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时速》

第二十一章 应变能力:生死攸关的问题

作者:经济类

        兵之情主速。

                          ——孙子,《孙子兵法》

这是一次技术的胜利。在大部分人的回忆中,1991年的海湾战争正是如此。巡航导弹紧贴着几百英里的地面飞行,击中了严密设防的目标;偷袭的战斗机躲避了雷达在通信中心和桥梁上投下了智能炸弹。在沙漠风暴战役的38天时间里,美国军队和它的盟军掌握了制空权。盟军的空军部队每天出动2500架次飞机,伤亡数却最低,他们发动了“左钩拳”地面袭击行动,在地面行动100小时后就把伊拉克从科威特驱逐出去,并结束了战争。

但是海湾战争的高科技飞机,却绝对只有低科技的飞行支持。在波斯湾,出航命令是写在老式的油漆板上的,就像过去每次空战一样。空军中队长必须用手来跟踪哪个飞行员飞了哪次出航使命,下次出航哪个飞行员能起飞。飞行员面对面地接受“带有威胁的命令”,被告知目标地点、飞进和飞出的最佳路径、敌军地点、发射地对空导弹的可能性、地面火力和其他意外事故等,他们然后退出去进行最少3小时。通常7~8小时的出航准备。他们会在一个文件柜里查询相关的地图,并把地图复印粘贴在一起,他们然后就用一个量角器来算出距离、用彩色铅笔画出路线和危险程度、研究照片、把情报数据转画到地图上去,并计算障碍物的高度。

飞行员只是在完成了这种书面工作后,才出去执行危险的飞行任务。

手工的飞行计划可能会引起1一2英里的航行偏差,如果您要找到没有许多地面标志的一个孤立目标的话,那么这就是一个很大的误差幅度了。如果新情报到来,那么整个飞行计划就要撤消,这个过程也要从头开始。每个单位(大约24架飞机)有一台电脑,能帮助飞行员把飞行计划的某些方面自动化,但这些电脑一次只能让一个人用,用起来很困难,并经常出故障,这给飞行支持制造了瓶颈障碍。

在海湾战争后,美国空军像其他军种一样,召开了一次“经验教训会”。空军为进行未来高强度空战准备的清单上最优先的项目,就是为飞进危险地区的飞行员做更好的飞行计划。有些现役空军人员想用部队传统的电脑系统,而美国空军储备队和国民卫队空军的一些有民用飞行经验的成员却说:“我们必须在pc上做计划。”

持保留意见的人,向一些商用软件开发者和乔治亚州技术研究院求助,该院的研究员们已经在高级地图绘制所需的数学模式和地理数据资源方面很有经验。其结果就是“鹰眼”,一个在18个月内研制成功、耗费250万美元的基于pc的出航使命规划系统。鹰眼把一次标准出航的老的出航规划程序从7个多小时减少到不到20分钟。它通过使用精确的数字数据和航空绘图工具,增加了计划的精确性。它价格不贵,使用简易,所以空军在全世界都部署了这个系统。

鹰眼很受飞行员的欢迎,他们还要求更多额外的能力。他们的要求导致空军开始了一个叫做电脑斗士的项目,以期把信息技术带到飞行员和飞机部署的各个方面来,这些包括时间安排、情报分发和汇报执行任务情况等。空军很快就研制了一个有智能的时间安排系统,它能跟踪飞行员的任务分配、培训水平、是否能飞,以及特殊的信息,例如一个飞行员是否需要登录一次夜间飞行来满足培训需要。一名指挥员能快速搜索,找到候补者来飞下一次使命。而飞行员也能在膝上型电脑上拨号入网,看看他们安排在何时飞行。一个基于pc的执行任务情况汇报系统帮助飞行中队重组出航使命,以改进下一次出航的规划。

飞翔在辽阔的蓝天

今天,飞行员不用坐下来,手里拿着一张纸地图和几支彩色铅笔,而是坐下来打开一台膝上型电脑,里面装有数字式世界地图、数字图形和最新军事情报,以及为军事飞行员特制的一套电子画图工具。飞行员可以立即找到像桥梁或河流等地面标志,勾画他的路线,核对安全参数,检查武器系统信息和武器装载情况,连结到网络天气来源,并准备飞行计划和地图。飞行员在执行飞行使命前能查看清区或城市,预览他在空中将会看到的地形,清楚地了解敌方部队的部署。如果飞行员想知道一座清的高度,那么他就简单地在数字地图的山上点击一下,就能看到精确的纬度、经度和高度读数——飞行员在过去要从纸张图表里挖掘出这些信息来。

战斗机驾驶员把鹰眼航行计划文件装载进飞机的电脑里以供飞行中使用。鹰眼除了能提供常规航空数据如燃料消耗和起飞降落信息外,还有为军事航空设计的一些特色。鹰眼数据用于机上武器系统,供电脑化瞄准和检查武器引爆之用——一颗炸弹是定在地面爆炸还是在离地20英尺的空中爆炸。鹰眼确实能提供计算数字,这些数字能把飞机的高度和速度、风速和风向,甚至一架飞机在投弹前后的重量和平衡变化都考虑进去。

鹰眼意味着出航成功与否的区别。在赴波斯尼亚战场作战时,一个飞行员带了他的鹰眼拷贝去意大利的一个基地,那里还没有这种软件。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的部队3天以来一直在寻找波斯尼亚的一座桥,但从地图上和空中都找不到。这位飞行员启动了鹰眼,立即找到了那座桥。他们就在当天下午把它炸掉了。鹰眼显示出精确到5米之内的卫星图形。在老系统的10米分辨率上,那座桥是看不见的。

在海湾战争期间,空军有时必须派出10~12架f16型飞机去袭击一个目标。有了鹰眼所提供的更高的精确度,空军现在就能派出更少的飞机去袭击一个目标。其目的就是一架飞机袭击一个目标。来自鹰眼的更高精确度将使得较新的飞机,如b-2型轰炸机,能够一次出航就袭击多达16个目标,这个能力有助于节省更多的生命和金钱。负责鹰眼项目的中校说:“美国人民不愿接受哪怕是一次伤亡。因此,我们能显示的每一点更大精确度和肯定性都很有价值。”

尽管鹰眼很有用,但一名飞行员不能在飞行中携带一台膝上型电脑。因为当他拉动飞机回转时,电脑就会从他的膝盖上滑落。然而,随着空军更新飞机上的航空电子学电脑,以及新一代的飞机加入机群,鹰眼将被完全结合进驾驶舱系统和显示器中去。新一代飞机将有与全球卫星定位系统连接的实时移动地图显示,能显示出一架飞机的精确地点和与其他空中/地面友军的相对位置。实时连通将使鹰眼有来自指挥与控制部的、经由卫星转送的最新情报,因此能不断更新。刷新的照片、地图和其他相关数据将使一名飞行员能够在最后一分钟做出修改。如果飞行员在途中时敌方地面部队从清脊的一面转移到另一面,那么最新情报就会给飞行员一个机会来改变他的飞行路径,或是为了袭击那些部队,或是为了在飞往另一目标时避开地面炮火。

空运人员已经有了鹰眼的航行中分辨能力。一组空运人员把一台膝上型电脑跟运输机的机上系统连接起来,从而把电脑与连通地面系统和其他飞机的现场数据连接。空运人员能在飞行中重新规划使命、投放区域和会合点,并从其他飞机上接收诸如雷达读数等战略信息。救援飞机能得到被击落的飞行员的精确距离和方位信息。对于携带食品和物资给像海地、索马里、波斯尼亚和伊拉克北部等地的平民货运飞机来说,鹰眼提供了投放区域透明图并为准备从飞机后部推出货物托板的装卸长计算风效应。

在贸易部长罗恩·布朗和其他34人死于1996年在克罗地亚由航行困难引起的空难之后,空军所有贵宾飞机上都被命令装备鹰眼,包括总统座机。罗恩·布朗的遗孀阿尔玛·布朗是陪伴克林顿总统在1998年出访非洲的高级人士之一,由于阴错阳差,乘坐了一架引擎出了故障的空军飞机。在非洲,能接受重型喷气式飞机降落的长跑道很稀少。但鹰眼却能立即辨认出了最近的合适机场,并将这架出了毛病的飞机导航到安全降落的地点。

出航一次,长智一次

数字化军队让人激动的另一方面,就是大幅度增长学习速度的能力。空军不需要以打3次空战、损失几百架飞机和几千名人员来了解哪些程序和战术是行之有效的。它现在可以检查一下少数几次出航记录能够快速地吸取同类教训。在更早的空战中,包括海湾战争,执行任务情况汇报往往得不出决定性结论。战斗员在汇报中往往只记得通过他们自己对战况的狭隘视野所见到的战斗,而且他们的回忆通常都由于战斗的硝烟而变模糊了。指挥员很难为了下次如何改进再现整个战斗的情形。

而在今天的执行情况汇报中,飞行员和指挥员可以仔细钻研鹰眼数字飞行计划数据,并把它与执行使命中在每架飞机上拍摄的录像带作比较。一次执行情况汇报可能会牵涉到飞行计划、4盘录像带和一个基于pc的汇报系统。空军人员可以重播整个飞行过程,看看谁在什么时候开了炮,一颗炸弹投放过早或过迟,谁的飞机在不合适的时间飞到不合适的地点,谁的非常规但精彩的飞行动作决定了当天的胜利。

鹰眼跟踪、记录和重播飞行数据的能力帮助空军制订更好的飞行计划和飞行员战术,能增加飞行员的安全和军事能力。军事飞行中一条实用的指导规则就是,如果您能成功地飞好前面的10次战斗飞行,那么您就能成功地飞好随后的100次。许多飞行员在越南都是在头10次飞行中被击落的。由于电脑能记录和重放飞行使命,飞行员现在可以在地上的一台电脑前排练那10次飞行,制造错误,然后在培训中而不是在战斗中执行10次飞行使命,因为在战斗中失败的后果是致命的。这就是更上一层楼的模拟飞行。

下一个重大步骤,就是用数字把飞行员跟美国空军更高决策层的指挥与控制结构连通。在指挥链中,速度是关键,快速下达命令能挽救许多条人命。考虑一下让一架战斗机或轰炸机到远隔8小时路程地点去的飞行使命吧。有了新的能力您就可以先让飞机升空,当飞机在航行中时您可以制订情报和目标计划。在飞行员接近目标时,最新的信息就能在显示器上为飞行员准备妥当。您在执行使命前至少有8小时提前量。正如海湾战争所证明,空中使命的及时成功对地面部队是至关重要的。空军把这种空中支援叫做“时间礼物”,它能让地面指挥员选择何时何地把地面袭击部署得最妥当。

利用战场内联网连通地面和空中部队

如果知道友方和敌方飞机的所在,对于空中的飞机是重要的,那么想想这样一个系统对于穿越丛林或攀登山顶的一支地面部队的价值吧。美国海军陆战队正在战场上试验膝上型电脑和手持电脑里用的鹰眼。

如果您以为一台膝上型电脑或手持电脑对一名士兵可能是个累赘,那么请记住在战场里大部分的陆战队士兵传统上都携带着四磅重的纸张。即使是大汗淋漓、浑身肮脏、躲避着子弹的陆战队士兵,都躲不开文书工作。一个有典型性的战斗营曾携带着20~30个柜子的文件去打仗,命令、地图,还有其他情报数据都沿着指挥链通过各种形式的复写副本上下分发。

为了把分秒必争的战场信息输送给战场上的士兵,美国海军陆战队的詹姆士·卡明斯基少校求助于乔治亚州技术研究院,请他们发明一种“自动注射”阵地信息给一台战场电脑里的方法。卡明斯基少校正巧与为空军研制了鹰眼地图软件的那些研究员谈话。鹰眼已被证明是一套完美的工具——更不必说它把纳税人的钱花到了点子上。

卡明斯基少校和乔治亚州技术研究院的研究员们为便携式电脑想出了一个基于鹰眼和windows ce操作系统之上的、对位置敏感的应用程序。这个战术系统监听陆战队的无线数据网络,接收位置报告,并在鹰眼的战术地图上创建单位符号。当任何陆战队单位在战场上改变其位置时,它的符号就在每个人的地图上移动。战场陆战队员们在现成的手持电脑上运行这个应用程序,这些电脑装在特殊的防震防水外壳里,其电池使用期限很长。这些“数字信息站”让陆战队员们确切地知道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一章 应变能力:生死攸关的问题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未来时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