想而已。

对于企业而言,身为领导者,要有超越别人的忍耐力,不管再大的污辱加到身上,都得有“好汉打落牙齿,和血吞下去”的勇气,才能确守原则,贯彻计划。秦汉之间为老翁拾鞋的张良、钻无赖胯下的韩信,他们能成功,也都是因为具有坚忍不拔的毅力和常人不曾有宽宏大度。

“能忍耐,才是长久的基石——要把愤怒视为自己的敌人。”

这是德川家康的遗训,颇值得领导者深切体味。

领导者的信用,对于部属来讲,是一种强大的无形力量,也是一种无形的财富。

在中国秦朝末年的楚汉争霸时期,有一位名将叫季布。他原是楚王项羽的手下,作战骁勇,刘邦吃尽了他的苦头。所以对他耿耿于怀,在项羽自杀、汉朝统一天下之后,马上悬赏追捕季布:任何人只要取得季布的头颅可换千金;相反的,如果藏匿季布,必诛杀全家。

可是法律尽管订得那么严,还是有人愿意庇护他,甚至替他向刘邦讲情。到底季布这个人有什么魅力,使得众人在千金重赏之下还不会出卖他呢?原因很简单,只因为季布是一个讲信用的君子。在当时,曾经有一句俗话说:“得到黄金千两,不如得到季布的一句承诺。”可见得他守信的程度,是受人敬重的要素。

后来,刘邦知道了内情,深为他能坚守信用而叹服,也就赦免他,并且让他在汉朝当官,但是他仍旧保持一贯的作风,不屈服于权贵,也不受别人左右,爱憎分明,是对是错,对错分得清清楚楚,一点也不含糊。所以威望愈来愈高,官愈来愈大,原来归属的项羽败将中,就以他最有成就。

从这件事中,我们可以得到这样的启示是:不论我们做什么事,最要紧的是要讲信用。一个人或企业,如果能得到大众的信任,而被认为“那个人说出来的话,一定做得到”,或“那家公司生产的制品,一定信得过”,那么这个人或企业,就已经立于不败之地了。

信用既是无形的力量,也是无形的财富。领导者若能得到大家的信任,众人自然会为他效力。相反的,如果经常言而无信,就算此刻许诺了再多的好处,别人也会怀疑兑现诺言的诚意。

想要使别人相信自己,并不是一朝一夕能做到的,必须经过一段较长的时间,兑现了所许诺的每一件事,诚心诚意地为他人而想,让人无可挑剔,才能慢慢地培养出信用。

还必须注意的是,信用虽然来得不易,可是要加以破坏则是非常容易的。长期守信得来的信用,很可能只因为一次失信就全部丧失,所以爱惜信用的人一定要谨慎行事,千万不可走错一步。

在古代,名人或有名气的企业,偶尔失信一次,也许还可能遮掩过去。可是在信息传播非常发达的今天,稍有风吹草动,就会人人皆知,所谓“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任何人或企业在信誉上稍有失误,就可能会变成无法弥补的致命伤。面临这种局面,想维持信誉、提高信誉,必须注意不要犯错,甚至要做到永不犯错的地步。

再好的意见,想让人同意,都得靠说话技巧,即语言艺术。一定要具有说服力,才能收到效果。

明治初年,政府预备修筑从东京到京都的铁路,但是国内封建而保守的势力,认为铁路是西洋颓废物质文明的产物,所以群起反对。当时,负责监督铁路工程的岩仓具视公为了消除人们的这种心理,就公开对人民举出建筑铁路的“理由”:“虽然日本的首都已经迁到东京,但当然,该前进或撤退,都须领导者的气魄来作决断。真正该进时反而畏缩不前,自然要被视为懦夫。问题是象司马懿所面临的局势,显然据城坚守正是上上之策,开城迎战,反而是不智的做法。所以该守就守,该避战就避战,尽管在坚守和避战的过程中,会遭受敌人的嘲笑,或内部的反对。但领导者的价值,就在于能把这些嘲笑和反对的意见全扛在身上,以无比的气魄忍耐,坚持自己的原则,静待最好的时机。象司马懿虽然不被时人所赞赏,还遭受许多非难与诬蔑,但他最终获得了胜利,成为结束三国鼎立的大赢家,则是任何人都不能否认的事实。

一千多年来祖先的坟墓仍多在京都一带,所以天皇每年都得回京都扫墓祭祖。每次出门,沿途的百姓总要送迎,增加大家的麻烦。如果修成铁路,天皇返乡时就不必惊动地方了。因此,为了成全天皇的孝思,又为了东京到京都沿途的宁静,修筑铁路实在是刻不容缓的事。”

当然,我们知道明治天皇修筑铁路,是基于政治、军事和经济上的考虑,可是“尽孝”这个理由巧妙地抓住了日本人崇敬皇室的传统,比其它一千一万个理由都有说服力,原先反对的人,也纷纷表示赞同:“对,没错,我们确实要体谅天皇尽孝的心情。”于是没多久,铁路的建设就如期完工了。

这个故事告诉了我们这样一条道理,如果领导者为了要完成某项使命,常需动员许多部属,所以最重要的,就是要让这些部属接受和服从命令。而为了使部下服从,首先领导不但要确立正确的施政方针,还要有良好的领导技巧即巧妙的语言。

一个领导者最忌讳的就是,顽固地认定自己的施政方针正确,别人的想法错误,而以高压的手段强迫部属服从命令,这样最容易激起别人的反感而产生相反的效果。换句话说,宣布一件政策要大家遵从时,必须考虑到说话的技巧——理由一定要具有相当的说服力,用什么样的语言,才能够使大家乐意接受,只有那样才能收到预期的效果。

所谓“说服力”是什么呢?就是说话时要顾考到时间、场合和对象,因人因事,说出足以打动对方心意语言,并使之无法抗辩或反对,以达到使别人来替自己办事的目的。

没有说服力的领导者,就没有语言的艺术。说话乏味又没吸引力,就算他所传播的是耶稣的真理,也不会有人听信。象岩仓具视公那样一针见血的说话技术,不但值得钦佩,更值得学习。

领导要有认清时代潮流的眼光和预知环境变迁的能力,才能走在时代的前面。

战国时代,日本四岛军阀割据,每个诸侯都野心勃勃,想争夺霸主的地位,以号令天下。其中最强悍的就是武田信玄,他训练了一支骁勇善战的骑兵,动作迅速,冲入敌阵,常能收到奇袭的效果,所以屡战屡胜,各国无不畏惧。信玄死后,这一支骑兵队由他的儿子胜赖指挥,胜赖比信玄更勇敢善战,所以势力发展更快。但是这一支攻无不克的骑兵队却在长筱一役中被德川家康和织田信长的联军所击败,导致武田家灭亡的命运。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五 挖掘洞察机先的领导人才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松下幸之助用人之道》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