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德原理》

第五章 重建金字塔

作者:经济类

愈复杂的系统,其彻底失败的可能性亦愈大。

——芒福德(lewis mumford)

在最后一章 中,我们要来看看预防彼德金字塔症候群的一些保护措施。文明的进步已带给人们太多福利,因此一网打尽现时威胁我们生命、自由和快乐的金字塔问题,企图回到简单的过去,只会使我们失去更多。

那些呼咳着美好昨日的人们,通常就是那些开着崭新汽车的人。

——罗素·贝克

除非事前经过仔细的诊断,不然任何建议的改进方案都不可能是万灵丹。因此,问题的诊断是治疗的第一步。

过去的危机在于人役于人的奴隶制度;未来的危机则是人类可能成为机器人。

——弗罗姆(erich fromm)

当企业因为过多的行政分化和层级制度而遭遇困难时,彼德金字塔症候群的症状,像是虚有其表而无用武之地的高级经理,或造成行政窒碍难行的规定程序等,便显现无遗。仔细诊断才能确定问题,对症下葯。当政府部门因为经年累月造成的冗员和浮夸文字的滥用,而严重影响了行政功能造成头重脚轻时,手术恐怕是无可避免的了。成功的手术需要手术小刀灵巧的切割,大刀阔斧的乱砍只会使事情更糟。

逃避问题的最好方法便是解决它。

——弗兰西斯(brendan francis)

在所有可解决金字塔症候群的资源中,唯一能解决问题的是我们本身的创意性思考。

从材料、功能到创意作品这条长路,其目的只有一个——从时代的乱局中理出秩序。

——德罗伯(mies van der robe)

世界充满了问题,而解决问题的办法必须具创造性。主其事者一旦确定了问题为何,便应立刻调派有创意又有专业学养的人来处理:当问题获得解决,或变得比较容易处理时,“就发由创意性较低的人员来负责执行。

专制政治是一人治天下;官僚政治是规矩治天下。前者变无为有;后者则让一切条理化。

——居宁斯(eugene e.jennings)

如果要保持社会的生生不息和进步繁荣,每个组织同时都需要创新和守成的人。创新者是改变者、问题解决者。守成者即是行政和监督人员,负责掌握现况,并达成已知的可预期目标。

进步的艺术在于从改变中维持秩序;在条理中力求改进。

——怀德海(alfred north whitehead)

解决系统或组织内部问题的方案可能看似简单一保留足够的守成者来维持秩序和处理日常既定的公事,同时雇用创意者促进改变并确保行政流程顺畅,以免成为行政的死水。少数积极的行政人员时有创新的想法,可惜的是他们的点子往往只限于小幅度修改现行的方式。而忽略了整体的官僚行政结构其实有足够的弹性接受改变,像是把日常重复和可预期的功能机械化。

创意的活动是种学习的过程,此一过程中的老师和学生都是同一人。

——克斯特勒(arthur koestler)

官僚制度对待富有创意的员工不是用一成不变的工作将之逼走,就是抑制其创造力,逐渐让他染上官僚的沉菏陋习。

在一项有关冲突管理的研究中……团体中如果有一个“异类”,该团体对问题的分析通常较深入,解决问题的方式也较好。所谓的“异类”是指那些积极寻求解决方式,设法让团体成员接纳彼此不同意见,进而从中协调之人。该研究的下一部分是当每一个团体必须剔除一名团员时,每回出局的都是这名“异类”。

——大卫·西卡(david sica)

促成系统改变与进步所依赖的创意人,其人数总是比守成者少。而强调形式、标准和固守仪式的守成者又总是让创意者昏头转向。守成者的工作可能十分复杂、忙碌。他也许得处理堆积如山的文件,决定每个公文下一站的去处。就在同时,来自各方的公文仍源源涌入。每一个公文到达后,再如何处理并无一既定程序。他可能让鄙同提出建议,或派员作进一步的调查。之后,他再听取意见、与人咨商,研读报告、分配人员,但绝少提供自己的意见。他多半在收集了各种报告之后,便把待办的工作加以分配。

真正的问题是在问题解决后,该如何安排解决问题的人。

——泰利斯(gay talse)

具有创意的人,会不断质疑固定不变的程序,抨击现行的做事方法,同时思索以前从没有人做过的事情。守成的人自然厌恶他们的搅局和破坏常态。同时,富创意的人又为无法随意尝试而感到挫折沮丧。由于官僚系统过分强调一成不变的既定程序和行政方式,想要在这样的系统中留住有创意的人才,就得用特殊的方式。

创意人的功能是从看似毫不相关的想法、事情和表达形态中,看出其间的相关性,并从中创造出一种新的模式,这即是连接看似不相关事物的能力

——普洛默(william plomer)

以下有六项建议,指出在哪些领域特别需要富创意者独特解决问题的方式。前五项建议虽非专为解决金字塔问题而拟,但视情形而定,他们或可作为预防之道,或事后补救之法。

这个时代的悲哀在于我们故不作声的默认,间接促成了科学怪人的产生。我们故意视而不见,梦想这个怪物会自动消失;然后一切都可以重新开始。逃避现实的结果是,我们坐收了一切的苦果。

——基恩(john b.keane)

前五项的建议尤其与政府行政制度有直接相关,其补救之道有重有轻,从删除整个部门到矫正辅导比比皆是。矫正方案较常用于因大幅度删减所引起的经济和社会混乱。

●提高效率三法

1.勿浪费时间阅读不相关的资讯。

2.如果通知不适用,直接丢掉。

3.如果信封上的内容有任何不妥之处,不要拆开,直接退回。

第六项建议,金字塔简化法,不论是一般企业或政府机构,亦不论募规模大小,都可以广泛利用此法。行政程序的简化不但减少开支,更能进一步提高效率、增加生产力和扩大服务。与前五项建议相较,金字塔简化法更能符合医学上治疗的概念。它不仅仅治疗组织所罹患的彼德金字塔症候群,更为未来指出一条进步之路。

知道愈多的人愈喜欢简化事情。

——哈伯德

让我们先看看前五项预防措施。

一、事前了解即是最好武装

了解彼德金字塔及其对于组织的影响,就已经是预防措施的第一步。许多政府的上亿元大计划,如果有人事前审慎评估,确切了解其规模之大、复杂程序之高、花费之巨,却没有相对的投资报酬率与生产力,自然不会将之付诸实行。

就以所费不货的阿靳旺水坝(aswan dam)为例,其建造目的是为了发电以提高埃及农民的生活水准。可惜的是,水坝建成后有个不良后遗证。由于水坝拦住了尼罗河河水,河水中丰富的肥料成分便沉淀在纳赛尔湖(lake nasser),而无法供给耕地肥沃的养分。于是,农民必须利用人工施肥。结果是一座座的化学肥料厂相继落成。而这些工厂生产时需要大量电力。于是,水坝的发电机必须全力发动,才能供给肥料厂足够的电力,这全是拜该水坝之赐。

在一固定面积的土地上,中国大陆的人口密度约莫是美国的四倍。以密集的劳力、谨慎的资源维护和人畜排泄物的妥善利用,中国大陆可以不靠任何外援而自给自足。

——麦金尼斯(donald macinnis)

许多政府或公司的计划,尽管其当初立意良善,却往往演变成让人无法招架,挥之不去的梦魔。所以,好的动机并不j 定能成事,而是必须学会问对问题,并提出正确答案才行。

●金字塔监狱

美国哲学家威廉·詹姆斯(william james)观察的结论是,以“拥有”为生活基础的人远比重“实行”或“存在”的人活得不自由。我们目前的生活形成即是此言的证明。虽然我们有了各种省时省力的装置,却少有真正的娱乐。就在最近十年内,超级市场增加了五万三千种新的口味、品牌和包装的产品,我们似乎有各式各样的选择,但所买的东西不但没有提高生活水准,也没有达到实用的目的。在累积财物的过程中,我们为自己筑起了头重脚轻的金字塔;它愈大、对我们的束缚也愈大。

人们在追求拥有的过程中会弃了自由。

——威廉·詹姆斯(william james)

我女儿小的时候有个娃娃叫小安安,她不论到哪儿都带着她。当她踉小安安玩得起劲时,会把小安安当成一个真正的婴儿。

我的孙女儿最近刚收到个会发尿布疹的洋娃娃。她其实已经有好几个不同“功能”的娃娃了。其中一个有事先准备好的娃娃餐、汤匙,和一包尿市。另外一个则有自己的洗澡盆,肥皂和毛巾。除此之外,一个生病的娃娃有体温计、听诊器和医葯箱;时髦的娃娃有好几顶假发、梳子、吹风机和六套衣眼,另外,还有走路娃娃、说话娃娃和一个抬起手臂可看到胸部正在发育的青春期娃娃。

我女儿运用想象力,知道娃娃什么时候哭,什么时候需要吃饭、喝水,是不是生病或需不需要睡觉。有个想象中她可以照顾的朋友带给她安全感。至于孙女儿,看来她会继续收集各种不同的洋娃娃;然而,她却不会得到我女儿从小安安身上得到的那分满足。因为,想与一群“专家”建立起令人满意的关系是很难的。

二、不可信的庞然大物”

有些事情的发生常出人预料之外。如果当初建国的先驱可以事先料到民主制度有朝一日会被扭曲成官僚的金字塔,不再向人民负责,他们极可能会立下法令,废除那些花费过高,毫无效率又无礼欺人的行政部门。

●向西行

你可能不知道内华达州百分之八十六的土地为联邦政府所有,然而这事对于该州想要得到土地控制权的农民、牧场主人、土地开发者和政客而言,却是再熟悉不过的事。划着林务局、土地规划处、国家公园管理处、国防部和其他部门的名义,联邦政府另外还分别拥有犹他州百分之六十四、爱达荷州百分之六十四、俄勒冈州百分之五十二以及加州百分之四十五的土地。落肌山以东仅有百分之一或二的土地属于联邦政府。所以,东部的官僚对向西“占领”一事似乎毫不介意。

政府彼德金字塔的生存所依是钱。只要删减经费,它会不攻自破。

钱是责任的象征,也是实践人类愿望的神圣表征。

——巴特(samuei bulter)

三、大题小做

原本是人民自己可以做的事,一旦政府插手,人民自给自足的能力即受至u影响。每一条削弱人民自主能力的法案,到头来又造成更多法条的产生。想要扭转这个过程,政府应该协助人民做好他们能力不及的事。而身为公民的我们也应担起自己的责任。

●中国政策

中国人对官僚的认识似乎超过世杠所有其他国家的人。他们相信官僚应该走出力公室,与他们服务的人民生活在一起。

如果我们的联邦教育官员每一年必须花上一个月待在贫民区的学校,或是矿务局的官员每年花一个月在黑暗潮湿,满是灰尘的煤矿坑道里工作。如果所有的官僚都得与他们服务的对象生活在一起,那么,他们对人民的需求一定有令人满意的回应。

联邦政府应该只做那些州政府无法做到的事。同理,州政府心该只做那些地方政府无法做到的事。这样一来就可以大幅删减联邦政府编制,将头重脚轻轻的金字塔彻底整顿,重新稳定联邦的行政体制。

权力集中政治首都的立即影响是,下一级政治中心的权力和自主性的丧失;国家尊严的提高意谓地方政府自主权的消失。

——芒福德(lewis mumford)

过度中央集权导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五章 重建金字塔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