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德原理》

第一章 前进与向上或再高再高,哇!

作者:经济类

谁人金翼飞列阳,翅毁葛断好前程

——莎士比亚(w.shakespeare)

一个人历经挫败后的第一个念头,往往是想做更大的投资——投入更多的金钱、延揽更多人员、花费更多时间和精力。可恶的雄心壮志,我为你耗费了多少心血。

——德赖登(j.dryden)

莫·格尔浓汤屋

莫·格尔(moe gull)①是位技高一筹、味蕾敏锐的名厨,他精心钻研出几道独家的鲜鱼浓汤,并在购物中心与商业区附近物色到一幢风格特殊的古老建筑,开始经营他的小饭馆生意。从“莫·格尔浓汤屋”开幕那天的营业状况来看,莫在当地登载的平实广告效果颇佳,不但生意兴隆,而且佳评如潮。开业半年以来,莫对他的个人事业可以说事必躬亲,乐在其中。早晨他亲自开门营业,晚上又亲自关门休息。他向信任的鱼贩购买新鲜的哈蜊和鱼。他深信,他开出的菜单或许菜色不多,却都具有精致绝伦的品质。他对餐馆宜人的外观和舒适的气氛骄傲不已。餐馆里的客人,者时巴他当朋友看待。有一天,老主顾蒙蒂·卡洛(monty carlo)到了打烊时间才抵达,他从城的另一边辛苦赶来,为的就是要品尝莫质纯味美的浓汤,没料到交通阻塞,耽搁了时间。“真可惜!”蒙蒂叹了口气,“我想只得改天再来了。”

莫听了连忙说:“蒙蒂,别这样就走,进来吧!如果你不嫌弃一边用餐,一边看我们打扫的话,我马上就为你准备晚餐。”得以大块朵颐的蒙蒂,自然对莫感激不尽。

一切业务都在莫伊的掌握之中,碰到任何状况,他都按照自己的意见做定夺。他常常感受到成功的喜悦,而满足感与时俱增。

上述事件发生两周之后,蒙蒂·卡洛告诉莫,有个大好机会从天而降。城那头有一家餐馆的老板想要歇业退休,而那家餐馆的地点也不错。蒙蒂向莫拍胸保证,他一定可以用一笔合理的价钱,顶下餐馆的设备与装演,他坚持要莫亲自走访一趟。

过了不久,莫的“浓汤屋二号”开张了。为了亲自督导两店的生意,他早上坐镇“一号屋”,下午坐镇“二号屋”。

在莫没有亲临坐镇的时段,两店如何营运呢?莫是否授权厨师与女侍者,照他们认为最恰当的方式处理各种状况;莫没有这么做!他的方法是:立下种种规定!他订定了采买规则,但后来却发现,若遇上紧急状况,碍于采买规则,买办竟无法从货源最充足的商店买进食物。为了解决这个问题,莫于是制定更多的规则,做为应急之用。除此之外,他对上菜速度、打烊时间,也都有明文规定。这次,当蒙蒂·卡罗又在打烊时间来到“浓汤屋”时,工作人员竟拒绝服务。蒙蒂自认对“浓汤屋”的扩大营业有份功劳,因此,对遭受如此待遇大加抗议。莫对他解释,这是店规,而且他唯有严格执行店规,才能有效的管理店务。蒙蒂听了之后反而显得无所谓了,他说,反正“莫·格尔浓汤屋”已经失去体贴每位客人的耐心了;不仅如此,连服务品质也大幅低落,招牌浓汤亦不再鲜美如昔。

等莫。格尔又开了两家分店之后,他开始有分身乏术、无法亲临坐镇之苦。他亲赴各店指挥的时间越来越少,各店的问题却越来越多。为了改善这个现象,他又订立了更多的规定以为应变。

当分店越开越多,莫·格尔根本就不再亲自出马了,每家分店都由店规管理。各餐馆所需,皆由中心办公室统筹购买,营业流程也步入规格化。“浓汤屋一号”变成整个企业体系中最小的店。

莫·格尔手下四分之三的员工,其实都不算真正在从事餐饮业。他们只不过是执行或遵守店规。对整个官僚化的组织而言,执行或遵守规则,还不算最严重的弊病。在繁文褥节与日俱憎、流程规格化的背后,莫·格尔也同时无法掌握他的事业王国。他立下的管理规则,已经完全负起管理大权了。

“莫·格尔企业”日趋壮大,“浓汤屋”也沦为另一个外观好认易找、内容干篇一律的连锁餐馆。屋顶上旋转发光的塑胶浓汤碗,让人一望即知那是“莫·格尔浓汤屋”的招牌。顾客可以信赖店中的标准菜单,和一成不变的菜色。对莫·格尔的顾客而言,“浓汤屋”不再有一丝惊奇,因为店中大大小小的事务,都经过标准化了。现在,身为个人企业龙头老大的莫,出任自己餐饮王国的总裁。

奴隶只有一个主人,但对野心勃勃的人而言,每一个可能为他增产致富的人,都是他的主人。

——布吕耶尔(j.de la bruvere)

组织膨胀后遗症

任何机构都无法承受过度膨胀带来的后遗症。人体内的单一器官可能会因为过度消耗维持生命的养分精华,而导致消化不良或过度肥胖,并进而健康恶化、危害生命。过度使用内燃机会造成空气污染。过量施肥虽能提高产量,却会带来危害。提高产量与农葯用量,使得环境遭到毒害,这不仅会杀死益虫、鱼类、鸟类,以及各种动物,也会破坏自然生态的平衡。日渐增多的人类及工仆废水,让一度品莹透澈的河川湖泊,变成露天污水池。一切“过度”的结果,会使原本人潮涌入的社会,变成人口外流的社会。

“污染”可能是危害组织的毒物过多所致。但即使是适量使用好处多多的物质,如果漫不经心地滥用,也同样会造成污染。享用过量美食,也会令人反胃。

——莎士比亚

●官僚充斥

官僚体系过度膨胀所导致的污染,尚未引起社会生态学家的严重关切。正如空气与水污染会恶化生活环境,组织造成的污染也会恶化社会环境。环境污染的受害者,通常对危害状况浑然不觉,等他们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时,往往为时已晚。成这种现象的原因是,污染是经年累月逐渐加重的,+而且致命毒素也不易察觉。同样的情形也发生在“官僚污染”上,种种繁文褥节都是渐渐累积的,平时毫不自觉,等到整个组织被窒息得喘不过气来时,就已经无力回天厂。有些原本提供便民服务的政府机关,如今却沦为处理它们本身所制造出的表洛的工厂。从实际眼光来看,这个机关。已经死于繁文缛节了。

虽然章程、规定能够维护个人及社会的福祉,但是过度膨胀的官僚体制,却会腐化个人,危害全体社会的健康。官僚系统的过度膨胀与过度干涉,是摧毁社会体系的元凶。

尽管官僚系统优,或不多,你还是得向国税局纳税。

——罗夫斯(j.l.rogers)

今天,”宫僚充斥于各个阶层组织,政府军队、教育界及企业界,都是他们的势力范围。不乍的是,独立存在的官僚,很难为人察觉。他可能一辈子尽忠职守,但却没有人能看出沧的贡献伺在。地也可能对唬人的权位恋栈不已,并且对外宣称,他不过是公事公办。

侏儒妖精只经营一个巨型组织,那就是官僚体系。

——巴尔札克(h.de balzac)

官僚污染可能会使你失去自由,因为层级组织会侵犯个人隐私,并对你的生活施加越来越多的管束。军方组织如果过度膨胀,会形成一个巨大无比的层级体系,消耗绝大部分国民所得税,但是却无法为人民提供实质的保护。事实上,原先以维护自由为宗旨的军方组织,在过度膨胀之后,反而侵犯了个人隐私、控制税金、破坏自由。

为了维护军备,各国往往严重忽略人民生活的其他层面,例如:教育、卫生、住房、公共卫生,以及一切有益生命、体魄、知识。道德及精神之事物。

——迪金森(g.l.dickinson)

过度发展的教育及福利组织,也许不能解决人民无知与贫穷的问题,但人民却必须负担一切费用。

官僚污染会削弱政府的功能,但可怜的受害者却永远被蒙在鼓里。当一个系统自行控制本身的运作时,也就是社会生态失衡之时。到了那个时候,官僚体系自动扩充、管理、统治,其中种种惯例则是无葯叮救的作茧自缚。

官僚体系越滚越大,其弹性却越来越小,在这种情形之下,体系中个人的发展大受限制,甚至动弹不得。眼光远大的人士看出了官僚体系僵化的趋势,并试图唤醒众人的危机意识,以期免于一场社会生态大灾难。不幸的是,有识之士发现,唯有在符合体制内既定规条的前题下,政府官僚才愿意容忍人民有创造、有新意的建言。

官僚体系极力维护“现状”,

即使“现状”早已不合时宜了。

——彼德(l.peter)

我们对自己命运的控制力,会与时递减,而维持现状只会使得另觅新机难上加难。我们已被整个官僚体系缚手绑脚,即使形势所逼迫我们革新求变,我们也无力回应时势了。

数不清的个人悲剧显示:许多人投注了毕生心力,企图在层级组织中力争上游,到头来却发现,大批财富无法制造快乐,敛财聚货徒增额外负担,而高官禄位也只会添加压力与纷扰。既然如此,为什么人类还要住其继续膨胀呢?

哼!可恨的雄心!你的蛊惑

是凡夫俗子万恶的渊数。

——瑟克尔(a.thirkell)

注释

①本书沿袭《彼德原理》的优良传统,除非特别说明,一切人名均为虚构,以保护违反原则一方的隐私权。当然,本书中的“劳伦斯·彼德博士”系一真实人物。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彼德原理》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