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德原理》

后记

作者:经济类

唯有理念高尚方能健全完美。

——凡尼格特(kart vonnegut jr.)

居住在地球,我与其他居住者一样,在此成长并且过着“美好的生活”,换言之,我能够抽空思考与撰写有关未来之事。

我的生活逐口恶化,我的健康、快乐与生存也受到威胁。全球的居民只能这样活下去。许多人正在挨饿。人口过度增长与地球资源的滥采部危及我们的生存。

客观地经历死亡却还能临危不乱,是不可能的。

——伍迪·艾伦(woody a11en)尽管今日人类所面临的难题是如此庞杂,但“彼德计划”并不是提供你一个机会去缅怀过去美好的时光(至少对某些人而言是段美好之时光),过去已难追忆,逝者已矣,唯有突破现状,迈入一更新、更进步的文明才是“救世之道”。任何想回复从前的策略,都是不切实际的,最终还是会使危机更形恶化。任何促使旧有工业经济回复均衡发展的努力部将失败。我们对进步的概念必须重新加以定义。提高国民生产总值,增加消费已不是所谓的进步,过度利用与滥采有限资源、经济持续扩张——愈大的汽车、愈多的公路及更多的落伍产品。甚至更多富裕后所弃置的物品堆积在山谷——这些情形部必须予以彻底矫治。

经济力量不会减缓破坏的程度,反倒加速破坏。

——瓦特(kenneth e.f.watt)

种基于资源再生的健全经济成就,才是一种进步。借改善生活品质一如提高榆悦、爱、知识、技术、人类潜能、服务业的创新,来保护我们唯一的地球——是今日我们求进步必须面临的挑战,这才是没有极限的“增长”;换句话说,若我们们食古不化,保留:日日过时的“增长”概念。那无异在短期内自寻死路。

我们部在对抗那难以操纵的机会。

“彼德计划”不试图描述这种转变策略,它能将摧毁性的经济,变换成基于善意或具理智基础的社会。一个发展完全策略,需要大众的参与方能奏效。有些转变策略或因个人的参与油然而生;而有些则是来自于人工生态营造系统的技术专家。

每一动物都会留下自己的遗迹骸骨,唯人类留下其所创造的事物。

——布罗纳斯基(j.bronowski)

“彼德计划”不包括未来有可能发展并具影响力的科技,而只是提出目前我们所通晓的知识。向前看并预知未来总是最吸引人的事情。

使人类尝试预测或计划未来的最大动力,在于我们有各式新颖的工具组合,以及我们逐渐警觉到任何科技或社会的变革,都会像浪潮般影响到环环相扣、息息相关的社会各部门。

——马登(ward madden)

若我们只是针对和平、保护、人口及动力能源等问题发展专案计划,那我们就会疏忽了在规划一项长久解决方案时,其连贯而全盘考虑的本质。我们遭遇的难题不是人口、土质污染、水源、空气或能源等问题,这些只是环境显露的病兆,其病因在于所谓“增长”、“进步”的虚假观念,驱使我们产生的因应行为。换言之,就是因为了这些观念,才能使人类行为有所偏差,而造成诸多环境病症。

污染问题与其他类似的环境议题一样,都只是征兆,较严重的是深植于社会中的病态,两者相比,前者还算缓和。

——金(alexander king)

有证据显示,我们可利用再生系统,使自然界生生不息,进而具备解决困境的能力,和地球建立新的关系。我们不是已消灭或控制了危害人类的传染性疾病吗?有了一九五六年的洁净空气法,法律明文禁烧生煤,使得伦敦在冬季时能享受比以往多二倍的阳光照射。禁用ddt葯剂,使珍贵鸟类重现,我们目睹了环境重生,恢复生机的请多现象。我们拥有许多有专业知识的生态保护专家、未来学者、科学家、工程师,协助我们作出正确的抉择。

因此,问题症结不在“我们能吗?”,而是“我们愿意吗?”

科学或许可以找到方法将所有邪恶事物造成的损害予以弥补;但科学对人类漠不关心、事不关已的这种态度却是束手无策的。

——海伦·凯勒(helen keller)

科技的发展已到达了一个瓶颈,它创造出的许多事物,不是我们不想要的,就是一些我们无法与之相容的产物。现今的科技发展如同随处乱窜的火箭,终将自我摧毁,除非我们对导航系统重新修正。

虽然威胁环保的本质是如此的邪恶,但是一种与生俱来的惯性,让我们生存的系统在灾难临头时,自.然产生警觉而采取有效的行动。

——基茨米勒(michaei kitzmiller)

只要我们一天不自发地去实行转变策略,我们便离未日愈来愈近。我们何时才要准备开始行动呢?是等到下一灾难临头之时呢?还是要等到大势已去时,连我也无法回答这个问题。下一步该怎么做,决定在你。

在求生的抗争中,只有求胜一途。

——米查姆(merle l.meacham)

身为未来学学者,我对核武器扩散、国际局势紧张、全球污染及种种当代令人绝望的议题,仍表示乐观,因为我深信人类有理解事实的独特能力。每一种生命体均有其专长,唯有人脑拥有思索概念与原理的能力,也因此我们会在未来获得帮助。许多问题往往源自于我们过度依赖某些议题的限定意义,出而无法通盘思考。不论科技如何昌明,若无全方位思考、一切均属肤浅不深入。

今天所谓的专家,就是单向思考的人。

——包洛格(endre balogh)

“彼德计划”不是彼德天堂的蓝图,一个乌托邦世界与真实世界有所距离。对大多数人而言,“乌托邦”就是“不可能完成”的意思;然而“彼德计划”是一种可能完成的过程或生活方式,而非不可能实现的梦想。对完美的人类而言,它虽非绝对完美,但它要求我们必须发展一套转变策略,此策略以新的规则与前提为基础,注重长期效果,以迈向另一层次的文明。

我们这一时代的特色似乎就是注重手段与方法,而对所慾达成的目标反倒模糊不清。

——爱因斯坦(albert einstein)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彼德原理》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