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下幸之助为人之道》

二 人为万物之王

作者:经济类

有句古语说:“你要了解你本身。”也就是说一个人应该了解自己的“本质”。但做到这件事自古以来就很难,虽然有许多宝贵的看法,但仍没有根本地、全面地阐释清楚。

松下从人类实现繁荣、和平与幸福的观点出发来研究人类本质,集多年之研究成果,他发表了自己的“人间宣言”,大致内容如下:

“宇宙万物是不断地生成发展的,而人类即是支配这个宇宙的力量,这是宇宙根源赋予人类的本质,是至高无上的命令,也是给予人类的‘天命’。有了这种天命,就是以‘神的代理人’身分去判断是非善恶,开发活用宇宙潜在的伟大奥秘与能力,用来繁荣人类生活。

“然而这种繁荣,不是只有一个人的力量能发挥的,要汇集综合所有人的智慧去活用,人类生命才能蓬勃发展。无论是大智慧、小智慧,都自由平等,不受任何妨碍地融合、活用时,这个众智就成为支配社会的真知,可以说象征了神的意志。

“所以,众智便是表现人类强壮的最大利器,也就是使人类成为宇宙的统治者,贡献人类繁荣惟一的利器。”

松下在以上“人间宣言”中想说明的要点有二。一是人的本质是真正伟大的;二是为了发挥这伟大,必须依靠真正的众智。松下接着论述了人伟大的天命。

创造宇宙万物的根源,赋予人类支配万物的权能,这是绝对的命令,也是伟大的命令。因此,可称为“天命”,这是不可动摇的事实。为什么可以这么说呢?

自太古以来,人类还不能自觉到自己是宇宙的支配者时,在下意识中,已经能够运用潜在的生命力,将宇宙支配者的角色扮演出来了。

倘若人没有这种本质,再怎么努力也不可能步上这样的发展途径。比如石头如果没有钻石的本质,再怎么磨,都不可能发亮。但若有钻石的本质,必然会愈磨愈晶亮,成为“石中之王”。一个人也是因为具有支配宇宙的本质,才能逐渐表现他的本质,而确立他的地位。

松下指出,人类前进的步伐中到现在还是有很多错误和浪费,这也是因为没有充分觉悟自己的本质之故,而在人类进步的过程中,这也是必经的过程。但在人类本质愈来愈明显的今天,如果还不断存在这些错误和浪费,就真是违背了自然法则,犯了最大的过错。

人既被赋予了天命,在宇宙中就能巧妙地生存,也就是有资格以宇宙支配者的生活方式,促成人类的繁荣。

人类既然承接天命,具有“神的代理人”的身份,就有去发现所有东西的使命,去判定善恶,分辩事非,确实是具有伟大的能力。

虽然人类有伟大的力量,却是分散在各个人的身上,所以一定要集合所有人的智慧去行动,才能发挥人类的伟大。而这个众智才是人类最高的智慧,也就是真知,是能代办所谓“神旨”的一种智慧。

例如,在仅有甲、乙两人的社会中,两个人集合双方的智慧决定,互相平等地发表意见、共同研究,满意才去做,没有一人会是独裁者。在这种情况下,才能圆满平稳地步上繁荣之道。当这个社会的人数不断增加时也是一样。比方说有五万人的社会,就要汇集五万人的智慧。

必须注意的是:多数的智慧,并不是真正的众智。一般所说的众智,多半指多数人的智,也就是大部分人的意见,或者说是少数服从多数的众智。例如在十个人中只有两个人持反对意见,就以大多数人的意见为全体的意见。

但这种多数的智慧并不是真正的众智。十个人就有十个人的智慧,必须全部自由平等,毫不遗漏地吸收、综合。即使是有一千人或是一万人,也不论是大智者的智慧或愚人的智慧,都不能遗漏一人,必须在平等自由的相同条件下,分别将各自的内容吸收综合。这是因为智者、愚者都各自有伟大的智慧,是宇宙法则赋予的。所以如果以率直的心去听,即使是愚者,还是会有值得听取的宝贵意见。

当然究竟能不能做到这样的汇集众智,也是一个疑问。但我们人类既然希望得到繁荣,就必须这样毫不遗漏地汇集众智。

今天的民主主义是排除独裁,以众智作基础的。当然,就目前的情形而言,与其说是众智,倒不如说是以多数的智为中心,虽然还不是完全的众智。但人是不断进步的,松下相信终有一天一定能建立一个真正汇集众智的民主社会。

要能汇集众智,第一个条件是要排除所有的权力,不管是武力、财力,甚至是智慧本身为基础的权力,只要它妨碍汇集众智,就绝对要排除;第二是大智者的智慧,只能做为众智的一部分,是与愚者同样立场的。比方说战争时,有力量的人就在最前线,但力量较弱的人,也要在后方作烧饭、补给之类的事。每个人都发挥各自的功能,整体的组合才能表现出伟大的力量。

众智就是这样的意思。现在还要注意的是,要不断去提高众智。因为在十年前是最高的智慧,但在今天看起来可能是极低的。众智愈高,人们愈能步上繁荣之道。

松下认为,运用天赋好比做生意,先要算算自己到底有多少钱,再去聚集更多资本;还要正确灵活地使用它们,才能赚大钱。

人类虽具有成为宇宙“万物之王”的卓越天赋,但并非每一个人都能好好发挥这种特质。

在追求人类繁荣、和平与幸福的过程中,有些人往往会破坏它,以致招来不幸。

破坏繁荣、和平与幸福的人,目的究竟是为了什么?为什么赋有“万物之王”的优越本质的人类,却往往不能善加利用自己的优越本质呢?

松下指出,关于这个问题有几种看法。例如,有人认为人类尚未完全进步。也说是说,人类历史即使已到达了数十万年,数百万年,或者更长的期间,但实际文明的发展和进步,也不过是数千年以前的事。所以,就人类历史而言,仍然是相当短暂的。我们可以相信,今后的人类文明随着几十万年、几百万年的岁月飞逝、进步,可能会建立一个避免争执或较少不幸的理想社会。今天社会中的某些不幸的状态完全是可以得到消除的。

松下认为,这种看法也是正确的。但如果把一切都寄于未来,那么,今天的人类就无法以和谐的心情、美好的姿态,来实现进步理想的社会吗?或者,人类仍旧要以目前的步履迈进,等着将来产生“不幸和争执很少”的社会吗?

松下说这是不行的,如此的话,人类现在自身存在的种种弊害,就会随着时代的前进而增大。实际上,在我们今天这个时代,应该已经有“能使人类过真正美好的生活”的办法了。因为人类早就被赋于能找出此道的优越本质了。

那么,我们应该怎么做呢?松下觉得最重要的是,人类首先必须正确地知道自己的本质。因为,不管人类具有多么卓越的本质,假如自己本身不知道的话,也就很难充分发挥特性了。所以当人类本身充分自觉认识其本质之后,就可以慢慢找出活用发挥其本质的方法了。

例如,有个人在街上看到许多精美、有用的东西,想买又不敢买,只是空自赞美,返家后才发现自己身上带着很多钱。如果早知道自己身上有钱的话,不仅他自己,甚至他的家人都能满足所需了。

上天赋与人类成为万物之王,支配万物,并利用精神与物质,互为表里来繁荣人类。假如你没有忘掉这重要天赋,并且真确地认识清楚,就可以藉着它,来谋求人类彼此间的和平与幸福了。反之,如果你没有发觉自己具有这重要天赋,不仅无法促成,反而会破坏和平与幸福。

那么,过去的人类,是否能够正确地知道自己具有伟大的本能,并利用它去思考、去过生活呢?松下的答案是:的确有一部分人具有如此行为。而现在人类自称是万物之王,同时,也确实有人能够配合这种称呼,过他们的生活。可是,这类人却不能完全自觉他们具有与生俱来的卓绝本质。

过去很多先哲曾对人类做了各种研究,提出各自不同的观点。有的说,人类是罪孽深重的凡夫;也有的说,人类有罪,必须教诲。但是这些说法都是基于当时的人类社会而产生的。而某些教诲在当时的环境下,确能指出人类应走的正确道路,并使得大家对万物有怜恤之念,谦虚地踏上正确之道。这些对人类迈上幸福之道有很大的助益。但是,这种观点也不免矫枉过正,使得人类不但不能充分了解其真意,反而产生丧失人类自尊的另一面负效应,容易让人类产生“不论如何努力,终究是难逃不幸和争执”的想法。

等到陷入这种想法的深渊中,就很难强而有力地发挥人类的本能了。在人类历史上,有人一方面想提高自己,另一方面又不肯透彻了解人类的伟大尊贵,这显然是不利于自身发展的,也不符合人类自身的本性。

松下总结道,因此,人类为了步上真正的王者之道,最重要的是:必须完全自觉,认识自己所具有的王者本质。同时要真正发挥人类伟大的本能,做一个王者,追求人类的繁荣、和平与幸福。另外,还有一件不能忘的大事,那就是要集合众智。因为做一个现代的王者,是不能单凭自己的智慧来思考事情、处理问题的。

每个人的智慧互异,即使是多么伟大的人,所知也很有限。如果以这种有限的智慧来观察、思考事物的话,并不能十分了解事物的实情,往往还会犯下过错。到目前为止,人类违背自己本身优越本质的原因,其一是如前所述的“人类不了解自己本身优越的本质”;另一则是人类受个人的小智慧或利害得失、慾望、爱憎、不守信等的困惑,也可以说是,坚持只有自己的想法是绝对正确的,而责难排斥他人,彼此相争所形成的。

人类想要正确地发挥其伟大的本质,逐渐提高共同的幸福层次,非得集合大多数人的智慧不可。如此才可以产生超越个人智慧的众智,即卓越的智慧,并藉此以求得正确之道,这是很重要的。

人类拥有伟大特性的真正含意即在此。集合所有人的智慧,并形成融合协调的众智时,人类就可以明了自然的法则,正确地判断一切事物的善恶,订定无误的是非标准,并藉此来支配运用万物,才可产生和谐的繁荣。所以必须说:众智,才是发挥人类伟大力量的根本。

松下指出,所谓众智,从大处说,就是:通过过去、现在所有人类的智慧,如释迦牟尼、耶稣基督、孔、孟、老、庄……这些古圣先贤,以及自人类形成以来,先人的智慧结晶,还有今日活着的所有人的智慧,不论大小异同,若能使之毫无障碍地融合协调在一起,一定会形成相当优秀的睿智。至此,真正的王者作用才能产生出来。

不过,每一个团体生活所提供的众智,并不见得都是优秀的。因为每个集团大小不同,其内部各人发挥智慧的结合也不同,且各种阶层不一样,所以说,众智并不只是一群人提供出来的智慧,就叫众智,而是指彼此提供智慧,然后找出什么是正确的,并求得更好的智慧。有了这种智慧与认真讨论后,才能成为众智,否则就只能说,存在着很多智慧而我们并不去用它们。

例如,有两个人对某一问题,因自己的利害得失和感情的缘故,各持对立的意见。若就这样将他们的意见硬性集合起来,只能说这里有两种不同的意见,而不能成为众智。假如这两个人不固执己见,而是互相沟通,使两种想法协调融合时,才可说这是两个人的众智,也可说是最小层次的众智。一个集团产生的众智,因集合、组织方法不同而有很多种。世界上有各种大小不同的集团,故从整体上看来,众智的种类将有千万种。而最高阶段的众智是前面所说的:通过过去、现在一切人类的智慧,融合协调的结晶,这可说是众智,也可说是真正的大众智慧。

当这真正的大众智慧聚集在一起时,人类就成了真正的万物之王了。相应地,那些集合现实团体种种阶段的众智,就可成为小王者了。“小王者”的立场,和集合古今中外众智的真正王者相比,发挥的作用当然比较小。可是,人类又必须费尽心血,把这些众智集合起来不可,至少也要使人类能够接近真正的王者之道。

由此看来,人类必须在家庭、社会、团体、国家或者世界等各种场合,不计个人利害得失和感情,以诚挚的心,来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二 人为万物之王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松下幸之助为人之道》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