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下幸之助用人之道》

四 留意应付得当的领导人才

作者:经济类

公开自己的构想和计划,才能使大家为达到这种目标而共同努力。

真田幸宏在十三岁时就担任松代藩的藩主,年薪约十万石,到了十六岁,开始亲理政事。为了重建非常困难的财政,他提拔了精明的思田木工来负责财务改革的工作。

思田木工在就任前,把亲戚朋友都集合起来,说:“这次蒙受藩主的器重,要我负责整顿松代藩的财政,所以我决心要以身作则,力行勤俭朴素的生活。可是象我们这种已经奢侈惯了的大家族,我又不能强迫大家和我一样过着粗茶淡饭的日子。所以,我现在宣布要和妻子离婚,和孩子们断绝关系,同时也和所有的亲戚朋友断绝往来,好专心负起改革的重任”。亲戚朋友听了这段话后,都非常惊慌,再三寻求说:“只要你提出要求,全家族都会改变生活方式,和你配合的,所以希望你不要作断绝情义的决定。”由于他们言辞诚恳,思田木工也只好接受了。

接着思田先生又召集藩内各阶层的领导人,在藩内官吏和长老的面前,请求大家协助推动改革财政的工作。他希望松代藩积欠民间的债务,在财政没稳定以前,大家暂时不要催讨,同时,他也承诺政府绝不会为了解决财政困难而加税。他希望先从藩主日常的开销上节省,逐渐形成正常的财务结构。大家见思田木工那么诚恳,又知道他向来清正廉洁,所以都相信他的保证,并赞成他的政策,也答应全力帮助他推动稳定的财政工作以及不再提起债务的问题。结果,在这种官民同心的情况下,松代藩的财政发生了根本变化。

所以,身为领导者,要推行某项工作时,重要的是要公开自己的设想和计划。一个国家的施政如此,公司的经营也是如此。不管方针如何、目标如何,都必须清清楚楚地,让大家知道,千万不能一味地蛮干,因为大家若弄不清楚你的意图,就根本不会支持你。而一般人在遭遇大事故或困难时,往往会信心动摇,这时惟有领导者开诚布公,向大家说出构想和计划,大家才能同心协力,共度难关。

一个领导者不论遇到什么情况,都要保持冷静沉着的态度,才能安度难关。

丰臣秀吉和德川家康在小牧对垒的时候,秀吉决定拨出两万精兵去攻打德川的后方根据地三河。德川家康得到了秀吉攻打三河的情报,立即作了准备。所以秀吉的军队在往三河前进的途中,受到德川家康军队的伏击。由于来得太突然了,秀吉的军队措手不及,被打得落花流水,全部人马陷入极度的混乱中。

这时,只有堀秀政临危不乱,不断地安抚他的部下,,保持旺盛的斗志,并亲自策马在前,冷静地调度军队,安排好步兵阵势,然后命令:“等敌人进入六十公尺以内的距离时,才一齐开枪,谁能打倒一个骑马的将官,就赏他一百石。”部下从他的沉着中,受到鼓舞,每个人都精神抖擞起来。所以当德川家康的军队乘胜追击时,遭到堀秀政的顽强抵抗,气势衰竭,只好仓惶退兵,留下几百具的尸体。这时,堀秀政的部下预备追击,但堀秀政却说:“败兵莫追,以免敌军有诈。”所以就安然收兵,回到秀吉的军营。

象堀秀政这种临危不乱、沉着冷静的思想,可以说是每一个领导者都应该具备的基本素质。松下先生以为,人在遇到困难的时候,往往会因恐惧而心乱无章,身为一个领导者,如果不能发挥安定的力量,反而自己先恐慌,他的部属必然会更加不安,最后将导致不可收拾的局面。相反的,如果领导者冷静沉着,部属也会感受到安全感,而勇气倍增,危机就能安然排除。

但话又说回来,领导者也是人,所以难免在危机时也会因压力而惶恐不安。在这种紧要的关头,领导者心里不安,千万不能表现在行为上,因为部属对领导者的表情往往会非常敏感,他的情绪会很快地影响到每个人,影响到士气。

所以领导得在平时就应该磨练有变不惊、临危不乱的勇气,不管面临什么危机都能冷静沉着,妥善处理,这才是一个合格的领导人。

在最后的关头,惟有抱着破釜沉舟、背水一战的决心,才能绝地逢生。

织由信长的爱将柴田胜家在近江和佐佐木承祯交战时,节节失利,陷入重围中,士兵的斗志低落,城里的水源也被敌军切断,眼看着就要城破人亡了。这时,佐佐木又派了一位使者,伪称和谈,其实是来查看城内的守备情形,这时城中已经没有多少存水了。

柴田知道使者来探虚实的目的,于是就叫部下毫不节约地大量用水。使者以为城里存水还很多,战局可能还要拖延一段日子,所以就悻然地回去报告。

当使者回去以后,柴田胜家把官兵集合起来,叫他们每一个人先用少量的水润一润喉,然后把水缸全部打破,并慷慨激昂地说:“身为武士,宁可战死沙场,也不可坐以待毙,所以,我们要设法杀出一条血路,就算是失败了,也要死得轰轰烈烈。”第二天破晓时分,他率领城内所有的官兵一齐冲杀出去,由于他们不顾生死地拼命突围,使得佐佐木的军队抵挡不住,最后崩溃逃散。于是,柴田胜家赢得了一次辉煌的胜利。后来有人称胜家为“破缸柴田”或“鬼柴田”就是夸赞他在这次战役中背水一战的勇气。

绝地求生往往要付出牲牺生命的代价,但每一个人都是爱惜生命的,也知道不杀别人自己就会被杀,所以才有异于平时的勇敢与不怕死的精神,这种意识实在是很奇妙的。但如果因爱惜生命而贪生怕死,就无法成功了。

当然,这样抱定必死的决心,杀出重围,必然会造成重大的伤亡,但也终能得到胜利的。爱惜生命、物品和金钱,是人类的天性,但大难临头或遭遇困难时,如果还受这种想法的局限,反而更会使自己失去生命、物品或金钱。所以,有时只有背水一战,才能有柳暗花明的成果。如果待立原地,最终必会被洪流冲走。因此,在紧要关头,如果能把生命、金钱抛在脑后,反而愈能得到好的成果。

也许普通人是无法有这种感觉的,但身为一个领导者应多读历史,吸取古人的经验,了解破釜沉舟的真正意义。“善谋”是指领导者善于谋略;“能断”就是领导者处事果断。

今川义元领四万大军来攻击织田信长的时候,织由信长的臣下都主张关起城门来防守。因为在他们的观念里认为当时织田信长与今川义元的兵力比率是三千对四万,无论运用什么策略获胜的可能都不大。

可是织田信长的看法却相反,正因为兵力相差太悬殊,所以死守城池虽然可以拖延一段时间,但在后援不继的情况下,拖延并没有什么意义。城池既然迟早要被攻破,不如趁着敌军远来,还没准备妥当的时候,主动攻击,和敌人拼个你死我活,比起坐以待毙,还多了一线希望。

于是,织田信长终于下定决心,完全否定了部下们消极的意见,决定出城应战。在桶狭间发生了惊天动地的大会战,结果,竟然获得奇迹般的大胜;同时也创下了领导者坚持己见,违犯常理,而成功的特例。

一般说来,领导者不可忽视大众的意见,如果太过于固执己见,往往变成独断专行。在平时,领导者依照大家的意见做事,确实比较平稳。

然而如果处在非常时期,依大家的意见做事,反而不能解决问题时,领导者就有必要当机立断,采取非常的措施了。一个领导者在表面上看来,好象他完全不重视大家的意见,可是事实并非如此,他也是很重视大家的意见,问题是他已经看出这些意见的错误,势非得已,才下定决心采用自己非寻常的办法。由于他在危急关头,仍能立稳阵脚,以超人的想法下定决心,所以他足可称为一个真正伟大的领导者。伟大之处,就在于善谋善断。

领导应在平进尊重大家的意见,在特殊状况下,要有胆量冲破难关,运用自己的最高智慧,如此才配称是一位好的领导者。

迅速有三大要义:决断快、行动快、解决快,三者缺一不可。

丰臣秀吉和柴田胜家会战的时候,柴田胜家的部将佐久间盛政趁着秀吉重兵在大垣布阵,后防空虚的时候,突袭秀吉的根据地,并且获得大胜。秀吉在听到这个情报后,立刻就带领精锐骑兵连赶五十里路,半天之内回到自己的营寨。那时,佐久间盛政正在清理战果,根本没料到秀吉能在半天之内就赶回来,一时手忙脚乱,来不及迎战,于是反被秀吉突袭攻破,吃了败仗。而秀吉又乘胜追击,竟一鼓作气攻破了柴田的军队,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

象秀吉用兵的神速,在今天四通八达的电讯和交通网之下,是不足为奇的。但在当时通讯都要靠探马和走路的时代,就显得非常惊人了。

秀吉之所以能用兵神速,是因为他具备一定的机敏。而这其中包括了刚毅的决断心和快速的行动力。也就是说,他临事都凭着直觉,当机立断,不因循拖延时日,以争取到先机。古人有言:“兵贵神速”,又说:“先下手为强”。因为能把握住瞬间的先机,就能决定胜败的局面。如果一位领导者在面临紧要局势时,还犹豫不决,那么时机错过了将永不再来,此为机不可失。大将领兵作战,或经营者带领企业员工投入商场竞争,情形都是一样的,都必须有速断速行、速战速决的胆识,才能争取到辉煌的胜利。

当然,听取别人的意见,反复思考,以求做出正确的决策也是导至成功的要素。但在事情的紧要关头,迅速仍是不可替代的。

计划性的经营,关键是在于严密的计划,以平时充裕的准备,来面对不可预知的未来。

被后人尊称为“鹰山公”的上杉治宪,当他世袭了米泽藩爵位时,年纪才十七岁。他所管辖的地方却十分穷困,老百姓因欠收而饿死的不计其数,藩邑的财政也因欠富商数百万两贷款而陷入困窘的地步。

看到这种情况,治宪马上命令总管发出“大节约令”,他自己更是节衣缩食,力行俭朴的生活,宫廷大小事务,一切从简。同时又提拔有作为的经济人才,推行生产,尽全力发展经济。大约经过十年,藩邑的财政逐渐充裕,救灾专用的仓库也堆满了粮食。发生在天明三年的浅间山火山爆发,使得奥羽地方数万居民流离失所,无家可归,但在米泽地区却因为政府早有准备,而安然度过危机。又过了几年,经济专家所规划的生产事业,开始回收利润,原来靠债务度日的米泽藩摇身一变,成为有剩余资金贷出的富藩。

治宪的功劳长久地被米泽地区的民众所怀念,象他那种对意外事变采取有备无患的政策,不愧是历史上贤明的君主。从这个故事中,使我们想起“水坝式经营哲学”——建水坝的目的,是为了使河川的水不会流失。当水坝中太满时放掉一些,以便继续地容纳新水,干旱时可以利用来灌溉农田,平时则维护着发电功能,造福百姓的生活。这种想法可以充分运用到国家管理或企业经营,个人或企业团体能这样做,就可以不受时局的影响,且能坚实而安定地持续发展,所以经营者最需要考虑使用这种水坝的经营,才能配合时代的需要。

“水坝式的经营”,简单地说,就是带有某种程度的宽裕状态。以企业资金而言,如果实际需要量是一百万元,最好能准备一百一十万,以维持紧急时的开支,这就是资金的水坝。其次在设备方面,经过严密计算后,最好能保留百分之十,处在闲置状态,那么在缺货和遇到故障时,也能有备无患,这就是设备的水坝。此外,还有人力的水坝、产品的水坝等等,经营企业能够事先预备好在必要时所需的条件,才能无往而不胜,尤其是在不景气的状态,或景气突然好转的状态下,才能发挥惊人的潜力。

依此而言,国家或各类团体的经营,也都可以采用这个原则。可是不管原则怎样,松下先生认为领导者的思想和心理上都必须建起水坝,保留一点弹性是非常重要的。

试着观察事物的各个角度,以培养灵活的思想及随机应变的能力。

丰臣秀吉当政时,由于一场瀑雨,使得河坝溃决。当时情况非常危急,丰臣秀吉立刻赶到现场指挥,鼓舞部下的士气。然而溃决河堤必须用土包才能堵塞得住,而这种土包的制作需要很长时间,雨势却愈来愈猛,水位也跟着逐渐上涨。就在大家议论纷纷,束手无策的时候,石田三成突然跑过来,打开米仓,将一袋袋的米搬出来,去填堵堤防的缺口。由于这项随机应变的措施,避免了一场大灾难的发生。

不久,雨势变缓,水位也下降了。这时,石田三成又发布声明,如果附近的居民能够制造填堵河堤缺口的坚牢土包,就用米做奖赏,搬运一个土包,就赏一袋米。

众人纷纷响应,制造了许多坚牢的土包。因此在很短的时间里,堤防就修好了,而且比以前更加牢固。看到这种情形,丰臣秀吉感动不已。

堤防是用泥土造的,用土包来填堵自然最好,可是当土包来不及制造,而又必须先堵住缺口时,石田三成能想出用米包来堵塞的办法,不愧是个临机应变的人。

用米包堵塞决堤是奢侈的行为,因为米是贵重的必需品。可是,石田三成却能巧妙运用它来修筑堤防。堤防迟早都要整修,整修堤防不仅耗费巨额的人力及财力,能使人们乐意工作,又能将堤防修筑完好,则非具有超人的才华及临机应变的能力不可。

所以对一个领导者而言,能够适时的临机应变是很重要的。然而实际上实行起来却很困难,主要是由于人的思想过于狭隘,不能灵活运用智慧所致。

因此身为一个领导者,最要紧的是开拓自己的思想领域。对于某种事物,要从正反两个方面去分析观察。随时把握时机,反复地运用这种方法。有了这种心理上的训练,不但能使自己的思想灵活,也能获得辉煌的成就。

在多变的社会环境中,一个领导者需要有防患于未然、居安思危的观念。

日本和韩国交战时,加藤清正奉秀吉的命令,束装返国,并在归途中,接受了驻扎密阳的户田高政将军的招待。在密阳二三十里的范围内,都是日军的控制区,没有一个敌军,治安非常良好,所以高政和部下都着便服前来迎接加藤;相反的,加藤却全副武装,到达高政的住处。

当时高政非常不满地说:“附近没有敌人,你为何一副上战场的模样呢?”清正回答说:“你的话固然有理,但错误的发生,往往都是因为一时的疏忽。目前虽然没有敌人,可是如果疏而不备,万一情势突然发生变化,就可能会导致严重的后果。为了避免这种现象的发生,领导者必须要有时刻准备的精神,做部下的楷模。也正因为如此,所以,我随时穿着甲胄。”高政听了之后,非常感动。

人们都喜欢享受安逸的生活,所以处在太平时代,就显得十分懒散。一旦发生变故,才会感到惊惶失措。我们只好借用古人“治而不忘乱”、“居安思危”的话,来自我警惕。如果长期都能维持太平盛世的局面,倒无所谓。可是处在今日这个多变的社会,根本无法预测何时会发生变故,所以不可只贪图享受,要时时刻刻准备对付偶发事件,随时做好精神及物质上的准备。

所以松下先生认为领导者必须在心理上先确立自己的指导概念与方针,随时随地反省改进,碰见计划有缺失的时候,立刻加以改正;同时也要计算自己在这项事务中是不是已经充分发挥了实力、完全控制了进度?或是有该做没做而不该做却做了的情形?像这样不间断地自我反省,才能避免错误的发生。

如果说,一般人只要“一日三省”就够了的话,那么,领导者就应该“五省、“十省”,甚至“每日百省”,不断改进自我才对。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松下幸之助用人之道》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