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下幸之助为人之道》

四 集合众人智慧

作者:经济类

松下认为,人们如果不能互助合作,不能与大自然成为一体,就无法生活。人与人的关系,人与大自然的结合,是我们生活的根本。如果想把这些关系与结合,灵活发展下去,必须以信仰和理解作为基础,才能有更好的人生。换句话说,信仰与理解是人生的推进力,也是使它更有经济性的原动力。要建立繁荣、和平与幸福,必须从各种角度去思考。在日常生活中要有经济性。如在消费时,必须有合乎经济性的想法,而且我们本来也是这样期望的,而在生产方面,则更要强调这一点。不管做任何事情,如果在大家的活动当中,没有经济性的意愿,则无法带来繁荣。因此深切体会理解和信仰这两项,并且贯彻到底之后,才能使我们的活动非常效率化。

在与别人交涉一件事情时,是否相信、理解对方的话,在双方的亲密度和时间、劳力的花费上,会有很大的差别。如果互信,很快就会达成协议。

比方说,美国人说话,习惯在讲一两句话后就来个“ok”,这正反映出美国人的纯真本质,容易信赖别人。但是从另一方面来看,这也可说美国人对知识的理解较高,因此马上就会表达意思。

松下认为如果对事物怀疑,还不如去相信,这样,“收获”会多一点。但是现在的情形是,好象不管对任何事情都先怀疑,这在我们日常生活态度中,已经非常普遍。和朋友谈话,也怀疑会不会受骗,对于老师所说的话,更是怀疑,经常不以信赖的态度去看事物。当然有时太相信别人也会受骗的,但若受骗的人太相信对方时,会使得想骗他的人,在他的这种态度面前,也说不出谎话来,而立刻改变自己的行动。虽然基督教和佛教有很多的事情松下自认为不了解,但是他相信,宗教是以信徒的信心为基础,一步一步前进,然后使人感谢神佛,最后进入信仰,而达到心悦诚服的皈依。不仅是宗教,在日常生活中,朋友、师徒、佣人之间,如果彼此更加信赖,事情就会顺利开展,带来良好的结果。假定一个生意人,开了一张支票,如果接收这张支票是因为这个生意人很老实,别人相信他,生意就能生效。如果因这个人无法信任,而不收他的票,一定要收现金,这样,工作就很难开展,经济活动也就受到阻碍,而无法圆满。

从这些日常的小行为中可以推知,团体与团体之间、国与国之间的交往,也是同样的情况。

由此看来,信赖别人及信仰是很重要的,这是处世的基本心态。但是仅仅这样,也无法解决事情。

就宗教来说,由于信仰,领略了宗教的真谛,体会了神的慈爱、佛的慈悲,而得到和平的人生,这种人很多。今日的精神文化,是以宗教为中心而扩大出来的,效果很大。但宗教是仅仅依靠信仰而得到一切的成果吗?事实上不然,信仰往往也会陷入迷信。看看过去的历史,例子很多,虽然想毫无犹豫地相信立足于真理的教理,但是很容易产生误解,于是有所谓邪教产生,而令人陷入迷信。

所以仅仅信赖、信仰、还是不能得到很好的成果。真正的信仰,还是需要更好的理解去判断。

松下强调,提高信仰的同时,也要加深理解。

但是,理解尽管提高,如果心里有很强烈的疑念,事情还是不容易执行的。

为了不使信赖、信仰错误,就必须将理解正确发挥。一旦丢掉了理解,就会进入迷信的状态。同时如果光靠理解而没有信仰的心,信念上会产生柔弱的缺点,而过于偏狭,将人类崇高的世界自行蒙蔽。

为了完全做到信与解,应该如何去做?松下认为最重要的是要有率直的心,这才是信与解发展的根本。正确的理解由于率直的心产生出来,信仰与信赖也由于率直的心而提高。例如做学问,如果意气用事或心态偏差,就无法做好。要有宁静如明镜般的心,才能正确地判断。至于信仰,更是如此。如果有了邪念,疑心只能更加深了。

心是率直的,就能提高信仰与理解,而且在任何场合中,能够产生适切的信心。这样,在日常起居中,或者在较大的工作或事件当中,就能够不犯错误地顺利成功。

我们经常说:“人是社会性的动物”,以及“人不能离群索居”。看看今天,小自家庭大至国家,人类莫不以各种方式聚集在一起,任何人都无法单独过日子,而不与别人发生直接或间接的接触。

人类是在地球上的自然条件达到一定状态时,在世界各地形成的。虽然各地的气候风土多少有差异,不过,所有的人类都带着这个本质出现在世界上。

因此,当初在地球上的各地方,曾经形成很多小集团,我们通常称作小部落,这种小部落是彼此独立而存在于各地的。后来,部落和部落发现了彼此的存在。在这之前,一个部落里,只有自己这一群人一起生活而已,而越过一座山,却发现那里也有别的部落、别的人。因为同样是人,彼此就很和气地沟通起来,两个部落虽各有独立性,但也有执手言欢的场合。

部落和部落之间存在着争执、和解、和解后再争执的情形。其间,无数分散的小部落就逐渐联合,合并成一个大部落。有以和平的姿态合并的,也有借战争,由一方将他方以武力征服,或有的部落臣服附属于其他的部落,使得部落逐渐扩大。人类的共同生活,便因此由小而逐渐发展至大的集团。而部落与部落之间互相通婚,下一代就有着相同的血缘,因而形成了民族。

但是,部落一旦变大,就没有小部落那么好统治了。因此,就必须运用智慧来处理各种事情,因而产生了合适的领导者,并建立了秩序。

这种秩序仍然有“力的秩序”和“精神性的秩序”之分。而力的秩序逐渐变成政治形式;精神性秩序则变成宗教形式了。

在这些形式下,人类逐渐进步,团体生活也慢慢提高了层次,不过,人类的本质在这期间并没有改变,本质是永远不会变的。而人类本着这个本质,产生了哲学家,并提出适合当时的哲理。

在这当中,文字被发明出来了。

人类发展的历史,是先产生小王国,并产生各种宗教,再由力的秩序与精神性的秩序这两大支柱,来维持发展团体生活,并一直延续下去。

要维持团体生活的秩序,治理国家,光靠权力是不够的。因此,就出现了宗教的教义,来作为精神的支柱,并在其下行使权力。

两千年前左右,西洋出现了耶稣基督,提倡以爱为中心的神之道,及人类应有的行为态度。这个学说在当时是划时代的,产生共鸣的人固然很多,相反的,排斥、反对的人也不少,最后耶稣遭这些人的迫害,被钉死在十字架上。

但是,由于后来使徒们的努力,基督教的教义逐渐扩展至地中海沿岸诸国,最后终于变成罗马帝国的国教,成为其精神支柱,并传遍欧洲所有的国家。

亚洲方面,在耶稣基督出现之前五百年,印度就有释迦牟尼,提出以悟道和慈悲为中心的教义。后来佛教传到了印度各地及邻近诸国。

另外,中国在二千五百年前的春秋战国时代,小国互相称霸,出现了诸子百家等各种学说,并运用于政治上,成了民族精神长久的规范。孔子、孟子的儒家,还有老子、庄子的道家等,就是其中的代表。

中东、近东方面,五千三百年前,阿拉伯有一位预言家穆罕默德,提倡人类在惟一的真神阿拉之前,没有阶级、贫富之分,人人一律平等。穆罕默德的学说,以土耳其和阿拉伯为中心,逐渐发展。

这个穆罕默德的学说,就叫作伊斯兰教,和基督教、佛教并称世界三大宗教。这种宗教和教义不会只在一个王国或一个地域,往往飘洋过海,逐渐往外扩展。因此,要将宗教细分的话,有几百个教派,但大致可分成基督教、佛教、伊斯兰教、印度教及犹太教等。这些宗教遍布全世界。

人类的团体生活,一直不断地发生小国相争或合并的情形,最后,终于形成大的国家。有时也有大国因各种理由,而分裂成几个小国的情形。特别是通过武力统治的国家,最会发生这种情形。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世界各地所发生的战争,很难有准确的统计。有学者计算出,最近四百年,每年平均有一次战争。也有人说,记录在历史上的战争,在这五千多年当中,高达一万数千次。

由此可见,人类天生就赋有过团体生活的本性。而其团体生活的规模,是随着时代逐渐扩大的,并以力和精神两方面,来维持共同生活的秩序。力的秩序就成了政治;精神的秩序则是宗教。在政教合一的形式下,逐渐提高团体生活的水准。但是,另一方面,人类也一直不断地争执,并发动战争。

团体生活的意义是什么呢?蚂蚁和蜜蜂也是筑一个巢,共同住在一起。鱼类也是成群地游泳,象和猴子也是过着团体生活。由这个意义来看,人类和其他大多数动物的团体生活,并没有什么不同。

其实不然。在形式上都是过共同的生活,但是,只有人类是经常提高、发展其团体生活的水平。换句话说,是以更好的团体生活为目标。动物的团体生活,是因其本性而造成的,并不随着时代而进步。蜜蜂现在也和几万年前一样,筑巢住在一起;猴子在几万年前,就和现在一样成群地寻食了。由于本性使然,人类自始不断地在发展团体生活,并以追求更好的团体为目标。因此也有了集合众智、追求创意、维持良好团体生活秩序的政治及宗教,并由当初的小部落,发展至今日的全球一百多个国家的大团体生活。

另一方面,人类被本身的利害得失及各种感情蒙蔽,人与人、国与国之间,彼此相争,给团体生活带来了不良的影响。

目前的人类生活,由于科技进步、经济发展、教育普及以及政治体制的建立,因而变得富裕舒适。可是这一切并不如预期的理想,在繁荣的表面之下,有着太多的隐忧。譬如说,人类的精神生活失去了调和,变得非常不平衡;学问、知识是进步了,彼此间的不信任感也增加了,争执事端层出不穷,团体和团体、国家和国家之间的对立与竞争,更是永不休止。

科技和经济的进步,富裕的生活,同时也带来了严重的公害问题。过去,人们可以在碧蓝的天空下、清澈的溪流旁,欣赏美丽的自然,感受海的雄壮、山的峻伟。而今,天空是灰烟弥漫,河川更是浑浊污黑,自然景观被破坏殆尽。人类一方面享受着表面的幸福,另一方面却被不幸的阴影所笼罩。结果科学文明虽然进步,却无法在协调融合的情况下,被有效运用。人类的团体生活在形式上虽是进步了,在本质方面,则一点儿也没有改变;甚至还在重复着一百年前、一千年前、五千年前的争执和不幸。

松下感到,人类虽然具有过团体生活及追求更好的团体生活的本性及使命,但是,对这些理想的本质,却没有充分地认识。同时也欠缺集合众智,以改善团体生活的自觉,因此本当互相协助的,反而变成彼此相争。换言之,不能充分自觉并认识人类的本质,不能把握正确的人生观,乃是人类团体生活的最大致命伤。

如果只是依着现有的人生观行事,那么今后人类的生活,岂不是会一直重复着相同的错误吗?因此,新人生观的确立,顺应更好的人类本质,乃是当务之急。人类今天已经面临了这个新的转换期,如果能本着这新的人生观,去从事一切活动的话,就会逐渐产生协调融合的进步,过去的争执及不幸,也将逐渐减少。如此,人类才能回归到真正美好的团体生活。团体生活中各种活动的基本意义,在于提高团体生活,增进人类的幸福,而且这一切的活动,都必须顺应人类的本质来进行,必须以上述的新人生观为基础来进步。

我们都知道,在人类的团体生活中,维持外在秩序的政治和维持精神秩序的宗教,是两大支柱。此外,对人类而言,支撑团体生活物质所需的经济活动,也是不可或缺的;而能磨练、丰富人类情操的教育、学问、道德、艺术、思想等,也相当重要。

人类的团体生活,就是靠种种的活动来维持。这些活动,原本就能提高生活的品质,为人类带来心物合一的协调与繁荣。宗教、政治能使团体生活更好,经济、教育、科技、艺术、道德思想也是如此。并不是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四 集合众人智慧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松下幸之助为人之道》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