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下幸之助用人之道》

五 造就人因菜下料当仁不让

作者:经济类

无论怎么说,经营的基础是人。一个公司是好是坏,能不能借着公司的事业对社会有所贡献,完全都是由从业人员的想法来决定的。因此,公司里的每一个人对于事物的看法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而且绝对有必要先使公司里的这些人成长起来。如果每个人都很幼稚,虽然大家都相当团结,可是集合起来的力量,终究无法突破幼稚的范围。

松下先生一直强调企业就是人,如果不先培育人才,企业就无法获得成长。但是,人才是多方面的,企业需要哪一方面的人才呢?企业经营者又应当培育哪个方面的人才呢?这就形成了以下的问题。

总的来说,一个公司的经营者所需要的人,就是这个公司的人才。以兰球队而言吧,需要投球手,投球手就是其人才;需要传球手,传球手就是其人才;球队选手首先要注意其球技,但也不能忽略了人格、身高等,最后才可以确定所需要的人才。

因此,依一个公司的情形,以及该公司的最高方针的不同,对于是不是人才的判断也相异。有的公司认为某一种人才是人才,必须好好地加以造就,可是这种人在别家公司却成了多余的人。因此,每个公司的人才基准并不完全相同。

关于这一点,松下电器公司副社长中尾哲二郎先生,当初加入公司时的经过相当有趣,因此想在此介绍一下,一九六七年各事业部的干部聚集在一起,所召开的夏季经营恳谈会上,中尾先生自己所说的话。他从二十三岁起,就受到松下电器公司的照顾,不过,说起当初加入公司的经过,却是一种相当不可思议的缘分。他说:

“本来我是想在工业界立身,因此,认定有两个方向可行。其一是培养一种具有将来性之近代化技术,以此为基础,开始自己的事业,这是我的梦想。另一个是培养这种技术,在大公司里,以与近代化技术有关的工作大大活跃一番。我带着这两个希望在东京拚命,却不巧碰上一九二三年的大地震,使我变得无家可归,独自一个人游落到大阪。

“当时我根本不知道有松下电器公司,也没想过要进入松下电器公司服务。我是身无分文来到大阪的。当初我希望能进入大的兵工厂,可是去询问的结果,要当兵工厂的从业人员,必须具有当时征兵检查的甲种体格。我因为是乙种体格,因而丧失了机会,终究无法达成第一个希望。接着我把目标转向大公司。想在钟渊纺织的机械部工作,就去了一趟该公司,可是,钟纺公司回答我说,他们需要的是一般工人,至于技术人员目前并没有缺额。因此,我领了三元旅费,回到了租来的房子里。拖了一段日子,我的经济发生困难,终于到了非外出工作不可的地步了。于是,我买了份报纸来看,一眼看到松下电器公司征募员工的小广告。

“当我看到那则广告时,觉得“电器”这两个字相当具有魅力。虽然当时不知道松下电器公司究竟是什么样的公司,不过还是决定去看看。于是很快地跑去大开町,才知道其实不是松下电器公司需要人,而是接受松下电器公司协助的b工厂需要人,他们很快地带我去b工厂。

“一到那里,我才惊讶地发现,这家工厂只有b先生一个人。所谓的从业人员,就是如果我进了这家工厂,我就是惟一的从业人员。至于做什么工作呢?是制作当时松下电器公司所生产的插座和其它电器的接口——叫作基底螺丝金属的部分。因此,若说到我的工作,虽然是制造基底,不过,由当时我们的工业常识看来,从事使用所谓的能源压的动力作业,是一种很普通的知识。在这里使用当时叫作螺旋的预备压,那个预备动力就由我来操作。当b先生在下面放入东西时,就大叫一声,而我也就开始操作起来,如此而已。这就是工作,一天的薪资一元。我在东京时月薪九十元,当时大学毕业的人,在待遇好的地方大约是九十元左右。因此当年二十三岁的我,待遇算是很高了。但是,在b先生的地方工作,一天才一元,总觉得实在太少了,不过我抱着即来之则安之的心理,在那儿操作起动力来。

“如果当时我嫌一天一元钱太少,而辞掉工作的话,今天就不会待在松下电器公司了。所谓的人生,所谓的缘分,实在是很不可思议的。我忍受着一天一元的工资,从事动力操作的工作,结果才得以进入松下电器公司。

“我就是这样进入这里操作动力,而模型也逐渐损伤与磨耗。因此,b先生要我去东京找人做几个模型。我看了,就告诉他这种东西不必去东京买,我以前就做过。他用不信任的目光说:“那就做个试试吧。”我告诉他需要一台车床,他说:“松下电器公司有一台车床,你去借借看吧。”由于他这么说,我就去松下电器公司的修理工厂,借了车床来制作,这和我在东京制作过的一模一样。因此b先生也由衷地说,原来你会制作模型啊。久而久之,我也逐渐毫无顾忌地提出各种意见,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提案”。

“因为只有我一个人,因此可以尽情地发表意见。我提议‘这么做会亏损的。如果引进一个动力,就不用一天花一块钱雇用人,而可以以相当便宜的价格,提高好几倍的效率。是不是需要引进动力来看看?’但是,任凭我怎么建议,他就是不听。这并非没有道理,我,不过是一个二十三岁的年轻人。他也会担心如果采用我的意见,亏损的话就糟糕了。而且,因为我实在说了太多的大道理,最后把他惹火了,就一不做二不休地把我辞退了。

“不但如此,他还跑去和松下电器公司的头儿——会长(即松下先生,这是当时的称呼),谈论关于把我辞退的事。结果,松下先生却说:‘这种会修理制作模型的人,由我的修理工厂来雇用他吧。’这或许就是人的缘分吧。”

在这场恳谈会席上,当时的会长松下先生听了这一段话,也想起从前的事来。松下先生做了以下的回顾:

“听了副社长的谈话,我也想起四十五年前的事业。虽然我对当时的印象觉得很模糊了,不过,因为中尾君比我还清楚这件事,所以我想事情应该就象中尾君所说的一样。

“人类真的有一种不可思议的缘分,我们的下游工厂负责人b老先生那时来到公司,劈头就说:‘头儿,不好了呀。’‘什么事不好了?’‘嗯,就是那个到我那里工作的中尾那个年轻人啊。’‘他怎么啦?’‘他一点也不听我的话,只要我说要怎么做,他就一一把我的话反驳掉。那个男孩子真麻烦啊。’我说:‘是吗?就是上一次来我们的车床工厂借车床的那位年轻人吗?我当时曾问他:‘你是哪来的?’他回答道:‘b工厂来的。’我觉得那位年轻人很出色啊。’‘不,他麻烦得要命。’‘那么,让他到我这儿来吧。’‘你这里要用他?’‘我这里可以啊。你那里既然有问题,就让他来这里吧。如何?’就这样,中尾君加入了松下电器公司。”

对于一个能针对工作方法陈述自己种种意见的人,b工厂认为这是一个“不听主人的话、老爱和主人抬杠的人”。而松下先生则判断他是一个“有趣、有见地的人”,并感到这种人才是公司所需要的人才。

“世有伯乐,才有千里马”。一匹能跑千里的名马,若没有碰到能偿识他的伯乐,那么,这匹骏马一定会无所事事,白白糟蹋掉一生。名伯乐获得了中尾先生这位奇才,中尾先生的才能方得以展现出来。

但是,如果没有很会骑名马的优秀骑师,名马反而会变得比劣马还难骑。千里马也成了空有的宝物,而不能加以利用,这时对这个骑师而言,千里马就不算是千里马了。

对于企业而言,并不一定需要员工全是千里马,也即是超级的人才,那是不可能的。假使,很多具有超级能力的人,如果聚集在一起,反而会因不好控制,而影响公司发展的前途。还是要由各式各样的人来组成一个公司比较好,当然也不能全是劣才。

松下先生于公元一九六三年八月,在和日本青年会议所所员恳谈会的席上,谈到:

“当时的松下电器公司,没有收容以前三名来自学校毕业的人,是很正确的。如果让那些人来的话,我就糟糕了,因为他们很优秀,因此不是适合我公司的人才。

“当时,旧制高等学校毕业的人还很少,大部分都是小学毕业。因此,若要征求中学毕业的人,就要费一番很大的功夫。我开始做生意是在一九一八年,当我认为可以招收旧制专科学校毕业的人时,已经是一九二○年了。由一九一八年起到一九三四年,我才第一次雇用两名专科学校的毕业生。因此,在那时之前,只要是中学毕业就是最好的了,事实上,也真是最好的啊。

“各位可能与我的观点不一样。不过,人是应当在适合该公司的状态下聚集起来的。在优秀的人也会有麻烦的啊。太优秀的人虽然也有相当勤奋工作的,不过,大部分太优秀的人都会说出,在这种无聊的公司上班实在糟糕的话来。可是,如果不是这样的人,就会以感激的心情说,待在这家公司真不错,因而努力地工作。我欣赏也感谢这一类型的人。因此,我不会招募太多优秀的人。”

这是采用人的原则,并不一定要征求超级的人才,只要能求得适合该公司的人才就好了。而采用后的人才造就,也是同样的情形,并不是非要把每一个员工,都培养成具有超级能力的人才不可。首先,这种事根本就不可能。公司里有各种的工作,只要分别有适合各种工作的人担任就可以了,超级的人才倒不是公司所需要的人才。

那么,公司所需要的人才造就,或者称作人才培养,究竟是需要什么样的人才呢?

松下电器公司对人才的培养认为是:“能正确理解公司基本的经营方针,并努力实践自己的使命,以达成使命的人。”这里又提到了基本的经营方针,其实松下电器公司完全是以这个基本的经营方针、经营理念为中心、为基础来行事的。当然,所谓基本的经营方针是相当抽象的,必须顺应时代的变化,分别发挥各自的创造力,产生自己的风格,自己去思考具体的事情,并加以应用解决才行。对松下电器公司而言,能够照这个基本的经营方针去做,完全尽到“产业人本分”的人,就是人才。

松下先生只要一有机会就对员工们说明,什么样的人才是松下电器公司所需要的,还有,公司必须把他们培养成什么样的人等等。明确理解人才的内容,是造就人才的基本,松下先生所谓的人才究竟是什么样的人,有如下的标准:

虚心学习,不断进取的人。要以一句话来表达松下先生的伟大,实在很难。不过若从根本上来说,那就是松下先生虽然有这样大的成就,仍然具有非常谦虚的态度。

当然,他所持的经营信念是一点也不动摇的。但是,那是一种确立于谦虚之上的信念与意志。

“人类如果失去谦虚,那么信念或确信,就会变成自大。自大就是自满,自满就会失败。这是最需要警觉的。”松下先生指出,扩大之后的松下电器公司,最忌讳的是员工,尤其是在岗位上的人自大。公司在社会上,在产业界,占有今天的地位,固然可喜,不过更应加以发展,以便对社会有更大的贡献。因此,大家必须顺着社会的需要而努力。同样的,一个公司的社长、课长也应站在此立场,促使员工进步,对社会尽一己之力。如果忘掉这个使命的话,认为是靠自己的力量才使公司壮大,并靠着自己的手腕才爬到今天的地位,这就是骄矜自满。有这种想法,一定无法再发展进步的。

另外,如果有谦虚的心就可以知道别人的伟大。如此一来,就会觉得自己的员工都比自己伟大,因而知道了员工的长处,也知道活用其才能之道。松下先生指出,在上位的人尤其不可没有这种谦虚之心。经常不忘初衷,又能谦虚求学,不断进取的人,才是企业所需人才的第一个条件。

松下虽然有生活的经验,可是在某种观点来看,他觉得这个公司里最差的人就是他。因为他是最年长的,体力、记忆各方面和年轻的各位相比,没有一样超越各位,这是事实。最差的松下先生既然当了领导者,为了达到成果,因此,松下先生必须接受各位的指导来工作,舍此别无他法。没有才能的人,如果广泛地吸取大家的才能,这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五 造就人因菜下料当仁不让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松下幸之助用人之道》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