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时速》

第十六章 开发使人增强力量的过程

作者:经济类

人就是被设计错误,不适于任何机械系统。

      ——托马斯·彼得斯和小罗伯特·华特曼,《寻求佼佼者》

各家企业都有相当于自动过程的东西,而自动过程就是使我们能活着的基本人体过程,如呼吸等。企业的一种“自动过程”就是说明公司存在理由的功能——例如公司的制造过程。这一功能必须跟心跳一样有效和可靠。企业的第二种自动过程就是行政——例如接受付款、付账单和支票等。行政过程对于一家企业来说就像呼吸一样是至关重要的。如果您的企业的基本经营过程失败,那么您的公司就要破产。

因为基本的经营过程是如此重要,又如此昂贵,所以大部分公司多年前就开始对它们大量投资,为提高效率而把它们自动化。但是往往这些经营过程都是孤立地被自动化,每个过程都独立于公司的其他过程。因此总体效率绝对会低于最优状态。例如,直到最近,在制造飞机零件的过程中,金属原材料中只有10%才会最终实际用在飞机上,制造过程只是在整个流程的许多独立阶段中被优化,而不是在整体过程里优化。所以有大量设计规定的浪费。

我在其他章节里谈了诸如财务和其他行政系统等商务经营。在本章里,我主要谈生产过程。今天一家公司要有竞争力的话,一个自动生产过程是必要的,但还不够。一个良好的数字神经系统能帮助您把部门经理培养成知识型工人,把您公司的核心生产过程转化为一个竞争优势。

首先,您需要使用信息技术来更好地理解过程本身的内在作用,以便使它能更有效,对变化着的情形更有反应能力。例如,新奥尔良恩特基公司用一个图形程序控制系统延长了它的化石燃料和核能发电厂的运行时间,提高了盈利。这个图形程序控制系统使工厂操作员能更精细地调节工厂效率,分析实时的性能趋势。操作员能真实地看到发电系统内部。确切理解机器运转情况、判断一下今天做一次小修或调节是否会避免以后一次昂贵的大修或长期停工。一个有智能的基于pc之上的时间表安排系统能保证最优先的部件首先得到修理。程序控制系统甚至还向操作员显示低效率的成本——例如锅炉温度是否低于最佳生产正常温度10℃。恩特基公司把一个美元图标贴在操作参数上,从而把它的操作员变成了商人,给他们提供有效地运行机器所需的信息和更多做决策的责任。由于恩特基电厂的生产成本每分钟都可以用电子形式提供给公司员工,该公司就能不断地把发电工作转移到生产最节约成本的机器上去,从而提高公司的利润。

您还必须能够从您的生产过程中提取出数据来通知其他商务系统。史狄潘公司生产表面活性剂,即大多数清洁产品中所用的活性剂,它开发了一种很优秀的过程控制系统,把工厂的产量提高了3倍,并通过更有效地利用公司的设备为公司节省了几百万美元。但是对于该公司来说,效率的极大提高,其价值还不如它的流程控制系统在处理变化着的顾客订单上的灵活性和系统提供的与公司其他商务系统结合的基础的价值。史狄潘公司已经用pc来建造所有必须的“连接”,现在好让管理方面能把生产数据结合进其他过程里去,例如生产资源规划和存货订购。

在未来,史狄潘公司所有的设施都将有共同的订单、存货和调度软件,而设在伊利诺斯州诺斯菲尔德市的总部的经理们将能够看到公司的11家工厂整体生产能力的总图。当一个顾客要求做变动时,史狄潘公司将能够一次性给所有的下属工厂做变动,而且在全世界同时把产品交给该顾客。此外,从纸夹子到散装硫磺都会被自动订货——根据变化着的储存罐存量来订硫磺和其他关键的表面活性剂成分。供应商将访问采购数据库,以便更好地规划交货过程。顾客们将通过万维网观看产品供货情况并下订单。订货信息反过来又会实时地与史狄潘公司的存货系统连接上,以保证在合适的地点有足够的化学原料来完成订单。

最后而且是最重要的就是,您需要把数据从您的生产流程里输送给您的流水线工人,让他们能够改进产品的质量本身。假如您提供合适的技术来帮助生产工人及时做分析,那么他们就会把数据变成可执行的信息,能帮助您改进设计和减少产品毛病。开发一个数字神经系统使您能让尽可能多的工人增长能力。信息流通就是关键所在。

在厂里建立几百家小企业

通用汽车公司在1985年推出了萨杜恩公司,目的不仅仅是从零开始创造一款崭新的汽车,而且是要建立一种新的制造汽车和赋予工人能力的办法。它们的目的就是要建立一种公司,在公司里管理人员和工人会齐心协力地迈向共同目标,而每个人都会如此关心质量,以至于连一个专门的质量保障部门都没有必要存在。这个梦想产生了结果。萨杜恩公司连续8年赢得了j·d·包尔质量和顾客满意奖,而且吸引着一群崇拜它的汽车拥有者。

萨杜恩公司的雇员叫做小组成员。8500名工人里每个人都隶属于一个小组并佩戴一个标明小组的姓名徽章。员工们普遍的态度就是“我是这里一个大行动项目的一部分。‘我们’比‘我’更重要”。小组是紧凑的、独立的单元。有些小组只有4名成员,有些小组人数多达60名,但大部分小组都有12~15名组员。每个小组都有一个具体的职能,例如制造引擎或车门,而在那个区域每个组员都被培训做大约30种不同的工作,所以工人们并不会因为干重复性的工作而感到乏味。一个小组可以雇佣自己的组员,并有权解雇一个总是迟到或干活差劲的组员。小组报酬的20%与质量、顾客满意度及销售挂钩,所以它有点像一家独立的小企业那样经营。

请注意,我说的关于萨杜恩公司的事没有一件牵涉到技术。如果您不相信所有工人都有潜能给您公司的成功做贡献,那么世界上所有的技术都不会给他们力量。您一旦设想每个雇员都应该是知识型工人,那么技术就会帮助雇员发挥他的全部能力。

不用“这种陈货”

萨杜恩公司像许多生产商一样,有一个监控和数据获取系统(scada)管理价值19亿美元的制造和组装工厂——该厂有在2400英亩土地上的400万平方英尺的工作空间。监控和数据获取系统(斯卡达)是建立在g·e·范努克的cimplicity工厂检测应用程序上的。它检测着12万多个独立的数据点,其中有感测器、马达、换能器和电气开关。每个装置至少每秒钟检查一次。

当萨督恩公司刚建立的时候,cimplicity管理着100多台vax。”vms小型机,其数据来自可编程逻辑控制器。工人们讨厌该系统的神秘编码和基于字符的终端机。比方说,假如您想登记一个磨损的车门板,您就要输入像“epsv1006”这样的文字,并敲进与那个问题对应的特殊密码。工人们能解决一个问题,但他们不一定愿意登记修理过程,而萨杜恩则失去了重要的质量保证历史数据。

在90年代初,萨杜恩在它的制造和装配工厂里跃进到对pc和更新的windows网络操作系统的使用。这意味着与g·d范努克合作把cimplicity转移进windows网络里去,也意味着给了微软公司一次教育,让我们知道在一个复杂的制造环境里,一个操作系统需要干什么。在那些日子里,我们的开发工程师在许多夜晚都跟萨杜恩的工程师用电话探讨问题。

今天萨杜恩的制造系统包括19台生产部的pc服务器和3台测试床的服务器,加上大约70台更老的vax小型机。萨杜恩的制造业软件包括cimpliciiy、各种pc服务器应用程序和开发软件,还在大约3500个台式机和500台膝上型电脑上运行的标准pc操作系统。甚至plc感应器也正在被pc代替。

调度员在一个屏幕上就能看到工厂里所有的实际运行过程,他还能聚焦到下面任何一台感应器的层面上。例如,假设在夹层楼面第500号传送带上c列的一个开关失灵了,那么调度员就能立即发现故障,并派一位电工会修理。每隔6秒钟全部12万个数据点就被分析一次,分析结果用图形格式送给调度员。

使员工脱颖而出

在萨杜恩公司,一个如此简单的变革——给员工容易使用的图形电脑——就产生了巨大的效果。在一个部门里的任何一个人,都可以跟萨杜恩的内联网上生产区段连接上,并看到一份详尽的清单,例如,在过去两小时里生产线终端动态车辆测试中出现的最重要的10个质量问题。工人通过一个网上界面可以从一个数据库里检索数据,自动地把数据加载到一份电子表格里,并浏览数据,按问题的部分和类型来分析数据——上路准、门心板、动力传动系等等,以及配合、油漆、焊接、装配、安装等等。

通过用现成工具来分析历史数据,而不必费时费钱去请一个编程员来做一份特殊报告,动力传动系小组的一个工人能够在引擎里发现一处错误焊接,从而给萨杜恩省了每月可能要花的150万美元的修理费。

在一辆萨拉恩牌汽车上,有3~6个内部电脑模块控制一切,从刹车到空气袋的部署。一个工程师在萨杜恩内联网上检查这些模块上的诊断性测试。最近,萨杜恩能够在事故出现前不到两小时之内发现动力传动系内的一种故障。公司找到了销售商,他不用让工厂停产,很快重新给模块编程,并把模块交回了萨杜恩。

此外,萨杜恩为了给他的车辆做纯粹的质量检测,每天从生产线上随机拉下约一打汽车。系统把一个关于车的生产和型号的三维图表下载到一台基于windows ce的手持电脑上去。检验员用这个图表做引导,彻底检查这辆车,并注意到每一个不规范之处和毛病。例如,倘若左前方挡泥板有问题的话,他们就会在pc显示上点击,得到那个部位的分解图。一份菜单使他们能把问题记下来。

在每次检测之后,检验员就把手持电脑与网络连接,以便自动地把文件与原数据库同步化。这些工程师和其他工人分析当天的数据,并把数据与历史上每周和每日的数据做比较。一个在装配过程中经常被刮擦的零件可能表明,要么是小组的活有毛病,要么这个零件本来就难以安装。这些纯粹质量性质的检测使得检验员们能够与制造部门合作,修理某种型号车的燃料过滤门的配合与精加工,或修理另一种型号车的安装不当的车顶灯。

所有质检数据,不管是来自流水线终端检测或纯粹质量检测,都通过萨杜恩制造部的pc信息系统反馈回萨杜恩产品设计部。从制造经理到生产线工人到设计工程师,每个人都能获取数据,因此各小组能合作改进“可建造性”——即零件组合是否良好、是否容易组合。来自车间的专门技术与工程师的技术结合,以产生出一个更好的设计。萨杜恩的工人有资格发言,因为他们对运用信息很在行。

重新界定生产线工人的作用

我在本章里谈过的这三家公司,都证明了优化信息流的价值,即使在业已自动化的工厂里也是如此。把高质量的诊断工具交给干工作的人手里,以及围绕着信息流来建立生产系统,是极其重要的。最理想的方法是,工具把所有能给顾客提供价值的步骤结合成一体,而不是把这些步骤当作一系列独立的任务。迈克尔·哈墨喜欢说,“任务工人”是古老的工业化时代最后的残余。在现代公司里,每个工人都必须关心整个过程——关心所有的步骤。我的一个熟人有个叔叔,他在密西根州佛林特的一家汽车工厂里度过了25年,干的就是把克罗米条和其他精加工零件钉到汽车上去。在二战后不久的年代里,这是个好工作。但是它遵循的是典型的工业化时代的方法:把一个流程分解为小的、各不相关的任务,并把每件任务分派给一个人,他“以最好的方法”反复地做这件工作。请把这种方法与今天萨杜恩工人干活的方法比较一下吧。

在新的组织里,工人不再是机器里的一颗螺丝钉,而是整个流程中有智能的一部分。焊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六章 开发使人增强力量的过程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未来时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