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新名词背后的无限商机》

结 语、网路效应

作者:经济类

时间已经静止,空间顿然消失。

转眼间,我们已经置身地球村里。

电子线路使得人类社会会成为

一个紧密相连的群体。

新成长理论

全球资讯网所引发的涟漪效应已经远达网路的瀚海之外了。当个人及公司坚守网路经济学的原则时,网路的浪花已经冲击到我们的日常生活,引发一波又一波的改变。我们指的不是媒体业界所受到的巨大冲击,也不是人际通讯的新奇工具,而是经济结构的基本变化,以及整个社会的调通状况。有些改变是进步,有些改变只是使情况更糟。但是,这一切都很难有定论,因为每个人的观点不同,看法也不同。

全球资讯网是资讯时代经济体系的缩影、是人类聪明才智足以战胜物质世界的证明。它不只是一种新的媒体,更是一种商业活动的基础架构、创意交流的全球性管道,同时,也是一个与现实世界平行的宇宙。这个宇宙汇整了有史以来最庞大的资讯量,让人自由地交换汲取。很多网路公司的股价这么高,就是因为网路是由最值钱的资产所组成的,那就是智慧财产。大部分人都只注意到这些替人架设网站妁软体公司,但是,在这波潮流中受影响最大的却是各产业中的主流企业,而主导这些变化的正是消费者。

主张自由市场的资本主义是网路企业最大的敌人,也是最好的朋友。真正的资本主义者相信完全自由的市场才能有效率地运作,也只有在这样的环境中,企业才能自由地与顾客互动,不用受制于昂贵的交易成本,也没有沟通的障碍,更没有中间人的剥削。全球资讯网完全符合这样的条件。的确,全球资讯网实在是一个非常有效率的市场,有时候就是太有效率了,以致于很难获利。很多在网路上设站营业的公司都抱怨很难保持竞争优势。网路上的顾客拥有充分的权力,不仅希望样式要多、服务要迅速,甚至还希望“俗搁大碗”。

当网路上的公司愈来愈多的时候,价格竞争的压力就会愈来愈大。哈佛商学院的副教授史维奥克拉说:“我们将会看到自华顿(sam walton,华尔商场的创始人)进入零售业以来,最严重的削价竞争与价格压力。”书籍市场就是最好的证明。亚马逊书店的创始人贝若斯指出:“传统书店的净利通常是百分之三到百分之五。”也就是说,每卖二十块约可赚六角到一块钱。在全球资讯网上,贝若斯看到的是成本要低、销售量要大,但竞争却十分激烈。他说:“我们甚至不敢奢望有传统书店的利润。长期而言,网路的获利空间应该会更低,因为在网路中购物,消费者可以自由地货比三家。”

一桩生意赚不到几毛钱,听起来网路生意的前景似乎很黯淡。但是,如果你换个角度检视它的话,你的看法可能会完全改观。亚马逊不是真正卖书的书店,它卖的是与书相关的资讯。作者与出版社主要的收入来源是书籍本身,但是亚马逊在书籍之外,又增添了书评、推荐、建议、新书介绍、即将上市的书讯、使用者介面、及志趣相投的读者社团。因为它卖的是书的资讯,所以只要读者看完这些资讯就购买书籍的话,它就能获利。没错,亚马逊当然花了一些心力帮你安排寄书到府!但是认真说来,你所付给亚马逊的不是书款,而是资讯费。

假如销售量够多,贩卖产品资讯也是一个获利甚丰的行业。在网路上销售资讯的成本比传统砖墙水泥商店的营业成本低得多了。传统商家店面的建造、租用及维护等固定成本很高,堆积如山的存货更是沉重的开销。但是在网路上,你卖掉一项资讯,还会有无数个同样的资讯可卖。这就是智慧财产的魅力。许多的产业都有这样的特性虚拟葡萄园卖的不是酒,而是与酒有关的资讯,而汽车网站卖的也不是汽车,它卖的是汽车的资讯。诸如此类的例子真是不胜枚举。

如果人们还是用传统的经济理论解析网路世界的话,当然会觉得网路经济的前景很黯淡。十九世纪初期,经济学家李嘉图(david ricardo,1772-1823)主张:资本主义社会的竞争会使薪资下降到只够维持基本开销的地步。另一方面,因为公司之间竞争激烈,所以消费者也可以买到平价的物品。同时,劳工之间的竞争也很激烈,业者坐收渔翁之利,所以劳工的薪资不会上扬。这就是所谓的“报酬递减法则”及“工资铁律”。就是这两个理论让历史学家卡莱尔(thomas carlyle)将经济学称为“忧郁的科学”。虽然,与李嘉图同时代的马尔萨斯可能是经济史上最悲观的学者,但是最能精确定义这种深沉悲观论调的人却是李嘉图。

网路经济学与过去这种忧郁的经济学是全然不同的。在网路的经济体系中,公司不一定要为了市场占有率而激战,市场的大饼也不定是有限的,更绝少有边际报酬递减的情况出现。相反地,我们正朝着一个新的纪元迈进,在这个新纪元中,价值创造是一切的基本。书籍、软体、知识,以及所有智慧财产的总消费量可能远超过我们所能想像的。业者不用再争夺市场大饼,因为只要业者能够创造出具有价值的产品,就能让市场的大饼愈来愈大。只要你所销售的资讯产品能够拥有自己的消费群,公司就会顺风扬帆。

现在,让我们看看那些股价很高、但是盈余很低,甚至没有盈余的高科技公司罢!即使这些公司的支出比收入还高,但是这些公司的员工还是一样在创造价值,并按月领薪水养家活口。这些公司成功创造出全新的市场并引起大众的瞩目。比如说,雅虎及infoseek也许还没赚到什么钱,但是他们一直在创造有价值的产品,而且社会大众也都肯定并鼓励它们的作为。

其中有些发展可以用所谓的“新成长理论”(new growth theory)来诠释。最能诠释新成长理论的是科罗拉多州长之子、史丹福大学年轻的经济学教授罗默(paul romer)。基本上,罗默的诠释仍然承袭亚当史密斯的自由市场原则,但是某些主要的论点则有所不同。传统的经济观点只考虑两种主要的生产要素:资本与劳力。罗默则认为科技也是重要的因素。

传统的经济学家通常把汽车、电脑等这类的科技发展视为一种意外的好运,是上帝赐予人类的礼物。但是,新成长理论却认为:人类投注在科技上的心力愈多,科技的发展也就愈快。单靠个人的努力而侈谈提升科技发展的话,的确只能凭运气。但是,当很多人都在研究类似的问题时,其中一定会有人能够创造出某种有价值的东西。罗默认为,科技不是经济学的外围,而是经济学的中心。因此,当我们贡献愈多资源在科技上时,我们的经济成长就可以不断地提升。

罗默认为创意能导致经济的成长。以前,美国的经济是由制造业主导。生产线上员工的职务就是重复进行机械式的工作,公司并不鼓励员工发挥创意,改进制造流程。二十多年来,这类的工作机会一直在下降,另一方面,一些要求员工发挥创意、开拓市场、及改进制程的工作机会却直线上升。正如罗默于《富比士》(forbes)杂志中所说的:“自今而后,认知技能的价值将会愈来愈高,而非技术性劳力的价值则会逐渐式微。”

这些因素说明了为什么全球资讯网是一个充满无限商机的世界。全球资讯网是个创意的世界,没有任何的制造业。公司内部主管网路策略的人必须经常注意是否有更好的方法可以行销产品、连紧顾客、以及是否有新的图形设计及营利方式。这些创意可以为企业带来成长。这种成长是在不夺取对手生意的情况下,把经济大饼变得更大。这个宇宙中有无限的创意等着我们去发掘,而运用知识的方式更是无法计量——其中有些甚至对人类有很大的贡献。新兴网路公司及网站之职责所在,就是寻求并运用这些有价值的创意。

罗默对于垄断独占的看法,也和传统经济学的观点不同。李嘉图认为垄断是有害的,而且也不大可能会真的存在,因为市场的竞争很激烈,小公司为了拉生意会走出低于大公司的价格,好蚕食市场占有率。然而,如果真的有独占情况发生的话,也是一种有违常现的现象,政府应加以干预。

我攀及看得出来,这种想法不太能套用在高科技产业上。在高科技的产业中,垄断是很常见的现象,而且产业的变化速度很快,即使政府有反托拉斯法令,业者本身也无暇兼顾这些律令规章。比如说,微软就掌控了个人电脑作业系统的市场,英特尔也是微处理器市场的垄断者。作业系统及晶片设计的成本门槛非常高。即使对手能进行削价竞争,但是这两个龙头公司还是能够维持垄断独断的优势,因为他们的技术已成为业界共通的标准了。即使是实力坚强的ibm os/2系统都无法突破微软的封锁。

罗默不仅认为垄断在高科技产业中是无可避免的,他还认为垄断是有益的。例如,当网景的创始人发现到,他能在整个全新的处女市场中取得垄断的机会时,他就会积极寻求创意并一手创造出全新的市场。但是,这并不表示网景能永久垄断市场。总而言之,罗默认为政府应该尽量不要干预,随着产业生态的改变,这些公司自会调整生存的模式。在全球资讯网上,新兴的软体公司及媒体公司不停地在努力寻求新的科技及其应用领域,冀望能在自己发现的处女市场上扮演垄断者的角色。在他们勇往直前积极寻求经济成长的过程中,最终受惠的还是社会大众。

工作机会的转移

到目前为止,每个人都认为电脑科技是工作机会锐减的罪魁祸首。在公司决定裁员与再造的过程中,科技的确扮演很重要的角色。许多产业都有这种情况,如银行、保险公司、制造业,以及其他类型的公司。此外,网路上司空见惯的自助式服务恐怕也会让更多类型的工作逐一消踪灭迹。

但是,整体而言并没有证据显示,电脑化是引起大规模失业的原因。美国华盛顿特区劳工统计局(bureau of labor statistics)的资深经济学家安德亚森(arthur andreassen)就说:“问题不在于科技是否使工作机会锐减,而是在于科技带给经济结构的革命性影响。”安德亚森指出,科技确实使得某些工作变得无用武之地,但是,它同时也创造了其他新的工作机会。所以整体说来,科技的影响还是正面的。

汽车与软体就是很好的佐证。目前美国汽车制造业的就业人数大约是八十万。这个数字与一九五零年代中期的统计数字相同。但是我们要注意到,四十年来,美国人口的总数已经增加一亿了。另外,高科技产业也一直是欣欣向荣。举例来说,根据劳工统计局的统计,美国电脑业的就业人数已经从一九八四年的五十万增加到一九九四年的一百万。该局甚至预计到了公元二千零五年时,该产业将会需要一百八十万个全职员工。假如新成长理论正确的话,这个估计值可能还太低了。

随着众多产业加速运用网路经济学的原则,劳动力大规模转移到与网路相关职场中的现象将愈演愈烈。不仅美国如此,全世界亦然。当然,这并不是说凡是害伯成为人事精简对象的经理、被裁员的工厂员工、以及被电脑汰换掉的服务人员都应该要变成网路专家。但是,他们应该要了解科技,尤其是网路,正在改变他们的工作及产业。所以,他们应该要寻思如何顺应趋势,而不是与之对抗。

普林斯顿经济学家克鲁杰(alan krueger)的一篇研究报告经常受到各方的引用。该份报告指出:在职场上需要用到电脑的人,其平均收入比一般人高百分之十五。另外一份针对房地产经纪人所进行的调查也显示.懂得将电脑运用于工作中的经纪人,其年收入是固定底薪的两倍,比不使用电脑的经纪人多出七万四千美元以上。这些研究报告只是提供我们一个大略的参考,因为,实在很难准确计算使用电脑的人到底比别人多赚多少钱。但是,其结论是不容置疑的:懂得使用电脑的人的确比较吃香。

懂得使用电脑可以激发创意与学习新技能,这样的人在职场中也比较具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结 语、网路效应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