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德原理》

第四章 凡夫俗子或起与落

作者:经济类

如果五千万人说同一句傻话,那还是一句傻话。

——罗素(b.russell)

如果“体系萧条”越演越烈,人类生活品质将每下愈况。原来活力充沛的社会组织,也将退化成没有效率又自命老大的官僚机构。当一个组织从产品到主管,都变得越来越无趣,昔日的煌辉也渐渐褪色时,凡夫俗子扬眉吐气的时代就来临了。

一个层级体系往往会逐渐消洱人们的个性,人们以为自己在完成命运的安排,殊不知,他们已经成了被洗脑的机器人。我们可以从大自然中找到很好的证明。

毛毛虫是学名为cnethocampa processionea之昆虫的幼虫,它因沿着森林地面匍匐前进的姿态而引人注目。每只行进中的毛毛虫,都以头部紧挨着前一只毛毛虫的尾部前进。在毛毛虫成长的过程中,橡树叶是它们最爱的食物。一位研究毛毛虫生态的科学家,在花盆中放了一圈毛毛虫,每只毛毛虫的头部紧紧地贴近前一只的尾部,就这样绕着花盆一圈又一圈地爬个不停,直到饿死为止,然而,它们最爱的橡树叶却近在眼前。毛毛虫运动的模式不会随情况而改变,即使食物就近在飓尺,它们还是会受制于本能而活活饿死。

当人们可以随心所慾生活时,却往往选择模仿别人。

——哈法

适应环境、智慧干与选择的自由,都是人性的特点,但“体系萧条”却使人性越来越难以彰显。纵然人类不像毛毛虫,受到内在本能机制的控制,却仍然表现出类似的行为模式。人类行为深受所属层级体系的限制与操纵。人类不像毛毛虫,却比较像木偶。木偶的外形肖似人类,而其行动则完全受外力控制。“体系萧条”下的可怜人类,可以用“排队木偶”(pro-cessionary puppet)一词来形容,他们会经过生存、打卡、填表、执行无意义的仪式等阶段。

强迫人服务,等于强迫人变形。

——弗罗斯特(r.frost)

排队木偶

“排队木偶”今天已经形成一股庞大的社会势力。他的名称包括:普通人、沉默的大众、多数人、一般人或是消费者。“排队木偶”是功能性的人,他对工作的内涵漠不关心,却对发明更新、更好的官僚程序极度热衷。他因致力于研究行使职务的方法,而非发挥职务的实质内涵,才破人神化。举例来说,太空人高度的工作效率令人尊祟,他戏剧化的太空探险k 令全体人类引以为做。科学家将太空人送上月球的壮举,为人类勾勒出美好的前景,然而“排队的领袖们”却过度沉溺于太空美梦,反倒对城市、乡村,以及世界的现行问题避而不谈。

“排队木偶”如果地位获得提升,他就必须被迫面对一个痛苦的抉择。进步的科技为人类提供了解社会问题的能力,但是人类在飞向地球的同时,却坐视环境恶化、学校关闭,并任数以百万计的人生活在赤贫当中。

人类还没有发明出舒适的椅子,就已经进入飞行时代了。

——怀利(p.wvlie)

●职业排队木偶

“职业排队木偶”(the professionai processionary puppet)亦可称之为“组织人”(organization man),他们负责现代社会中各种组织的运作。他是一种典型人物,也是现代社会文化的象征,他代表着新一代的青英份子。高度专门化的趋式,使成功之门越来越窄,而升迁的标准则以体系中既存的价值观为基础,这不仅抹煞了个人的潜力,也混灭了人类的责任感。

典型的“职业排队木隅”都是专家出身,他运用专业知识在工作岗位上展露才华,在公司客观、公正地评估他的表现之后,为自己提供了升迁的机会。讽刺的是,他在个人专长领域内成绩卓越,但换来的下场却是被迫离开做来得心应手的职务,而被调升到一个令他英雄无用武之地的陷阶中,以上就是一个人如何加入“职业排队木偶”行列的详细经过。他的特征是,没有制定政策的责任——只负责执行政策。

谁比较笨?是怕黑的孩子,还是畏光的大人?

——弗里希尔(m.freehill)

“排队木偶”后遗症

“排队木偶”当权时,会用本身有限的理解力诠释社会现象。他常说:“我们可以做得到,所以让我们放手去做。”他从事太空探险,因为所有必要的科技一应俱全。他发明了会过度消灭世界人口的核武器。他制造了上百罐的细菌,每罐都具有消灭十亿人的威力,但可能成为受害者的全世界人口也不过三十亿而已。是什么原因造成这种现象?因为他是深中偏狭主义毒素的本位主义者。他受到精神压抑的煎熬而导致感情匾乏。尽管他深受其害,却不针对问题提出有效的解决方案,因为任何对策都会牵涉到责任和人道价值。他所面临的问题,不是在枪或奶油之间做一选择,也不是决定是否要修建造福百万市民的快运系统,或者斥资三十亿元发展登陆月球的计划。

当众人的想法大同小异时,就表示没有人有真正的想法。

——李普曼(w.lippmann)

●组织膨胀

专门化创造了不负责任的追随领袖型的专家,为了管理他们,又必须聘请各种管理人才,以分层管理不同的专家。专门化增加了官僚制度的需求,官僚制度则制造了更多由平庸之人所设计的更制度化、更全面性的规定。

许多高级军官将“排队木偶”的功能发挥到极至。他们是最擅长膨胀特殊职权的人物。当他们被问到过度滥杀,或与农民之战事升高的问题时,这些标准的“排队木偶”会严肃地回答道:“这不在我的职权范围之内。”

凡是服从上级的技术专家,会逐渐变成一个“阿道夫·艾希曼”(adolf eichmann)。阿道夫是一个能干的“职业排队木偶”,如果我们警觉不够,就会被他无声无息地带着走上毁灭之路。他将渐渐变成一个无脑的机器人。在职位上生,在职位上死。好在类似的极端事例尚属罕见,但是没有人能完全避免“排队行为”带来的后遗症。

“体系萧条”之风,目前正猛烈侵袭所有大型组织,它使人们对社会组织内泛滥的腐化颓势,普遍采取视若无睹的态度。“体系萧条”加速了社会文明的瓦解,也使社会弥漫着焦躁不安的气氛。许多人变成“排队木偶”,却没有丝毫危机意识,但是对“体系萧条”忧心忡忡的人,反倒因为有所警觉,而深受失去自我之苦。这些无法适应社会现状的边缘人,发出了求新求变的怒吼,但沉默的大众却沉溺于排队的行为模式,不论道德界、教育界、法律界、产业界与政府部崇尚平庸。个人贡献不复存在,乎庸成为流行时尚,并进而仆格为典范作风。由平庸人领导的“平庸社会”(mediocracy),都由“排队木偶”全权管理。

对平庸的人来说,平庸即是美德。

——朱伯特(j.jouberl)

●平庸至上

理想的“排队木偶”已经破有系统地剥夺了想像力、创造力、天赋、梦想和个人特色。打从进入公立学校开始(如果不是更早便如此的话)、地就被灌输以划分知识为不同学科的方式,来处理生活问题。这种教育制度教出的人,等于为他平庸社会中的机械化角色,做好了万全的准备。当地一巨进入“平庸社会,,之后,便被排山倒海般的势力压迫着,以致于无法忠实地表达内心感情。剥夺个性的机械化工作方式,会使他进一步丧失自我,最后,他只有公式化地扮好“排队”的角色,才能得到满足感。

英国人天生喜爱没有天分、又谦虚处之的人。

——埃加(j.agate)

在乎庸至上的社会中,一切崇尚大众化,这个风气使整个社会品味低落,产品品质也不再精良。“排队木偶”是消费者的基本成员,社会品味的低落有他一分功劳。他是大众文化、大众交通、大众时尚、大众道德以及大众政府的组成分子。由科技文明击v造的标准化、非人格社会,使“排队木隅”不用负担任何责任。他不需要做任何决定,只要保持爿下队的行为模大,就可以获得安全感。他是“平庸社会”的受害者,他忠实地接受产品、广告宣传与政治潮流的作法,不仅使他成为最标准的消费者,也使“平庸社会”蔚为风气。

普赖斯第一定律:如果某个东西没人要,就没有人会得到它。

——普赖斯(r.price)

●官僚污染

在“平庸社会”中,行政组织内的局、处以及各部门,都有自我膨胀、敷衍了事的趋势,这些“排队型”的机构是导致官僚污染的上因。法则、规定、法律和条例不但钳制了个人行动。也严重侵犯了个人生活。

悲惨世界的超法律:所有法律,不论好、坏,也不论重要与否,都必须确实遵行。

“平庸社会”之官僚组织下的员工,开始感染一种病态心理。他的安全感越来越依赖法则、规定、‘惯例,和有关他职务的纪录,渐渐地,他便显露出无知、刻板、甚至恶毒的组织偏执狂。他极度重视组织内部的结构、程序与形式,对工作表现或公共服务的品质与效率反而漠不关心。“平庸社会”对官员施压,要求他们以正确的方法、小心谨慎的态度,维护组织中的各种惯例。于是他一味墨守僵化的官场作风,而且对既定程序不知变通,只是盲目服从。由于他将全副精神投注于服从规定之上,所以根本无暇顾及工作业绩,或为大众提供月服务。慢性的“排队木偶”绝对不会稍忘任何一条规定,他们认为大众是一股破坏势力,他们的阴谋就是要颠覆整个组织。

拖延(sluggish)、隐密(secretive)、多疑(suspicious)是政府官员的天性,也是他们的“三s”诡计。

——阿特金森(b.atkinson)

在阶级体系中窜起的官僚,往往得力于他们的负面特质。所谓的“能干”是指不打破规定、不兴风作浪。如果组织中普遍弥漫着这种消极观念,那么上级人物就成了傀儡领袖,而领袖与属下之间的界线也变得暧味不明。

小时候有人告诉我,人人都能当,总统;我现在开始相信这句话了。

——达罗(c.darrow)

当层级体系中出现刻板僵化的仪式化行为时,每个“排队木偶”就逐渐养成“只扫个人门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的心态。他会汲汲营营地做好分内工作,却对所属部门、公司、社会、国家的萧条与腐化袖手旁观。

只要好人袖手旁观,邪恶势力就会战胜一切。

——伯克(e.burke)

“排队木偶”非常注重个人归属感。从较广的层面来看,他会对自己的国籍、宗教、或隶属于大多数人团体而骄傲不已。从中级管理阶层来看,他可能属于庞大的机构、商业俱乐部和兄弟会社团。从高级管理阶层来看,他特别喜爱加入私人俱乐部或成为高级机构的会员。

欧瑟定律(oeser’s law):一个组织中权位最高者,通常有把所有时间花在当委员会委员和签名上的趋势。

●包装政客

当“体系萧条”跌至谷底时,“平庸社会”的政治领袖按照自己的形象,为“排队木偶”塑造一个领导人,以掌握政治领导权。这和大量生产、包装、销售大量货品所用的技法如出一辙。

我必须服从他们,因为我是他们的领袖。

——莱德吕一罗兰(leedru一rollin)

当理查德·尼克松(richard nixon)还是美国总统候选人时,他创下了一个新纪录,即有史以来最注重包装的政治人物。他的竞选总部进行广泛的民意调查,并多方收集资料交给电脑处理。电脑汇整出的报告,成为公关人员研拟选民想听的政见的基础。然后,尼克松在一连串电视广告上发表这些政见,将它们直接传达给对这些政见有兴趣的民众。这是史无前例的高明行销手法:找出顾客的需求加以包装,然后告诉他们这就是他们想要的东西。站在公正客观的立场来说,我必须提醒你,从最好到最坏的产品和政客都是用这种方法推销出去的。这个行销策略卖的是形象、包装、品牌,而非内容。有趣的是,尼克松的竞选对手休伯特·汉弗莱(hubert h.humphrey),竟然没有批评尼克松的竞选策略。

我政治生涯中最大的错误是,没有学会如何运用电视媒体。

——汉弗莱

“排队木偶”已经被有系统地设定为消费者。他相信,科技文明会经常为他提供最新、最进步的产品。厂商卖给他一种保证比市面k所有清洁剂更高明的肥皂,然后再卖给他具有各种颜色、形状、颗粒型、液体。或片状的添加剂。接下来,厂商开始促销以“含有特殊成分”或“新配方”为名的改良产品。最后,厂商又诱惑消费者购买洗衣前使用的浸泡剂,做为正式洗衣程序的前奏,洗完后,再使用柔软精。“排队木偶”在接收到以上资讯后,便认定厂商发明了一套伟大的洗衣程序。地经常对自己的车子、冰箱,或其他器具上的铬制装饰惊奇不已。他认为,身为-名消费音,就等于亲身参与时代的进步。他总觉得自己和世界上的重大事件息息相关,对彩色电视的发明或太空计划等人类成就。也颇具与有荣焉之感,虽然他既没有真工参与其中,又时两者都一窍不通。在长期接受电视奶水的滋养之后,“排队木偶”就做好了万全准备,可以将经过包装的政客,视为有实力的总统候选人了。

基特曼定律(kitman’s law):电视上已经够废话的废话正被一种更废话的废话所取代。

——基与寺曼(m.kitman)

遗憾的是,“经过包装的排队政客”大多会反映“排队木偶”的价值观,而后者则是“体系萧条”下的产物;恶性循环至此全部完成,从地位最低的小职员,到贵为一国之尊的元首皆包括在内。

在一个发展完全的“平庸社会”中,没有真正的领袖。具有领袖之头衔者,其实是最彻底的服从者。意见调查和电脑左右了他的行为,如果喜好多变的一般大众,像期待其他新产品一样,期待“新配方”和“含有特殊成分”的产品,他们多变的口味为什么不适用于对领导人的期待呢?意见调查显示,人们需要一个属于群众的人,于是他们会在电视上看到一个在烤肉、看电视、拍抚宠物、打高尔夫球的j总统。当人们口味翻新,不再对;日形象感兴趣时,他们就会在电视上看到一个全新的,总统,然后一个更新的总统,然后一~个设计了新发型、新演说技巧、新形象、新口号的最新总统。

我不知道他下一次会以什么理由,再雇用一个无能的人。

——豪斯曼(a.housman)

纵使“彼德原理”一方面会使人登上无法胜忏的职位,一方面又会侵蚀社会的肌理,我们还是可以活出自己的创意、自信及能力。如果我们自立自强,那么不仅可以使个人免于无能的悲剧,也可以扭转“体系萧条”的颓势,对社会有所贡献。

判断一国文明的既不是全国普查、城市大小,也不是军队规模,而是该国培养出的国民素质。

——爱默生(r.w.emerson)

与“排队木偶”截然不同的另一个典型是“人道主义者”(humanite)。

他的特质是:培养精神生活、仁爱与自我实现。这种人充分发挥自己的潜能,从创意、自信、才干中获得满足。

每个人的内心深处都有一片未开发的处女地,如能像哥伦布一样,向自己心灵的这块“黑暗大陆”进行探索,是多么地快乐!

——斯蒂芬(j.stephen)

注释

①这是真实姓名,此人是一个尽责执行政府规定的职员。

②超法律就是关于法律的法律。

③这是真人真名。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彼德原理》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