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下幸之助为人之道》

一 做有德之人

作者:经济类

松下认为,在处理个人与社会的关系问题上,首先必须了解,民主主义并不是依赖他人的主义,我们必须自觉身负使命,并且有义务去履行它。以这种观念做基础,才是真正的民主主义。只顾伸张自己的权利,而忽视他人的权利,这是一种错误的态度。

为了让大家体会它的严重性,在此松下举出一些日常生活的实例,因为起初他对这些事也感到不可思议。在他远赴夏威夷时,朋友a君将他的经历告诉松下。

某人在a君门前的马路上丢了一块香蕉。不久,一位行人踩在香蕉皮上而摔了一跤,致使头部擦伤。于是这人便前往法院申告,要求a君赔偿医葯费。象这种例子,当然是被告败诉,所以a君必须偿付医葯费。

在一般日本人的观念里,这是相当荒谬的事情。可是,根据美国的法律,却完全是两回事。美国人认为,每个人都有责任将自己的房子前面清扫干净。邻居的孩子在栽有苹果树的庭院玩耍,如果被风吹落的苹果砸伤,屋主也要负担损害赔偿。这是什么缘故呢?因为对摇摇慾坠的苹果置之不理,是不当的行为;因为苹果树的所有人有摘下苹果除去这种危险的责任。

为了避免来访客人发生事故,因此必须将室内室外清扫干净。在享有不被他人伤害的权利的同时,亦负有不让他人受伤的义务,这是美国人日常生活必须严格遵守的事情。松下问a君,你在美国住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难道不会感到拘束吗?a君回答说:“我已经习惯了这种生活,因为人家都是这样过的。即使是总统的庭院也适用这种法律,因为总统跟大家一样,所以我也必须遵守法律。”

当松下听了这段话后,方才体会到,只有当人们感觉不到这种法律的严格性时,才是真正的民主主义的社会和生活;也只有习惯了这种严格性,真正的民主主义才可能出现。这点跟日本人所认为的民主主义的生活方式和思考方法,还有一段很大的差距。不依赖他人,彻底地伸张权利,就是履行自己的义务,这是我们所想象不到的。

凡是跟自己有关的事物,都必须考虑到自己所应负的责任,并且尽可能地承担后果。松下举日本的物价问题为例,作了深切的反省。

有一年的物价指数上涨了百分之七至八,而且仍然有不断上升的趋势,这令人非常担心。因为物价的平稳,是国家安定的保证,为了实现这个理想,政府必须全力以赴。另一方面,国民因为生活困苦,所以大声呼吁自己的权利,要求政府提出解决之道。可是,只是单方面地提出压制上涨物价的要求,不可能造成社会的安定。这些不断上涨的物价和动荡不安的社会,是由于每个国民的生活方式所引起的,所以我们必须先有些自觉,再背负起责任,然后才能寻求对策。今日的日本,即是缺乏这种警觉性。不要期盼别人替我们拉下物价,因为这是个不切实际的念头。

美国最大的工业是汽车工业。不仅投入了巨额的资金,生产量也最庞大。美国的繁荣,可说是促使汽车工业达到颠峰的主因。

可是,最近却出现了一种超越汽车工业的事业,那就是开发宇宙。目前美国已对这种事业投入大量的金钱。

我们大家都明白,这种事业只会消耗金钱,它跟汽车工业不同,不能马上为国民带来利益。或许将来很有用途,是开发人类远景的寄托,但是,目前只会消耗金钱,而且金额远超乎汽车工业之上。一九六五年,这笔予算总额已达到了一兆八千亿日元。除此之外,诸如支援海外的活动,一场越战即耗费了一笔相当可观的国防经费。

尽做赔本的生意,通货膨胀时物价难道不会上涨吗?然而美国平均每年物价只上涨了百分之一左右而已。这是什么原因呢?日本花费在研究宇宙和其它方面的经费也不在少数,可是与此相比,则微乎其微。况且日本生产力强劲,工业兴盛,所以物价不应该上涨。尽管如此,不可能发生的事却发生了,这是什么缘故呢?

因为我们的活动失策,国民相互间的活动不合实际需要,所以造成了物价的上涨。因此无论政府如何如何地压制,物价都会直线上升,所以物价上涨是每一个人所造成的。

假如政府、团体以及个人能够平衡各项活动,避免无谓的浪费,即使消费增加了,也不会感到物质缺乏。松下认为快速地创造繁荣,并不会促使物价上涨,反而能保持安稳。物价上涨之后,会造成政府、企业家、商店以及民间的困扰,工作难求,生活困苦。可是,民主主义并非开了三天三夜的会议即可得到结论的东西,也不是针锋相对地主张各人的权利,做出无谓的洽商和交易,即可降低物价。因为国民相互间所做出的各种无谓的举动,只会促使物价节节上升而已。

所有的物价及经济,都不是自然现象,而是人为因素所造成,是大家的心态问题。能够保持正确的心态,任何事情都可迎刃而解。

认为物价是种自然现象,一味地怨天尤人,这是种非常奇怪和可耻的态度。

不只是物价的问题,在生活的其他方面,我们都必须抱着这种态度,随时地考虑自己的责任和行动。这是大家今后必须做到的一点。

松下认为,如果众人深陷不幸之中,个人也不可能会有幸福的生活。

松下看过一本青少年犯罪的白皮书。根据人口比例,日本青少年的犯罪数,约为英国的十四倍,跟同样是战败国的西德相比,则多了四倍。这并不只是些数字上的差距而已,松下认为它是个值得深思的严重问题。

松下觉得比这个更严重、更值得大家重视的问题,是当大家面对这些公然的事实时,所采取的马上将问题抛向脑后的态度。从来没有人认为这是政府、社会,或者你我的问题而专心地思考防止的对策,这即是日本目前的现况。

这就是人们漠视善恶的态度。我们千万不可持有这种态度,因为生存在同一个社会之中,说不定各位也会成为受害者。只想保持自身的清白,而抱着观望的态度,这是身为社会一份子所不齿的行为,也不是各位的幸福之道,更不是民主主义的真正心态。

社会上关心同胞、照顾年轻人的举动,少之又少,因此若有人如此,就令人非常钦佩。假若大家都能拥有这种心态,必然可以防止很多不幸的青少年犯罪行为的发生,这也是认清自己的责任以及应有心态的问题。

另外,就是关于交通事故的问题。近几年来,每年因车祸而死亡的人数超过了一万人。这个数字比松下出生时,因中日战争而死亡的人数还要多得多。可是,面对着超出这场战争的车祸死亡者的惨状,大家却表现出一副漠不关心的样子。

战争已过去了多年,为了发扬日本传统的美德,我们必须静下心来沉思各项缺点,以崭新的心情,再度向光明的前程出发。复兴工业是件值得骄傲的事,可是,同时也会暴露很多缺点。松下希望各位能深切地体会这件事情。

我们应该何去何从呢?既要担负复兴的重任,同时又要承担社会中的各种问题;日本今后何去何从?除了工作之外,希望各位也能经常思索这些问题。

松下自认不懂所谓的学问,可是他相信人类的本质是不会改变的。三千年前的知识、人情以及生活习惯,当然跟现在不大相同。可是,他相信热爱和平、追求繁荣、希望过幸福的美好生活还有感觉遗憾等等各种人类的本质,则是不会改变的。

我们都是站在这种本质上而生存着。为了过上比上一代更美好的生活,所以我们必须追求哲学和科学。松下认为每个人都同样具有这种追求基本慾望的能力。

松下虽然提出“人类”这个话题,事实上这也是我们自身生存的问题。一个好的生存方式,可以影响全体人类。每个人必须正视自己的责任,然后凭藉着这种警觉性生存,社会就自然而然地欣欣向荣。

松下指出,对你我而言,世间最亲密的人就是自己,所以必须善待自己。当遭受挫折时,只有自己才能安慰自己,所以不要糟蹋自己,这也是对社会所负的责任。

不仅要使自己幸福,同时也不可忽视了周围的人。众人陷在不幸之中,惟有自己感到幸福,这是不可能的事情。为自己着想,我们必须热爱自己的家庭以及组织。

对自己愈有爱心的人,愈能为他人着想。换句话说,只有爱家庭、爱邻居、爱社会以及爱国家的人,才能体会爱自己的滋味。

还有对爱国心的问题,因为如果国家不兴盛,我们个人也不能过着好日子。松下认为国家与每个人是一体的,热爱自己的国家,不怠惰国事,这跟不能善待自己即会连累周围的人是同样的道理。为了不使自己的国家成为世界的累赘,也为了世界和平着想,我们必须拥有正确的爱国心。

爱国心愈强的国家,才能为世界带来繁荣。

有些人一听到“道德”这两个字,便会皱起眉头。将道德观念与战争相提并论,更是件不可思议的论调。曾有人想以这种论调来制止战争,松下认为这是种草率的行为。

引发战争的主要原因之一,就是道德观念的低下。假如没有爱屋及乌的道德观念,就无法产生爱别人的国家一如爱自己的国家的道德观念。因此没有爱护自己国家的观念,就是没有爱国心。如果没有这种适度的道德观念,必定会遭到惨败。

因此,以后我们应该做的事情,是必须拥有高度的道德观念。复兴高度的道德,是不再引发战争的首要条件。假若将高度的道德观念列在优先考虑的地位,那么国与国之间必定不会引发战争,反而能互相帮助,互相爱护,彼此尊重,创造繁荣的景象。

至于人与人之间,必须从日常生活的实践着手。

松下认为,关心别人,重视别人,必须具备高尚的情操和磊落的胸怀,当你诚挚的心灵,使对方在情感上得到温暖、愉悦;在精神上得到充实和满足,你就会体验到一种美好、和谐的人际关系,你就会拥有许多许多的朋友,并获得最终的成功。

人格,不是人性中的道德品质的某一方面的具体表现,它是人性中最优秀的部分融合而成的内在品格,是人性中最完美、最高尚,而且在评价人物方面最具权威性的因素。一个伟大的人格不是一件能穿的东西,打扮得整整齐齐也不能表现它,那是一种只能发自内心的东西,反映在你的性格里。人格,是人性中的真、善、美的综合体现。因为人格中内在的真、善、美的作用,所以人格具有独特的魅力,能够影响人,团结人,调动人。人格的感召力量,应该说是慾成就大事业者重要的内在因素。美克德公司是一家经营唱片和声响的企业集团,在一战前,声誉显赫。可是由于二战的种种影响,在战后这家拥有世界一流人才和高技术的公司却迟迟不能重新展开工作,最后松下公司接管了它,为了使这家公司能从战败的挫折中复兴起来,在选择社长时,松下进行了慎重的考虑,经过再三的权衡与考虑,松下把这家公司的重担交给了野村吉三郎。为什么要选择野村吉三郎呢?对此,众说纷纭,松下说他看中的是野村吉三郎的人格。由于这位德高望重的先生的支持,这家唱片公司终于复兴,这是靠野村的人格修养、经营知识和威望创造出来的。所以松下说:

“人格的伟大,道德水平的高尚,对于一位企业或公司的经营管理者非常重要,因为,当在吸引人才、运用人才以及调节人际关系时,人们都乐于同那些人格比较高尚的人交往,而经营管理者正是利用这一趋向,以调节或调动本公司的职员的内聚力,使他们能把公司看成自己的事,而且乐于为此效力。一般人往往看重经营者的知识和技能,而忽视经营者的人格。其实,作为一名优秀的组织家,他不是凭借自己的知识和技能去解决某一具体的技能问题,他的职责在于如何把本公司的全部职员协调好,统一好,使他们能内聚在一起,形成巨大的工作热情和创造力。”

因此,在商场上,不仅知识和技术重要,同时更须有正义的立场、公正无私的生活方式以及高尚的人格。这也是企业经营者的一个用人要诀。

遍览古今中外有大成就的伟人,他们事业的成功无不与其人格魅力有关,他们正是以此赢得别人的帮助和支持,才成就伟业的。

松下认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一 做有德之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松下幸之助为人之道》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