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下幸之助为人之道》

二 认清自我:为人的第一步

作者:经济类

松下认为,认清自我,就能发挥自己的潜力,否则尽是模仿别人,最终也只落得“自我”的名份而已。

人有别于犬,这是一眼即可知晓的事。当然,我们是不会去模仿犬仔的,这是因为人们在不知不觉中,抱持了那种人之为人的自尊。

然而,光凭眼睛却看不出分别的是我们人类。诚然,人与人之间,其貌不同,气质亦有异,这是人尽皆知的事,所以,谁都不愿别人将自己误比作别人。但是,奇怪的是,为什么一般的人,还是希望做着与别人差不多同样的事?

自己就是自己,就算是居住在百亿个人群中间,我还是我。这包含了我的自尊、包含了一份自信。这种认识,也是为繁荣社会所必须抱持的态度。

但是,当一个人失却了自我时,就算拥有百亿人之众,那也不过是一群乌合之众而已。若是不能认清、了解自己,而只为学得别人的举止而自满,那不跟人去模仿狗仔,是异曲同工吗?

让我们对自己和他人的不相同之处好好地作一番思考吧。如此,我们才不会一味地去模仿他人,而能凭自己的力量,走自己的道路——那是迈向我们大家共同幸福与繁荣的一条道路。

松下指出,“应当”威胁人的尊严,但也成全人的尊严。“不可”、“应当”或“必须”这种命令性、强制性或禁止性的词汇,无论如何,会令人感到心情相当沉重,以这种语气讲话,会令人敬而远之。尤其是最近数年来,这个社会已经自由开放,甚至到放恣任意的程度。作为一个人,自然需要严格要求,但这种他人加诸的要求,并不意味着是理所当然的。因此,以命令或强制等语气讲话,会令人感到十分不恰当。

作为社会激烈转变中的一个过程,可以说这种情形是很不得已的。尽管如此,作为一个人,自然有其应当去努力的、有其应当去考虑的、有其应当负担的责任。凡此种种,不论是在任何时代、不论是任何人,这“应当”二字,是我们不得不去加以接受与理解的。如果一个人对“应当”二字的观念淡薄,社会的秩序与规范就会逐渐松懈,人们的幸福也跟着丧失了。

作为一个人自有其应当做的、应当去努力的、应当去实践完成的、应当加以考虑的、应当去尽的责任与义务等等,然而,对于这些略嫌强制与命令语气的“应当”二字,我们要是将之推诿于“不恰当”,是否意味着,我们需要对此事再深思熟虑一番呢?

“尽人事,听天命”。我们一个人应当不被私心所困,努力以赴,并且能够冷静地迎接事情的来临。不论是期待中,或者是能力所不及的事物,都应当不忙乱、不惊慌,心平气和地去面临它,也只有这样,才能开创更新的前程。

松下认为,假如大家都知道这种心境的可贵,并且能够细细体会,各人都能尽自己本分,那么这个世界,或许就可以变得更安静而祥和。然而,尽了人事,却不一定就能够获得必然的成果,大概这就是所谓的天命吧。但是我们也不能说天命不可预知,而不肯去尽力而为,只顾自己坐等享受成果。在利害瞬息万变的日子里,大家还是应该三省吾身。松下指出,喜欢把责任归咎别人,是懦弱的象征。

倘若将一切责任丢给对方,对于自己不利的事情,一概推得干干净净,那就太轻松了。

然而,如果社会上的人都保持这种态度,互相推卸责任的话,又将是怎样的世界呢?

理由是可以捏造的,为了推卸责任,可以找出种种的理由,并且在法律上可能毫无责任。不过这只能说是道理如此、法律如此。人与人共同相处的社会,无论是什么事情,都不可能与自己毫无关系、毫无责任的。既然有关联,就必须要有自我反省,要有强烈的责任感。

喜欢归咎于别人,这是人之常情。然而,这却是缺乏勇气的态度,是懦弱的象征。如果社会上充满这种人,真正的繁荣与真正的和平将无法得到。

总之,作为一个堂堂正正的社会人,应该具备有承担责任与知错反省的勇气。

松下体会到,责备别人或被责备,心里都不舒服,但最困难的还是“自责”。

责备他人并非一件容易或愉快的事。被责备的人当然心里不高兴,但责备他人,自己也不会快乐到哪里去。在这个社会上,假如能够的话,希望不要有互相责备的事发生。但由于人非神仙,难免有错,也就不得不责备,甚至也有被责备之后才顿然领悟的事。因此责备与被责备,也许是人与人之间,在社会共同生活之中难以避免的一种注定的命运。话虽如此,但愿每一个人都能互相容忍,并且有努力沟通、堂堂正正去责问对方或接受对方反驳的雅量。动物由于天生的无知,只会互相斗狠,以牙还牙,最后打得头破血流,两败俱伤。但上帝已赋予人类“以爱代替仇恨,以体谅代替敌对”的睿智。这也许是说来不易的事,但希望社会上的每一个人,都应该有这种悲天悯人的胸怀,要责备,至少也要在互相已尽力克服了困难与障碍之后。其实,最困难的莫过于责己。总而言之,这是件非常不容易做到的事。

松下指出,累积反省,就是累积实力,这比定上任何计划都要有成果。

当我们说人生在世常是惶惶不安时,回顾今夕昨夕,似乎每一天真是这么“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地将岁月晃荡过去了。“动”或许是进步的一种方式,但是若无定则而动,等于是没有人生目标,也因为这样,人才会陷入深深的不安中。今后将何去何从?我们先要做些什么呢?

老年人首先感到不安的是年华的老逝,对年轻人来说,则是为无定的未来前途而感到焦躁。甚至在一家人之中,为成长中孩子的未来前途,也掺杂着不安与冀盼的复杂情怀。不同的人们沉潜在各种不同的想法中,做着各不相同的

计划;然而在此社会中,亦有浑浑噩噩、不做任何计划的人。我们首先该体悟的是,做事要全力而赴,尽力而为。不论是不是重要的事情,我们都应该做一番反省——反省今日我们所采取的出发点是否有所失误。

若是我们时时刻刻地累积着这种反省工作,并时时刻刻地今日为出发点,做修改矫正的工作,那么我们必定能一步步地朝“安心”之路迈进。

所以,我们首先该当做的,是比立下各式计划更重要的事——坦然地反省今日的是与非。

不可能发生的情况,却接二连三地发生,不愿它发生的事情,它们却依次而现。去年是这样,今年也一样如此。是谁在引发这些事情呢?既非马,亦非牛,马和牛只会听从人类的指挥吩咐而已,它们本身不会制造使人类感到困扰的事,困扰烦恼之产生,完全是由于人类本身的缘故。

寒风中穿着单薄的夏衣,迎风而立,举凡常人都会受凉感冒。若是不想着凉生病,最好是穿着与气候相宜的衣着。人伤风感冒了,并非是寒风的过失,怪只怪人们自己不留心穿着罢了。

所以,事有因,方有果。若是种下不留心、不仔细的前因,则事情不发生都不行。换句话说,应该发生的事,必定会发生。如果我们好好推敲这个道理,没有任何事情是不可思议的。所以,如果你不希望发生那些事情,那么你我必须彻底地反省自己,是否存有这种马马虎虎、不小心仔细的态度。

过去那些欠缺周详彻底的做事态度,尤其是凡事不在乎的人,首先,请彻彻底底地思量一番,好好地反省反省。为了你我,也为了这个社会。

松下指出,守住中庸,就是守住幸福。

在社会上常听到有人喜欢暴食暴饮。这是由于贪图眼前的利诱与慾望,而做出越轨的事。慾望本来是人性的一面,也是社会的自然现象,但贪得过分,或索之无餍,都非好现象。因贪得过分而犯下严重的错误,破坏了社会的安宁,不但令人指责,并得到应有的惩罚,而且此人今后还会断送了自己的前途,害了亲戚朋友。

因此最要紧的就是要“自律”。凡事不要做得过分或要求太多,也就是要秉中庸之道。这虽非一件易事,但应该努力修炼。其方法是借别的力量来控制自己,譬如语言、法律、权力,甚至武力。人类的历史,无异是上述事实的演变与重复,因此已引起不少的悲剧,这又是借外来的力量太多所致。因此最佳的办法是自己约束自己。人类今后向前迈进的,只有此路可行,因为这种方法是王道。虽然前途充满荆棘,但为了真正的进步,还是希望大家全力以赴。

自己以为尽了最大的努力去做,而一个偶然的机会,使你心理上有所刺激的话,你将会发现自己的努力仍然是不够的。

心理有所刺激是非常难得的。无论做什么事情,如果要做得有条不紊,必须以心理上的刺激为基础。

现代人要兴建一座大厦,充分利用机器,也需要一年半的时间。但是,那个豪华壮丽的大阪城,在当时事事不方便的时代,仅仅一年半的岁月就建造完工。这件艰巨的工程之所以能够在短短的期间内完成,主要的因素,就是那些筑城的工人领悟到:做得不好,将被砍头。有了这种以生命为赌注的认真态度,才能完成巨大的工程。这种惩罚的好坏另当别论,但一个人以生命为赌注的时候,感触也最多。

每一个人都认真工作,拼命工作。但是,当他在真正有所刺激时,却会静下来检讨自己的工作,这点更加可贵。松下感到,聪明人有时反而做不好简单的工作,因为他们先下了评语。

聪明反被聪明误,社会上这种例子太多了。

聪明人往往批判在先,未能专心于工作,得天独厚的智慧未能充分发挥,甚至简单的事情也无法做得好,久而久之,失去世人的信用。

相对的,有些人傻劲十足,择一固执,对于工作非常热心,这种人对工作是专心一意的。乍见之下毫无价值的工作,他们做起来却是非常慎重,全心全力地去从事。因此,这种人的智慧能够得到最高的发挥,他们的工作也非常顺利。成功往往是如此产生的。

工作是否成功,这是次要问题,最重要的就是要专心致志于工作,要一心一意去做,要重视自己的工作。抱着这样的态度,必能开创新机运。

总之,与其怨天尤人,不如反省自己是不是很慎重地从事自己的工作。

松下认为,现代社会的一大弊病是以自我为中心,世界的灾难正是由此而造成的。如果人们能把自己的注意力转而投向他人,社会可能要纯净、美丽许多。

每个人要经常跳出自身反现自己,取出自己的心,一再检视它,这样才能真正了解自己。其实,对于国家也应如此。正确的自省总能使你进步。

大家知道,所谓自省就是反省自己,这是只有人类才能办到的事。或许牛马之类也会有自省的情况,但它们绝不可能像人类那样用自己的精神构造去自省。

自省可能是只属于人类的特权。但从另一方面来说,只要身为人,就必须自省。因而,自省可以说也是人类的一种义务。对于这种自省,不管用词形式如何不同,但在精神实质上必须严格要求。这样方可求得进步。

松下就是一个经常善于自省的人。他追忆自己的经历说:“我孩童时代,在学校、商店以及公司都受到非常严格的教养,而社会一般风气也都以自省为贵。但是,战后这种精神却渐渐开始没落了。于是,因为大家都不太尊重自省而引起了种种混乱,这可能是误解了民主主义的缘故吧。”

一般地说,自省心强的人都非常了解自己的优劣,因为他时时都在仔细检视自己。松下把这种检视叫做“自我观照”,其实质也就是跳出自己的身体之外,从外面重新观看审察自己的所做所为是否为最佳的选择。这样做就可以真切地了解自己了,但审视自己时必须是坦率无私的。

松下说,能够时时审视自己的人,一般地讲过错都非常少,因为他们会时时考虑:我到底有多少力量?我能干多少事?我该干什么?我的缺点在哪里?为什么失败了或成功了?等等。这样做就能轻而易举地找出自己的优点和缺点,为以后的行动打下基础。

松下还举历史上的例子说:“人类的心自古到今没有什么大的改变。我们看日本战国时代诸武将的兴亡史,可以看到那些武将们能否自我观照,大都直接关系到了他们的盛衰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二 认清自我:为人的第一步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松下幸之助为人之道》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