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识经济论》

注 释

作者:经济类

1有关pierce对科研经济学的论述, 见作者本人的“pierce”s philos ophyofsci ence”(《皮尔斯的科学哲学》)(notre dame and london,1976),以及c.f.delaney的“pi erce on simplicity and the conditions of possibilityofscience”(《皮尔斯论“简化”与科学的可能性与条件》),见l.j.thor编辑的“history of philosophy in the maki ng”(《创造哲学史》)(st.louis,1974),pp.177-194。

2fritz machlup在这方面做出了重要贡献, 见他的 “the productionanddistri bution of knowledge in the united states” (《知识在美国的产生与分配》)(princeton ,1962)。

3roland huntford引述fridtjof nansen, “the last place on earth”(《地球上的最后一个地方》),(new york,1985),p.200。

4william james,“the sentiment of rationality”(《推理的情操》,见“th e will to believe and other essays in popular philosophy” (《信任的信心和其它有 关通俗哲学的论文》),(new york and london,1897),pp.78-79。

5但是送一个超过实际需要的、价格昂贵的礼品确实没有理性吗?当然不是!它完全取决于一个人的目标和目的,有时很可能是想让收礼人惊奇和愉快,而不是仅仅按习俗办事 。

6有关这一问题,见gorege k.zipf的“human behavior and the principleof least effort”(《人类行为和最小精力原则》),(boston,1949)。zipf举了很多有趣的例子,说明我们的许多认识行为都有使精力支出最小化的倾向。

7正如william james所说:“(有人)会说,宁可永远什么都不信,也不愿相信谎言! 这只说明他非常害怕被人欺骗……但是我相信一个人在世界上会碰上比受骗还糟糕的事 。”(“the will to believe”),pp.18-19。

8h.h.price, “belief” (《信念》)(london,1969),p.128。9david hume,“enquiry concerning human understanding”(《论人类理解力》),sec.ⅶ,pt.ii。比较john lock所说的话:直到人们证明食品有营养才吃东西,直到确信必会成功才采取行动,这样的人就无事可做,只能一动不动地坐着等死。”(“essey c oncerning human understanding”,bk,chap. ⅹⅳ,sec.1)。

10sextus empiricus,“outlines of pyrrhonism”(《皮浪主义概述》),bk.i,chap.20,sec.193;并比较secs.121-124。

11ludwig wittgenstein, “on certainty” (《论确信》 )(oxford,1969),sec.287。

12关于优先权的冲突, 见r.k.merton的 “priorities inscientificdiscovery” (《关于优先权的冲突》),“american sociologicalreview”22(1957):635-659。〖zk〗

13钦命的伦敦皇家学会成立于1666年,它向开放迈出了很小一步,但意义重大。r .ravetz在“scientific knowledge and its social problems”(《科学知识及其社会问题》)(oxford,1971)一书中对当时的历史状况做了有趣的分析。ravezt说:“当时(从16世纪到17世纪)的许多重要科学家关心的是如何保护知识产权,而不是通过发表作品获得声 誉”(p.249)。

14游戏理论家把它叫作囚徒的两难选择。 参阅morton d.david“gametheory” (《游戏理论》 ) (new york, 1970) , pp.92-103。 还可参阅a.rapoport和a.m.chammah的 “pri soner”s dilemma: a study in conflictandcooperation” (《囚徒的两难选择: 冲突与 合作之研究》 ),(ann arbot,1965);还可参阅anatol rapoport的“escape from paradox ”(《逃脱悖谬》),“american scienticst”,217,(1967):50-56。

15比较h.w.vollmer和d.l.mills编辑的“professionalization” (《专业化》)(e nglewood cliffs,1966)这种信誉,一旦赢得,通常会得到社会机构的保护与维护: 办理执 照,发放培训合格证,成立专业社团,建立专业规章,等等。

16关于这个问题参阅thomas sowell的“knowledge and decisions”(《知识与决 定》)(new york,1980),尤其是关于“不正规的关系”的讨论,见pp.23-30。

17要想透彻地研究这些问题或相似问题, 参阅john sabini和maury silver的“mo ralities of everyday life”(《生活道德面面观》)(oxford,1982),尤其是chap.4。〖zk〗

18solomon acsh发现,在判断相互影响的若干实验中,“在不应出错的受控条件下, 少数一方的三分之一屈从了多数一方的判断。 ” 见他的 “studiesofindependence an d conformity: i.a minority of one against aunanimousmajority” ( 《独立与顺同: i .a一人的少数方与众人的多数方》

)“psychological monographs: general and applied(普通心理学与应用心理学文集),no.70(1956)。

19同上, p.69。 20见hohn sabini和maury silver的“moralitiesofeveryday life”(《生活道德面面观》)pp.84-85。

21见harry kalven,jr. 和hans zeisel的“the american jury”(《美国陪审团》)(chicago,1966)。

22在david lewis的“convention:a philosophical study”(《对习俗的哲学分析 》)(cambridge,1969)中可以找到有用的论述。但请对照angus ross的“whydo we b li eve we are told?” (《我们为什么相信别人的话?》 )“ratio”28(1986):69-88。23h·p·格莱斯,“meaning”(《意义》),“aphilosophical review” (《科 学评论》 ) (1957) : 377-388. 比较jonathannennett的“linguistic behavior” (《语言行为》 ) ,(londen,1963),chaps.1和7。

24见norman storer的研究, “the social system of science”(《科学的社会 系统》 )(new york,1966),他提出了科学团体的交流模式,用承认做褒奖,换取科学家的 创造性工作。

25我们在模糊的背景下游移于准确的知识(精确性)和可能正确(安全性)之间,科学倾向于前者,生活知识倾向于后者。charless.peirce曾对模糊逻辑做过简短的、引人入胜的论述,他对无人重视这一问题大为感慨。这种情况近些年来已有所改观。

26jerome r.raven,“scientific knowledge and its social problems”(《科学知识及其社会问题》)(oxford,1971),p.244。

27看来有点奇怪,重要在哲学中是个被人忽略的问题。即使能在科学文献中找到有关论述,数量也极少。据我所知,没有任何一本辞典或百科全书将它列成单独词条。只有 ferrater mora编撰的“diccionariode filosofia of josé” (《哲学辞典》 )(madrid,19 79-1980)承认这一概念,收入了“i mpotyancia:veas relevancia”词条,但与本书的内容完全两样。

28nicholas maxwell, “from knowledge to wisdom: a revolution intheaim s and methods of science”(《从知识到智慧:科学目的与方法的革命》)(oxford,1984)

29同上,p.111。

30莎士比亚对这个问题看得很明白;他对价值的一般见解也适用于认识价值和认知识重要:“但是,价值不依赖谁的意愿,它有自己的评判和尊严,它像奖品一样,本身就 很宝贵。”(“troilus and cressida”《特罗洛斯与克莉西达》,2幕,2场,第53-56行。)

31larry laudan是少数研究科学哲学的人之一,他们认为,科学的目的就是回答重要问题,解决重要问题。充分的科学理论必然涉及重要问题。不幸的是,他却大谈“换 言之, 有趣的问题……重要的难题。”见larry laudan,“progressand itsproblems”《进步及其难题》(berkley,1977,p.13.)。这种说法很有问题。同其它领域一样,科学问题可能很有趣,但不一定重要例如,如何解释恐龙灭 绝的问题很有趣, 但不重要。 〖zk〗 32william whewell, “organonren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注 释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