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耐基口才学》

二 克服当众怕羞的心理

作者:经济类

关于克服当众怕羞的心理,卡耐基先生最有经验,而在他的众多经验中最基本的经验就是:“你要假设听众都欠你的钱,正要求你多宽限几天;你是神气的债主,根本不用怕他们。”

有一次,卡耐基参加训练班的毕业聚会,在聚会上,一个毕业生当着二百多人的面对他说:“卡耐基先生,五年前,我来到你举办示范表演的一家饭店。当我来到会场门口,就停住了。我知道只要走进房间,参加上课,早晚都得要讲演一番。我的手僵在门柄上,我害怕走进去;最后,只有转身走出了饭店。当时,我要是知道你能教人轻易举地克服恐惧——那种面对听众会瘫软的恐惧,我就不会白白错过失去的五年了。”

听完他的话后,卡耐基深为他特别的仪态和自信所吸引,因为他这样坦诚相告,并不是隔着张桌子在闲话家常,而是在对着许多人发表议论。这说明,他已完全克服了当众怕羞的心理,他必定能借助现在所具有的表达能力和信心,使处理行政事务的技巧大为增加。也许,他要是在五年或十年之前便已战胜恐惧,那他比目前的现在肯定已享受了更多更好的成功和快乐。

爱默生说:“恐惧较之世上任何事物更能击溃人类。”这话是很对的。也正因为如此,卡耐基认为消除恐惧与自卑感是人们掌握演讲和谈判技巧的最好方法之一。而在这个过程中,卡耐基认为,练习在公共场合说话是天然的一种方法,它不仅可以克服不安,而且有助于建立勇气和自信。因为当众说话可以使人们控制住自己的恐惧。

在卡耐基看来,要真正克服惧怕当众讲话的心理,必须从以下几个方面着手:

首先,要弄清自己为什么害怕当众说话。

其实,害怕当众说话并不是某一个人的心理,大多数人都程度不同地具有这种心理,因此,这也可以说是相当一部分人的共同心理特点。根据卡耐基的调查,在大学里,百分之八十至九十的学生在开始上台演讲时都有一定的恐惧感;

而在卡耐基成人演讲口才训练班里,课程开始时惧怕上台演讲的比例几乎是百分之百。

卡耐基认为,某种程度的登台恐惧感对人们练习演讲反而是有益的,因为人类天生就具有一种应付环境中不寻常挑战的能力。他这样提醒人们,当你注意到自己的脉搏和呼吸加快时,千万不要过于紧张,而要保持冷静,因为你的身体一向对外来的刺激保持着警觉,这种警觉表明它已准备采取行动,以应付环境的挑战。假使这种心理上的预备是在某种限度之下进行的,当事者会因此而想得更快,说得更流畅,并且一般说来,会比在普通状况下说得还更为精辟有力。

一般来说,即使是职业演说者,也从来不会完全克服登台的恐惧,他们在开始演讲时也或多或少地几乎总是有些怯意。并且,这种怯意在开头的几句话里会表现出来,只不过,他们能很快地克服这种怯意,进入镇静的状态。

人们害怕当众说话的主要原因,是他们不习惯于当众说话。罗宾生教授曾说:“恐惧皆衍生于无知与不确定”。这话说得很有道理。因为对于大多数初登讲台的演讲者来说,当众说话是一个未知数,他们并不了解当众演讲是怎样一回事,就不免心里感到焦虑和恐惧。对于他们而言,那是一连串复杂而陌生的情境,要比学打网球或学开汽车还要感到繁杂,要使这种可怕的情境变得单纯而轻松,就要靠坚持不懈的练习。

其实,只要是通过练习获得成功演说的人,当众说话就会变得不再是一种痛苦,而是一种享受了。

著名的演说家和心理学家爱德华·威格恩先生曾经非常害怕当众说话和演说、在他读中学时,一想到要起立做五分钟的讲演,就惊悸莫名,但他经过努力之后,却克服了恐惧。

他的事迹对卡耐基影响颇深。下面就是他走上成功之路的故事。

“当讲演的日子靠近了,”他写道,“我就真病了。只要一想到那可怕的事情,血就直住脑门冲,我的两颊烧得难过,不得不到学校后边去,把它贴在冷凉的砖墙上,设法减少汹涌而来的潮红。读大学时也是这样。有一回,我小心地背下一篇讲辞的开头,‘亚当斯与杰佛逊已经过世,’当我面对听众时,我的脑袋轰轰然,几乎不知置身何处。我勉强挤出开场白,除了‘亚当斯与杰佛逊已经过世,’我再说不出别的词句,因此便鞠躬……在如雷的掌声中凝重地走回座位。校长站起来说:‘爱德华,我们听到这则悲伤的消息真是震惊,不过在目前的情况下我们会尽量节哀的。”接着,就爆发出了震耳慾聋的笑声。当时我真想一死以求解脱,后来我就病了好几天。

最后,他诚恳地说:“活在这个世界上,我最不敢期望做到的,便是当个大众演说家。”

在离开大学一年后,爱德华·威格恩先生一直住在丹佛。

在那场“自由银币铸造”的争论中,他读到了一本小册子,这本小册子建议实行“自由银币铸造”,爱德华·威格恩先生非常不同意这种观点,并感到十分愤怒,因此他当了手表做盘缠,回到家乡印第安那州。到了印第安那州之后,他便自告奋勇,就健全的币制发表演说,而在他的听众席上,有不少听众都是他的昔日同学。“我开始时,”他写道,“大学里亚当斯和杰佛逊的演讲那一幕又掠过我的脑海。我开始窒息、结巴,眼看就要全军覆没了。不过,听众和我都勉强地撑了过来;小小的成功使我勇气倍增,我继续往下说了自以为大约十五分钟的时间。使我惊奇的是,其实我已经说了一个半钟头。结果,以后数年里,我是全世界最感吃惊的人,竟然会把当众演说当成自己吃饭的行业。所以,我体会到了威廉·詹姆斯所说的‘成功的习惯’是什么意思。”

是的,受德华·威格恩先生终于学习到,要克服当众说话那种地震天摇的恐惧感,最确切的方法之一,便是获取成功的经验做后盾。

其实,由于你要当众说话,某种程度的恐惧是自然的现象,同时你应该学会凭藉某种限度之内的登台恐惧,来使你说得更好。

即使登台的恐惧一发而不可收拾,造成心灵的滞塞、言辞的不畅、肌肉过度*挛而无法控制,因而严重减低了你说话的效力,你也毋需绝望。这些症状在初学者中并非不常见。

只要你肯多下功夫,就会发现这种上台恐惧的程度,很快便会减少到某一地步,这时它就是一种助力,而不是一种阻力了。

其次,应当以适当方式对演讲进行充分的准备。

卡耐基先生曾有过这样一次经历,在纽约扶轮社的一次午餐会上,主讲人是位显赫的政府官员,大家在演讲开始前,都拭目以待地要听他叙说部里的工作情况。但是,很快大家便发现,这位官员并未作事前准备。本来,他想随意即兴一番,结果不成。于是他便从口袋里掏出一叠笔记来。这些笔记显然杂乱无章,象一货车的碎铁片。他手忙脚乱地在这些东西里搜索了好大一阵子,说起话来便愈发显得尴尬笨拙。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他也变得愈来愈无条理和糊涂,可是他却继续在挣扎。起先,他还想把笔记理出一点头绪来,同时用颤抖的手举起一杯水,凑到焦干的chún边。真是惨不忍睹,他完全为恐惧所击倒,就只因为完全没有准备。最后,他坐了下来。

卡耐基认为,这是他所见到的最丢脸的演说家之一。他发表演说的方式,正象卢梭所说的情书的书写方式一样:始于不知所云,也止于不知所云。

因此,卡耐基一再强调,只有有备而来的演说者才能获得自信和成功。这就象一个人上战场一样,带着有故障的武器,并且身无弹葯,怎能奢谈猛攻“恐惧”之堡呢?林肯曾说:“我相信,我若是无话可说时,就是经验再多、年龄再老,也不能免于难为情的。”这话说得太深刻了。要进行成功的演讲,就必须有成功的准备,否则,未经准备即出现在听众面前,与未穿衣服是一样的。

精心地对演讲进行彻底准备,是不是说就得逐字逐句地将演讲稿全部背下来呢?不是的。卡耐基指出,为了保护自我,免得在听众面前脑中一片空白,许多演说者刚开始便一头栽进了记诵的陷阱里。一旦染上这种心理*醉的瘾头,便会不可救葯地从事浪费时间的演讲方式,那会毁掉演说的效果。

卡腾波恩先生是美国资深的新闻评论家,他在哈佛大学当学生时,曾参加过一项讲演竞赛。他选了一则短篇故事,题为“先生们,国王”。他把这篇故事逐字背诵,并预讲了许多次。但在比赛那天,他说出了题目“先生们,国王”之后,就脑子里一片空白,什么也说不出来了。他顿时不知所措,但在绝望之下,他开始用自己的话来说故事。当评审把第一名奖章颁给他的时候,他真是吃惊极了。从那天起,卡腾波恩先生便不曾再背过一篇讲稿,通常他只做些笔记,然后自然地对听众说话,绝不用讲稿,那是他广播事业里成功的秘诀所在。

写出讲稿并加以背诵记忆,不但浪费时间和精力,而且容易招致失败。人们在一生当中说话都是发自自然的,从未费心去细想言辞。我们随时都在思想着,等到思想明澈时,言语便会如我们呼吸的空气一样,不知不觉地自然流出。

即使是温斯顿·邱吉尔,也是通过辛苦和失败,才学得这一课的。年轻时,邱吉尔爱写讲稿和记讲稿,然而,有一天当他在英国国会上大背讲演稿时,思路突然中断,脑海里一片空白。他尴尬极了,也感到羞辱极了。他把上一句重复一遍,可是脑子依旧空白,而脸却变成了猪肝色,他只得颓然坐下。从那以后,邱吉尔再也不背讲稿了。

逐字逐句地背诵讲稿,很容易在面对听众时遗忘,即使没忘,讲起来也会显得十分机械化。因为它不是演讲者发自内心的言辞,而只是出于记忆的应付。平常我们私下与人交谈时,总是一心想着要说的事,并把它直接说出来,并未特别去留心词句。我们一直都是这么做的,现在又为什么要改呢?许多人把讲稿扔进纸篓去以后,不是反而讲得更生动、更有效果吗?这样做,也许会遗忘了某几点,说起来有些散漫,但是起码它显得更有人情味一些。

美国总统林肯曾说过:“我不喜欢听刀削式的、枯躁无味的讲演。当我听人讲演时,我喜欢看他表现得象在跟蜜蜂搏斗似的。”这就是自在、随意而又激昂起伏的演讲。在背诵、记忆演讲稿时,是绝不会达到这种效果,表现得象和蜜蜂在搏命似的。

其实,在准备演讲的过程中,最好是将自己的生活和经历融入所要演讲的内容之中。应当在你的生活背景中,搜寻有意义、曾经教导你有关人生内涵的经验,然后,汇集由这些经验汲取来的思想、概念等,并根据这些对你的题目加以深思,使得演讲的内容更为丰富和生动。

在讲演准备得有点眉目时,可以适当地进行一些演习。这里有一个万无一失、简易而又有效的方法,就是把你要讲演的内容运用到和朋友及同事的日常谈话中。你不必搬出全套,而只需要在他们面前这样说就够了:朋友,你知道吗?有一天我遇到了一件不平凡的事,告诉你吧!那样,你的朋友可能很愿意听听你的故事。在向他们讲述的过程中,最好仔细地观察观察他们的反应,听听他们的回响,说不定就能从他们的评价中吸取一些颇为有趣和有价值的东西。只要你不说,朋友们也许根本不会知道你是在预演,不过话又说过来,即使他们知道了,也没有多大关系,也可能他们会说,谈得真痛快。

著名的历史学家艾兰·尼文斯先生曾经这样告诫人们:

“找一个对你的题材有兴趣的朋友,详尽地将你的心得说出来,这种方式可以帮你发现你可能遗漏的见解和事先无法预料的争论,并找到最适合讲述这个故事的形式。”

然后,再对所演讲的题材依计划加以整理,并进行演习之后,为了使自己的演讲更具魅力,更加生动吸引人,还应该使自己的题材尽量具有深刻的价值和深层次的意义,这样可以一方面使自己的演讲达到令人信服的效果,另一方面,也对听众起到一种激励有所帮助的作用,使他们听过之后感到深受启发,认为只要依此实践,便会成为更好和更加有用的人。

另外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二 克服当众怕羞的心理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卡耐基口才学》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