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时速》

第十八章 视信息技术为一种战略资源

作者:经济类

信息技术到目前为止只产生数据而不产生信息——还不用说产生各种各样的新问题和各种各样的战略。高层经理们之所以没有使用新技术,是因为它没有提供经理们为自己的任务所需要的信息。

                      ——波得·德鲁克

由于处理信息是商务的核心,所以首席执行官们应该像履行其他重要的商务职能一样来从事信息技术。但是太多的首席执行官都对信息技术敬而远之。信息系统往往被认为太复杂,无法把握。使信息技术与商务战略相关似乎是个难以解决的问题。讨论似乎总是陷进一些缩略词里去。不管首席信息官怎么来表述,真正的意思就是,老的系统太复杂、太昂贵、太不灵活,所以不能满足新的或改变着的需求。

由于过去两年中的技术改革,首席执行官现在有机会来调整公司的技术方向。但是这种调整要求一个首席执行官具有三样东西:第一,首席执行官必须保证把信息技术看作一种战略资源,能帮助企业从它的员工身上得到更多收益。信息技术不应该被看作只是一个成本中心。第二,首席执行官需要学习足够的技术,以便能向首席信息官提出好的、难回答的问题,并要能够判断回答是否圆满。在这个方面,信息技术部与销售部、财会部或制造部没什么两样。第三,首席执行官需要把首席信息官带进公司的审议管理和制订战略的活动里来。如果首席信息官在业务圈子外,那么就不可能使信息技术战略与业务战略一致。

首席执行官们的技术知识水平大不相同。他们中有阿尔科阿公司的首席执行官保罗·奥尼尔,他的职业开始于给老兵管理局编软件,但也有许多其他人,如强生公司的首席执行官拉尔夫·拉森,他根本没有技术背景。保罗的技术经历意味着他不怕技术。他从一开始就知道,必须整体地对待一家公司的信息系统。拉尔夫没有经验,所以他决心学习。他在两年里利用周末自学,教会了自己使用pc的应用程序。他知道,如果对技术没有更清楚的了解,他就没有他需要的可信度,不能说服在55个不同的国家里经营的180家强生公司把它们的信息系统标准化。在80年代后期,拉尔夫和强生公司的其他经理们都淹没在纸张文件里了。不是信息,而是纸张。如果拉尔夫需要信息,那么他就要让财会小组准备一份特殊报告。拉尔夫和强生公司经过了“一个痛苦的过程来试图保证每个人都理解,一套共同的系统绝对是必要的,对公司在竞争中能否生存下去是必不可少的。”

当新系统终于上网时,拉尔夫碰到一个经理,并问他:“您收到我的便条了吗?”这个经理说没有。拉尔夫说:“我给您发了一封电子邮件。”这个经理说:“是吗,但我不用电脑。”拉尔夫说:“那么您就再也收不到我的信件了,因为我跟高级经理们书面沟通的唯一方法就是电子邮件。”第二天那个经理就在办公桌上摆了一台电脑。

波音公司的首席行政长官约翰·华纳也使用了从顶层带头的战略。第一批使用波音公司新的电子邮件系统的4个人,按顺序是:首席执行官、两个经营总裁,以及约翰本人。约翰知道如果高级经理们都在一个电子邮件系统上,那么公司里别的人也都会想上那个系统。波音公司以为要花好几年时间电子邮件才会变成战略性的,但是该公司在系统安装几个月之后就知道情况不是这样。当一个在西雅图的高级经理试图与欧洲的一个销售小组协调做成一笔大订货的时候,维修工人意外地把邮件服务器的电源切断了。因为机器是在美国的感恩节假日期间关闭的,所以花了好几天才把机器修复。波音虽然得到了这份订单,但是从那时以后,公司就给它的电子邮件系统安装了跟公司的其他重要商务系统一样的备份和支持设施。

这些例子的意义就是,首席执行官必须承认技术的战略重要性,就像他承认其他重要的商务行动一样,并且要身先士卒。您不必非得是个技术专家。事实上,如果您知道太多与技术有关的缩略词,您就没把注意力集中在技术的正确方面。要知道技术能怎样帮助您的企业,您只需要从对电脑的基本了解开始。您怎样获取这种理解倒没关系。我知道有些经理每周都请顾问来教他们一些他们需要知道的技术知识。另外一种学习的方法就是跟您的首席信息官搞好关系。

让首席信息官考虑业务

当帕特里夏·希金斯应邀担任阿尔科阿公司的首席信息官,以及当约安·海森应邀担任强生公司的首席信息官时,这两位女性起初的反应都是一样的:谢绝。她们俩都把信息技术部看作“幕后办公室”式的支持机构,没有结合进公司业务里去占帕特里夏在通信公司里担任过各种业务角色:她最近的职务就是优利公司通信部的总裁。约安好几年都担任强生公司的财务主管和公司审计主任。她与技术小组打过的唯一一次交道就是质疑该小组经费申请的商务价值。约安间拉尔夫:“您在这儿对我干了什么?担任首席信息官就代表‘职业结束了’吗?”

但是这两位妇女后来都确信,她们的首席执行官想要个有商业眼光的人来担任首席信息官,并重新定义它的作用。这种让商务人员来担任首席信息官的作法是日益增长的趋势。帕特里夏变成了商务单位的“顾问和教练”,让他们知道如何利用信息作为一种战略资产来继续增长他们的收入和利润。约安是个有良好人际关系技巧的商务人员,拉尔夫想用她来连接强生公司商务部门和信息技术部之间的“完全脱钩”。拉尔夫说:“商务经理们对(信息技术部)的服务水平感到失望,而我们的技术人员又觉得被虐待、不受尊重。我需要能跟双方谈得来的人。”

约安起初以为她必须学会技术行话。后来她意识到,信息技术人员需要能说商务的语言。这个深刻见解就是一系列会议的开端,在这些会议上约安会描述公司的商务问题,并坚持要技术人员用简单的非行话来讲述技术能怎样来帮忙。约安有时被描述为强生公司的活年度报告,她做到了让信息技术人员理解商务问题、商务目标、保健业中变动着的商务问题,以及强生公司正在研制的产品。她然后就向信息技术小组挑战:他们能怎样支持公司当前的努力,能怎样支持未来的收入增长?这种对话就是重新定义强生公司信息技术部作用的第一个重要步骤。

由于首席信息官并不是经常能与首席执行官见面,所以有些首席信息官今天坚持要直接对首席执行官负责。这倒不一定是非如此不可,但不管您怎样组织您的高级管理机构,重要的事就是,最高级的技术官员和最高级的商务官员之间要有密切的工作关系,而首席执行官则需要加入他们的讨论。

在阿尔科阿和强生公司,首席执行官是高层管理委员会的成员;而下属经营公司的首席信息官也是他们公司的管理委员会的成员。在国际旅馆业、旅游和营销服务业方面领先的卡尔森公司,其首席信息官就是战略规划、执行和资金拨款委员会的成员。卡尔森公司经常性地召集信息技术理事会,在会上业务规划的头领与各部门的首席技术官员会面。该公司每年开两次正式会议,在会上首席执行官和其他高级经理们解释业务战略,并说明这个战略对信息技术部意味着什么,对总部的全体750名信息技术雇员意味着什么。高级技术人员每年开两次会来交流支持商务目标的最佳实践经验。

但是,假如您的首席信息官向您的首席财务官负责,那么我就建议您再审视一下您的公司结构。如果信息技术部向首席财务官负责,那么它就可能被看作是一项管理费用,而重点就可能是削减成本。信息技术部需要从它帮助创造的商务机遇的角度来看,并且应该通过商务部门来向上汇报。如果您有个对商务很精通的首席财务官,那么首席信息官向首席财务官负责的作法就可能生效。如果您没有一个精通商务的首席财务官,您就可能需要试试其他安排。在微软公司,首席信息官和首席财务官对我们的首席经营官鲍勃·赫泊尔德负责,他给我们带来多年在商务和信息服务界的经验。

自从微软公司建立以来,我一直都是先把技术、然后才把劳力用在解决商务问题上的。我们的信息技术世界和商务目标的结合,是始于高级经理们的商务、营销和销售计划。这些经理包括史蒂夫·伯尔墨、鲍勃·赫泊尔德、杰夫·雷克斯和其他人。在审阅了他们的计划之后,微软公司的首席执行官约翰·科诺斯就创建一份初期的信息技术计划。约翰通过与鲍勃、各商务部门的副总裁和他自己的信息技术头头们一系列的面议来继续拟订他的计划。这项计划现在包含所有的技术倡议和财务成本,上报给史蒂夫审阅,然后一份意见一致的计划就上报给我。

对信息技术部和我们所有的商务单位来说,这些年度计划在年中被更新。此外,约翰与执行委贝会一年另外见4次面,谈论一些眼下的问题。1998财政年度的话题是计划中我们所有因特网财产的技术系统的合并;我们的实际网络工作基础设施的长期战略;我们的主要系统产品供货情况和可靠性的进度;我们在大规模企业环境里核心系统产品的优点和缺点等。

约翰关于我们怎样改进我们企业产品的建议,来自他职务的另一个复杂方面:他必须在微软公司最早使用我们的软件。约翰负责把我们的信息技术环境当作一个真实世界里的实验室来用。我们把这个办法叫做“吃您自己的狗食”。这是给严肃的工作起的一个不雅的昵称。如果我们不能在我们的技术上运行我们自己的业务,我们就不能试图让顾客这么做。例如,在推出微软exchange产品之前,一个要求就是,它必须作为为我们当时1.4万名雇员服务的内部电子邮件系统投入使用。

这种把上市前产品测试用于商务上的要求——还有我们高级员工的素质,他们中许多人比约翰更懂技术——给我们的首席信息官以独特的挑战。他也许比大部分首席信息官都得到更多资源,但是他也有更多人监督着他的工作。对他的工作的期望很高。

当然,没有哪个首席信息官的工作是容易的,信息技术工作是这样的工作:如果您失败,您就得个“不及格”;但是如果您成功的话,您只得个“及格”——这玩意儿不是应该起作用的吗?有一次,在一次非常艰难的信息技术评审之后,约翰回家向他的妻子发泄了不满,“她告诉我,我的工作就像给亨利·福特帮忙设计汽车零件。我给我们的产品设计员工的反馈,会有助于提高全世界顾客的主活质量。她提醒我说。我确实有个挺有趣的工作——而且我是主动担任这个工作的。”

随着我们在过去几年里把我们的业务战略转移到包括因特网,约翰也转移了我们的信息技术资源,以求配合。他的总体优先任务就是开发一些应用软件,我们利用因特网作为跟合伙人和顾客的通信载体时需要这些软件;还有就是帮助拓展我们的带宽来处理来自顾客、合伙人和我们全球雇员的大量网络工作交通。

在多年中,我们的商务和信息技术真正脱钩的次数很少。发生过的几次,都是因为一个部门里的员工不懂他们的项目对信息技术的要求而提出的新主意。他们可能在得到信息技术部的同意之前就宣布一个公开的日期。我们只有一个在线特许项目,那些失去的信号迫使我们利用信息技术部的一个不那么完美的(拼凑的)解决方案来对付,同时又为下一个版本设计系统。有时顾客和市场压力也产生了同样的尴尬处境。一个叫做windows update的服务使得用户能容易地从网上获取更新版和软件修理,它必须每周7天、每天24小时都开放,或称“7x24开放”,而它的准备时间却很少。幸运的是,约翰的小组自从1998年以来给我们其他的因特网址做过足够多的7x24项目,所以当这项新服务开始时,他就有专门技能到位,能及时做后台支持工作。

一支好的信息技术队伍,能处理偶尔出现的未预料到的项目,但是首席执行官必须发挥领导作用,保证信息技术部不至于给弄得猝不及防。首席执行官必须保证,所有的高级经理都同意每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八章 视信息技术为一种战略资源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未来时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