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德原理》

第十二章 晋升极限的非医学指标

作者:经济类

我如何辨识征兆和讯号?

——h.w.朗费罗

共同的需要

在层级组织中,知道谁已到达或谁尚未到达晋升极限,通常是很有用的。不幸的是,你不可能总是握有员工的健康状况纪录表,而借以判断员工是不是患了晋升极限并发症。所以,本章将列举一些讯号,提供你作参考。

不正常的标记

这是层级组织学中非常重要且深具意义的一部分。

一般能胜任的员工在办公桌上通常只摆着工作所需的书籍、文件和仪器。但是,当员工到达晋升极限后,便可能以某些异常且别具意义的方式来摆设办公桌。

●通讯设备爱好狂(phonophilia )

通常,员工会为自己的不胜任辩解,并将原因归咎于无法和同事、部属保持密切联系。于是,为了补叙缺失,不胜任者会在办公桌上安置数架电话、一部以上的对讲机(包括按钮、指示灯、和扩音器)、以及一台以上的录音机。不久,这类员工便会养成同时使用两部以上电话设备的习惯。这种现象会急速恶化下去,并且通常会到无可救葯的程度。(附带一提的是,许多妇女成为家庭主妇后便已到达不胜任阶层,于是她们也成为爱好通讯设备的一群,这种现象近来有愈演愈,烈的趋势。例如,典型的情况是,主妇们在厨房里安装一架具有扩音、分机等多项功能的电话系统,如此一来,她们便能与邻居、饭厅、洗衣室、游戏房、后门、以及母亲等经常保持密切联系。)

●纸张恐惧症(papyrophobia)

纸张恐惧症患者不能忍受在办公桌上放置任何文件或书籍。比较严重的,甚至连办公室里都不许有。这或许是因为每张纸都会使他们联想到自己无法胜任的工作。也因此难怪他们会讨厌看到纸张了!

但是,患有纸张恐惧症人通常会从他们的恐惧中找出优点,他们美其名为“保持办公桌洁净”,并期望给人“办事速度奇快”的印象。

●纸张爱好狂(papyromania )

和纸张恐惧症患者刚好相反,纸张爱好狂的员工会在办公桌上零乱堆置着不用的文件和书籍,借以有意无意地掩饰自己的不胜任——使人觉得他们的工作量太多(多到任何人都不可能做得完)。

●档案爱好狂(fileophilia)

有一种不胜任员工对文件的精确分类和排列十分爱好,可以说已到疯狂的程度,而这类人通常还有一种病态恐惧心理——害怕遗失任何文件。他们不断忙着重新整理及检查以往的业务,借以防止别人(及自己)察觉到自己对眼前的重要工作贡献有限或甚至毫无贡献。总之,这类员工只是把目光放在过去,而专注于档案资料上,对于现在的事务,他们反而不愿理会。

●大型桌子爱好狂(tabuiatory gigantism)

患有此种症状的不胜任员工,会渴望拥有比其他同事更大的办公桌。

●各型桌子排斥狂(tabulophobia privata)

有这种排斥狂的员工,完全不能忍受办公室里有任何桌子。这种症状只有在层级组织的最高阶层才看得到。

心理层面的表白

在我进行研究时,我曾花许多时间在接待室与当事人晤谈,当时那些人因主管不在场而能畅所慾言,而我也因此发现了晋升极限并发症者一些有趣的心理表白。

●自艾自怜(sef-pity)

许多高层主管在会谈时会抱怨他们现在不幸的境况:

“没人真正赏识我。”

“没有人能和我配合。”

“上层不断的施压和部属无可救葯的不胜任,使我夹在中间根本做不好事情,连让办公桌保持洁净都做不到,可是没有人能了解我的情况。”

在这样自艾自怜时,抱怨者通常还会强烈缅怀“过去美好的时光”——因为当时在较低的阶层工作,他们还处于能胜任的阶层。

这种复杂的情愫——感伤地自艾自怜、对现状的不满、对过去的盲目赞美,我称之为“怀旧情结”(the auld lang syne complex)。

“怀旧情结”很有趣的一个特点是,尽管这类患者声称自己是现状下的受难者,但他们也从不认为其他员工更能胜任他们目前的工作。

●图表爱好狂(rigor cartis)

根据我的观察,有些员工到了不胜任职层便患有图表爱好狂。亦即他们对组织结构及工作流程表有异常的兴趣。他们顽固地严格遵循图表上的线路和箭头行事,而完全不管这么做会导致迟延或损失的后果。这种图表爱好狂的患者通常会把图表挂在办公室墙上最显要的地方,并且,有时还可以看到他们把工作搁在一边,而虔敬地站在他们的偶像(图表)前凝思。

●强迫式的无所适从(compulsive aiterriation)

有些员工在到达晋升极限后,为了掩饰自己的不安,会故意让他们的部属老是感到无所适从。

例如,当这类型的主管接到一份书面报告时,他会把报告扔到一边,然后对部属说:“我没时间研读你这份废话连篇的报告,你还是扼要口头说明好了!”

假如这名部属改用口头报告,该名主管又会打断部属的话说:“除非你把意见写下来呈报给我,否则我真不知道怎么思考。”

于是,信心十足的员工会因主管的冷漠态度而感到气馁,比较胆小的员工则因主管的过度亲切而惊慌失措。人们一开始或许会以为这强迫式的无所适从即是波特的“一上法”,事实上这两种方法然不同。波特的一上法目的是要帮使用者晋升到不胜任阶层,而“强迫式的无所适从”则主要是被已到达不胜任阶层的主管所采用——用来当保护自己的法宝。

总之,使用“强迫式无所适从”法的主管,其部属通常会说。“真不知道该怎么应付他好!”

●犹豫不决并发症(teeter-totter-syndronme)

所谓犹豫不决并发症是指,某人完全不能作出适当的决策。这类型的员工总是为一个问题的正、反两面不断思考,但始终不能决定支持哪一方。他们会把自己的按兵不动辩解为“遵循民主程序”或是“从长计议”,于是,他们经常把应该解决的问题搁在一边,直到有人作决定了,或是为时已晚无法解决为止。

此外,我还注意到,犹豫不决并发症患者通常也是纸张恐惧症者,于是他们必须想尽办法把手边的文件推辞掉。他们常用的方法是:向下、向上、以及向外推诱。

在向下推倭方面,这类主管会把文件交给部属并命令道:“不要拿这种小事来烦我!”于是,部属便因而被迫做出一些超越职权范围的决策。

而向上推倭方面则需要相当的技巧,这时,犹豫不决并发症患者必须仔细研究个案,直到能挑出比较异常的小问题时,便可名正言顺地呈报上级审核。

至于向外推诱的方法是,召集同事开会讨论,然后再依大多数的决定行事。这种方法和另一种“约翰民意调查法(the jonh q。public diversion)类似,亦即把文件交给别人,由别人执行问卷调查而测知民众对该事件的看法。

此外,那些在政府机关服务的犹豫不决并发症患者,他们会以独创的方式解决问题:当他们碰到无法决定的案子时,他们会在晚上悄悄把档案拿到办公室外头扔掉。

●古典的实例

莎士比亚曾生动描述晋升极限者的心态:亦即只因为部属或同事外表上某些特点,便以不合理的偏见对待他们,而那些外表特点其实和工作表现毫无关连。例如,在“凯撒”一剧中,莎士比亚借凯撤的口气说:

我喜欢身旁的人都是胖予……

而那个凯西阿斯忐起来很瘦弱;

他就是心思大多了:这种人很危险。

此外,根据可靠的记载,拿破仑在他事业末期时开始以鼻子的大小来评断人,因此那时只有大鼻子的人才能得到拿破仑的喜爱。

有些这类患者还会莫名其妙地讨厌某些无关紧要的细节,例如下巴的形状、乡音的轻重、外表的剪裁方式、顺带的宽度等等。他们对实际工作上的胜任与否反而漠不关心,这种偏见我称之为“凯撒式移情作用”(thecasarian transference)。

●喜好谈笑的习馈(cachinatory lnertia)

晋升极限的另一必然征兆是:喜欢谈天说笑,而不能专心在工作上。

●建筑爱好狂(stucturophilia)

患有建筑爱好狂的员工对建筑物的设计、结构、维护和重建特别感兴趣,他们对自己份内的工作,或原本该在建筑物里面进行的工作,反而愈来愈不在乎。这种现象我在各种层级组织都曾见过,但情况最严重的显然是政客和大学校长。而在最极端的案例中,有些病患甚至会不由自主地想要兴建大墓或纪念碑;古埃及人和当今的南加州人似乎都严重患有这种症状。

建筑爱好狂一般地被称为“大厦情结”(edifce complex),但是我们必须精确区分单纯的爱好建筑物和较复杂的“大厦情结”,因为后者牵涉到更广泛、更多且更复杂的问题。例如,“大厦情结”常使有心改善教育、健康服务、或家教辅导的善心人士感到挫折,因为当这些善心人士向各界专家咨询时,他们往往发现专家们已到达不胜任阶层,因此根本无法提出确实可行的计划来。于是,咨询结果唯一达成协议的是:再盖一栋房子。

此外,教育家、医生、牧师等也常患有建筑爱好狂,他们于是向捐赠人建议:“捐一栋房子吧!”而教会、学校董事会和基金会的成员也常患有同样的情结,他们发现从事这些行业的许多已到达不胜任阶层,因此决定将钱投资在建筑物上,而不愿投资在人事或工作计划上。结果,和其他心理学上各种情结一样,这种“大厦情结”也会导致怪异的行为。

“宗教改善计划档案,第六十四号案例”艾克西尔市第二安乐教堂的委员会注意到出席聚会的人愈来愈少,于是他们征求各种改革的建议。其中一派人提议更换牧师,因为他们已听厌了罗牧师传统的讲道方式,并认为内容和现代人的生活相去太远。结果,该委员会请来了一位客座牧师,讲道内容包括性革命、代沟、战争无益论,以及新道德观等,有些比较保守的教徒于是威协说,如果这类“离经叛道”的讲道方式再继续干去的话,他们将退出教会以示抗议。最后,委员会协议再盖一栋新教堂,并由以前传统牧师负责讲道(并且薪资偏低)。

新教堂落成后,委员会却发现,原本人数就十分有限的聚会,在大教堂的衬托下显得人数更少了。他们于是考虑是否改聘一名较具活力的牧师,况且,如此一来,还可能严重妨碍购置新风琴和建造新社交中心的计划。

总之,区分“建筑爱好狂”和“大厦情结”的方法是,建筑爱好狂的患者通常会有一种病理上的需要——在建筑物或纪念碑上冠上他们的姓名,而患有大厦情结的人则表现在:起初是想为改善人类生活品质而努力,结果却只是再多盖另一栋建筑物而已。

抽搐与怪异习性

一个人到达晋升极限后,通常都会有怪异的生理习性和抽搐的现象。这种情形英国小说家狄更斯(c.dickens)在他的小说中曾有生动的描写。

而这些习惯包括有:咬指甲;以手指或铅笔敲打桌子;将指关节弄得吱吱作响;玩弄钢笔、铅笔、裁纸刀等物;无聊地拉橡皮筋;无缘无故长叹作声等等。通常,晋升极限并发症患者的这些怪异动作之所似未受注意,是因为他们做这些动作的同时往往两眼凝视前方良久,欠缺经验的旁观者还以为他们正全神贯注思考职务上的问题,但是层级组织学家却能知道其实并非如此。

不正常的说话习惯

●使听者莫测高深

这类说话者特别喜欢使用编写字母和阿拉伯数字(而不以完整的字词来表达意思)。于是,即使听者能弄懂说话者的意思,也不可能还有余力察觉说话者的知识有限。此外,这类说话者的目的只要让人对一些琐碎细节印象深刻而已。

●话多而内容贫乏

有些员工到达晋升极限后,便停止思考或只是稍微思考。为了掩饰自己的懒散,他们于是草拟一份“通用演讲稿”,其用语听起来似乎令人印象深刻,但又含混得可以适用于任何场合——或许每次只要更动几个字便能适应不同的特定听众了。

明智的忠告

观察你四周的人是否具有上述的征兆,在分析你的同事时,那些征兆将能给你莫大的帮助。但是,你最困难的工作还是自我分析,层级组织学家的忠告是:先矫治你自己吧!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彼德原理》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