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下幸之助为人之道》

一 每一刻都是新人生

作者:经济类

松下不仅在企业的经营管理上有自己独到的思想,而且,作为一位著名的公众人物,他在为人处世方面也取得了相当的成功。松下的为人之道对我们的人生道路有极大的启发意义。

人生是什么?数千年以来,先哲圣贤及许多好学深思的人,不断地从各种不同的方面及角度提出他们的见解。有人说称赞神的光荣,随着神创天地的目的去过欣喜的日子,便是人生。松下认为,历来论述人生的学说及理论,百家争鸣,各有各的立场及意义,各有各的存在理由。关于人生,松下的见解与前人不同。他指出,人生只是生产、消费和度日而已。

松下解释说,这里所谓的生产和消费,并非仅指物质,而是包括物与心两方面内容。例如,住在一起的亲人,彼此表示思慕及相爱,就是一种心的生产。别出心裁的构想是好的生产,邪恶的念头是坏的生产。由感觉器官接收到外界的刺激,并为之费心费神是一种消费。听到优美的音乐而感到欣喜,看到美丽的图画而感到快乐,是好的消费;至于感到不快和痛苦,则是坏的消费。所以,读好的书和努力用功,是同时进行好的消费和好的生产,因为他虽然耗费了时间、头脑和体力,同时也能获得有益的知识。

那么,什么是好的生产、好的消费?松下认为,由于每个人的观念与标准不同,因此很难划出一条清楚的界限。但无论怎样理解,它们都要与人类和平、繁荣与幸福的需求和努力一致。

所以,惟有包括物、心两方面的生产及消费,才能把百分之九十五的人生表现得清清楚楚。

松下看到有很多人信仰宗教是为了求得一个安身立命的依据,从而感到人生的快乐。但是,松下要求,持这种生活态度的人,应该随时反省自己所过的生活,究竟有没有做到好的生产及好的消费。倘若信仰宗教而不能做到好的生产及消费,即使个人的行为虔诚地合乎宗教的要求,仍是错误的生活观念。

与对宗教的信仰相对,松下认为,就坚持道德的人而言,他们的生活态度,也必须能产生好的生产及好的消费。否则,自以为明白道理,服膺道理,而实际上仍是一只迷路的羔羊。为了获得美好的人生,我们似乎有必要把日常的生活好好地做一番检讨。

今天社会上的一般人,对人生有没有做过深刻的考虑才去行动呢?松下认为,半数以上的人只是随着社会上的通俗观念,无意识地实践着自己的行动。

比方说,大部分的人都认为,做生意只要能薄利销售,安安稳稳地过日子,这就是人生。但是,对于为什么只得到一点利益就满足,做生意到底具有什么使命等等问题却不深加思考,只想过一天算一天。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么人类虽然已有五千年历史,但仍没有领悟到很明确的人生意义。物质文明不断进步,精神文明却停滞不前,产生这种结果的原因主要是缺乏有系统的人生理论。

松下断言,一旦将人生简单地视为生产与消费的生活,为了要做到好的生产及好的消费,在追求物质文明的同时,也要讲求精神文明的提高,如此才能使人类的生活愈臻美善。松下感到遗憾的是,在经济发展方面,好的生产及好的消费,现在仍处于低潮。

松下认为,如拥有一个好的人生,教育至关重要。

某教育家曾说,没有任何一个国家教育普及的程度比得上日本。当然,日本几乎没有一个人不会写自己的姓名,但这并不表示日本的教育完善。教育成功与否,并非单指识字程度,而是在于教育方针是否正确,是否贯彻。从事教育的人,尤其应该认真地检讨此点。

有好的生产与消费,才有可能产生好的生活。以这种想法为基础,不论是工商人士、政治家、学者、宗教家、艺术家、教育家,所有的人都在各自的工作岗位上,为提高物质文明及精神文明,发挥自己的潜能和优势,努力思考并且付诸行动,才能将人类的生活推向繁荣之途。

创造美好人生是每一个人的理想,为了实现理想,上述的论点或许能够给大家提供一种启示,使我们的行动能有所依循。

松下认为,说话、做事始终如一的人,是时代的落伍者。因为在这个世界上惟有真理始终如一。所以,我们要懂得去适应形势,变通活用,只有这样,才能不断创新。

在日常生活中,我们有这样的感觉:好象每天都做同样的事情。今天是昨天的重复,明天又是今天的翻版,既单调又平凡。

但如果每天只是这样翻来覆去地延续,人生就毫无希望、毫无意义了。松下认为,倘若希望实现繁荣、和平与幸福,生活不应是单调的反复。今天应该比昨天进一步,明天则比今天进一步,也就是每天要有生成发展。那么生成发展到底是什么?对人生的意义又在何处?

按松下的理解,所谓“生成发展”,就是日新又新,每一刹那都是新的人生,每一刹那都有新的生命在跃动。这就是旧的东西灭亡,新的东西诞生的历程。世间的一切事物没有一刻是静止的,它不断在运动、不断在变化。这种运动和变化是随着自然法则进行的,是不可动摇的宇宙哲理。

如此想来就能了解,人由生至死也是生成发展。死就是消灭,但死不等于无,因为人类的发展是延绵不断的,一个接着一个地死去,又一个接着一个诞生出来。

松下看到,人都本能地害怕死亡,讨厌死亡,对死亡有难以消除的恐惧心。同时许多宗教和先贤也都说明了死的恐怖,所以人们自然会加重对死的恐惧。然而象这样逃避死的本能、恐惧死的心理,只会产生种种迷信和混乱。因此为了实现人类的和平与幸福,对死亡必须有从容不迫的态度,而所谓“生死有命”的生死观,就不视“死”为可怕,而是当作一种完美的自然法则。

松下的生成发展原理告诉我们:死,并不可怕,也不可悲,更不必难过。因为这是生成发展的过程之一,也是万物新陈代谢的现象,死亡合乎最大的天地法则。理解了这一点,我们的人生就包含着喜悦和耐心。

如果对死亡观念理解清楚,自然会明白我们应如何面对每天的现实生活。假定生成发展是自在法则,那么每天的生活,就必须经常保持日日新的创意和发明。

有句俗语“十年如一日”,这是说十年的努力就好象一天的努力那样充满活力和恒力。它强调的是勤劳、努力与毅力这种精神,并不是说在这过程中不要有任何进步。这种十年如一日的努力,一定会产生非常新颖的创意和进步。但假如大家的工作十年来没有任何变化,而是千篇一律,那么就真是违反了生成发展的原理。

松下举例说明这个道理。明治维新时的功臣之一坂本龙马常和西乡隆盛讨论人生。但是坂本的意见每一次都有一点改变,给西乡隆盛每次的感受也都不一样。于是西乡先生就对他说:“前天我遇到你的时候,你所讲的内容和今天的不一样,所以你所说的话,我无法相信。你既然是天下驰名的志士,受到大家的尊敬,那么你应该有不变的信念才行。”坂本龙马被西乡先生责备了一番之后就说:“不,绝对不是这样,孔子也说过:‘君子从时’。而且时间是时时刻刻变化的,社会形势也天天在变化,因此昨天的‘是’,今天即可能成为‘非’,乃是理所当然的。而我们去从‘时’便是君子之道。”然后又接着说:“西乡先生,你对于一种事物一旦认为是某种样子,就要遵守到底,如果坚持这样的观念,将来你一定会成为时代的落伍者。”

尽管象西乡先生这样一个伟大人物,随便去批评他似乎不应该。但如果要评价哪一位说得比较在理,松下认为从生成发展的原理看,他宁愿赞成坂本龙马。

虽然一切都会转变更新,但在这千变万化的转变中,有一种东西是永远不变的,这就是真理,它是通过宇宙力量发给人类的。松下坚持这一点。

因此转变以及日日新,便是把这真理因时因地活用的结果。若以为真理是不变的,就不再活用变通,真理就等于死的一样。

联系到经营或做生意,松下同意店铺是愈老愈好。但如果说因为愈老愈好,就让产品及经营方法维持老样子,那么这家老店铺也会被时代淘汰。

就佛教来说,也是一样。佛教的教理是永远不变的,但教化、活用的方法必须随着时代改变。释迦以前常常说“诸行无常”。一般人认为这句话的意思是:“这个世界象昙花一现,很不可靠。”松下评论说,这种看法好象否定了现实,使人失去活下去的勇气,这对促进人类繁荣、和平与幸福的生活是很不利的。松下认为不应该这样看待那句话,而要从更深处去看。所谓“诸行”就是“万物”,“无常”就是“转变”,“诸行无常”就是万物流传、生成发展,实际上这句话就是教我们日新又新。

但是今天的佛教界,虽然也做过很多努力,但都仅仅是夸耀古老的老铺,而没有以日日新的方法去活用,如此下去,佛教就可能会衰微。

据此,不仅佛教界如此,在整个宗教界、教育、经济、政治等各方面,以及我们每天的工作、事业上,都应该以这种日日新的精力谋求改善。

松下说,我们要顺从这个自然法则,顺从时代,以最新的创意和观念,走向生成发展的大道。由此就能产生没有止境的繁荣、和平与幸福。

松下指出,既然上天赋予每个人以独特的天分,那么就要依其本性各自发挥、互相尊重,如此才能产生相辅相成的理想社会。

虽然人看起来都差不多,但实际上每个人的体形和面貌却完全不同。全世界有几十亿人口,就有几十亿不同的样子。为什么会不一样呢?松下认为,这并不是由于人们的意愿如此,就好象生男生女不能由我们决定一样。体形面貌既不相同,所具有的使命和天分也都不一样,这正是宇宙真理的所在。我们要根据这个认识,实实在在地去看每一个人,再决定我们该走的路。但在现实社会里,根本没有人去关心这个问题,都凭个人的智慧、看法去作行为决定,以至于容易把一切都归于一种形态,而加以限制统一。虽然这种想法在某些方面是有必要的,但若完全如此,根本就不能对社会有贡献。

松下说,每一个人都以自己的形象和心态活在世上。有人喜欢红色,有人喜欢白色,问他为什么如此,似乎也没有什么理由,因为这种事是很难究问道理的。就酒来说,有人就认为酒太苦了不敢喝。扩大些说,有些人觉得某种生活方式很好,但对其他人却不一定适用。

所以,人本质上有不同的特性,我们应该好好认识这种特性,并去思考出一个活用这个特性的共同生活。人的智慧愈进步,社会就愈复杂。仅仅是色彩,就能创造非常复杂的情形。原始人喜欢自然本来的颜色,但是知识进步文化提高后,便有了特殊的混合色,现在的世界就成了多样化的彩色世界。就生活来说,简陋的生活是回到原始,而不是文化进步的要求。文化愈进步,就更能活用一切事物的本质,所以,复杂的混合能产生秩序的进化发展。

从另一方面讲,不能充分发挥个人的特性使生活变得愉快,就不能算作文化进步。现代社会提供了个人发挥特性的可能。如果把人的生活以一个模式去处理,这就违反人的本质了,同样也违背自然本来道理。

松下认为,我们不能把社会万象变成单一的颜色,如果你以为前面有山,阻挡了交通,于是便把山铲得一样低平,那么结果是山不象山,平地又不象平地,这显然就不对了。所以松下认为,一个人还是要过一种复杂的生活,保留所谓的“异色异行”,每个人都发挥他的特色,再融合起来,而且是在一种正确的秩序中的融合。

有人说,凡是相同的人,必定步上同一条路。但松下并不认为这样。他认为,大家可以公平同等地前进,而步法和想法则因人而异地发展,那么集合全体不同的想法和行为,就能实现php的繁荣、和平与幸福。因为每个人的天分才能都毫无限制地活跃发展。

松下指出,一切的一切都该是本来的模样,猴是猴,鱼是鱼。一条鱼不希望被放进漂亮干净的鱼缸里,而愿在大海里,虽然有被鲨鱼吃下去的可能,但那是很自然的生态,仍然感到喜悦。人也只有回到他本来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一 每一刻都是新人生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松下幸之助为人之道》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