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妨碍了我们致富》

第一编 微观经济(三)

作者:经济类

在国外选购商品

改革之前物资匮缺,寻找买东西的机会是生活中一项大事。出差旅行时背着大包小包,或者是带些东西给远地的亲友,或者买些本地难买和价钱贵的东西。改革十几年后的今天,除掉跑单帮的很少有人背着大包小包出门了。改革的重要成果之一是许多人利用各地商品价格的差别从事长途贩运,使各地的价格差别减小。过去一直以为长途贩运是投机倒把,大约十年以前对此项禁令取消。现在执行的是一项相反的政策,是鼓励地区间的物资交流,反对地区分割和地方保护主义。长途贩运的结果是产地的价格上升,生产者有更大的产量供应,而销地的价格则降低,有利于消费者享用低价产品。货畅其流本来是经济得到发展的根本之道。改革之前中国人不知为什么鬼迷了心窍,竟然禁止长途贩运。其实国际贸易同样是长途贩运,为什么不禁止反而鼓励呢?有的同志解释说,禁止的是个人长途贩运,因为怕人因此发了财。但贩运者发财并未损害任何人,反而是有利于生产者和消费者。大家都得益的事为什么要禁止呢?

国内地区之间的价格差别因长途贩运而缩小,但国际间的价格差别还很大,如果有机会出国,应该买些什么东西呢?

如果有机会到不同的国家走一走,我们会发现各国价格的差别是很大的。拿公共交通为例,北京的票价从1角起价(指调价以前),但纽约要一个多美元,合10元人民币;柏林要3.7马克,合22元人民币。虽然纽约和柏林的票允许换车不需另外再买票,但即使换上三次车,票价的差别仍达20倍左右。可惜公共汽车服务不能出口,否则可以赚上惊人的利润。当然,北京的公共汽车票价扭曲得惊人,公交公司每年补贴八个多亿,相当于1000万北京人每人享受了80元的补贴。如果出口公共汽车服务相当于补贴了外国人。现在幸亏没有出口,但终归是补贴了在北京的外国人。如果我们怀着解放全世界受压迫的穷苦人的伟大志气,补贴外国穷人还讲得通,可是在北京的外国人绝大多数并非穷人。不过话也说回来,有钱的外国人在北京并不坐公共汽车。这使得我们在心理上平衡了一点。使用北京公共交通的主要是每天上下班的人和外地人,特别是外地来京打工的民工。这部分人都是收入不高的人。这项补贴能继续到今天而不调整。恐怕补贴了低收入的人是一个主要原因。不过我国补贴高收入人的政策也没有调整。低邮资就是一个例子,私人小汽车又是一个例子。寄信多的人不是穷人,而且现在越来越多的信是商业目的,补贴是完全没有道理的。私人汽车本身的价格并无补贴,但道路建设花的钱却是政府用纳税人的钱间接补贴了用小汽车的人。北京一年花在公路建设和立交桥的钱好几亿,仅仅考虑投资利息平均每辆小车每年大概享受了几千元的补贴。新修的道路和立交桥都不允许自行车和步行人使用。有些路连大轿车都不许走。在国外则相反,公共汽车和大轿车享有交通的优先权。小汽车,尤其是只载一个人的小汽车,要受种种限制。为的是鼓励大家多用公共交通,减少道路拥挤和排气造成的空气污染。

在外国应该买什么,只要看中国进口什么东西,我国进口粮食,近几年开始进口石油。这些东西国外的价格虽比中国低,但并不是个人旅行时可以顺便带的。同样我国进口飞机、成套发电设备等,也不是个人可以买的。一些进口的小东西,如彩卷、录像带、普通化妆品,国外产地价格理应比国内低,可是事实井非如此。这一现象叫人感到迷惑不解。究其原因是外国的人工贵,零售环节上的加价比国内的加价高许多。所以只有价值高的商品,零售加价在商品总价格中占的比例小的,才可能比国内的零售价低。例如摄像机、高级相机。但如果加上进口关税,实际上并没有什么好处。

国内外价格差别与汇率有关。以目前的汇率作准,绝大部分商品的价格在大多数国家里都比国内价高,例如出租车国外大约合到每公里8~10元;吃一顿麦当劳,大约合40~50元;自行车内胎要合40元;至于衣服、皮鞋、箱包等国外价都要高出好几倍。但是也应该承认,国外东西价钱虽然贵,质量普遍比国内产品好得多。我曾在德国买过一把文具剪刀,至今用了7年,仍旧锋利如新;外国的自行车骑上半年也不需要打气;一只灯泡的寿命长达十几年;自来水龙头从来不漏水。这些都不是指名牌产品,而是随便在超级市场里买的。考虑到这些质量上的差别,在外国买日用商品确实是合算的。但要注意到电气用品的电压是否是220伏,灯泡、水龙头的直径和螺纹是否与国内一样,买录像带则要注意制式。

经济发达的国家无例外地都是市场经济国家。那里的价格没有政府的干预,既不会过高也不会过低,总的来说也没有政府补贴。但个别的例子也是有的。像美国和欧洲的农产品都存在不同程度的补贴,多数发达国家的食品交易不征税(一般商品都要征4%~6%的流转税,加在你付款的帐单上),所以如果你出国买食品很可能会享受外国政府的补贴。事实上许多食品的价格确实比国内便宜。例如食糖、奶油、植物油、虾,乃至方便面和西瓜。而且食品进口不征关税。但是果菜、肉类因受检疫限制不允许进口,加工好的食品是可以进口的。

按国际惯例一般国家都允许旅客入境时免税带两条香烟和两公升酒。有的国家烟酒的税极高,两条烟的价差达30~50美元。我国烟酒的关税也很高。可是走私猖狂,国内销的进口烟几乎全部是不交关税的走私烟,所以国内外的烟价相差有限。在各机场的国际航班候机区都有免税商店,那里主要出售烟酒、香水。其他商品价格并不比普通商店里便宜。各地免税商店里的价格相差也很大。譬如有一种爱尔兰出的baileys牌奶油酒,贵的(像法兰克福机场)要卖19美元一瓶(一公升),在伊斯但布尔机场只卖7美元,我国首都机场卖12美元,在北京市内商场里卖200元人民币,可见相差之大。所以出国买东西也要货比三家。

                            1995年12月4日

为什么补贴弊多利少?

政府补贴是一个诱人的名词,政府手中有很多钱,拿来给大家补贴,不论是低价粮食、副食、交通、燃料、电价,老百姓都能得到实惠。所以补贴是最受欢迎的。有的政府用补贴来安抚百姓,甚至笼络人心。既然是政府给的,光明正大,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一般百姓受之心安理得。有时百姓还要向政府争取补贴,甚至闹到静坐示威。但是从全社会的利益考虑,它是弊多利少,非常失策的。

首先要清楚,一个国家百姓生活的好坏并不取决于物价,而取决于生产多少和浪费多少。补贴无助于增加生产,反而会造成浪费。公交票价补贴,使人们不必要地乘坐公共汽车,可以步行或骑车的也选择公共交通。结果是增加了不必要的汽油消费和汽车磨损。其次,政府自己不创造财富,他所拥有的钱,或由钱代表的财富,都是由百姓创造,通过税收或其他渠道收集成为政府的财政收入。所谓补贴实质是政府从纳税人那里收来的钱用去补贴另一部分人,是一种合法的财富转移。偷、抢、骗都是非法的财富转移。现在由政府出面来组织财富从一部分人手中转移到另一部分人手中。表面上看是合法合理的,但其实质都是强制性的财富转移,因为逃税,偷税要判罪,所以是强制性的。从这一点来看,一般情况下补贴至少是不公平的,除非补贴的对象确实是因贫困而需要帮助的人群。

有时政府可以印刷钞票,用新印的钞票来补贴。表面上看,这样做没有任何人受损。但大家都知道,印钞票会造成通货膨胀,物价上升,结果是一切手中持有钞票的人或银行里有存款的人损失了购买力。所以实质上仍是一种强制性的财富转移,不过形式上更隐蔽一点罢了。这里用得着经济学里的一句谚语: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或用中国人常说的:天上不会掉馅饼下来。意思是说,任何一种财富的消费都有某些人在承担其损失。

北京的公共交通是否都是贫穷需要政府帮助的人在使用,因而补贴成为必要?当然坐公共汽车和地铁的人穷的富的都有,但就大多数人而言,他们是每天上下班的工薪族,也有不少外地来京打工或办事的,其中多半也是工薪阶层。他们谈不上是大款,因为大款多半去坐出租车或有自备汽车,但他们也不是收入最低的人群,因为他们至少有一份稳定的收入。而且解决交通问题更节约的办法是骑自行车。现在他们选择坐公共汽车而不骑车,说明他们还有一定的支付能力。所以从公平的角度看,公交的政府补贴在大多数情况下并非必要。

补贴不只是造成了分配中的不公平,还破坏了一个社会应有的经济效率,导致财富或福利的损失。举例说,如果政府将补贴的钱发给每一位乘公共汽车的人,而车票不给补贴。这样做对政府而言支出并未增加。但对乘车的人而言,他可减少一点乘车次数,而将节省下来的钱用于他更迫切的花销。这就说明了同样花这点钱,补贴公交行业并非是最合于每个人心愿的一种花钱方式。换一种方式百姓得到的实惠更多。虽然这一设想事实上执行起来有许多困难,但至少从理论上证明了补贴并不是最有效的花钱方式,我们应该寻求使百姓获得更多实惠的方式去花同样多的钱。

总之,由于票价过低使达到同一目的而作了错误的选择。造成资源的误用。在经济学中称为资源配置错误。

拿其他国家公交收费的标准看,大多数是朝取消补贴的方向发展。纽约中的公共交通票价在1985年时是0.9美元,现在调整到1.3美元,涨了近一半,而同时期内物价上涨不到30%。德国柏林的票价分两种,一种是一性短程票,可坐6站地铁,票价2.5马克(合14.5无人民币),另一种是2.5小时票,可在两个十小时内任意乘地铁或公共汽车,票价3.7马克(合21.5元人民币)。这些票价基本上不包含政府补贴。有的城市政府给公交补贴,目的是减少私人小汽车,鼓励利用公共交通以减少空气污染。但实施的结果并不理想,而且并不符合我国的国情。我国想减少城市交通拥挤和污染,应该对私人小汽车收高税,因为这个阶层是高收入阶层,而且道路建设花了大笔资金,基本上应该由私人车主负担。

在各种政府补贴中最没有道理的是邮资补贴。现在(指邮资调整以前)本地平信邮资0.1元,外地0.2元,而实际投递成本数倍于此,政府每年拿出几十亿的补贴。这笔补贴主要是富人受惠,因为穷苦人与富人相比通信量少得多。而且越来越多的信件是商业目的,政府用纳税人的钱去补贴商人是毫无道理的。而且邮资过低造成严重的资源配置失当。这种既不利于公平又有损于效率的政策应该立即纠正。迟一天纠正造成的损失可能上千万元。我们还要等待什么呢?

                            1995年12月30日

南部非洲的商业机会

1987年我因工作有机会去南部非洲,以后的7年中去了博茨瓦纳、津巴布韦、赞比亚、莱索托等国十多次。从第一次开始我就注意到南部非洲是我国产品的巨大潜在市场,当地资源非常丰富,许多是我国稀缺的。彼此贸易有极大的机会。

南部非洲是指撒哈拉沙漠以南的广大地区,也称黑非洲,因为那里的人种是纯粹的黑人。近十年来该地区战乱不断,经济倒退,民不聊生,然而奇怪的是连续十几年以来国民经济发展速度在全世界各列前茅的博茨瓦纳也正在这一部位。可见一般中有个别,商业机会往往就存在于个别之中。去年开始,由于南非实现了民族和解,出现了曼德拉为总统的民选政府,和解之风吹拂了一大片地区。安哥拉和莫桑比克的内战己逐渐停竭,该地的经济已经不再是奄奄一息。有眼光的投资者和商人应该看到该地的发展前途,捕捉良机。事实上我国前往该地区从事建筑、经商、自由职业、打工、餐馆、农业的人数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一编 微观经济(三)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谁妨碍了我们致富》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