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识经济论》

第三章 交流经济面面观

作者:经济类

             提 要

(1)交流是以承认和维护信誉为基础的。就此而言,它的部分基本原 则和前提可以用经济报偿加以证明。

(2)以互惠和信任为基础的信息交换是相互受益的过程。

(3)许多有 关科学信息的重要问题都可以根据经济回报来解释。

(4)科学中和日常生活中交流活动的差 异也可以用同样的方法解释。

         交流要求承认和维护信誉

在认识活动中,交流是人与人之间传递或力图传递信息的过程。其方法和手段都受经济报偿的制约,这一问题尚未得到普遍的重视。信息交流显然是一个相互受益的过程。以 共享方式获取信息比亲自denovo(法文,意思是:从头干起),不辞劳苦地探询、查找、开发必需的信息要容易、便宜、方便得多。

要想从他人的陈述得到收益,我们必须:

(1)认真听他们讲话;

(2)解释他们的话(解码);

(3 )给他们以认识信誉(cognitive credit)。

这些步骤当然不会没有成本。每一步都要我们付 出 资源,如时间、气力、注意力和冒犯错误的风险。获取信息的全过程听、看、读、等等都需要某种支出(学生们都不会忘记学习是很费力的) 。支出能否得到保证取决于关联利益 尤其包括所得信息的认识收益。

假如我告诉你:猫在席子上。你究竟得到了什么信息?

(1)猫在席子上?或者(2)莱斯切尔〖ht4”h〗认为(相信)猫在席子上?或者仅仅是(3)莱斯切尔说〖ht4”ss〗猫在席子上?在本例的前提下,只有最后一项全然没有问题。显然你不能从(3)推导到(2),除非补充这样一句话:(4)莱斯切尔(语调严肃地) 讲话时, 他一般相信自己的话。此外,你当然也不会从(2)推导到(1),除非你认为我说话精确、可信,对真实性有特殊的嗜好也就是说,除非你接受(5)当莱斯切尔相信某物(如猫、席子之类的东西)就是某物时 ,他一般都是对的。

整个交流过程从他人的陈述中得到真实信息涉及到信任。但是,什么能够证明它的真实性呢?最好从经济角度回答这个问题。

有交流的团体就是市场,其中有信息发出者,也有信息接受者,有出售者,也有购买者。只有相信别人,我们才能按照信息的表面价值接受他们的陈述。交流需要根据这些原则:

(i) 承认这一前提:别人的言论(话语)是精确的,直到时间证明他们不值得信任。

(ii)在交流活动中,除非另有证明,承认别人是坦率的、讲真话的、准确的,等等。这种认识程序原则的逻辑基础基本上、或全部是经济的。因为同在别处一样,我们仍然以成本效应报偿为基础来 确定应在多大程度上相信别人。

我们为什么相信人们有交流能力有提供信息的力量?请注意这样一种解释:当他发出“猫在席子上”的声音时,他在断定猫在席子上。这种解释代表了我们的理解,至少代表了我们的推测。我们不管还有什么别的意思都会这么推测,因为这是从别人话语的内容中得到收益的唯一可能的方式。但是,我们最终会收集到证据,证明这种推 测是明智的(正当的)。

从别人的话语中得到信息需要依靠一些未经证实但却有效的假定:

(1)人们说话没有言外之意(我们的理解与他们的意思一致)。

(2)人们相信自己讲的话。

(3)人们有相信的根据(有根据,并且他们知道这些根据)。

同样的理由必需贯彻始终:除非我们接受交流的种种前提,不然就没有机会从别人的话语中得到信息。以此为依据(举个例子),除非另有证据,我们就应当认为他们的话语具有认识论的真实性, 这才是明智之举。因为这才是最有成本-效应的做法。交流程序的动机和理由在于追求利润,从信息的相互传递中获取最大收益。

故而,交流的基础是承认和维护信誉。交流也是一个商品系统。信誉可以给予,授予, 或扩 大。交流信誉与金融信誉很相似,除非别人首先给予一定的信誉,一个人无法自己建立信誉(证明自己有信誉价值)。要得到信誉,就得有一个先决条件:某人有信誉价值。显然,“除非证明无辜否则必然有罪”的前提(例如,除非另有证明否则必曾犯错)是站不住脚的;一个人当然可以证明自己没有信誉价值或不值得相信。但开始时人们 必须授予他信誉。

这里的核心原则是成本效益的估价原则。交流活动背后的标准前提决不可〖ht4”ss〗当作事实来证明(例如,人们的话语当然不可能与本意完全相符,除了数字概念)。但是作为实践活动,它们有明确的经济理由,代表了最有效、最经 济的办事方法。如果我们对别人的话一点儿都不相信,那么,我们就会失去从他们那儿获得信息利益的机会,进而,也就无法得到可能很有用途的资源收益。经验使我们很快明白,在一般情况下,即便是对家庭之外的陌生人,信任他们、给他们以信誉所带来的好处也胜于潜在的风险。总之,我们奉行的策略是,只要没有相反的证据,就相信别人。因为这样做符合我们的利益,就获取信息的目的或目标而言,有很高的成本效应。如果过于看重安全,我们就会无限期地推迟决断。但是,这不符合我们的利益,因为安全并不至上。我们一开始就采用信任策略,因为它是达到目的的、前景光明的通衢大道。我们这样做时就会发现,它虽非总是成功,永不失败,却具有最高的成本效应。

         作为共同获益活动的交流

以合作原则为基础的信息交换是一个互利过程。在建立大家都可以利用的信息库时,每人都 采用一种对自己最有利的操作系统,以便维持成本和收益的最佳平衡。

假定有两个由交流者组成的虚构的社团,一群是撒谎者,一群是欺骗者。撒谎者总是想的与说的不一样。明明天气晴朗,他们却说:“今天的天气真坏。”天气不好时他们则说好。欺骗者的行为总是不可靠:他们随随便便,把公认的正确与错误混淆在一起。撒谎者可以与我们和其他人顺利的交流。一旦有人上当,这个人可以知道事物的真相,并同撒谎者们辨论。但是,欺骗者的情况则不同。人们永远也搞不清楚怎么同他们打交道。更糟糕的是,连欺骗者们都搞不清相互之间怎么打交道,他们之间根本无法交流。即便第一代欺骗者来到世上时有现成的语言(也就是说,当初传授他们那种语言的人也是正常的交流者,后来全体一起变 成了欺骗者),他们也无法把语言传授给后代。一天,父母们指着一只狗对孩子说,“那是一只狮子”;下一次则说,“那是一只猫”;再下一次则说,“那是一头大象”。于是可怜的孩子完全懵了 。

再比较两个社团:信任者社团和不信任者社团。信任者社团的行动原则是:自己要坦诚,相信别人的话是真诚的任何场合都不会有相反的意思。不信任者的行动原则是:凡事都要当心,他们以同样的态度对待别人的言谈以防上当受骗:即使人们显得很真诚,他们也不过是在诱你上当,让你产生虚假的安全感。不信任者们的策略显然会破坏交流。如果信息交流的目的是增进知识,不信任的扩散会起巨大的破坏作用。 不论偶尔越规有什么好处,最 有用的策略仍然是真诚、正确地使用语言、不破坏一般操作规程。

在交流中把维护信誉当作一种资产,在某种程度上,它是交流活动能否成功的必要条件。交流活动的基本格言是:维护你的信誉,对规则不要掉以轻心,保护你在交流团体 中的地位。

从信息发出者的角度看,发出信息要花费时间、气力、精力等。明智的商人承担花费是因为预见到收益一种报偿(哪怕只是尊敬或感激) , 一种互惠,或一种quidproquo(拉丁文,意为:补偿)。这个问题很简单,但却有深远的意义。我们需要信息,以便确定我们在世界上的位置(在纯粹意义和实践意义上),组成交流者的团体具有极高的价值。 交流渠道对所有 的人开放是明智的,为实现这一目的做些花费也是值得的。

从接受者角度看,情况也同样如此。他们在接收、加工和储存信息时也要消耗资源。显然,只要能有合理的收益预期,不论是信息回报还是金钱回报,明智的听者都会承担这笔开销 一般说来,这种预期是有充分理由的。

格莱斯(h.p.grice) 曾就交流实践问题做过颇有影响的解释,23回顾一下他的意见很有益处。格莱斯主要分析了说话人的意向。说话人的目的是诱使听话人接受(相信)他的观点,使他认识到说话人想要做什么。就此而言,这是正确的。但是听话人在交流过程中也要承受同样的负担,而格莱斯对此只做了轻描淡写。可以说,除非听话人相信会有预期收益,否则他就不会做交流接触。如果他认为说话人不会传递有用的信息比如,他把说话人嘴chún的动作看作是睡着的狗的腿在抽动他就不会注意聆听。此外,听话人得根据说话人的口气、姿态尽量揣测他的(真实)意思。 不论说话人的意愿如何,唯一被真正传 递的信息是听话人接受的信息。总的说来,听话人与说话人之间存在一种结构关系,不论说话人用无声的动作还是有声的话语,听话人只取其所需,这种结构关系才有最 简单和最高的成本-效应。

就信息传递的影响而言,只有当听话人现在或未来按说话人期望的方向行动时,说话人才能在交流活动中受益。传递受阻对信息发出者的损害不亚于对接受者的损害。在信息交流中,听者他是自愿参与交易的一方想从说话人的言语中得到最大收益(如果能解答他的问题)他会尽力保护说话人的信誉。这是当事双方都感兴趣的问题,因为(听话人认为)说话人一旦丧失可信性,作为信息的来源,他的用途就被毁掉了。所以,说话人与听话人在 维护说话人的信誉方面具有共同的利益。

举一个例子。假如你我(以传递信息的方式)进行交流。首先,由于前述的经济理由,我相信你,按表面价值理解你说的各种话。我按照已经形成的世界观进行讨论,按照你的话来推想和联想。你说:“猫在席子上”,于是我就调整心中的世界意象, 让猫在席子上。你提供的 信息补充了我已有的信息,使我心中的世界意象更精细。

但是,你若给我一个扭曲的信息,情况就大不相同。例如,你说:“森林里有一只独角兽”。我心中的世界意象没有改变,改变的是与你和你的心理状态的关系。我会这样认为:“ 他有一个(错误的)印象,森林里有一只独角兽。”也就是说,你说的话进入我的世界意象时产生了不协调的结果(我要同意你话就得付出很高的认识成本,因为我必须放弃很多东西才能融合你的意思),你说的p没有为我头脑中已形的命题补充什么, 我只会认为:“他的理解(误解)是p。”因此,当你说“现在法国有一个秃头国王” , 我就不会按照字面意思理解你的话,而会认为:“他有一个错误的观念,以为法国有一个秃头国王。”这里并没有引入什么本体论的新概念,也无需为不存在的东西制定专门的本体论规则。就本体论而言,我们完全可以用存在物,即真人的信念、印象(错误印象)、先决条件、假设等,对待所谓的非实体。从经济学角度看,没有必要多出一个关于不存在的实体的本体论新范畴。人们只同真人打交道,只关心他们知道、想到和假定的东西。唯名论哲学家注重本体论经济学,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章 交流经济面面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认识经济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