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德原理》

第八章 政治

作者:经济类

在所有科学中,没有比政治学这门学科,在一开始即是如此虚伪。

——体谟(david hume)

席德是一位有名的政治历史学家,她除了在华盛顿活动外,一般都居住在益精巾市郊,她的乡村小屋是办公室也是住家。我拜访她时,发觉她是一位精力充沛而愉悦的女性,她对于在中央宪政委员会的工作津津乐道,而她的办公室也不像其他学术研究者一样幽暗,反倒是充满阳光,从窗边往外眺望,可看到花园内花树处处。

房内四周部是书籍、笔记与报告,还有盆栽。在我坐椅旁是一个朽箱,内有各种主题的书籍,如《政治疏失与结果》、《幽暗盆栽》、《漫步大道》、《小说之罗曼史》、《政治整合之研究》、《主权与目标》以及《诈欺者之战车:你可欺骗所有的人》,后面三本是席德自己的著作。

近来所谓真正之大学,即是众多书籍的集合处。

——卡菜尔(thomas carlyle)

立法改善污染

我们谈论她所涉及的政治策略及著作,她提醒我政治行动无法解决所有的事物,例如,以ddt杀虫剂为例,在立法禁用前,杀虫剂被广泛地使用,去除有害谷物的害虫,但它同时亦杀死了害虫的天敌,换言之,就是那些对我们有益的虫类。而在害虫对ddt产生免疫力之后,自然界即无能力控制害虫了,于是发觉ddt毒剂已进入食物链并累积在鱼、鸟、动物及人类的脂肪细胞内。

近来另一危害北极熊的因素已被发现,加拿大的北极熊带着高剂量的毒剂,因为它们是在食物链的未端,这发现是颇具意义的,可以得知化学毒剂影响深远,北极熊的案例与南极遭受ddt污染的企鹅是一样的道理。

——琳达(kai curtv一lindahl)

●控制ddt的滥用

化学葯品公司宣称,若禁用ddt会对农业产生莫大的伤害,但农民知道禁用一事,于是便想出利用自然方式予以解决。农民们仿效过去的轮耕,将收获期与虫类踩瞒破坏期分外,农业部也引进一种掠食性昆虫来控制害虫,于是ddt虽被禁用,但也迫使农民们及农业学家研究对环境破坏较少的方式来控制害虫。他们所选择的方法亦切合整个环境系统,因为它们没有如ddt般所产生的负作用。借甲生物控制而毋须毒化大地,达到作物生长收获之目标。在南部,螺旋虫是家畜极大的克星,但借雄性螺旋虫的处理。使其无法生育,于是螺旋虫之数量便下降了。用雌蛾身上之合成油涂抹在木屑之外层,而使得迷惑的雄娥误与其交配,而不是与雌蛾交配,录下雌蚁的求偶声以诱捕求爱的雄蚊扑向电极而死。以上均是利用自然而毋须危害环境的捕猎控制方式。

在益精森林中,克里耳伐木公司在伐木区栽种树木幼苗,并在附近架设箱子,当作是鸟巢,以供鸟类栖息,借鸟类觅食昆虫,而使昆虫破坏蚀食树木的现象能予以控制。

关心环境已不再是观乌、赏鸟者的事,而是大家都必须投注关切的事情。

——波特(frank m.potter jr)

●污染者付费

政治家或政客虽不具备如科学家、工程师及科技人才的专业知识与技术,但有时借政治上或立法上禁用某些有害物质,确也能够迫使相关人士思考更好的解决方案。

宇宙充满神奇的事物,等待我们利用敏锐的智慧去挖掘。

——菲利波茨(eden phillpotts)

立法者可刺激业者研究的另一种方式就是课以罚款。例如,他们可以迫使污染者须对环境污染作财务金钱的赔偿。谁污染环境谁就得负责花钱清理,严格处罚确能对解决问题有所助益,因为若个人或公司须负担所有污染的社会及经济成本,通常他们都会想出法子加以解决,直到无污染之设备被安置运作,否则基于“污染者付费”之原则所课征的财源,将仍被用来清理被污染的环境。污染者讨费之原则,唯有在污染者衡量他的利益,而愿改变其行径之情况,方能见效。

没有比普通常识及简局处理方式,更令人类讶异。

——爱默生(r.w.ernerson)

化学公司把其废弃物排砍在益精湖,使以往美丽的湖泊变成生态悲剧。水中含氧量大减,水中植物枯死,藻类丛生,水质恶化而鱼都窒息而死,这损失实无法估算。而课锐也只是+水资源污染、湖泊重建及娱乐功能丧失弥补一小部分,化学公司除此之外。亦须对固、液态及热气污染负责,化学公司不得不对此思图改善的良策,以重环保,如让热水先排入水塘冷却而猫鱼可生存在温水,是提供高品质蛋白质的来源。借此项收入亦可减少污染及成本,足堪世界各国之典范。近来温水灌溉系统亦可用来使植物在益精山谷中发芽生长较为迅速。

不是屠失、厨师或面也师傅的恩赐,而是他们关切自己的利润,而使得我们有晚餐可食用。

——亚当·斯密(adam smith)

其他废弃物也会被抛置在益精湖,益精湖可借过滤、沉淀及生化方式使湖能稍许洁净,而化学公司或许需再付污染税。象这种情况,部显示污染者付费的原则能确实执行,政府毋须再花大把银子,扩充编制来应付污染如问题,也显示若科技不适当地应用,如发展某些葯品之科技,将使得我们陷入万劫不复之境地。

陈立法目标与奖励措施,借由系统途径分析,及旧有之途径,如限制、罚款,监禁等方式以吓阻社会危险之行为亦属需要。这些限制法条使得一些不当行为得以受到控制,但对于具正面价值的行为,却鲜少有鼓励的作用。

为了寻求维持我们价值观的方法,以及追求人生的价值,我们必须具有前瞻眼光,超越法源。

——艾奇逊(dean acheson)

整合方案

我们创制政府制度的目的,即在保障私权及国家的权利;宪法起草者万万没有想到科技发展在二百年后,会对人类产生致命的威胁。宪法使我们拥有传统的政治体制,却没有控制科技的能力,最后终于危及到我们的生存。

我们破坏生命圃融的循环,把无尽的循环转变为人为直线事件的排列。

卡门纳(barry commoner)

政治决策之效果往往是立竿见影,但有时亦须耗费二十年或更多时间,才能发挥效果。从长期人类生存而言,民选官员对环境问题、生态系统及其复杂成果的知识实属有限。

在一九七○年初期,一项针对民众对总统及政府的表现所做的民意调查显示,若总统的受欢迎度或声望上升三个百分点,媒体即大肆报导并宣称民众对行政部门充满信心;但若是落了二个百分点、大众的信赖便濒临崩溃,像这种短期的“声望比赛”,使褥投机者得以趁机谋得最大利益:短程政策不能遏止通货膨胀、能源问题或纠纷排解,往往为未来造成更复杂的难题。美国主义的好处即在选举。

——哈丁(warren harding)

领袖与我们相比,具有更多的机会能预见未来,一个有能力的领袖必须具备前瞻性的眼光,能采纳众人的意见,以利自我判断,这在决策者须仰赖专家所提供的意见的时代尤其重要。

不论是哪一领域,每人多少都有些无知。

——罗杰斯(wili rrger)

在一九七五年,“负责人”及“领袖,”之间有些混淆;只要在其位即可担任负责人,但想成为一名有能力的领袖,所需不止这些;职位愈高,前瞻的能力更要愈强。

领袖是国家理想的守护者、信仰的珍视者、永久盼望的乐观者大国家信心的维系者,借此笼络全人民。

——李普曼(waiter lippmann)

政治讨论、官僚组织的讨价还价、委员会、”经费补助利益团体等,不论是何动机,都只是个别解决,而非全盘解决问题:唯有未来学学者,能利用精密的科技,收集所有有关地球资源、人口及污染的已知因素,然后运用电脑全盘了解问题。一九七五年的未来学者研读一系列电脑数据,都显示山雨慾来的灾难,有能力的未来学学者、科学家、系统分析家、社会工程师及生态学家部能够了解我们身处的窘境。系统动力的应用提供了一系列全盘而理智的方案,它们的形成都是根据大量复杂而不断变动的汛息资料而拟定的。借由系统动力及电脑的微量分析,我们才能预测诸多政治决策会产生何种结果。“若我们想要”有效率”,就必须根据以往的经验及知识,周延续密地思考。

——富勒(r.buckminster fuller )

荣景不再

现在最困难的政治改变,就是对国家所面临的困境。美国人在态度上须有一基本之改变,虽然自现在瞻望未来,前途似乎十分渺茫,但这种消极的观点或态度绝不能蔓延;我们必须采取智慧而坚定的步伐,对摧毁我们的外力予以控制,也必须相信经济、环境、人口或国际关系的危机并非不可克服。

沮丧是不对的,有盼望才是正确的。

——卢伯克(john lubbock)

一九七①年代早期所弥漫的悲观主义,主要源千政府处理短期危机失败。只要美国资源仍旧丰沛,我们就不会有被摧毁之顾忌,我们在资源及海外之军事行动,似乎都未考虑到成本问题,直到能源告急,我们才猛然发现科技对环境的冲击及城市的恶质化,惊醒了“沉睡”的我们,去面对社区、组织及家庭生活因“福利经济学”所遭到的破坏。

当你是如此盛大而夸耀地开始,那结果怎会如此缓慢?

——洛斯卡门(w.d.rosscmmdn)

席德指出在一九七○年代早期,我们已有能力须知这些结果,但我们不仅不知力行,亦不愿听从未来学学者、生态学家及其他人所提的意见与协助。一九七五年以前,美国正朝三种潮流而行,这些潮流都反映在我们的政治政策上,最明显的就是反映在享乐主义的生活形态上,以及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短程措施来处理难题,并且深信只要如此,一切都会恢复正常。虽有一些振兴经济或克服短缺的计划,却很难恢复旧有的工业秩序,但政府仍持续地试着恢复过去的“繁荣时光”。

福特总统以一票领先当选,却没有人要求重新开票。

——锡德《lu cid)

●神秘主义

有一部分的人便崇尚神秘主义,他们放弃理智的思考而沉浸在类似宗教的荒诞超能力上。他们崇拜这些“准科学家”,信其能借绝食及快速疗法给予他们健康美丽。他们变成神棍的信徒或病患,踉着他们自人类受难境界中解脱,这种神秘解决方案,承诺他的信徒能快速得到成果而毋须经过漫长煎熬的辛苦思考、研究或推理,其实所有这些癖好都偏离了现实。

宪法保障每个人都有摆脱愚笨的权利。

恰尔迪(john ciardi)

●信心疗法

另有一群人采用自我安慰、一切如常的“信心疗法”途径。这些人不相信我们可以轻易地摆脱困境,但深信一定有某种方法可以解困。他们潜心研究策略,以使社会各阶层能为人类文明之延续共同努力。这些策略即包含非污染性之能源开发,爱舒太阳能农场虽非绝对完美之能源发展,但它对摆脱进口石油之依赖确也是一项相当有意义的转变,不仅于此,对于煤及沿岸钻探的依赖度减至很低。佛塞特市长对益精市市民服务的概念,使他执意建立市民服务中心网络,这些研究社区中心的需要和失业者共同决定如何妥善运用他们的能力和精力,以实践他们的需求。结果,失业科学家、工程师及技术人员因计划的开展而能从事建设,使其才智贡献在最需要的地方;市民服务中心吸引了大批人才提供他们的创造力,并提供工作机会,使全副心力投入在重要迫切的问题上,而毋须建构庞大的官僚体制才能解决。

虽有些人主张回复旧有经济体制;有些坚持立即有效之方案,但理智且人性的替代方案支持者亦逐日增多。席德认为,若非如此,则悲观主义者的论调将有可能实践。

活得愈久,愈觉人生美丽。大地之美全在人心,若你愚蠢地忽视周围之美,你亦会觉得自己面目可憎,万物狰狞,生命便贫乏无味;但若你聪颖地细细鉴赏品味周围美丽的事物,美好感觉将伴随你终身。

——莱特(frank lloyd wright)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彼德原理》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