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识经济论》

总序

作者:经济类

“在人类历史上从没有任何一个世纪像即将结束的20世纪一样发生了如此重要和迅速的社会 转型变化。”(peter f.drucker,1992)在这个重大的转型变化中,出现了许多以前人们 从来没有遇到过的需要重新认识的重大问题。 人类对知识在经济发展中的作用的认识就是其中之一。

一、知识在经济增长过程中的作用

在1929~1933年大萧条的年代中,许多专家学者开始思考经济危机产生的原因和保持经 济持续增长的条件。 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世界经济出现快速增长。但是,各国政府为如何避免经典经济理论预言的周期性经济危机忧心忡忡。然而,预言中的周期性经济危机非但没有发 生, 相反,以西方发达国家为代表的世界经济出人预料的持续增长,美国1950~1960年增 长 率平均达到3%~4%,1948~1984年劳动生产率年均增长2.5%。在东南亚金融危机频频发生,欧洲经济增长缓慢,日本经济困难重重的时候,美国经济在近几年来却一直健康和持续地发展。在过去的3年中, 美国的高技术产业占国内生产总值的27%。1996年,美国信息业占国内生产总值的33%。 1997年上升到40%。1997年5月,美国经济学家艾里克·普利在《时代周刊》发表 的文章《好得令人难以置信》(too good to believe)一文中认为,美国经济和社会状况 达到了25年来的最好状况。经济持续7年增长,失业率低于5%,通货膨胀率稳定在3%左右。消费者的信心恢复到8年来的最高水平。

实际上,早在90年代初,人们都在议论世界经济走向衰退,特别是1991年,美国经济出现了负增长。这使得更多的人认为,世界经济在衰退的说法是事实。甚至有些经济学家在议论,美国人要做好应付大萧条的准备。但是,到了1994年底,美国的经济增长出人意料地达到4%。不仅如此,还出现了“一高两低”,即一方面高增长,一方面低通胀,批发价格指数仅上升1.7%,消费品价格也只上升2.7%;另外还有低失业率,低于6%,是14年来的最低水平。然而,更值得注意的是,1996年,美国经济扣除通货膨胀后增长了4%。1997年第一季度经济增 长率达到5.6%,成为9年来的最佳季度。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人们普遍担心的经济衰退和萧条不仅没有出现,反而出现了“神奇的持续增长”。1948~1984年美国劳动生产率持续增长,年平均增长率达到2.5%。 1981~19 94年工业化国家仍然在继续增长,仅仅出现增长的波动。这种情况使人感到,似乎经济危机的周期被抹平了,危机的周期变成了高低的波动,变成了经济发展的节奏。人们不禁要问,这 是为什么?

经济学家们百思不得其解。他们将1948~1984年劳动力和资本的投入代入公式进行计算,发现美国实际经济增长大大高于理论计算出来的增长,也就是说,实际的增长比资本和劳动力投入所应该带来的增长大出66%! 日本对1952~1961年的经济增长进行了类似的计算,同样 发现,增长中多出来的66%无法解释。经过他们的研究和分析,结论是,那些额外的增长来自技术和教育。所以,在经济增长因素中又增加了一项测算指标:技术进步指数。

早在80年代,在加利福尼亚大学伯克利分校任教的保罗·罗莫教授就提出了经济增长四要素理论,其核心思想就是将知识作为经济增长的更重要的要素。他认为,第一,知识能够提高投资收益;第二,知识需要投资;第三,知识与投资存在良性循环的关系,投资促进知识,知识促进投资。他的四要素理论把知识分解为两个可量度的要素,即:1,人力资本(以受教育年限衡量);2,新思想(用专利衡量);3,资本;4,非技术劳动力。这四个要素构成了新的经济增长的四要素。其中,知识最为重要,是推动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他认为,在传统的物质经济形态中,人类利用的资源是自然资源,比如铁矿等。但是,这种资源的特点是越用越少。“而在知识经济形态中,人类创造财富的资源是知识,而这种资源的特点是越用越多。前者处于递减的状态,而后者处于递增的状态。物质世界的特点是效益递减。递减的效益是客观物质短缺的结果。在我前面谈到的客观物质和思想之间的各种差别中,最重要差别就是思想是不会短缺的, 发现思想的过程不会出现收益递减效应。 ”(paul romer,1994)

90年代初, 世界级管理大师彼得·德鲁克在他的新作 《后资本主义社会》(post-capitalis t society)中指出,知识社会是一个以知识为核心的社会,自立资本已经成为企业最重要的资源,受到过良好教育的人成为社会的主流。他深刻地指出:“世界上没有贫穷的国家,只有无知的国家”,“知识的生产率将日益成为一个国家、一个行业、一家公司竞争的决定 因素”。

二、人类对知识的重新认识

1997年初,oecd(世界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在关于“1996年科学技术和产业展望”的报告中提出了“以知识为基础的经济”的概念。该报告指出,“以知识为基础的经济”。即简称为“知识经济”体现于人力资本和技术中的知识是经济的发展核心。 椐估计,oecd的成员国 的知识经济在这些国家的国内生产总值中已经占据50%以上。

当前有关知识经济范畴的概念提法有许多,如:“知识经济”、“以知识为基础的经济”、“知识经济时代”、“知识时代”和“知识社会”等等,此外相近的还有“信息时代” 、 “信息经济”、“网络经济”等,最近国际上还出现了有关“新经济和新经济学” 的争论 。这都是从不同的角度在看待人类21世纪即将面临的一种暂新的经济和社会形态。同时也反映了知识经济在理论上尚未形成成熟的体系。事实上问题的讨论和研究可以追述到50年代,涉及的学者有经济学家、社会学家和未来学家等。 根据知识经济对知识结构的研究,人们把 知识分为两大类,一类是“可编撰的”知识(codified knowledge),一类是“意会的”知 识(tacitknowledge) 。我理解,可编撰的知识指的是能够用语言和图形进行系统化处理的传统的和现代知识。而意会的知识指的是不可编撰的人类对过去积累的经验、教训和隐藏在人的大脑内部的、很难用语言来表达的知识。这种对知识的划分突破了过去人们对知识的 认识。 将人们还未经过系统化处理的经验类的知识用学术上的分类概念给予了承认。现代软件技术能够把几乎所有的“可编撰的”知识用计算机进行处理。 有人预言2100年就知识的生产而言,计算机将占98%,人类只占2%。人生产的2%主要是观念(idea) 即“意会的” 知识, 而计算机生产的那98%则全部是“可编撰的”知识。

知识经济中的“知识”的概念比传统的概念扩大了。也可以说是人类经过多年的思考对知识的重新认识。这种经过人类重新认识的知识包括了4个方面:

1,事实知识(know-what)。指的是人类对某些事物的基本认识和所掌握的基本情况。比如华盛顿的面积和北京市的人口;

2,原理和规律知识(know-why)。即产生某些事情和发生的事件的原因和规律性的认识; 比如宇宙的起源、生物进化和价值规律等;

3,技能知识(know-how)。也就是说,知道实现某项计划和制造某个产品的方法、技能和诀窍等;

4,知道产生的源头的知识(know-who)。即知道是谁创造的知识。

经合组织的报告将第1和第2类知识称为“可编撰的知识”,第3和第4类知识归结为“可以意会的”或“不可编撰的”知识。

这种对知识的概念的扩展使得人类对知识的认识提高到了一个崭新的阶段。这种知识的划分不仅使人类对于知识在经济发展过程中的作用和功能有了更深层次的认识,而且影响了人类对教育观念的重新认识。毫无疑问,正规教育和专业性很强的教育对于知识经济中所需要的人才仍然是十分重要的,“但是,这并不一定说明学校将变得更为重要。在知识社会中,知识,特别是高级知识,将可以在正规学校教育之外获得,这一趋势越来越明显。这个趋势越来越强烈地向我们显示,接受教育的过程并不再以传统的学校教育为中心。比如,在工作的岗位也会提供系统的继续教育。但是,与此同时,学校教育和基本价值观将越来越以整个社会的需要为基准, 而不是以教育者所认为的专业课程为基准。”“我们还可以预测,将来有 极大的可能对‘有教养的人’ (educatedpeople)进行重新定义。过去,特别在过去的200 年的时间内,在西方(也在同样时间的日本),人们认为,有教养的人指的是接受过正规知识教育的人。 德国人指的是接受过普通教育 (allgemeinebildung) 的人, 而英国人(以及其后19世纪的美国人) 则将其称为受过文理科(the liberal arts)教育的人。但是,今后,人们将逐渐认为,一个有教养的人指的是,懂得如何学习,特别是懂得不仅通过学校,而且在正规教育以外继续实现终身学习的人。”“我一直在谈论知识。但是,准确反映我意思的词应该是复数的知识(knowledges)。因为知识社会中的知识与以前社会中所认为的知识(与事实上目前仍然广泛认为的知识)具有根本的区别。德语中的普通教育(allgemeine bildung) 和英语中的文理教育(liberal)与人们实际生活中的工作基本上没有什么关系。这种普通教育并不考虑知识的应用性,其重点关注的主要是人和人的发展。19世纪德国的普通教育和英国的文理教育以其没有实用性而自豪。但是在知识社会,知识只有在应用中才能 生存。 ”(彼得·德鲁克,1992)这位知识经济理论的创始人告诉我们一个重要道理: 不仅 我们的教育观念落后于知识经济发展形态,而且我们的教育体系也需要进行调整和改革。

即使在教育体系内部,人类的教育,包括美国这样发达的国家教育也仍然大有改革的余地。我们的学校教育是一种基本封闭的脱离经济发展现实的教育。其实是一种为了教育而进行的教育。保罗·罗莫认为:“我们的大学体系没有培养私有企业所需要的科学家和工程师。我们现在培养科学家和工程师的模式仍然是学术模式,科学家和工程师仅仅是他们的教授的复制品。这种培养人才的结果是,一方面我们培养出了许多科学家,但是,另一方面,我们的 私有企业所需要的科学家和工程师却十分缺乏。 ”(paulromer,1994)知识经济对于知识 的重新认识将要不可避免地推动教育体制的改革。而人类对于教育的思考都是源自知识经济 中劳动力的需求的策动。

三、知识经济中的劳动者

德鲁克在他的文章中对人类劳动力的演变进行了这样的描述:从本世纪的第一个10年到第一次世界大战,在所有的发达国家,甚至大多数类似英国或比利时这样的工业化程度最高的国家,其社会结构与5000年前第一批人类转变成农业生产者和定居者以来基本没有发生太大的 变化。 那时,即使是在英国和比利时,农业生产者也是总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总序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认识经济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