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下幸之助用人之道》

三 奖励惟才是用的领导人才

作者:经济类

公平的赏罚,才是真正的威严;恩威并用,宽严得宜,才会事半功倍。

在日本江户幕府时代,备前冈山的藩主叫池田光政,曾说过这样一段话:

“一位当政者,要想统治好一个国家,必须要德威兼备,宽严得宜。如果只施以小惠,而没有威严,国民就会象一群在溺爱中成长的孩子不听教诲,将来更不可能成为有用的人。相反的,如果对任何事都采取严厉的态度,或许在表面上能使人遵从,但绝不能使人心服,事情也就很难顺利进行了。所以一定要有公平的赏罚,施恩于人,如此才是真正的威严。没有恩,只有威是没有用的;而没有威,只有恩也不会发生效力。但最重要的还是要了解百姓的想法,如果无法做到,即使恩威并施,也不会发挥真正的效用。”

这真是至理名言。威是严格、责备,恩是温和、奖励。身为一个领导者,对于恩、威要能配合运用。

以企业来说,如果欠缺严格的管理,一味温和,员工很容易会被惯坏,而言行也变得随便,毫无长进;但若过分严格,往往会导致部属心理畏缩,表面顺从,实际对抗,对事情没有自主性,也缺乏兴趣。如此一来,不仅人力不能有效地发挥,整个机构也将毫无生机了。

总而言之,一个领导者在处理情况时,恩威并用,宽严得宜,才能相辅相成,收到事半功倍之效。

而所谓“宽严得宜,恩威并用”的意义,并不是恩、威各占一半,而是说依事情的情况而定,恩威配合,以身作则地教导部属,如此,部属一定会乐意完成交给他的任务。

实际上,一个领导者对部属的一言一行,都应该以宽大的态度去包容,在遇到该严格的时候,也要使部属心服口服,才不愧是一位成功的领导者。

正如池田光政所说的,身为一个领导者,不仅要明了部属的想法,对于世间的一切事物以及人与人之间的相处之道,也应有更深入的了解。宽严务求得宜,才可以带动自己的部属。千万不要把部属培养成是惟命是从的傀儡,一定要让他们多思考,独立自主地工作。

德川家康费尽了心思想训练他的儿子——纪州藩主德川赖宣,最后决定聘请名师安藤直次为辅佐。安藤直次感觉到自己的责任重大,所以决定要严格训练年轻的赖宣。为了使他将来能成为明君,也同时采用启发自主的方法来教育他。

土井利胜在德川赖宣即位以后,曾经担任军政府的最高行政官。他回忆安藤直次在纪州担任赖宣辅佐人时的作风说:“每次都有人来向直次请求断案,直次都只回答“可以”,或“不可以”,从来也没有说明过理由,而靠他们自主的精神,由他们回去重拟判决,直到最后直次说“可以”为止,我看到这种情形,觉得十分奇怪。有一天,终于忍不住问直次,为什么不干脆告诉他们应该怎么做呢?如果能明确地指示部属,事情不是会进行得更顺利吗?”

直次回答说:“你的看法也对,直接告诉他们怎么做比较省事。但我年事已高,若想为德川将军栽培纪州的好人才,总不能每件事都由我做决定吧?如果每件事都要由我来提示才能做决定,那么大家都会依赖我,如此又怎能栽培出优秀的人才呢?”利胜听了这席话后,诚服地牢记在心,这实用的一课,对他后来的仕途有很大的帮助。

事情交给部属,难免会因考虑不周或技巧不够,而造成一些失误。在这种情况下,上司总会惯例地指示部属应该如何去做。当然在遇到一些重大问题的处理上,是绝对有必要给予具体的指示方向或依循的原则。但问题是,如果指示太过详尽,就可能使部属养成依赖的心理,惟命是从,不肯再动脑筋。一个人命令,一个人动作,这样只是机械性地工作着,根本谈不上做事的方法,又怎能培养人才呢?

训练人才,最重要的是要他们多动脑筋,多思考,培养其智力的发展。然后自己计划策略,付诸实行。能独立自主,才能独挡一面。由这个角度来看,安藤直次培养人才的方法,确实是有他的道理。一位领导者最重要的工作,就是要启发部属自主的能力,使每个人都能独立作业,而不是变成惟命是从的傀儡。德川家康是个杰出的英雄,所以他选择了直次这么个出色的领导人物,如此才能使部属发挥其智力。

现在是一个分秒必争、时间就是金钱的时代。为了缩短时间,增加效力,怕引起错误,领导者经常会不厌其烦地把工作交代清楚,这种作法和安藤直次的作法恰好相反。但到底怎么做才正确呢?我们应深入地研究探讨,一方面要使直次的作法能配合时代的快速脚步,同时更不能容忍部下总是处在被动的地位。

用他,就要信任他;不信任他,就不要用他,这样才能让属下全力以赴。

刘邦和项羽争天下的时候,最先,项羽的力量非常强大,刘邦只是屈居关中的一个小诸侯,但由于他的军师阵平善用计谋,所以势力渐渐扩大。可是项羽也有一位多方面的军师范增,陈平为了对付他,就故意放出谣言说:“军师范增和一批重要的部将,都只是在表面上听从项羽的命令,暗中却和刘邦有来往。”

这些话传到项羽耳中后,他果然中了离间之计,开始怀疑,并派人暗中察探范增等人的言行。而这种不信任部属的作风,使得部将们一个个背叛而投效刘邦,最后项羽终于走上失败自杀的道路。

刘邦得天下后,曾经分析自己获胜的原因说:“我有萧、张、韩三贤,而项羽只有一个范增,但又不肯相信他,让他有充分发挥实力的机会,最后当然是会失败的。”

用人固然有许多技巧,但是最重要的,就是信任和大胆地委托工作。一般来讲,一个受上司信任、能放手做事的人,都会有较高的责任感,所以无论上司交代什么事,他都全力以赴。相反的,如果上司不信任,动不动就指示这,指示那,使属下觉得他只不过是奉命行事的机器而已,事情成败与他能力的高低无关,如此对于交代的任务也不会全力以赴了。

领导者都知道信任别人对工作会有所帮助,但却不是都能够做到的。上司在交代部属任务时,心中总会存着许多顾虑,譬如说:“这么重要的事情交给他处理,他能办得了吗?”或者想:“象这种敏感度很高、需要保密的事,会不会泄露出去呢?”所以领导者常会有这种微妙的矛盾心理。

而更微妙的是,当上司以怀疑的眼光去对待部属时,就好象戴着有色的眼镜,是不会看到真实面目的。也许一件很平常的事也会变得疑团丛生了。相反的,以坦然的态度信任对方,就会发现对方有很多可靠的长处。所以信任与怀疑之间,就是两种天地了。

因此对待任何人,最重要的就是信赖,并且要抱着宁愿让对方辜负我,我也不愿怀疑他的诚意,如此可能更会赢得别人的效劳,他一定会尽全力,出色地完成交给他的任务。

现代社会最大的缺点,就是人与人之间普遍缺乏互信互敬的胸怀,因此导致许多意识上的对立,甚至行为上的争执,造成社会秩序的混乱。领导者如果能培养起信任别人的度量,不但可以提高办事效率,还可以为这个冷漠僵冻的人间,增添许多光明与和谐。

一个企业领导者,对于下属必须做到充分了解。这样,在做某一件事时,就可以充分运用每个人的优点。

堀秀政的家臣中有一个人老是哭丧着脸,每个人看到他,都觉得非常晦气,所以就有一些臣子对堀秀政说:“那个人整天皱着眉头,看起来很不吉利,社会上的人也认为他会给你带来霉运,为什么不把他辞退呢?”

堀秀政说:“你们的话也不无道理,可是,如果派他代我去吊丧,不正是最佳人选吗?可见他还是有用处的。”堀秀政简短的对答,最能表现出一个贤智领导者的正确观点。

事实上,领导者虽然负有用人的重任。但是,在许多情况下,他所想用的人并不一定能做到任意挑选,所以,关键并不在于用这个人而不用那个人,而往往在于怎样使自己的每个部属都能在恰当的位置,发挥最大的功能。

人们无论是长相或个性都有所不同,优、缺点也是不完全一样的。领导者如果想找到没有缺点者才予以聘用,那么他恐怕永远都得孤军奋战了。所以也就不得不去容忍部属的缺点,同时也积极地发掘每个人的优点,尽量去发现和了解,试着用长处弥补短处,使每个人都能发挥专长。

以堀秀政的例子而言,当时正是战国分崩离析的局面,战争随时会发生,所以平时讲究效率,努力积蓄实力,战时则要勇敢、积极。因此,大家都以这种标准来衡量那个老哭丧着脸的部属是没有用的人。

可是堀秀政却认为纵使处在战乱时代,也不是天天都要进行战争,反而是日常的例行施政更加重要,所以主张要广泛地包罗各种人才,使每人都能因才适用,发挥优点,克服缺点,这也正是身为一个杰出的领导者,深知天下没有十全十美的人,才能表现出的兼容并包的思想。

今天的社会,表面上是风平浪静,但实际上却是变化莫测,多变的风云也不下于昔日的战国时代。各种团体或企业组织更需各种不同类型的人才。所以现代的领导者,胸怀应该要比堀秀政还要有容人的雅量,应该更主动积极地去寻访各种人才。只要多费心思,知人善任,就不难创造出一个充满朝气的人事环境。“朝气”并不一定是把笑容或严肃写在脸上,这点我们应该赞同堀秀政的看法。

人事的选择不是领导者的专利,部属同时也以领导者的道德、才干在作选择。

北条氏康是早云的儿子,他继承祖先的遗产,平定关八州,是日本战国早期有名的武将,除了战场上百战百胜以外,治理国家也很有一套,可以说是文武兼备。退隐后,他把政事全部移交给儿子氏政。有一天,他对氏政说:

“你现在受托治理一个国家,拿什么当娱乐?”

氏政说:“我以选择部下、判断其能力为乐。”

氏康说:“好极了。可是你必须还得记住一点,身为大将选择部下虽然很正常,但这种关系不是单向的选择,换句话说,部下也在选择大将。如果身为大将平日不知道爱护部属,施恩给百姓,部下一定会疏远他,临事时也不会为他尽心卖命了。我想,象你这种生长于富贵之家,在优裕环境中长大的人,尤其要特别留意。”

很可惜的是,氏政对他父亲这番训示显然无法深切地领悟要旨,所以从氏康传位氏政,再从氏政传位给氏直后,终于在小田原战役中,由于优柔寡断的错误,坐失胜利的良机,只好向丰臣秀吉的军队投降了。

但尽管如此,当氏直被秀吉的大军围困在城中的时候,部下不但没背叛他,同时在氏直被贬谪到高野山时,志愿跟随他吃苦。这些人都是在早云或氏康时代就刻意培养的人才,可见氏康的领导观念确实非常杰出。可惜这些优秀的部下没有被后来的领导者充分运用,所以无法充分发挥他们的才能。氏康的论点是精辟的,表面上看来,好象是领导者在选择人才,可是从另一角度来看,领导者又何尝不是再被选择呢?所以领导者可以说:“喂,你去做这、你去做那。”但内心的想法则应该是:“拜托你啦,请多多帮忙。”如果没有这种谦逊的态度,以为只要发出命令,部下就得按命令去完成,那就大错特错了。领导者想让部下信服,除了用人,还得随时有“被用”的心理准备。尤其是庞大的组织或集团的领导者,更不能缺少这种胸怀;中国有句古谚说得好:“良禽择木而栖,忠臣择主而事”,值得领导者再三思考。

聚集智慧相等的人,不一定能使工作顺利进行,往往只有分工合作,才会有辉煌的成果。

武田信玄当政的时候,从来不在自己的领土内建筑城池。他相信:“人心就是最好的围墙,也是最坚固的城池。如果民心不稳固,再高的城墙都没有用。”这种观念确实难能可贵。也正因为如此,武田信玄比别人更能使部下发挥工作能力,他在用人的时候曾经说过这样一段话:

“我让部下互相配合,取长补短。例如,马场信房是一个沉默而人格高尚的人,要和喜欢夸口而做事敏捷的内藤昌信互相配合;而山县昌景性子很急,做事很冲动,象他这样的人应该和遇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三 奖励惟才是用的领导人才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松下幸之助用人之道》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