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产业论》

第四章 非市场经济领域

作者:经济类

现在我们进入到非市场经济领域的产业部门。我在上面说过,在非市场经济领域,适用于市场经济领域的经济规律大多不起作用或不直接起作用。

我们说经济,大抵是要以较少的投入换取更多的产出。我们将看到,非市场经济领域的产业也是符合这个条件的。虽然可能没有在某一具体产业部门中直接体现出来,但在整个社会经济中,它是可以以较少的投入换得更多的产出的。如果没有这一条,它就不能被称为产业部门,因而也不能存在于经济领域。

与市场经济领域相对照,非市场经济领域的重要特点是它所具有为公众服务的公共性质。这是与追逐私利为目的的市场经济领域的根本不同点。一 第四产业是社会的公共产业

非市场经济领域是以产业标准划分的,非市场经济领域的产业形式就是具有公共性质的第四产业。

1、公共产业是现代社会的重要基础

当世界经济发展到世纪之交的时代,当世界经济呈现出全球一体化的发展趋势时,与马克思时代相比,公共产业已经在经济中占了一个可以说是起决定性作用的基础地位。我们可以看到,发达国家之为发达国家,就在于它不但有强大的市场产业,而且还具有最大规模和比重的公共产业。如果我们除了不能取消的基础设施等硬件外,将其起作用的第四产业的软件机制如社会保障制度等加以废除,其经济必然又回到三十年代周期性的经济危机之中,整个经济必将无可挽回地受到毁灭性的破坏。因此,与马克思时代不同,以公共消费为特征的公共产业已经成为现代经济社会的根本基础。

资本主义的市场经济中的产业其生产目的是谋求个人的利益。因此,公共消费进而公共产业必然被处于私人地位的生产者所忽视,那么,在社会主义中具有生产资料公有制的某种形式的市场产业的生产者,是否就不存在公共产业被忽视的机制基础呢?

现实的回答是否定的。无论是在过去什么形式的社会主义国家,第四产业一般都是被忽视的,不但被生产者忽视,而且被社会主义国家中代表公众利益的政府所忽视。

由于第四产业的非市场性或公益性,以利己动机为动力的市场机制,在这一非市场领域往往处于失效的境地,这是一。第二,第四产业作为公共性产业,又是现代市场经济最基础的产业群,于是,第四产业作为政府的公共选择存在。

马克思的时代,第四产业远不是一个产业,政府受重商主义的影响,还是小政府,政府干预经济以避免经济周期性波动的想法连影子都没有;邮政还只是刚刚起步,电讯产业还不存在;蒸气机还是主要的动力形式,爱迪生刚刚在苦苦酝酿他的电灯发明;铁路运输在运输业中只占很小的份额,主要运输形式还是以水路运输为主;整个时代还处在资本家残酷榨取剩余价值的血汗工厂阶段,不存在任何意义上的社会保障制度;不存在现代的公用事业的任何概念;农业和农村产业被当时的现代工业剥夺,大量农民破产成为无产者涌入城市;同时,现代的第三产业作为一个产业部门也还不存在或者说不具有经济上的重要性。整个经济的劳动生产率在现在看来仍处于很低的阶段,以致于看上去可以容纳所有的剩余劳动力而创造一个富足的新社会,只需要把新的生产方式机械的扩展开来使之普遍化就可以了。以生产必要的种类很少的生活资料和生产资料为其主要特征的经济使得调节整个经济的各种比例和制定统一计划看上去有着很大的把握,因而全国按照一个统一的计划进行生产以实现新的社会构想似乎并没有什么不现实的成份。

为那时的生产水平和生产规模所决定,公益事业对生产的影响不是很大的。而社会生产发展到今天,真正的现代化经济决不可能在短缺的公共产业的基础上正常运行和正常发展。教育对人力资本的作用;基础设施对大规模的生产的作用;福利设施对社会经济环境的作用和对现代劳动力再生产的作用;公共秩序产业的作用;我国的农业对整个国民经济的基础作用和市场作用。这些,都是现代经济正常发展所必要的。

可以说,随着现代经济的发展,生产力水平的发展,第四产业的领域在不断扩大,重要性在不断加强。

2、第四产业是政府调节的经济基础

当马克思在论述社会再生产中,生产资料生产和消费资料生产两大部类之间的比例关系时,他是作出了一个首创。从这个比例关系中引伸出来的一系列经济平衡关系,接下来成了社会主义国家管理国民经济的理论基础。

但这里有一个重要的比例关系,即公用部门与非公用部门的比例关系,或者进而是说第四产业与三个产业的比例关系,或曰市场产业与非市场产业的关系,马克思没有着重指出。然而,在现代市场经济条件下,无论是在资本主义的社会生产中,还是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市场经济中,这一比例关系乃是最重要的比例关系,直是挂在贾宝玉脖子上的通灵宝玉,须臾也离不得的。

这是因为,价值规律通过市场机制和价格机制的作用配置资源,从而形成各部类、各部门之间比例关系的均衡,整个的都是“看不见的手”自动发挥调节作用的过程。

然而,这个“看不见的手”恰恰在第四产业与其它产业的比例关系的形成上无能为力。道理很简单,实际上并没有什么“看不见的手”,而是社会上每个人为追逐私利,追逐利润的动机所驱使,从而促使社会资源的配置从利润低的部门向利润高的部门转移,最终在经济的不断运行中实现马克思所说的资本主义的平均利润率,从而实现社会生产内在比例的协调。而第四产业中都是利润很低或没有利润的产品或劳务,或者是容易被垄断而对社会经济造成严重损害的产业。所以,即使在一国经济中,第四产业的产品和劳务严重短缺,“看不见的手”也不能自动地把必要的资源配置到第四产业。因为这支“看不见的手”实乃是一支自私自利的手,在为社会为公众这样无利可图的领域,它是不肯插“手”涉足的。这样,第四产业和其它产业之间的合理的比例关系在市场经济规律自发作用的基础上就无从实现。

作为利润低或没有利润的第四产业,并不能就说是不重要的产业。也许恰恰是因为其对社会经济的正常运行太重要了,才会弄得无利可图。总之,没有第四产业或第四产业办得太少、太差,整个经济就不可能正常运行,差不多的有利可图的产业或部门都可能会因为第四产业的短缺被搞得无利可图。这样,对现代经济来说,市场经济的价值规律是非常重要的,第四产业同样是非常重要的,鱼和熊掌必须兼得,即便是古圣人的话也顾不得了,不能放弃其中任何一个方面。

然而,第四产业实际上有很大的利益,很大的利润。但这是对整个社会,对大多数人而言。它所产生的效益不能直接落实到某一经营者或生产者,也不能用通行于市场经济领域的价值标准来衡量,而是全社会、大多数成员都能受益的产业,因此就只能由全社会、大多数人的代表机构──政府来办。于是,政府就有了兴办和管理第四产业以使全社会、大多数人受益,以保证社会经济的正常进行的职能。

在中国,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市场经济中,也许不该有什么全民经济、国营经济和集体经济,政府也许不该办企业,也许不该直接控制经济,但是它必须兴办和管理第四产业。同时它还必须办好和管好第四产业。办好和管理好第四产业是政府的本份,本份的事没有做好而去做其它的事,这叫做不务正业。

在改革开放的初期,当包产到户的政策在农村取得很好的效果的时候,人们开始酝酿城市经济体制的改革。一句“把包字请进城”概括了当时城市经济体制改革的思路。后来这个“包”字直被引进了在现在看来是属于第四产业的领域,如学校、机关等部门。包是承包的意思,目的就是要赚钱。当盈利的动机一旦进入不应该以盈利为目的的产业,弊病就出来了。随后这种不分青红皂白的“包”字,也就完成了它的冲破陈旧观念的历史使命,被新的改革形式所取代了。

同时,第四产业本身又是政府调节和管理经济的基础。政府调节和管理经济,又不能对市场经济横加干预,那么拿什么去调节和管理经济呢?有第四产业这样一个物质基础,大致就可以无往而不利了。

二 非市场经济领域的规则

说规则而不说规律,这是因为,这里的规律是市场经济规律的间接作用。即经济规律强制为自己开辟道路的表现形式,往往不是直接的和经济的。

说不是经济的,是说经济规律的作用在这里往往表现为政治性的和社会性的后果。

经济规律的调整经济,往往是以政治性的和社会性的形式进行调整的结果。

说它只是规则,是因为在这个经济领域,某种规律的作用往往只是通过领导个人的或机构意志表现出来,因而具有相当大的主观性。

尽管如此,非市场经济领域的规则还是存在的。它是社会的意志机构根据客观规律的要求作出的经济决策的准则。今试表述如下:

政府在以法律和行政手段维护市场经济和自由竞争的前提下,使用恰当的非市场经济手段调整和引导市场经济从而整个经济的协调发展,以保持社会的基本的经济生活和政治生活方面的平等和和谐。

三 有限的凯恩斯主义

凯恩斯是讲究政府干预的。西方国家政府根据凯恩斯主义制定的政府干预的调节经济的各种政措实施至今,效果是很明显的。最大的成效可以说就是作为一种危机性质的经济波动基本消失了。

然而凯恩斯主义存在着它的局限性。

第一、其赤字财政以创造需求的理论,只适合于生产能力大量过剩,社会存在着大量闲置的生产能力的经济社会,一般说来不适合短缺型经济。当然对处于短缺状况的一国经济而言,并非绝对不适合。如果国外存在着大量闲置的生产资源,其国内具备迅速吸引国外资金的经济机制和社会条件的话,也可以谨慎地进行扩大总需求的管理。

第二、凯恩斯的理论只对几个经济总量进行掌握和控制,追求的只是一个总需求和总供给的平衡关系,完全不涉及各个部门各个产业之间及其内部的平衡关系。这是很片面的。他的理论前提仍在市场经济机制能够自发的配置资源这个基础上。然而,无论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还是资本主义市场经济,市场经济机制本身都不可能自发的向第四产业配置资源。于是,如果不分析各个产业之间及其内部的均衡关系,他的创造总需求的政策主张就只有在社会生产全面均衡过剩时这样一个大前提条件下才是正确的。

第三、这就有了一个新的命题,有效的凯恩斯主义就是将过剩的生产力转移到短缺的生产部门。这里说的过剩的生产力,不是社会生产能力的全面均衡过剩。事实上,在科学技术突飞猛进的现代经济社会,社会生产力的全面均衡过剩是不可能存在的。在一个社会生产力全面均衡过剩的国家里,成为达到饱合程度的经济,不管怎样管理总需求,恐怕也不能有快速的增长。

第四、历史证明,一些实施凯恩斯政策取得成效的国家,其扩大总需求的资金取向,大抵都是历史性短缺的第四产业的生产部门。盲目扩大总需求的,伴随而来的,或者是通货膨胀,或者是更剧烈的经济波动。

第五、政府的扩大总需求的投资取向如果是第四产业,因为是私人或社会集团所不愿或不能投资的领域,一般说来不存在所谓挤出效应。如果是其它产业,因为是私人或曰市场投资领域,就极有可能产生挤出效应。

第六、凯恩斯通过“边际消费倾向递减”、“资本边际效率递减”和“流动偏好”三个基本的心理规律,来说明在一般情况下总是有效需求不足。一般说来,三个心理规律是有的,但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四章 非市场经济领域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第四产业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