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学方法论》

附录一 进修建议

作者:经济类

本书第一部分意在介绍科学哲学的最新发展。一些读者或许对我的概述能力表示怀疑,他们会通过先读一读斯图尔特(1979年)的著作而获益匪浅,由于我晚些时候才看到这本书,故没能吸收其成果。斯图尔特的前六章是经济科学哲学难得的系统介绍,即使我也不能声称已超过了他。他提供了经济学方法论争论中的折衷观点,与此同时,与我不同,他对现代经济学什么是正确的和错误的采取了“软件”观。查尔默(1976年)的著作几乎具有与我的前两章完全相同的背景,但得出的结论却与我迥异。洛西(1972年)的著作对从亚里士多德到波普(包括波普在内)的科学哲学作了非常有用的历史性介绍。尼格尔(1961年)的著作确是一鸣惊人,不仅完全反映了两次大战期间科学哲学的正统思想,而且非同寻常地扩张到社会科学哲学,这是一件新鲜事。观点类同但篇幅小得多的是亨普尔(1966年)的著作。

波普的所有著作均值阅读且都会得益不少,这可以从他充满智慧的自传(1976年)开始,然后大抵可按写作的时间顺序来读:(1965年),(1962年),(1972年a)和(1972年b)。我没把(1957年)一同列入,因为那本书波普自己称之为“我的最令人讨厌的作品之一”,该书虽然声震遐迩,但却患于破坏力过大。就对波普全部著作的介绍而言,马吉(1973年)的作品是非常精采的。阿克曼(1976年)则对波普的所有著作作了哲学色彩较浓的批评性叙述,反映了那些年中波普观点的演进。

库恩(1970年)也是非常值得阅读的。无论如何,如果你想使自己的头脑充满智慧,就必须阅读库恩的那本书。阅读库恩的著作最好先读一些简短的科学史著作,对此,图尔明和古德菲德(1963年,1965年,1967年)的著作则可推荐为恰当的起点——而且是唯一的起点。拉卡多斯和马斯格雷夫(1970年)会把读者引入框架问题的大辩论。费叶拉本德(1975年)虽然可能有些混乱,但他至少会迫使读者坚持或反对方法论,甚至坚持或反对科学本身。要找宏大并带有注释的科学哲学参考书目,可参见沃托夫斯基(1968年,第489—548页),该书同时是物理和社会科学哲学方面内容广泛的中级入门读物。

卡普兰(1964年)的著作大概是学习社会科学哲学的最佳入门书,莱斯诺夫(1974年)的著作是另一本社会科学方法论问题的优秀入门书,该书简短,多少带有实证主义色彩,瑞安(1970年)的书与此差不多。巴恩斯(1974年)的著作带有较浓的社会学色彩,该书可放在阅读规划的较后部分。

以前研究经济学方法论的主要著作,如凯恩斯(1955年)和罗宾斯(1935年),都带有证实主义倾向,而且至今仍似乎没有作出评注;此外,凯恩斯和罗宾斯的这两部著作,不论其论述的是什么,均内容丰富,读来令人欣悦。现代经济学方法论的文献始于弗里德曼(1953年)的论文。在对弗里德曼论文的众多评论中,麦克莱兰(1975年,第3章)可以认为是恰当的。克拉普霍茨和阿加西(1967年)以与我们大致相同的观点作了与我们的第3章几乎一样深入的讨论。哈奇森(1965年)在区分实证经济学与规范经济学方面具有不可替代的权威性。拉特思(1976年)把拉卡多斯的方法论应用于各种经济学争论,并探讨了它在应用中的问题。

读完上述著作,读者就能够运用我正文中当作向导的参考材料,对他或她感兴趣的问题作更深入的研究:正文中我象撒胡椒似地引用间接的材料,除了使我穿上学者的外衣之外,主要动机之一便是便于这些人的进一步阅读。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经济学方法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