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德原理》

第十二章 展望

作者:经济类

我们应停止谈论美国梦,而开始倾听美国人自己的梦想。

——艾斯克州长(governor reuben askew)

“彼德计划”最终还是会与政治流程产生关系。有前瞻的未来系于政治系统的转变。

人家告诉我,我现在正通往地狱之途,但出乎我意料的是,圆顶地狱竟在一英里之处。

——林肯(abraham lincoin)

彼德民意

政治候选人,很有可能因其模糊不明的竞选承诺而赢得选战的胜利。选民时常发觉,当初竞选者所开出的承诺和当选后所作的施政,并非他们所想要的,而造成这种原因的就是当初支持候选人的财务支援者,在他当选后,拿自己的施政与国家实际需要相比,这些财务投资者显然有较大的影响力。

我一向依照党的指示来投票,根本没有主见。

——吉尔伯特(william s.gilbert)

“想要以政治手段来解决长久存在的问题所遭遇的另一窘境,就是在竞选的党纲或政见中从来没有针对问题提出广泛的、特定的一套方案,选民鲜少能自政见中一窥未来远景的机会,反之所获得的只不过是大约三十秒的选举广告,陈述候选人是多么地爱国家,以及他所具备解决万般困难的能力,甚而不忘嘲讽对手的无能。但一旦当选,他的所作所为却令选民大吃一惊,不是聪慧,就是愚蠢,再不然就是贪污腐败。

因美国选民的奇差记忆而使得政客得以从容就任。

——罗吉斯(wili rogers)

凡政客巧言令色,或愚弄大众,都可以获得媒体的青睐;贪污政客从不愿露贪婪本质,直到大祸已铸成,危害到整个政治体系;正直的政治家能力保政治体系运作的公正,或许也有魁力使之连任,即使如此,政治家仍然缺乏全盘的计划使问题获得解决,而这些问题都会使我们濒于危险的边缘。

与其选一个狡猾懦弱的政客,倒不如选一个诚实又有智慧的政治家。若你忧心未来,最好是选一位聪明、诚实而具全方位思考计划的人,来解决我们忧虑的心结与层层相扣的难题。驼鸟心态,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措施,尽管其居心良善,仍不能轻易取得我们的谅解,因为这些措施终将让我们遍尝苦果。

没有比“官大学问大”这一邪说更糟糕的了。

——可克顿(lord acton)

你如何挑选出心月中理想的候选人?在任何一次选举,不论是中央或地方的选举,你必须坚持选出能够塑造美好未来,对问题提出具体而全盘性计划的候选人。看他究竟要如何实践自己的竞选诺言,履行改善计划。甚至坚持他必须将他的承诺诉诸文字,公诸于世,誓约可订定如下:若是当选的话——

我会持续支持洁净空气、水与其他有关环保议题的立法。我将支持“污染者付费”法案;我将提出一套无污染、能源可转换的发展计划,并使全国电力供应无匮乏之虞。我将在国防计划中核拔预算,赞助和平的研究与世界法律秩序的维护。

你要使候选人深信,你和其他有同样想法的选民,无法容忍便佞权宜的政治手法,你们更誓言强烈支持任何一位候选人,只要在他的全方位计划中有诸多未来学者、生态学家、系统互动专家参与其中。

我们政治体制的基础,就是人民有权制定和改变政府的架构与规模。

——华盛顿(george washirfiton)

利用纳税人的钱,以公路基金之名课税,却无法建立一套完整的运输系统,反而立了许多杂乱无关的法案,你应该对这种荒谬情况表达不满。告诉你的候选人,你再也不会让你纳税的钱去支持农业部的烟革补贴政策,而另一方面又支持健康、教育与社福部的反烟害活动。

你想要的是常识、理性与有担当的政府。

彼德政治家

许多人对未来感到悲观,这是可以理解的,因为我们持续地在合理化我们荒谬的行为,并且增加我们的难题。这种众人悲观主义造成的自我轻蔑的文化,正是蕴育自我仇恨的温床。

这种悲观加上自我轻蔑的综合体,使人的勇气荡然无存,只剩下恐惧、罪恶及无用论的逃避感。从新闻评论员口中所述及的“所有政客都是不诚实”的论点便是悲观主义的表白;在教室中,教师鼓励学生多加批评判断,却对学生们所提的解决方案大加椰揄嘲弄;选民们相信谁当选都一样,天下乌鸦一般黑;享乐主义的民众倡议牺牲明日以求今日,追寻短暂快乐,人生苦短等观念,这些都是悲观主义表达的方式。

犬儒主义及大彻大悟,都会使我们自我毁灭,其威力与炸葯不相上下。

——克拉克(kenneth clark)

悲观主义使人与理智对抗,而政客中若出现天真。的乐观主义者,无异是救星出现。也正因满布悲观气息,使得这种环境成为培育独裁者的温床;即使是在民主国度中,悲观主义者对政治领袖的要求,也不过是盼他如父亲般,时时提供安抚的口号以及简单的解决方案。

若久缺可信度,则一定上当受骗。

——克洛普顿(ricliard clopton)

悲观主义者无法自能力强、教育高、慎思明辩者中挑选一饺饺者为领袖,因为悲观主义如一把双头利刃,受教育且智慧高的人民衍生出一种轻蔑常人的态度,而愿成为众人领袖的社会精英人数却又不断下降,原因就是一旦有充满热诚、教育程度高、慎思明辨又充满智慧的人想献身为民服务时,他的强烈动机立刻被一大群悲观主义者质疑。

恶劣的官员因好市民不投票而当选。

——纳瑟(george jean nathpn)

政府领袖的首要作用就是使希望永久长存,但却不是依赖虚假的承诺或简单的口号获得。若你们深信以理智换残暴、正义可以战胜不平等、启迪民智免受无知之害、有坚信不疑的冲动,足以强过普遍蔓延的绝望丧志气息,或许彼德政治家这角色,正亟需你来扮演。

人最悲哀的事,莫过于醒来发觉自己已满头白发、满脸皱纹,而自觉这么多年来并未尽其所能以求有成。

——伯罗斯(v.w.burrows)

彼德坚持

实施彼德计划,还必须具备另外一个因素,那就是坚持。要政治及社会上有真正的进步,必须靠诚实沟通为基石;否则,社会将变成诈骗的战场,或是一个真理的弃置场,我们必须坚持真理,要求诚实,要求各机关部门,特别是政治家们一定要做到。

政客们与三教九流交往,一齐同享大饼。

——盖茨特斯(w.l.e.gates)

坚持地去影响政客们的活动,首先你必须使他信守选前的诺言,迫他采取行动,不断写信、电报、电话、社论等,并且只要他有任何进步便投书报社,昭告天下。政治家和社会中其他成员一样,对大众的肯定相当敏感,若选民中有相当一部分的人,对他的积极作为与彼德星球所采的转换略有所肯定,那他一定愿决心继续朝此方向努力。

我们的国家——行得正时,则持续地运作,行不正时,矫之以正。

——舒尔茨(cari schurz)

就目前我们所知,地球是唯一适合我们人类居住的星球。若地球是无限大,资源就无限地供给我们扩张经济能力,但这都不可能。我们的求生之道即在于重新塑造社会,使之能与自然生态的事实相契合。科学研究只告诉我们面临此一危机的严重性。然而,唯有持续坚持从事社会改造及政治行动,方能解决危机。

世上最有力的原动力,就是善意又精力充沛的人,心中明洁的意念。

——汤姆生(j.arthur thomson)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彼德原理》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