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耐基成功之道》

一 喜忧参半的童年

作者:经济类

卡耐基是全球知名人士,他的工作不仅已经影响了全世界成千上万人的生活,而且他的教学构想更改革了成人教育的方法。他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呢?

卡耐基是个其实的人,一个农家子弟,即使他因事业成功而家喻户晓,仍然不忘自己的出身。他的童年与美国中西部农家的孩子并无特别之处。

像所有的日子一样,1880年11月24日是一个平凡不过的日子。

戴尔·卡耐基就在此日诞生于密苏里州玛丽维尔附近、离102号河东北10里处的一个小市镇。

即便是天才,他的第一声啼哭也绝不会是一首美妙绝伦的颂歌。不过,卡耐基的父亲经常自豪地说:“戴尔的哭声特别响亮,我远在一百码处就清楚听见了,便断定这家伙一定是个男孩。"那哭声仿佛是在宣称他对自己降临的这个世界不太满意,也似乎预示着他将经过一番不寻常的苦难和挫折。

幼年的戴尔与他的同龄小男孩相比,显得特别淘气。小时候,他并不是一个讨人喜欢的孩子,这与他以后在公众中广受青睐完全是两回事。

由于营养不良,小卡耐基非常瘦小,头发也不是白种人那类美丽的金色,淡黄中略显灰褐,加上一对与头部不很相称的大耳朵。他不属于英俊少年。

距卡耐基家的农场一里之处,有一所仅有一间教室的学校,校名叫玫瑰园。小卡耐基就在这里读小学。

卡耐基后来的回忆中谈道,他在那里的最深感受是冬天的生活,因为冬天对幼时的卡耐基而言,其同义词就是又湿又冷的双脚。没有一双可避寒冷的合适鞋子,戴尔必须在厚厚的积雪中往返于学校和家中,强劲的西北风从耳畔呼啸而过,像是在对这个贫穷的农村小男孩示威,也似乎在告诉他如何抗御寒冷。卡耐基后来回忆说:

“我试图想出一种办法,不让夹杂着雪片的凛冽寒风挡住我的视线,于是便背着风,倒着走路,结果碰到了一块冰疙瘩狠狠地摔了一跤。我由此而得到一点启示,那便是:不看着脚下的路,摔倒的机会就更多……”

人们可以想象,这样的小男孩在学校是不会受到太多注意的,但戴尔之所以能在学校有较高的知名度,那完全是因为他的淘气。他做出的令人吃惊的恶作剧使他在同学间声名"显赫"。

有一个冬天,戴尔把一只死了的兔子带进玫瑰园。趁别人不注意的时候,他把这只兔子放进一个圆形铝桶,然后又不声不响地把这只桶放置在教室后面的火炉上。

无独有偶,当天老师讲授的是修辞学,当女老师史密斯太太讲道,特殊而生动的语言修辞可以使人们从文字中看到形状,听出声音,闻出味道时,一股肉香弥漫了整个教室。史密斯太太诧异地四处查询,还是没找出原因。忽然戴尔站了起来,说道:

“老师,我知道这股香味从哪里来。”

“是吗,戴尔,快告诉我,这气味浓得让人难受。"史密斯太太紧捂着鼻孔说道。

在我们这本书的第五十一面,那上面写着:卖火柴的小女孩梦想到了烤鹅……”

“住嘴,你这个捣蛋鬼,你,你……"史密斯太太气得脸色发白。

许多年后,当戴尔·卡耐基在瓦伦斯堡师范学院朗读比赛中获得勒伯第青年演说家奖,创造建校以来男孩胜过女孩的纪录时,史密斯太太还清楚地记得那个调皮的戴尔的那次恶作剧。

“我本想让校方开除那个捣蛋鬼的,但他的诡辨的确让我改变了主意。”

除了那只死兔子的故事外,另一件事也能确凿地证明童年戴尔的顽皮。

密苏里州经常发生的风沙、暴风雨及洪水,对生活在这里的居民来说,显然是非常无奈的不幸,幼时的戴尔偶尔也曾为之有些许烦恼,但大多时候却很高兴。因为在这样的日子里,村镇的小木屋便成了戴尔及其小伙伴的乐园。

临近卡耐基家有一间破旧的空木屋。成名后的卡耐基即便周游世界各地讲学,见识过许多异国风光,但在他的记忆深处,这座小木屋永远也不会从他的记忆中消失。因为当他伸开左手做表演动作时,便会看见这只仅剩四根指头的手,这是因他童年的淘气而留下的永恒纪念。

1898年夏季,暴风雨席卷密苏里平原,102号河洪水泛滥。戴尔和他的三个伙伴莫得·伊文思、莫得的弟弟盖·罗伊及格兰又聚在了他家田园附近的那间破木屋。

戴尔他们约定,谁从窗户上向下跳的次数最多,其他人就得听命于他。戴尔跳下的次数已经远远超过了其他伙伴,只见他双手抓着窗棂,脚踩在窗台上,上岂不接下平地对着其他伙伴嚷道:“使劲呀……"他又跳向地面,但这次他没有象以往那样大吵大叫了,戴尔觉得左手食指一阵剧痛,接着整个左手都麻木了。

原来,戴尔左手食指上的戒指被窗棂上的一枚铁钉勾住了,他跳落地面时,食指已被扯裂开来,鲜血迅速从伤口涌出,连左边的衣袖也被浸渍得一片鲜红。

由于及时止血,伤口并没有被感染,但戴尔的左手却从此少了一根食指。这次经历也深深铭刻于他的记忆之中。

三十年后,戴尔·卡耐基在欧洲的一次讲学中还提及此事,他把这次经历作为讲课的引用材料。他认为,当不幸降临于自身时,我们根本没有必要去怨天忧人,因为不幸的根源是我们自己的错误。他说他也曾为这个缺陷而自卑过,但现在没什么了。

这时戴尔·卡耐基已是一个成熟的乐天主义者了。尽管在瓦伦斯堡师范学院时,他曾为自己左手的缺陷而自卑和羞惭过。

家庭对个人的成长期着很大的影响作用,尤其是对一个人的童年时代。

戴尔·卡耐基的父亲詹姆斯·卡耐基是一个小农场主,母亲伊丽莎白嫁给詹姆斯以前是位乡下教师,很有教养。但戴尔的家庭却是不幸的,而不幸的根源只是贫穷。

戴尔·卡耐基一生都没有忘记102号河,这不仅仅是因为这条平静时显得很美丽的河流位于他的家乡。永远铭记于戴尔心灵深处的是这条河曾经给他家带来的灾难。

102号河有时显得分外慷慨,河水滋润着岸边肥沃的平原,绿油油的农作物和茂盛的树林是它给人们的慷慨回报。然而河畔的农民们怎么也没有理由去感激它。因为几乎在每年的秋天,当繁盛的小麦、玉米行将成熟之时,这条河流又要对这些靠土地谋生的人们肆虐报复,破灭一个又一个丰收的希望。

瘦弱的小戴尔穿着布满补丁的破烂衣服,站在农舍外围略高之处,可怜兮兮地上看着棕色的河水汹涌而来,漫过河堤,席卷农地。随着农作物的被摧毁,戴尔想买一身新衣服的梦想又一次被击得粉碎。

河水退却后,瘦骨零仃的小戴尔与父亲挣扎着走过泥泞的农地,去抢救那些劫后余生的农作物茎杆。

丰收的希望破灭了,一家人又得再次借债以度过饥荒。

许多年后,戴尔·卡耐基对这些经历仍记忆犹新。他后来回忆说,洪水过去后,他操持家条的母亲即使在失望之中还是坚定地唱着圣歌,母亲是一个坚定的基督教徒。而父亲詹姆斯沮丧的愁容也逐渐换成一副顽强与不屈的样子。这些情景在卡耐基幼小的心灵中深深地扎下根,使得他以后能一次又一次坚强地面对挫折与失败。

丰收在望的作物淹没于洪水,养肥的肉牛也只能获得少许微薄的利润,一只只猪又因霍乱而死亡。

这种种的不幸对戴尔一家的打击实在是太大了,它使人不得不怀疑,难道一家人的努力就此破灭是上苍的诅咒吗?

戴尔·卡耐基的母亲伊丽莎白尽管坚强,但在经历了这一连串自然灾祸之后,她的信仰也开始倾向于沮丧。

1948年,戴尔·卡耐基在他的《摆脱忧郁》中写道:

“我常听见母亲忆起,每当父亲去谷仓喂马及rǔ牛,没有在她预计的时间归来时,她总要赶去谷仓看看,她时常害怕会突然发现他的身体倒吊在绳端晃来晃去。”

大约是在1898年,当时卡耐基一家人仍住在玛丽维尔外的农场,一个意想不到的灾难降临了。父亲詹姆斯·卡耐基患了精神崩溃症,当时才四十七岁,显然,沉重的生活负担压倒了这个倔强的农场主。

由于债台高筑,詹姆斯的沮丧和忧郁与日俱增;为了改变命运,他又长年累月地辛苦劳作。由此导致詹姆斯的健康状况不断变坏,他停止进食,变得极为憔悴。

当医生告诉詹姆斯太太詹姆斯的寿命将不会延长到六个月以后的时候,站在一旁的戴尔·卡耐基还不足十岁。他看着母亲,"母亲的眼中有一种亮晶晶的东西闪动,终于,两行眼泪顺着她的面颊滚了下来,她的嘴蠕动着,似乎又在暗颂着圣歌。”

戴尔握紧拳头,一边对着医生晃动,一边大声吼道:“你撒谎,你撒谎……"他不相信这是真的。他不能接受这种事实,更不敢想象六个月以后辛苦一生、积劳成疾的父亲将阖上双眼、与世长辞的凄凉景象。

虽然后来并没有出现上述的事实,但十岁的小男孩已开始懂得家庭所遭遇到的不幸了。同时,父亲的悲观也愈来愈重地在戴尔心灵投下阴影。

一次,詹姆斯到玛丽维尔的银行家家里去请求延期偿还贷款,银行家却以没收卡耐基家的财产相要挟。沮丧的詹姆斯·卡耐基乘着四轮马车垂头丧平地返家,途经102号河桥上时,他停下来,扶着桥的栏杆俯身呆望着静静流淌的河水。当时,戴尔感到很奇怪,便问道:

“爸爸,你还要等谁呢?”

詹姆斯的回答在许多年后还一直印在戴尔·卡耐基的脑海之中。

“我在想,这河水可以畅通无阻,而我却四处碰壁,为什么呢?”

戴尔成年后,曾经在很多场合提起这件事来:

“父亲含着眼泪告诉我,要不是因为母亲坚定的宗教信仰,他绝对没有勇气在那些琐碎的日子里生存下去。”

1900年,戴尔十二岁时,卡耐基一家迁移到距曼哈尼教堂一里处的莫瑞农场,但窘迫的生活处境并没有为之丝毫改变。

在偏僻狭窄的农村生活久了的童年戴尔,最害怕每月一次或两次与父亲一起乘运木头的货车进玛丽维尔,因为城市里的许多新奇东西使他感到眼花缭乱和不可思议。

有一次,父亲竟给了他10美分,让他可以自由自在地随意花销。

这对当时的戴尔·卡耐基而言,是一件破天荒的大事,他启始是惊恐,后来确认父亲的话不是开玩笑时,立即接过钱,紧紧攥在手心。然而戴尔一阵欣喜过后,却开始犯愁了。

“怎么开支它们呢?是买一盒巧克力,还是卖一件城里孩子五岁时就有的玩具?"这些都是他曾经一直所向往的东西。

戴尔举岂不定,不知道该怎么办。同时他还害怕走进商店,因为那里的镜子会照出他一身破旧不堪的衣服,使他感到羞愧。

圣约瑟是上中学以前的戴尔·卡耐基所见到的最大城市。

1901年,詹姆斯·卡耐基负责运送一车肥肉给圣约瑟市的屠夫,小戴尔有机会随父亲去圣约瑟。成人后的戴尔·卡耐基谈及那段经历,还是兴趣盎然。

圣约瑟市有六万多人,比戴尔以前所见到的最大城市大十二倍,六层楼的建筑在戴尔的眼中已是摩天大厦。

“天啦!住在这么高的楼房上,摔下来可怎么办?"戴尔仰头望着这幢庞大的建筑,疑惑不解地问父亲。他同时还联想到了幼时玩耍的小木房的阁楼。

“傻瓜,怎么会呢?"父亲笑吟吟地看着呆头呆脑的戴尔。

当一部街车从他们身边急驰而过时,戴尔惊恐得不迭地后退着,一时瞠目结舌,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詹姆斯完成工作后,又带着戴尔欣赏了一阵街景,才搭乘火车返回密苏里的瑞文渥德。

戴尔十三岁时还经历了一次令他惊讶不已的事。这年,一名叫尼克拉斯·梭得的教师住进卡耐基家。戴尔从这位外来人身上了解了不少东西,视野大为开阔。

一天,小戴尔由玫瑰园返家,经过梭得先生的房间,一阵"嗒嗒嗒"的声音吸引了他。于是戴尔轻轻地敲开门,见梭得先生坐在一个键盘前,手指不停地敲动,与之相应,桌上的一个屏幕竟显示出与课本书上一样工整的字来。当梭得给这个好奇的小男孩解释清楚后,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一 喜忧参半的童年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卡耐基成功之道》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