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德原理》

第四章 日日新,又日新

作者:经济类

千百万人曾幻想着把世界改造成官僚机构,好使每一个人成为其中的一分子,以排除个人的独创力。未来世界的乐园一度被描绘成政府神话……却不知有多少人为了实现此一谎言而血流成河。

——凡迈斯(ludwig emer von mises)

言至于此,我已将《彼德金字塔》的缺点做了详细讨论。现在,让我们看看它的一些优点,并检讨改进其缺失的可能性。

人类许多伟大的成就都是在经历过一连串复杂的演进过程后才做到的。就像是目前许多重大科学成果的源头得追溯到远古时代,老祖先受了好奇心的驱使,而尝试滚动球形物体。之后一个接一个的新发现,使人类从一无所知到对单一细胞和整个太阳系都有了深刻的认识。

科学之路窒碍难行,每一代最杰出的科学家都曾在错误的观察、误导的推论、不足的公式和无心的偏见中跌得头破血流,其中的艰难绝非一味埋首书中的人所能体会的。

——科南特(james b.conant)

老祖先在狩猎中看见了改变生活的契机,于是放弃树居,开始流浪冒险的生活。当这种充满危险的生活方式不能再满足人类时,定居的生活方式取而代之,穴居生活于是开始。逐渐地,老祖先开始用泥土或木材在他们喜欢的地点盖起小屋来取代山洞。时间一久,不易满足的心理又造成了日后一连串的改变,泥屋变成了砖房,建筑成了一大学问。建筑师、泥水匠、木匠、水电工和规划等专业领域一一诞生。宏伟美丽的结构成了人们建屋时的第一考虑,于是有了帕特农神庙和帝国大厦的杰作。但是只有一座一百零二层,高一千二百五十英尺的大厦仍然不够,于是一栋栋高耸人云的摩天大楼相继而起。

如果社会无法追赶上科技的进步,人类所受的苦难只有成倍数增加。

——哈林顿(michael harrington)

冒险精神与学习上进心让人类无法满足于现况,进步因而不断产生。要不是我们对自己的成就始终感到不满,今日人类绝不可能进入太空。所以,从老祖宗开始直立行走的那一天起,太空冒险的序幕便已揭开。接着,人们穿上了鞋子,利用牲口载物,使用马车、自行车、火车、汽车、飞机和太空船。

建筑金字塔,最下面的一层永远是固定不动的。即使今日进入了太空时代,人穿着鞋,乘坐马车、脚踏车、汽车、飞机或驾火箭上太空,却仍然有人光着脚丫。

人类追逐许多美梦——金羊毛、点石成金的神奇,到了今日则希望拥有一部宽敞的家庭房车,当全家度假时,它能提供足够的空间,到了晚上要寄宿旅馆时,只需卸下一只行李箱。

——沃恩(bill vaughan)

无知扩增

无庸置疑地,某些《彼德金字塔》是社会文明进步下的必然产物。人类历史发展的初期,老祖宗所了解与熟悉的就只有他们周围的环境。当他们开始进一步向外探索后,知识的领域随之扩展,以往不为人知的世界逐渐呈现在我们的眼前。

我们所不知的远远超过我们所知的。

——哈维(william harvey)

知识用尽才知不足。当我们将知识的界线每向前推进一步时,就离无知愈远,但每一个答案却又引出一连串的问题。这个过程没有尽头,未知的世界自然是浩瀚无边。我们知道的愈多,知与未知间的那条相互抗衡的界线也就愈长。结果是,我们知道的愈多,不知道的也愈多。

共产主义或资本主义

彼德金字塔同时存在于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国家中。不论是社会主义或共产主义其目的都在掌握经济系统的每一环节,因此在创立初期需要高度的创造力,来做各经济层面的细节规划。重视自我和强调创新为人类的天性,不幸的是,这些特性有害于国家的运作。因此,一个人需具备过人的智慧才能管理这个系统。这也就是为什么国家政权总是竭尽所能地用规条和官僚制度来控制下层人民的自我意识和创造力。当然,位高权重者向来不在此范围之内。

任何削弱个人判断力和行动力的教条。都是极权主义政府的帮凶。

——杜威(jhon dewey)

不论是社会主义或资本主义的官僚制度,其目的只有一个:建立秩序。它无法接纳个人主义、自由或创造力,但对维持秩序倒是功不可没。所以,在官僚制度扩大的同时,个人的主动性自然被削弱。

杂乱无章的世界需要秩序。

——赖特(frank lloyo wrigl1t)

一个组织的生命活力取决于个人的主动性、创造力和进取精神的发展空间。然而,官僚体系却用迂腐的繁文褥节来扼杀社会成员创造性的贡献。这种情形发生后,政府不是进一步加强个人的控制就是提供诱因,鼓励人民去尝试。当然,就像在所有其他的社会一样,不论怎么做总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只是把问题带进恶性循环的梦魔中。

通常,烂摊子的借口不外是要进步就非得如此;然而,烂摊予就是烂摊子,与进步与否根本毫不相干。

——贝克(russei baker)

苏联从革命时代起实行中央集权。它不但包括我们的所有问题,更有其自身特殊的难题,像是盈亏的循环、贫穷问题、通货膨胀、组织编制、分配不均和极权统治等等。

民主是在猴笼里经营马戏团的艺术。

——门肯(h.l.mencken)

以自由企业与个人自由为基础的资本主义社会如果不加以控制,自由企业引发的独占终将消除所有的竞争,而毁灭了自由企业的体制。这正是为什么强调民主的政府必须用各种法令来约制自由企业与个人主义,并设立不同的部门负责法令的执行。民主政府通常都致力于增进公众的利益与福利。如果此处的“公众”指的是“全国人民”,则有关环境保护、公共安全和公平交易等法律的制定,理所当然是政府的职责。为了进一步达到增进公众利益的目的,许多民主国家的政府也设立相关部门来负责儿童劳动法、基本工酬、公平雇用、工会活动、健康安全和独占贸易等相关法令之执行。发展到今天,虽然资本主义和自由企业还是民主社会最基本的原则,但愈来愈多来自政府的干预和控制,已使我们可以与其他国家媲美。

●核准印鉴

来自苏联的喜剧演员亚可夫斯莫诺夫从一八岁起,便开始在家乡奥迪萨为亲朋好友表演,这揭开了他演艺生涯的序幕。根据苏联政府的规定,申请演员证必须先将演出的台词交给机关部门审核。皇天不负苦人心,他的申请获准。自此之后的十年,他便在黑海上的豪华客轮表演。

五年前他申请移民到美国,开始了在美的演艺生涯。虽然他在苏联用的笑话已不管用,但表演用的台词却再也不须经过政府的审核了。

那么他还在怀念苏联的哪一点呢?

“我特别怀念那些爱看的电视节目,像是《狂飙少年》、《哭泣的一日》、《马克思与燕妮》。”

乱仗何时了?

行政制度一旦设立,通常很难将它裁撤。行政体系愈大,矫正工作也就愈难。更糟的是,行政体系愈大,出的纵漏也愈大,想补救可说是难上加难,其造成的伤害自然更严重。

进步听起来很好听,但是造成“进步”的是“改变”,而“改变”总是招致反对的敌意。

——罗伯特·肯尼迪(robert f.kennedy)

通常一个行政单位便足以制造混乱,要是有一个以上的部门参与行事,天下一定大乱。例如,环保署多年来一直努力取缔含致癌物质农葯的使用,然而农业部却大力鼓吹农民使用这些农葯。另一个例子是农业局拨款六千五百万元资助烟草商,而健康人力资源部却同时花五百万推广禁烟运动。今日行政系统的混乱让纽约市民在一千四百八十七种部门和委员会间昏头转向,而加州的居民则在一条面包上付上四百五十四种税。

●回到原地

林肯·拉尔夫(lincoln ralph)博士说当他还是小孩子的时候,他总以为地球是平的。直到他进了学校,才知道地球是圆的。后来,有人告诉他地球其实是个球体。到了高年级,他又学到地球是扁乎的椭圆球体。到了大学,他更进一步地了解到地球是“geoid”,在希腊字典中解释为“地球体形状”。

文明开展?

全世界几乎没有一个政府曾经圆满达成人民的托付,有些政府甚至无法满足人民基本的.民生需求。国内最近在法律执行、教育、家庭和经济等方面,接二连三地发生危机。有人称这些现象为“文明结构开展”。这个类比不仅逼真,而且有几分真实性;只是许多眼前的问题与文明发展根本是背道而驰。困难的产生不是因为厘清千头万绪的复杂问题,而是因为更多剪不断,理还乱的问题让原本复杂的情形益发复杂。

●每况愈下

旧金山地区某月的水电费帐单附有一张这样的通知:“根据里根总统一九八一年的经济复苏税务法,公用事业委员会最近核准太平洋电力公司调高其支出费用(含税)一亿七千七百四十万美元。这笔税务支出的款项目前并不缴入联邦政府国库,以后也未有此打算。因此,此法规定公用事业委员会必须向用户征收这笔税务支出,缴交金额将在日后调高。”

这个错综复杂的发展过程已达数世纪之久,演变到现在已没有人能全盘了解其来龙去脉,即便只是熟悉其部分的人亦是少之又少。整个系统变得极端复杂,过分讲究形式,部门间的相互牵绊,终干造成行政效宅的呆滞和无能。

科学人的悲剧是无法积极应用其科学上的发现。他不但使用了自己发明的武器,也让敌人有机会利用这些武器反过来对抗自己。发明更先进的武器成了其今日和未来安全感的来源,殊不知明日的他将因此而遭毁灭。

——林德伯格(charles a.lindbergh)

谁要通货膨胀

衣食住行的民生消费,过去四十年来年年上涨,不但破坏了多年来一直相当稳定的经济,也打破了维持已久的低通货膨胀率。

大多数国家的政府都已破产了好一段时间。破产在此指的是个人或政府支出大于收入,而终于面临无法负担全额债务的田地。通常国家并不会刻意毁约积久的债务,其应变的方法

是,延迟付款一步步深陷泥淖中或加印钞票导致货币贬值。这种以通货还债的方法,类似于用债款面值的某一个百分比来解决破产的问题,不同处在于政府用贬值后货币的面值计算,于是,功能性破产的难关自然难有突破。

小幅通货膨胀就像是怀孕初期——很快就会愈胀愈大。

——科恩(dian cohen)

通货膨胀是发行太多的通货以及信用而引起的。政府以大量发行通货的方式来化解破产的威胁。政府总爱将通货膨胀的责任推给人民,要他们勒紧裤带,节省开支。事实上,是因为政府想靠发行通货来解决破产的危机才导致货币的贬值。所以罪魁祸首绝对是政府而非人民。特别是除政府以外,唯一能造成货币贬值的只有印伪钞的不肖之徒。为了掩饰不健全的财政措施,政府只好盖起通货膨胀的彼德金字塔,一层又一层。所以,真正需要通货膨胀的是政府。

一九八二年八月,墨西哥政府无法付出八百亿美元外债的利息。一九八三年三月,巴西政府借贷的八百七十亿美元的利息四十四亿六百万美元到期,巴西政府无力偿还。事实上,到了一九八二年年底时,有财务困难的发展中国家和东方集团(指前苏联及东欧华沙条约国家)国家,积欠银行、各政府和国际金融机构的债务高达七千零六十亿美元。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指出,在一九八一年年底时,全球有三分之二的国家无法按期偿还债款。

今天,全美只剩一家主要银行不受贷款给高风险国家的影响而丧失其财务信用最佳等级的排名。原因是,一旦借款国家有意拖欠,财政部就得出面,因而造成通货膨胀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四章 日日新,又日新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彼德原理》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