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德原理》

第三章 矛盾

作者:经济类

是非矛盾的感觉是如此奇异,它显得常识是一件值得冷嘲热讽的东西。

——吉尔伯特(w.s.gilbert)

我在益精市成长之后,便接受当地传统的概念,我的觉醒不是缓进的过程,也不是突如奇来的惊醒领悟。我回过头来看,似乎我是接二连三地对我持有之传统概念产生质疑。

我楔而不会地在许多谎言中摸索真理。

——埃斯(goodman ace)

不久前,有一位推销员极力向我游说购买一部新的冰箱,他极力解释此新冰箱有我旧冰箱所没有的新设计,尤其是有“温热奶油”的设备!他的说明及卖点让我对科技进步的传统观念有所质疑。外面天气很寒冷,所以我要开室内暧气系统,使我的房子保持温暖,而我有一冰箱来使食物冷冻及冷却,借以在室温之下保存食物,而现在经推销员推荐,我竟需要在冰箱之中再配有一部温热奶油装置!

一个借着扩大需求以增加生产的社会,其边际效益永远无法满足需求。

——加尔布雷斯(john kenneth galbraith)

有一时期,感觉任何事物都不对劲——邮件递送迟缓、铁路公司破产、能源短缺,政府似乎束手无策,而我却试图让新的科技——温热奶油的装置,使生活更加安适。而这件事让我感触良多,因为我们真正所需关注的生活供给,远多于只是“温热奶油”装置的发明,换言之,实在是有其他更需要而急迫的事物,需要我们投注心力。

人类文明之所以会进步,并不是人们相信什么,而是人们时时抱持怀疑的态度。

——门肯(h.l.mencken)

若人类想在这地球上居住而又有愉快光明的未来,则需要对传统价值观有些调整,否则威胁将会接陋而至。即使我们不被毁灭,亦会被重度污染的可能,人类说不定会像清道夫般清理污秽地工作,或像鱼潜伏在恶臭的艾略湖底,倚靠毒物及腐败生存。

我们已与敌人交锋,那敌人就是我们自己。

——波戈(pogo)

问题根源在人类本质

我们的国家不断追求增长,不断追求第一的观念,已不合时宜了,与其如此倒不如我们致力于人类的永续生存。要我们放弃所谓“进步而产生之利益”或许骇人听闻,更何况只是求取生存而已的这种论调,因此,我大部分的朋友,都宁愿抱着驼鸟心态,避而不谈“求生”之事。他们只愿谈论一些无关痛痒、风花雪月的事情。若我想与他们讨论,他们宁谈电视、网球或足球,这就是他们的作法,好像只要避而不谈,那么攸关人类未来前途的问题便会烟消云散。

与其用严肃态度面对问题,倒不如认真地研讨一些重要的课题。

——哈饮斯(robert m.hutchins)“我们与自然生态环境之间的关系不和谐,所以必须面对生态危机。我们从大自然攫取资源,却以大自然无法吸收的一种循环代之。有一般常识的人都知道,有限的资源无法维持无限的增长。“在不寻常情况下所得之常识,才是世俗所谓的智慧。

——利尔里奇(samuel tavlor coleridge)

现在我们可以了解,以往所持追求繁荣的观念,或许会使我们陷入全球灾难的宿命中。我们究竟要不要面对现实?我们要不要试着学习生存法则以求生?或者只是选择保有短期的繁荣?

冷酷的贪婪能快速地成为奉行之圭桌。

——赫尔曼(lillian hellman)

对于这些问题的答案,就在人类自然之本质。人类本质是否善良?腐化?能否致于完美?或者可随时修正?若思考这些解答,我们必能发现人类在这星球的前瞻何在。

不能明白区分贪婪及需求,是我们这一代的主要弱点。

——罗宾逊(don r obimson)

本未倒置

人类从未成功的控制住所有对社区财产的破坏力。我们订定法律防止强暴、枪动及交通。违规,但对于我们控制星球环境的破坏及滥用的法令却往往付之阀如,这种现象就是我们自我毁灭的象征。关于全球的生态系统我们尚无法完全阐释,人们似乎只能对过去或既成的事实或难题,作直觉的判断。

与二百年前相比。我们或许变得较聪明,少了点自私自利的劣根性,也多了些前瞻性,但我们仍未近乎完美。本世纪以来,不论是道德或智慧,我们都远低于时代之要求水准。

——克鲁奇(j.w.krutch)

政府花大笔金钱开发荒土,以利农民能种植更多的作物,然而政府亦用金钱补助农民荒置不耕的土地,像这种金钱“对抗”金钱的措施可说愚蠢至极,但更糟糕的是,破坏了野生自然环境和水文环境,又必须花费惊人的预算以从事防洪计划。

我们生存的环境,难道要任由利慾薰心的不智者宰割吗?这星球正需你我助以一骨之力。

——贝尔(garrett de bell)

政客们已使民众相信社会福利政策是导致财政困难的最主要原因,但却没有人提及联邦谷物补助计划。事实上,各州或联邦的社会福利计划更耗费纳税人的金钱。近年来,加州帝王山谷近五百位农民,即收到总数一千二百万美元的农业补助,即平均每一人足拿二万四千美元;在此同时,有近一万位贫穷无助又无土地的农民,却仅补助到低于八百万元的社会福利金,每人约只领到八百美元,社会福利给予“富者”较之“贫者”为多,换句话说,反倒是富者受益良多。

我们可以维持真正的民主,或者使财富集中于少数人之手,却无法同时拥有两者。

——布兰迪斯(louis d.btandeis)

在历史的推演下,我们由“民有”之政府逐渐转变为“庞杂官僚所有”之政府。在庞杂的联邦政府中有许多“御用,,官僚,挟其钦定之任命控制我们的生活,如国防部便是个例子。军方游说民意代表,以同意美国与毫无威胁的偏远国家作战,耗资上十亿美金之预算,军方自我膨胀之特质遂强加于升斗小民身上,受其鼓动的公关人员、大批媒体,为其军事工业效命,于是大众在不知不觉中被五角大楼的官僚玩弄操控于股掌之间。增加数十个的国防预算被视为稀松平常之事,而削减教育、保健等之预算亦被视为理所当然。我们的领导阶层一再用“增多核弹确保安全”的论调安抚我们,但用常识推断,却并不表示拥有愈多武器的人定终能赢得胜利,换句话说,不是炸弹造成战争的爆发,而是那一心一意求胜的意念,使得战争于焉产生

在政府各部中,我们必须防范军事工业无孔不入的影响力

——艾森豪威尔(dwight k.eisenhower)

规范人类侵犯之本质

当我还是学童时,我就不断提出有关人类侵犯、挑衅及良我毁灭等行为方面的问题,但得到的回答总是“这是人类天性使然”。稍长,又有人告诉我:“人类与其他动物一样均具

有兽性,”如同一赤躶的人猿,由其野蛮的生理机能及屠杀本能所主宰。类似这种嘲讽及消极的说法普遍被接受,并且用来解释人类愚蠢荒诞的行为,但人类自相残杀,却是在动物界中从未听闻的事情,掠食性动物主要是借杀死其他动物以求果腹;而大人猿生性害羞、不具侵犯性而且近乎是素食的,它们生活在相互合作的社会群体之中。

人类的行为事实上可经由社会予以改造,人类亦借由不同的社会文化,而与猿猴及其他动物有所不同。若人类天生具有侵略性,则其侵略的本质可在高度规范下而有所收敛,因此有些社会是呈现侵略本质,而有些则是毫无暴力的,人类侵略的本质可借由讨论、口头侮辱、威胁等不同的方式表达出来,而试图支配的表达则甚至以肢体冲突及诉诸战争,这种由肢体主导的倾向亦可由举重及其他气力的测试得知,如拳击以及摔跤之竞赛便是在一系列的竞赛规则下进行,又如足球比赛便是以两敌对的团体来从事象征性的“战争”;然而此挑衅的本质更可以形而上地运用在下棋、桥牌以及其他竞争性的比赛,因人类侵略性的本质与其他低等动物只靠反射及固定模式之本质是不同的,人类侵犯性本质应取决于其所居住的环境,而不是本能的反应使然。

当人类慾残杀老虎,人类宣称这是一种运动;而当老虎要吞吃人类,人类称作残暴。

——萧伯纳(g.b.shaw)

拥护人类做慢行为的人,对进化论引喻失义,因为这派的人利用进化论来解释适者生存,换言之,只要全力用利牙与尖爪便可适合生存。事实上,物种并非全然用侵略之本质以获得生存,我们应该修正为物种彼此相互依存,方能存活下来。彼此相互蒙惠,才使得互赖本质能够逐步演化。

各派引用达尔文学说,使得全球一家亲。

和谐共生的民族

当我还是孩童时,曾造访英属哥伦比亚南部沿岸的印第安村,我对这些族群以往不受白人法律及宗教之影响的过去旧事感到兴趣,虽然这些印第安人的“冬节”(potlatch)节庆,已在一八八四年被加拿大政府明文禁止,但在一九二○年代,这些族群仍然如往昔般庆祝这项节日。原本冬季的意义是由一个族群之首领与其相临的支系,在此刻交换礼物的习俗,借此尊重相互的荣誉及为其子孙们谋求族群的安全,这也是一种重要的社会活动,亦表示传统的印第安人彼此互赖互信的仪式,它不仅是一种盟约、赠与,也是一种义务的表征。整个英属哥伦比亚沿岸都采用这种方式来敦睦友谊。他们在冬季的数年前即准备食物、艺术品、毛毯等物品作为赠礼,然后由酋长寄发邀请函,接受邀请的人搭乘小木舟并哼着和平之歌欣然赴约,有诸多的欢迎仪式及表演为冬节庆揭开序幕,在此时此刻,分送赠礼,往往从酋长或其支系族群的赠礼中,就可以知道其地位之德高望重,于是在一片欢愉和谐之中促进了社会的安定。往往赠送愈多礼物的酋长,在下一个冬季时亦会收受更多的回馈,如此一代传递一代。在冬季时,亦会树立各种图腾象征的柱子,作为证物,印第安族的社会地位是建立在“给予”而非“收受”的基础之上,亦因此获得各旁支系间的和平。

能与你肩并肩,共同为公益之事奋斗努力的人,究竟在何处?

——格林(green)

有关人类侵略本质的另一新颖解释,归因于与生俱来的占有慾,换言之,这种侵略本质实源起于占有一方的意念,借防卫“领土”的手段驱逐入侵者。但这种论点并无普遍适用的实证予以支持。原始人类借狩猎及摘取叶菜来过活,但他们对“领土”的概念却最为淡薄,在非洲,便有许多族群和平相处在同一块土地上,各自以不同的方式获得生活所需。

自由与安全,彼此没有冲突,我们可同时拥有,或是同时丧失。

——克拉克(ramsey clark)

生活在极地的爱斯基摩(eskimos)游牧民族,便是旁支血系大家一起生活的民族,他们居无定所,并与外界文化隔绝,于是他们发展出自己的习俗。“安全”对他们来说,不是领土的问题,而是代表彼此能够相互支援,这种集体责任、忠诚及义务,构成社会的组织要素,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衣物及工具,但居所及食物却是共同享有的。

虽然没有酋长或争执的仲裁者,发生纠纷时也不会诉诸暴力,反倒是大众舆论是主持仲裁的力量,或许可用摔跤龟力来解决纠纷,或者是在公开场合中,争执的双方以即席的歌曲来羞辱对方,借以发泄并争得舆论的支持。

现代人愈来愈相信,竞争是推动进步的原动力,事实却非如此。竞争不是与生俱来之本质亦非美德,组织性的犯罪集团中就有竞争,当然不能视为美德;国家间的竞争促使骇人的武器发展神速,所以,竞争可算是一种动力,它可引导到最美好的境地,亦可能陷入万劫不复的处境。

我仍然记得,我在一小群盖拉族人间所制造出来的“效果”。盖拉族人围绕在一位身穿黑袍的人四周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章 矛盾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彼德原理》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