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德原理》

第一章 彼德原理

作者:经济类

·事情为何总是弄砸了·
陈美容译

谨以此书献给在不胜任阶层工作、游戏、情爱、生活与死亡的芸芸众生。同时提供资料,借以建构及发展有用的层级组织学。

第一章 彼德原理
我开始觉得可疑

——m·塞万提斯

当我还小时,大人们教导我:在上位的人往往具有自知的睿智。他们说:“彼德,你懂得愈多,前途愈不可限量。”于是我用功读书,直到大学毕业、踏入社会、进而取得教师资格时,我仍然紧紧抱持着上述的信念。然而,在我教书的第一年里,我很失望地发现,许多教师、校长、督学和校务董事似乎都不自知他们的专职何在,因而也都不能尽到工作上的职责。例如,本校校长关心的主要是:所有窗帘要高度一致,教室必须保持安静,以及禁止任何人践踏或靠近花圃。另外,校务董事注意的是避免得罪任何少数团体(不论对方态度多恶劣),还有一切规定的表格要准时缴交。至于学童的教育问题,这些主事者似乎根本不放在心上。

起初我以为这只是我任教学校的持有毛病,因此转向其他省份的学校申请教师资格。我填妥特制表格、附上所需文件,并完成许多繁琐手续寄了出去。结果,几星期后,我的申请书和所有文件全被退回!

奇怪的是:我的证件完全没弄错,表格也已正确填妥,由上面的图章可以判知该校已收到信件了,为什么还会退回呢?对方附函解释道:“根据最新规定,教师的申请表必须挂号邮寄以确保投递安全,否则本校教务处将拒绝收件。请你重寄一次给教务处,并请务必记得挂号。”

于是,我开始怀疑,不胜任并非部份学校单位的专利而已。

当我更增广见闻后,我发现每个组织总有许多人无法胜任他们的工作。

●一个普遍的现象

工作上的不胜任随处可见,你注意到了吗?或许你我都注意到了。

我们可以看到优柔寡断的政客装腔作势,严然像是果决刚毅的政治家;自命消息可靠的权威人士,到头来将过错归咎于情况的难以掌握;懒散而做馒的公务员不计其数;军事将领以豪壮的措辞掩饰行为的怯懦;统治者天生驾性无法真正统治。在这个复杂、虚矫的社会里,对那些不道德的牧师、贪污的法官、头脑不清的律师、文笔不通的作家,以及连拚音都会出错的英文老师,实际上我们也只能莫可奈何地耸耸肩而已。甚至在大学校园里,我们也能见到文告由拙于沟通的行政人员拟稿;而一些单调、乏味的课程,则由声音不清、表达能力缺乏的老师主讲。

鉴于不胜任普遍存在于政治、法律、教育和企业各界,我假设其原因乃是由某些人事安置上的固有成规所导致的。因此我开始认真的地探讨员工们如何在组织阶层中往上爬,又升迁后他们的情况如何。

我一共收集了数百份实例作为研究资料,以下是三个典型的案例。

“市政府档案,第十七号案例”米尼恩是艾克西尔市公共工程部的维修领班,他为人亲切和气,因而深获市政府高级官员的赏识和称赞。

一名工程部的监工说:“我喜欢米尼恩,因为他有判断力,又总是愉悦开朗的样子。”

米尼恩的这种性格恰好适合他的职位:因为他不必作任何决策,自然也没有和上司意见分歧的必要。

后来那名监工退休了,米尼恩接替了监工的职务。和以前一样,他依然附和大家的意见,上司给他的每个建议,他不经选择就全部下达给领班,结果造成政策上的互相矛盾,计划也朝令夕改,不久整个部门的土气便大为低落,来自市长、其他官员、纳税人、以及工会工人的抱怨接二连三。

至于米尼恩,他依旧对每个人唯唯诺诺,仍旧在他的上司和部属之间来回传送讯息。名义上他是一名监工,实际上他做的却是信差的工作;他所负责的维修部门则经常超出预算,而原定的工作计划也无法达成。简言之,米尼恩以前是一名称职的领班,现在却变成不能胜任的监工的了。

“服务业档案,第三号案例”丁克在李斯汽车维修公司是一名热忱又聪明的学徒,不久他被聘为正式的机械师。在这个职位上他表现杰出,不但能诊察汽车的疑难毛病,还能不厌其烦地加以修复。于是他又被罹升为该维修厂的领班。

然而,在担任领班之后,他原先对机械的热爱和追求完美的性格反而成为他的缺点。因为不管汽车厂的业务多么忙碌,他还是会承揽任何他觉得看起来有趣的工作;他总是说:“我们总得把事情做好嘛!”

而一旦工作起来,不到完全满意他绝不轻易罢手。

他事事干预,极少坐在他的位子上。他常常亲自动手修理拆卸下来的引擎,而让原本从事那件工作的人呆站一旁,并让其他工人枯等地指派新的任务。结果汽车厂里总是堆着做不完的工作、总是显得一团糟,交货的时间也经常被延误。

丁克完全不了解,一般顾客并不在乎车于是否修得尽善尽美——他们只希望能如期取回车子。丁克也不明白,大部份工人对薪资比对引擎的兴趣还要浓厚。因此,丁克对他的顾客和部属都不能应付得宜。从前他是一位能干的机械师,现在却成为不胜任的领班了。

“军事档案,纪八号实例”试以前任著名的高文将军(generral a,goodwin)为例,他为人热诚、不拘小节,言谈爽快风趣,蔑视一切细琐规则,再加上过人的胆识,使他成为麾下兵士们的偶像,因而领导手下打了许多场漂亮的胜仗。

之后高文将军晋升为战地指挥官,地所面对的不再是普通的士兵,而换成是政客和军方的高级将领。

然而,高文将军既不遵守必要的交际礼仪,也无法适应传统的客套和谄媚。他经常和高官政要争吵,然后窝在指挥蓬里一连好几天地酗酒、发脾气。于是,军队的指挥权就渐渐旁落到部属手中了。总之,高文将军也晋升到他无法胜任的职位了。

●重要线索

由上述案例我终于发现了一个共通的特质,亦即每个人都由原本能胜任的职位晋升到他无法胜任的职位。我的观察是,任何阶层中的任何人,或迟或早终将有同样的遭遇。

“假设档案,第一号实例”假设你拥有一家制葯工厂——名为“完美制葯公司”。有位领班因溃疡穿孔去世了,你亟须找一个接替的人选。很自然地,你会从基层的制葯工人中挑

选。

其中,欧尔小姐、史林德太太、艾利普先生,以及库柏先生等都表现不同程度的不胜任,当然他们不适于晋升。于是,你在其他条件相当的情况下,找到了一位最称职的制葯工人史菲尔先生,并把他擢升为领班。

现在,假设史菲尔先生在领班的职务上也能胜任,当你的总领班李格利升为作业经理时,史菲尔先生自然有资格接替总领班职位。

相反地,从另一方面来看,假设史菲尔不能胜任领班的工作,他便不可能再获得晋升,亦即他已到达我所谓的“不胜任阶层”,他的事业将止于领班而已。

有些员工如艾利普和库柏,他们在最低阶层就已不能胜任,因此永远不能获得晋升。有些人则在一次晋升后达到不胜任阶层,像史菲尔就是个例子(假设他担任领班表现不佳)。

汽车维修厂的丁克在组织阶层的第三级便达到他不胜任阶层,而高文将军则到组织阶层的最顶端才不胜任。

所以在分析了数百件工作上不胜任的案例后,我导出了“彼德原理、的公式:

在层级组织里,每位员工都将晋升到自己不能胜任的阶层。

●一门新科学

由于导出彼德原理的公式,我发现无意之间我已创设了一门新的科学——层级组织学(hierarchiology)。

“层级组织”(hierarchy)一词起初用于形容教会的阶级制度(牧师分成各种等级)。现在该词的意义已经延伸,包括任何具有等级制度的组织。

尽管“层级组织学”仍只是一门新兴的学科,然而它却能普遍应用于公共或私人企业的管理上。

●你也在内!

我的原理是解开所有阶层制度之谜的钥匙,因此也是了解整个文明结构的关键所在。有些特立独行的人试图避免掷入层级组织里,但凡是置身于商业、工业、商业公会、政治、行政、军事、宗教、教育各界的每个人都和层级组织息息相关,亦即所有的人都受彼德原理的控制(有些特立独行的人试图避免掷人层级组织里)。

可以肯定的是,其中许多人可能获得一、两次的晋升——从某个能胜任的阶层晋升到仍可胜任的更高阶层。但新职位能胜任将使人有资格再度晋升。于是每个人——包括你和我——最后将由能胜任的阶层晋升到不胜任的阶层。

所以,假使时间足够——同时假使层级组织里有足够的阶层——每个员工终将晋升到自己的不胜任阶层,并从此停滞不再前进。

因此,彼德原理的推论结果是:

每个职位终将由不能尽责的不胜任员工所占据。谁来推动层级组织的轮轴?

当然,在实务上,你很难找到一个所有员工都到达不胜任阶层的组织。大部份的情况是,人们仍会完成某些任务,也因此层级组织仍有它继续存在的理由。

层组组织的工作任务多半是由尚未到达不胜任阶层的员工所完成的。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彼德原理》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