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识经济论》

第一章 从经济角度看知识和怀疑论

作者:经济类

             提 要

(1)知识经济学是认识论的一个重要分枝,但未得到充分的发展。显 然易见至少应当显而易见知识具有成本和收益的经济属性。

(2)不论在理论上还是 实践上,信息可以带来收益。

(3)此外,信息的管理也是有成本的。

(4)推理本身也有经济属性,它永远要在支出和收益之间达到适当的平衡。

(5)人们对认识风险(cognitive risk)的 态度千差万别。接受信息的认识活动即,解答问题的活动有一个怎样平衡风险的问题:即,用知识的收益抵销错误和无知引发的风险,用可能取得的成功抵销可能失去的收益 。

(6) 怀疑主义的根源是对认识风险的过分厌恶(甚至可以说达到神经过敏的地步)。为了有所得就得冒风险为了获得潜在的收益而冒犯错误的风险这是人类无法回避的。

(7) 总的说来,在处理认识风险时要合理地平衡成本与收益,这对怀疑主义当然不利。我们强调认识活动的经济属性,但是,顽固的怀疑主义者肯定会无动于衷,然而,我们却能阻止尚无 成见的人站到怀疑主义的立场上。

            经济属性

本书的主题是论述经济报偿在认识活动中的重要性。 知识具有重要 的经济属性,因为它与成本和收益有实在的关系。只有从经济角度考虑问题,我们才能对人们获取、保存和使用知识的各种方法做出合理的解释。注意获取信息和管理信息的成本和收益、以及经济报偿问题,既有助于解释人们是怎样从事认识活动的,也有助于为认识活动提供一种标准的指南。任何知识理论,只要忽视了经济属性,都是不充分的。

近些年来,人们越来越清楚地认识到知识是一种认识资本(cognit ivecapital),它的发展涉及到如何创造智力资产(intellectual assets)的问题,不论这 种资产的生产者还是使用者都对它感兴趣。 简单地说,知识是一种商品人们可以给它打上价签,像其它商品那样买卖只是获得知识的价格不仅包括金钱,还包括其它资源,如:时间、精力、创造性。人类是一种有限的生物,时间和精力都有限。开拓知识虽然重要,但它的价值也是有限的不值得我们把所能支配的每一天,每一分钟都耗费在上面。

查尔斯·桑德斯·皮尔斯主张用我们现在称之为成本收益分析的资产负债表来注解开拓知识的“探索经济”。

在科学应当得到的收益一栏里,他准备记入形形色色的项目:恰当的数据、解释价值、新奇、简化、细节的准确、精确、节约、与现成理论的协调性、甚至包括可能出现的事件和直觉感受。而在负债一栏里,他则记入“忧郁的科学”所需要的条件:时间、精力、消耗的能量、必需的金钱。我们有付出,所以有权得到收益。

当然,引入这样的经济观点并不意味着要人们放弃纯粹的“为艺术而艺术”的态度,背离对知识内在价值的探索。我们必须承认任何人类事业包括探索都不可避免地具有经济 属性, 正像皮尔斯着重指出的:就科学的目的而言,一方面知识的价值是绝对的, 人们可以用金钱来谈 论它,但无法用金钱来量度它,另一方面,知识是真实的。能够通达另一种知识的知识价值更高,因为它可以省去许多麻烦,节省获取另一种知识的开销。只要有了精力、时间、金钱构成的基金这些都是可以花费在探索上的商品需要解决的问题就是应当为每项研究 分配多少基金。 对我们来说,一项研究的价值就是基金为它支付的金钱的数量。因此,在相对的意义上,知识,甚至纯粹科学知识,都有金钱价值。(《论文集》,vol.[cambridge,ma,1931],sec.1.122.[c.1896]。)

遗憾的是, 皮尔斯去世后,认识论哲学家们几乎没有再注意这个问题。

他们仍然认为信息是没有成本的,甚至认为信息是一种不言而喻的免费商品。理性的探索者无需开销,也无需费力就可以得到信息,他要做的仅是思考而已。但是, 只要稍微想一下就会发现,这是完 全错误的,不切实际的。我们只有付出代价后才能得到知识。

            知识的收益

知识可以带来收益。在自然生态中,人类演化成一种智慧生物。于是,要求理解和“认识自 己的生存方式”成了人类最基本的需求之一。人类是homo quaerens(拉丁文,意为“探询者 ”)。对人类来说,需要信息,认识生存环境,就像需要食物一样迫切。我们是理性的动物 ,精神和肉体都需要营养。

知识需求是我们天性的一个组成部分,我们迫切需要信息,需要理解,这种需求只能得到满足,别无选择。球一旦旋转起来,就在动量的作用下滚动大大超过实际需要的严格限度 。挪威伟大的极地探险家佛里德约夫·纳森(fridtjof nanson)说得好:驱使人们前往极地 的是:

人类探索未知事物的精神力量。 人们的思想随着时代的流转而改变,精 神力量也越来越强,它驱使人们执着向前,驱使我们探索大自然的隐蔽力量和奥秘,从无法测量的微观世界到无人踏进的浩瀚宇宙要想心灵平静,就必需理解我们赖以生存的星球,从深邃的海底到地球上的高山峻岭。这种力量就像一根绳索,贯穿了极地探险的全部历史。虽然有人说极地探险会给我们带来如此这般的利润,虽然我们历尽挫折与磨难,但是,驱 使我们重返极地的永远是深居心中的那种力量。

人类若不能认识外界心里就不踏实,不踏实的感觉是人类感知力中的天然成分。不知道四周发生的事情,我们的肉体会感到痛苦从演化的角度看,无知肯定是非常危险的。正如威 廉·詹姆斯(william james)所说:“期待安全的情绪效应十分明显, 事实上,‘自然选择 ’肯定会使它或迟或早地出现。对动物来说,预见周边事物的特征具有实践上的重要意义。”

对我们人类来说,了解外界的信息是绝对重要的。我们心中有惑,需要解答。homosapiens(拉丁文,意为“智能人”)的本能要求他首先认识世界,而后才能心态平静。认识行为的最大收益之一就是从无知、困惑和认知混乱中解脱出来。这种收益既有主动的一面(理解的快感),也有被动的一面(排除了无知,降低了精神上的不适感,减少了认识混乱)。赋予事物以意义是人类的基本需要,也是我们的内在结构特征之一我们不能心安理得地生存在一个一无所知的环境里。对我们来说,认知意念具有实践意义,认知意念混乱则令人沮丧,痛苦。

知识可以带来双重收益:理论(纯粹认识的)收益和实践(或实用)收益。知识的理论/认识收益与自我满足有关, 因为理解本身就是目的,它是重要的、实质性收益的载体,这种收益是纯认识收益,只与知识的获取有关。另一方面,知识的实践收益与满足自身(非认识的)需求的过程有关,它在过程中起着主导作用。满足吃住需求,免遭风雨的侵袭,免受自然或他人的威胁,所有这一切都需要信息。人们的desiderata(拉丁文,意为:迫切需要之物)都应得到满足。我们能够、并且确实有必要把知识付诸实践,以便达到我们在世界上的目的,指导我们的各种行为和活动,得到结果和回报。只有如此,知识才会有实际报偿。

于是,在严格的经济意义上,探索考察、研究和获取信息的原动力得到了证明,它与潜在的理论收益和实际收益都有关系。人类在智力上和肉体上都得与外界协调,扩大知识之所以有价值就是因为它具有成本效应。我们获取的补偿收益超过了为目的而耗费的资源 。

            知识的成本

人类的所有活动都不是免费的。我们做的每一件事都有成本时间、精力、力气、和物质等的成本。我们要为在世界上做的一切付出有限的资源,知识也不例外。与人类的其它活动一样,知识的获取、加工、储存、恢复和使用也有成本。在实用层次之上,纯粹认识也有出 错的时候,并有副作用它得为无知、错误和混淆付出代价。

知识的获取问题当然不会没有经济上的派生物。人们所处的条件和环境不同,获取知识的成本和收益也不一样。时间是一很重要的条件。18世纪的病人无论花多少钱都得不到20世纪的医学知识;事后才知道赛马、选举或战争的结果也没有什么用,因为获取利益的机会已经过去。追求信息就像寻找食物一样,我们只能得到当时所能得到的最好的东西。我们有许多问题需要答案但最好的答案是此时此地所能得到的最好的答案,既使它并不完满。我们等不到一切都有清楚的结论,必要与需求迫使我们只能利用此时此地得到的最佳答案来解决问题。我们最需要的不是理想的知识, 或信息完整、毫无瑕疵的知识,而是此时此地所能使用 的、能对事物做出最佳判断的知识。

需要强调的是,对我们来说,关键问题不在于有知识,而在于随时能够利用它。我认识一个人,他的电话号码肯定记在我的电话号码本上,但是,如果我忘记了他的名字,电话本对我就没有什么用处。如果我储存的信息大大超出了需要,寻找一条信息就像大海捞针一样困难 ,会消耗大量的时间和精力。

有时信息是可以得到的,但是它们太分散,配置得没有联系,那么,它们也不会有用。一般说来,在现代世界里,一个很重要的认识问题是怎样把已经获得的信息组织得井然有序,使人们能够随时使用组织信息的过程相当困难,相当昂贵。在处理信息时,左手常常不知 道右手在做什么。获取与信息有关的信息也是一个重要的经济问题。

        推理的显著特点 成本效应

古人认为人类是理性的动物,他与其它动物的区别在于能说话,会思考。西方哲学家们一般都秉承希腊哲学,认为用思想指导行为既是智慧人类的光荣,也是其天职。

理智的行动意味着用智力推算出如何在特定条件下获得最佳结果。理性在于使用推理,以切实可行的最佳方式做出选择。总之,理性要求人们理智地追求合理的、恰当的目标,有效地、切合实际地追求合理的高收益。推理要求人们用一切可能的手段,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调动全部智慧,追求可能达到的最佳效果。在信仰、行动或判断等问题上, 推理的使命就是 有意识地追求用较少的成本获得最大的效益。

故而,推理具有不可否认的经济属性。为没有必要的目标耗费高昂的资源是非理性的。

合理地利用资源是理性的重要特征之一。为不值当的目标,耗费过多的资源,用复杂、低效、不切实际的方法处理事务与理性相悖。不肯为有价值的目标花费必要的资源也与理性相悖,除非这些资源能在别处得到更好的效益。成本效应为达到既定目标,成本与收益的匹 配对推理来说是不可或缺的条件。

就认识事物而言,上述情况具有特殊效力。任何信息资源或获取信息的方法,都会引起两个显明的问题:

1实用性:它的用途有多大?我们能否经常利用它,利用的机会有多少?依赖于其效力的问题有多大?

2成本: 使用成本有多高?使用费用是否昂贵(复杂、困难、对资源要求很高)?

有一种自然倾向在各种各样的人类事务中(比如,理智的商人在做交易时)都起作用,使上面 两种因素相辅相成即,使成本和收益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一章 从经济角度看知识和怀疑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认识经济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